標籤:大坂七星將

毛利勝永(もうりかつなが,1577年—1615年6月4日),戰國時代末期、江戶時代初期武將。豐臣家家臣。父親是毛利勝信。

1人物簡介

早在太閣豐臣秀吉並未成名之前,毛利勝信便成為其家臣,但當時的木下藤吉郎只是普通的武將,毛利勝信覺得人生一下就跌落到低谷,但隨著後來事事突變,當時的木下藤吉郎搖身一變成為了天下之主,毛利勝信作為從貧賤時期就跟隨太閣的家臣而受到嘉獎。得到了小倉城為據點的14萬石領地,當時的毛利勝永也已經成年,獲得了1萬石俸祿。能從一個無名小卒變為一國之領主,毛利勝信自然對太閣公感激不盡。
後來太閣豐臣秀吉辭世,混亂開始。關原之戰中,毛利家毅然選擇為太閣之子秀賴而戰,參與伏見城包圍戰和關原主戰場的戰鬥。但戰敗后,領地被全部沒收。後來在土佐國被山內一豐監視。
直到1614年在豐臣秀賴招募浪人時偷走到大阪。參加了大阪之陣。在豐臣的軍隊中和真田幸村一起統率由浪人組成的部隊。在冬之陣時成功阻擋住了前田利常的瘋狂進攻。
1615年5月4日在夏之陣道明寺之戰中,和真田幸村聯手各以三千兵擊退了伊達政宗引以為傲的鐵騎隊。次日決戰天王寺之役,在茶臼山前更數度以三千寡兵連破德川諸隊,擊殺了德川軍先鋒本多忠朝。在真田幸村戰死以後,開始撤退,後來與豐臣秀賴在城內一同殉死。大坂七將星之一。

2人物經歷

一  
在進入大阪的眾多浪人武士之中,毛利勝永是唯一的豐臣家譜代家臣。這種身份使得他足以在大阪五人眾中傲視群雄,但他卻始終保持著謙虛的姿態,像其他浪人武將一樣默默的奮戰著直到最後一刻。
之所以說毛利氏是豐臣氏的譜代家臣,是因為毛利勝永之父勝信(一說叫做吉成)就曾經侍奉過前太閣公秀吉。
那位勝信最初是在織田信長手下當差,隨後被派遣到當時的木下秀吉麾下。那時候,秀吉身份低微,只不過是下級的將領,勝信的感覺真的如同從天上一下子墜落入地獄一般痛苦,只是不便明說罷了。但隨著秀吉時來運轉,搖身一變成為新的天下人,勝信作為從貧賤之時就跟隨秀吉的家臣,其地位也隨之青雲直上,直至1587年獲得了豐前小倉14萬石的領地,當時已經成年的勝永也同時獲賜豐前四萬石的領地。
能夠從無名小卒一下子成為大國的領主,毛利勝信自然對太閣公感激不盡。因此,在1600年那場決定日本命運的關原大戰之中,豐前毛利家義無反顧的加入了西軍,為太閣的遺子秀賴而戰。而年輕的勝永當時也參加了戰役,並在攻打伏見城時立下了戰功。但關原之戰的結局眾所周知,隨著西軍的落敗,毛利家也作為敗軍之將遭受了改易(沒收領地)的處罰。豐前的領地被沒收后,轉封給了加藤清正,而毛利一家人則作為囚犯留在了加藤家的領地上。
第二年,土佐的領主山內一豐念及當年與毛利勝信的舊誼,把毛利一家人輾轉接到自己的領地,並給予了很優厚的待遇。這對於當時身為罪人的毛利父子來說,可謂是不幸中的幸運了。就這樣,毛利一家在土佐生活了13年。其間,勝永的妻子生了兩個孩子,而勝信也在1611年去世。這樣的生與死的交替,對於某個家庭可謂是大事件,但對於普通的人生來說只不過是平常之事。就在這樣的普普通通的生活中,毛利勝永度過了13年的時光。
如果沒有1614年秋天的那個不速之客,也許毛利勝永一家將永遠在土佐過著平靜的生活。
那一天,一個男人渡海而來,找到了已經繼承家督的勝永。這個男人自稱是來自原來毛利家領地小倉城的商人,其真正的身份卻是豐臣家的家臣家裡伊賀守。他此行的目的,便是勸誘勝永進入大阪城,再為豐臣家作戰,與德川家做最後的天下之爭。由於父子兩代深受太閣大恩,毛利勝信生前一直念念不忘為豐臣家效力,而勝永也繼承了其父的耿耿忠心,聽說豐臣家需要自己的力量,簡直欣喜若狂,當即接受了號令,決定逃離土佐,前往大阪。
