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毛利隆元(1523~1563),毛利元就的長子,幼名千代壽丸。1537年開始作為毛利家在大內家的人質,並與大內義隆的養女結婚。1541年回到安芸,1547年成為正式的家督,不過元就一直在幕後指導。1560年隆元通過向朝廷獻金獲得大膳大夫的官位。永祿六年(1563)八月過世,年四十一歲。

1簡史

大永三年(1523),安藝國的國人勢力毛利氏宗家迎來了悲哀的一年,年僅九歲的家督毛利幸松丸夭折,比早逝的父親興元晚了七年,亦追他而去。而就在這悲哀的一年,多治比猿懸城內的元就和妙玖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二十七歲得子的元就欣喜的給兒子命名為千代壽丸,初為人父母的兩人都希望兒子能健康長壽,不似幸松丸般的不幸早夭吧。
同年八月十日,作為前代家督興元的弟弟,元就在二十七歲之年執掌毛利氏,正式入主吉田郡山城。然而這
毛利隆元

  毛利隆元

個家督做得並不輕鬆——當時的毛利氏只是安藝國中的一支僅控制兩座城堡的小勢力而已;西有統率長門、周防的強豪大內氏,東有盤踞出雲、伯耆的一代智將尼子經久,夾在兩大勢力之間的眾多國人勢力就像是夾縫裡的小草,時刻得為本家的存續憂心不已,毛利氏也不例外。早在興元時期,興元曾拜領大內義興名諱中的「興」字,並從屬於大內氏上洛;同時又讓弟弟元就與尼子氏的姻親吉川氏聯姻,娶了吉川國經之女美伊方。在兩家大名的紛爭中左右搖擺,為了在險惡的環境中求一線生機,元就與尼子經久之孫詮久結為義兄弟;另一方面為了安撫大內氏的不安心理,承諾將把長子千代壽丸送往大內義隆處作為人質。
天文六年(1537),尼子氏在毛利氏的家督之爭中支持相合元綱,為了爭取到對自己的支持,元就毅然脫離尼子氏,正式從屬於大內氏,年僅14歲的千代壽丸離開父母的身邊,欲赴山口館。家中宿老志道廣良隨行。行前元就囑咐廣良:「務以仁道授之,此吾家未來之棟樑。」廣良默默稱是,相伴經年,以未來主君的方式來培養年少的千代壽丸。
同年十二月,千代壽丸一行抵達山口境內大藏山東麓,夜宿於琉璃光寺。義隆命人送樽折一桶飧之。[1] 十二月六日,千代壽丸抵達山口館,拜見義隆。參見完畢后千代壽丸跪坐在義隆對面,行止有禮,溫和謙雅。義隆十分高興,命千代壽丸與其共舞,舞畢后還親送千代壽丸到外廊。面會千代壽丸的大內氏眾家臣對他的評價也都很好。
次日大內氏重臣陶隆房特贈二樽三折與千代壽丸。那時大內氏君臣都習慣寫「御樽折」,會把贈物的內容和數量標明。一般贈送樽折僅以一樽一折為限,而隆房的特贈卻超出了這一限制。
同月十二日,千代壽丸至湯田溫泉宿泊。[2]
千代壽丸以其溫良稟性和謙雅之度深得人信,深得義隆的喜愛。義隆甚至在他到山口館的十二天後即決定親自為其元服。由大內氏家臣江口殿主持儀式,義隆親授烏帽子為其元服,並賜自己名字中的「隆」子予千代壽丸,名為少輔太郎隆元。[3]
天文九年(1540)九月,尼子勢動員三萬大軍征討吉田郡山城,元就僅有兩千四百人苦苦支撐。憂心如焚的隆元向大內義隆曉以義利,並苦苦相求:「若大殿不予相助,隆元便死於此處,好與父親地下團圓……」又兼隆元平日廣結朋友,許多大內家臣紛紛附和他的說法,最後大內義隆終於決定派陶隆房率軍一萬往援。得到支持的毛利軍氣勢如虹,並於次年一月徹底擊潰了尼子軍。此後不久,隆元即獲准回到郡山,結束了自己長達五年的人質生涯。
離開郡山時的隆元年僅十四歲,再返郡山已是十九歲的人,那時兩個弟弟都已經長大,元春十一歲,隆景則是八歲。身為長兄的隆元氣質比兩個弟弟都要沉穩得多,行事也逐漸體現出一門之主的風範。還在大內氏時,陶隆房在一次狩獵后親贈名馬近江黑給隆元,元春則十分喜歡這匹駿馬,隆元毫不猶豫的就把近江黑送給了弟弟。