然而,對於當時的勝永來說,要想離開土佐也存在不小的障礙——雖然毛利家與土佐的領主山內家是世代之交,但勝永畢竟是戴罪之身,要想離開四國渡海到近畿,就難免會在港口遭到盤問和阻止。對於出逃的方案,勝永很快做好了打算,他決定利用自己與山內家現在的家督山內忠義的親密關係,以及山內忠義喜好「眾道」(即男色)著一特點,制定逃離的計劃。
當時山內忠義已經響應德川家進軍大阪的命令,親自領軍前往大阪了,山內家的領土是由忠義之父山內康豐留守。於是勝永親自找到康豐,對他說:
「我與忠義同是眾道中人,彼此是很親密的夥伴,如今他遠赴沙場,畢竟是初次上陣,我很不放心,希望能夠親自前去為他助陣,相信一定會有所幫助的。但我畢竟是戴罪之身,所以願意將長子勝家和妻子留在這裡做人質,希望您可以應允我的請求……」
也許是勝永誠懇的態度打動了康豐,抑或是勝永與忠義之間真有某種親密關係,總之康豐是答應了他的請求,許可了他的大阪之行。
於是,在某一天晚上,毛利勝永帶著自己的次子太郎兵衛和少數隨從,從津之崎川出海,乘大帆船揚帆破浪,直奔大阪而去。毛利勝永的長男毛利勝家當時年方15歲,當時假意留在土佐做人質,但得知勝永一行人已經安全出海之後,在毛利家的家老舊臣宮田甚之丞的幫助之下,殺死衛兵逃出海港,乘船在海上與其父會合。可以想見,這一對機智勇毅的父子乘風渡海,迎著朝陽望見巍巍大阪時,是何等的躊躇滿志!
當土佐的留守山內康豐發覺自己上當之後十分憤怒,立即逮捕了勝永的妻子,但德川家康得知此事後說:
「毛利勝永志氣可嘉,就不要問其妻子之罪了……」
進入大阪的毛利勝永受到了豐臣家的重視,不但受封豐前守之職,還被許以豐前一國的封賞。但勝永保持了謙虛謹慎的作風,並不看重所謂官職和封地,只是一心想為豐臣家盡忠效力罷了。而作為大阪五人眾之中唯一的譜代家臣,勝永也沒有因為自己獨特的地位而輕視其他武將,而且在軍事會議的討論上往往站在浪人武士們一邊。
大阪冬之陣中,毛利勝永負責守備從二之丸以西到西之丸西面的今橋一帶,表現活躍,但遺憾的是一直沒有參加什麼大規模戰鬥,直到雙方的和議達成。」
1615年5月,大阪夏之陣爆發。勇士的命運不可避免,他們必將昂首挺胸前來迎接。
5月5日,大阪城的軍事會議上,豐臣家的領導層做出了兵分兩路迎擊德川軍的計劃。真田幸村、后藤基次、毛利勝永、明石全登等名將共同向大和路出擊,其中駐紮在平野的后藤隊作為先鋒前往小松山口伏擊德川軍,薄田、明石等隊作為第二軍予以接應,真田、毛利隊作為第三軍在道明寺守備,作為後援。
在當天晚上,真田幸村、毛利勝永與后藤基次把酒話別,三人相約次日凌晨在國分村會合,共同與德川軍決戰。然而不幸的是,當天夜裡濃霧瀰漫,毛利隊和真田隊集合時花費了很長的時間,而由於兩隊人馬多數是由臨時集結的浪人組成,對地形不熟悉,霧中行軍更是緩慢,以至於當毛利勝永到達藤井寺村時已經是上午10點了。而這個時候,后藤隊已經是在與三倍於己的強敵鏖戰5個小時后完全潰敗了,浪人兵法家后藤又兵衛基次已經戰死於亂軍之中,而其後接應他的第二軍諸隊人馬也已和德川軍的先鋒遭遇,薄田兼相、井上時利壯烈陣亡,其餘各隊正在敗退。
聽到前方敗戰的消息后,毛利勝永為了防止後續諸隊被各個擊破,下令在藤井寺村駐紮,並等待後續的真田幸村。上午11點左右,後續的真田幸村和渡辺糺兩隊人馬趕到併合兵一處,共同出擊,解救了在附近苦戰的北川宣勝隊。
接著,一心殺敵的真田幸村繼續向前進攻,與伊達家片倉小十郎重綱率領的騎馬鐵炮部隊相遇,經過苦戰後,片倉景綱向東敗退,而真田隊也損失慘重,軍中大將渡辺糺和幸村的長子真田幸昌都身負槍傷,不得不向西撤退,在藤井寺村與前線敗退的其他各路人馬會合,布下陣勢與德川軍對峙。             
不久,駐紮在藤井寺村的豐臣軍諸隊聽到了河內路方面的長宗我部、木村兩軍分別在八尾和若江戰敗的消息,而大阪城也傳來了緊急撤退的命令。下午2時,諸將在商議后決定撤退,並作了周密的計劃。下午4時,豐臣軍的撤退活動開始,毛利勝永自告奮勇,與真田幸村隊一起擔任了殿後任務。
而德川方面,很快發現了豐臣軍撤退動向,水野勝成、松平忠輝、一柳直盛、本多忠政等將紛紛主張追擊,而伊達政宗則表示堅決反對:「我軍經過一上午的激戰已經十分疲憊了,不可能再進行冒險的追擊了。」  
就這樣,在德川軍沒有積極追擊的情況下,毛利勝永隊放火燒毀了附近的民房后,最後安然撤回了大阪城。
1615年5月6日夜,大阪豐臣軍召開了最後一次軍事會議。會上,凝重的氣氛中,每個人都心事重重,思考著即將發生在明天——5月7日那場最終的決戰。
由於決戰前一天,大阪方已經在若江之戰和小松山之戰中損失了木村重成、后藤基次、薄田兼相等多名大將。大阪軍中戰鬥力最強的土佐兵團,也因在八尾之戰中消耗過大而無法再擔當重任,長宗我部盛親本人心灰意冷,決定不再出陣。大阪城內人心浮動,軍事會議已經相當混亂,眾多武士人心惶惶。真田幸村和毛利勝永兩位主要將領找到當權者大野修理亮治長,提出最後的作戰計劃——全軍在茶臼山到岡山口一代平行布陣,以真田、毛利兩軍為主力,正面突擊德川軍陣地,在消耗掉德川家外圍兵力、使得德川家康本陣暴露之後,再由豐臣秀賴率軍從大阪城中出擊一舉擊斃家康,取得最終勝利!
這樣的想法近乎異想天開,因為且不說大阪軍是否能擊敗德川軍的先陣、秀賴是否能親自出馬作戰,即使如願取下了家康和秀忠的首級,恐怕豐臣家也回因消耗過大而垮掉,更不必說再度奪回天下的控制權了。但作為一代勇將,真田幸村對這一戰術充滿信心,而毛利勝永也做好了必死的覺悟。而大野治長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接受了幸村的計劃,安排豐臣軍各路人馬連夜出城布陣去了。
而德川方面,5月7日凌晨,家康和秀忠親自來到大阪城南面的平野遙望戰場。由於大阪城的護城壕溝和外圍工事已經在和談期間被拆除殆盡,大阪城已經無險可守,家康料定大阪軍將在次日出城野戰,並制定了相應的作戰計劃,命令各路諸侯連夜出兵,於7日上午部署完畢,與豐臣軍的陣營遙遙相對。
1615年5月7日上午,日本戰國亂世最後、最大的一場野戰即將在大阪城南展開。雙方的兵力布置如下:
戰場北面的是豐臣軍,其中——
在天王寺口共有士兵16800人,包括:
真田幸村、幸昌父子3500人;
大谷吉治、渡辺糺、伊木遠雄2000人;
毛利勝永、毛利勝家4000人;
福島正守(福島正則之弟)、福島正鎮、吉田好是、篠原忠照、石川貞矩、結城勝朝、淺井井賴、竹田永翁2500人;  
另有湯淺正壽、內藤忠豐、樋口雅兼、小倉行春、織田信次、三浦義世、津田信純等隊以及木村重成和后藤基次兩軍的殘兵。
在岡山口共4600人,包括:
大野治房、新宮行朝、岡部則綱、御宿政友、岡田正繋、布施伝右衛門、中瀬定純、二宮長范等隊4000人;
山川賢信、北川宣勝600人。
除此之外,大阪方還有七手組( 青木一重、伊藤長次、伊藤長昌、仙石定盛、中島氏種、野々村吉安、速水守久、堀田盛高、真野助宗、真野頼包七將)所部共14200人作為後軍接應,明石全登率領的300人的別動隊在船場待命,長宗我部盛親率領的土佐兵團各部共3300人在城北防禦,以及豐臣秀賴、大野治長的本陣共3000人在城中守備。
大阪方的總兵力為四萬餘人。
而另一方面,戰場南側的德川軍布陣如下——
天王寺方面有先鋒部隊5500人,其中:
先鋒總大將本多忠朝隊1000人;
秋田実季隊1000人;
淺野長重隊1000人;
松下重綱隊200人;
真田信吉隊2300人。
天王寺先鋒部隊之後,偏西南方向,另有第二隊人馬19840人,包括:
總大將松平忠直15000人;
諏訪忠恆540人;
榊原康勝2100人;
保科正光600人;
小笠原秀政1600人。
第二陣之後的第三陣人馬共31200人,包括:
伊達政宗10000人;
松平忠輝9000人;
本多忠政2000人;
村上義明1800人;
一柳直盛1000人;
另有水野勝成、松平康長、酒井家次、松平忠良、堀直寄、徳永昌重、溝口宣勝等各路人馬。
天王寺的後衛隊為淺野長晟5000人,其後便是德川家康的本陣15000人。
在天王寺東面的岡山口陣地,由德川秀忠指揮,共配置兵力51100人,包括:
前田利常、本多康俊、片桐且元等隊組成的第一陣20000人;
第二陣的藤堂高虎4500人,井伊直孝3000人,細川忠興600人;
第三陣的德川秀忠本陣,包括了青山忠俊、酒井忠世、土井利勝、本多正信、本多正純等江戶輔弼重臣,以及立花宗茂、高力忠房、安藤重信等外樣大將共23000人。
而除了天王寺、岡山口兩大陣地,尚有德川義直軍作為後方的總接應,德川方聯軍兵力總計十二萬餘人!
面對這樣的戰陣,所有參戰的武士無不熱血沸騰!
豐臣軍陣中,處於先鋒位置的毛利勝永與真田幸村兩軍,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隨軍出征的兩位大將之子——16歲的毛利勝家和18歲的真田幸昌都是頭一次見是這樣的陣仗,年輕的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和渴望……
而年逾古稀的德川家康站在本陣高處,迎著朝陽,任憑海風吹拂著他的銀髮,遙望大阪戰場,回想起自己戎馬一生的奮鬥終於要迎來最後的勝利,胸中也不由得湧起一陣少年時的衝動……
決戰。在正午開始。
德川方的先鋒本多忠朝隊率先向豐臣方射擊,而與之正面相對的毛利勝永隊立即應戰!
戰鬥開始時,由於大阪城在軍火方面處於劣勢,火槍嚴重不足,勝永並沒有依照慣例開槍還擊,而是把受到正面射擊的右軍向後撤,把鐵炮隊集中到左軍並迂迴前進,全軍成偃月陣形,當左軍靠近到本多隊約100餘米處時,才下令齊射。本多軍立刻有70多人倒地,毛利軍初戰告捷。
緊接著,勝永一聲令下,變陣為鶴翼之形,由毛利勝家、山本公雄等將從右路攻擊德川方的秋田実季、淺野長重的部隊,由淺井井頼、竹田永翁等將從左路攻擊真田信吉、信政兄弟的部隊,而勝永自己率領本隊突入本多忠朝本隊。一時間,毛利軍如疾風割草一般把敵軍沖的大亂,多名本多家臣戰死,本多軍不住的連連後退,反而把後面的小笠原秀政軍的陣形也沖亂了。先鋒總大將本多忠朝不得不親自上馬,手持長槍大聲吼叫著指揮作戰。
這位本多忠朝,乃是當初被太閣秀吉稱作「天下第一勇士」的本多忠勝的次子,繼承了其父勇猛剛直的秉性,曾經在其父死後拒絕接受遺留的黃金,而堅持要交給繼承家督之位的兄長忠政處理,因此被稱作「忠厚之人」。此戰之前,本多忠朝特意從兄長處借來了父親曾使用過的日本第一名槍「蜻蜓切」,並在決戰前一天爭得先鋒之位,一心想要建立武功。
此時,雖然身邊的士兵紛紛敗退,本多忠朝依然一步不退,奮力作戰。很快,他便在混戰中被襲擊落馬,但他依然堅持持槍步戰,不但刺殺了襲擊他的士兵,還殺傷了多名毛利軍武士。但畢竟是全軍敗退,光憑大將自身的勇猛是無濟於事的,忠朝很快就被團團包圍,身受二十多處創傷,雖又血戰殺死十餘敵軍,終於寡不敵眾,被雨森伝右衛門討取了首級。而他所持的那柄蜻蜓切也從此不知去向。遙想其父忠勝公當年,手持此槍浴血沙場數十載,歷經大小五十餘戰從未受傷,如今在天之靈不知又作何感想。
隨著本多隊的崩壞,右路秋田実季、淺野長重隊也被擊破。而從左路進攻的淺井井頼和竹田永翁卻遭到了真田信吉兄弟的頑強抵抗,又遭到了小笠原秀政軍的側面夾擊,不得不退回本陣,有攻轉守,陷入了苦戰。見此情景,後方由大野治長指揮的后藤基次、木村重成兩隊的殘兵立刻向小笠原隊右側展開攻擊,戰場形勢登時逆轉。見此良機,毛利勝永立即下令本隊向小笠原隊左側夾攻。小笠原隊總大將小笠原秀政親自舉槍奮戰仍不能阻止敗績,自己也身受六處重傷,退出了戰場,當晚不治而亡。他的長子小笠原忠修當場陣亡,次子小笠原忠真失足落入水池中受了重傷,但卻逃得了性命,小笠原軍則因失去了大將而全面敗退。
隨後,毛利軍又擊潰了保科正光隊,而天王寺第二陣中剩下的榊原康勝、仙石忠政、諏訪忠恆等隊,也不得不在毛利軍不顧一切的決死突擊下紛紛避讓。
在突破了第二陣之後,毛利軍又馬不停蹄的突入德川軍的第三陣中,酒井家次、相馬利胤、松平忠良等隊5300餘兵馬在毛利勝永的攻擊下紛紛敗退,各路大小諸侯竟無人能逆毛利軍的鋒芒!
就這樣,總兵力不到五千人的毛利勝永隊,竟連破德川軍三陣、十六路諸侯、兩萬餘大軍!更何況,這其中並無多少計謀和戰術,完全是採用了一鼓作氣正面突擊的戰法,不得不令人讚歎毛利勝永的勇猛實力和指揮才能。
隨著毛利軍數小時奮不顧身的突擊,毛利勝永終於來到了德川家康本陣之前!
此時,毛利勝永不顧本軍的疲憊,立即下令突入三倍兵力於本軍的德川軍本陣。
「只要殺死家康就可以了吧,在加把勁的話……」
經過了幾個小時鏖戰的勝永精神有些恍惚,但意志愈加的堅定。他率軍在德川陣中來回突擊,卻遍尋不到德川家康主帥的馬印(帥旗)所在。
原來,在毛利勝永擊潰本多軍不久,豐臣軍的另一先鋒真田幸村也開始了活動。他利用毛利軍與德川軍前陣各路諸侯交戰之際,成功的從西面迂迴,突破了松平忠直的大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近了德川家康本陣,出現在了離家康很近的地方!家康的旗本軍多數是新招募的出身高貴的年輕武士,缺乏實戰經驗,在遭受了突然襲擊后很快逃散,家康也不得不隨之後撤,並命令放倒自己的帥旗以隱蔽行蹤……
但毛利勝永既然已經突進至此,就決不會輕易放棄,他下令來回進攻,以尋找家康的蹤跡。此時,他看到在奮戰著的長子勝家在砍下一名戴盔武士的頭顱后掛在馬鞍前(日本戰國時通過獲取的敵軍頭顱數目計算戰功,戴頭盔的武士身份較高,故能獲得更高的戰功),便大聲呵斥道:
「這已經是最後的一戰了,還執著於那些東西幹什麼!快把那首級丟掉,全心的戰鬥吧……」
勝家聽了,立即把取得的首級全丟掉了,此後再有斬獲也不作計較了。
隨著家康本陣被真田、毛利兩軍突入,德川方在岡山口布陣的各路人馬紛紛前來救援。
最先趕到的是本多忠純的部隊,但被毛利軍一擊即潰。隨後,藤堂高虎從側面攻擊毛利軍,也被擊退。緊接著,井伊直孝的赤備也突入毛利軍陣,造成了很大混亂,但仍然被毛利勝永和隨後趕來支援的七手組之一的真野賴包共同擊退。
與此同時,岡山口方面也發生了激烈的戰鬥——
原來在開戰前,德川家康因為不放心德川秀忠的指揮能力,因而雖然任命其為岡山口方面的總大將,但卻下令說:
「開戰之後,不得輕舉妄動……」
但秀忠自從關原之戰遲到之後,一直想找機會洗刷自己的恥辱,當然不會放過這一機會。當他發現毛利、真田兩軍戰開攻勢后,立即下令前軍的前田利常隊立即進攻豐臣方的大野治房軍。雙方很快展開了激戰。就在此時,秀忠身邊的藤堂、井伊兩軍為了營救家康而離開了岡山口,前田軍被大野軍的氣勢壓倒開始後退。秀忠的本陣不得不加入戰鬥。在混戰中,大野軍的一支小規模別動隊突然出現在秀忠旗本近側,竟然造成了極大混亂,秀忠身邊的近臣安藤重信、酒井忠世、土井利勝等人雖然是江戶重臣,但卻不懂用兵之道,戰鬥經驗全無,只得倉惶逃跑,以至於秀忠不得不親自持槍準備應戰,此事後來在德川軍中傳為笑柄。
大野治房本來想一舉擊斃德川秀忠,但無奈德川軍兵力太多,只得下令撤退,進入了大阪城。
而在天王寺方面,戰事也發生了逆轉——真田隊由於連續作戰傷亡較大,將士疲憊,戰鬥力漸漸下降。而先前被真田隊突破的松平忠直軍捲土重來,一舉擊潰了真田軍,真田幸村也戰死於安居神社……
真田幸村戰死的消息在戰場上傳開,對毛利勝永不啻于晴天霹靂般的打擊,豐臣軍其他各路將領也士氣低落,無心再戰。失去了真田軍支持的毛利軍孤軍奮戰,身陷重圍,又遭到了松平忠直、藤堂高虎、井伊直孝等軍的攻圍,先前被擊敗的德川方各路諸侯也紛紛重新集結兵力,反攻而來。在此情況下,毛利勝永不得不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在以命相博的混戰中,撤退實在是一件比進攻難得多的事——進攻尚可以憑一腔勇氣無畏向前,撤退卻難免軍心渙散慌不擇路。而毛利勝永雖然抱有了必死的念頭,但並沒有就此放棄戰鬥的努力,他冷靜的指揮全軍突圍,命令士兵將土製火藥點燃造成爆炸和煙霧,以阻擋追兵。在成功突圍后,毛利軍又與後援接應的七手組殘兵合流,果斷反擊,打退了追擊而來的藤堂高虎軍。勝永本欲立足結陣再戰,卻只見漫漫的戰場上,德川家的士兵如浪濤一般湧來,一時萬念俱灰,只得率余部退入大阪城內。
隨著天王寺決戰的落敗,豐臣軍大勢已去。大阪城根本不能阻擋德川軍的進攻,很快便被攻落。豐臣秀賴、淀姬、大野治長等人在城內放火自殺,大阪豐臣家滅亡。
關於毛利勝永的結局,流傳著多種說法——一說是他在城內堅持巷戰,力盡之時切腹自盡;另有一說,他最後一直陪伴在秀賴身邊,在秀賴自殺時擔任介錯(武士剖腹是負責砍下其頭顱的人),之後也一起自盡。而勝永的長子勝家也在大阪城中自盡,次子太郎兵衛被德川家逮捕,於伏見城被斬首,豐前毛利家至此斷絕。
但毛利勝永在大阪奮勇作戰的英姿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後世之人稱其為「大阪第一勇士」,而一位當時曾親歷大阪之戰的外國傳教士也在書信中這樣寫道:
「豐臣軍最前線的司令官是真田幸村和毛利勝永,他們的勇氣是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竟然可以在眾多的敵軍中來回突擊三、四次以上!而德川家康的表現卻令人失望,幾乎要像日本人的習俗那樣切腹自殺……」
上一篇[林木保險]    下一篇 [拓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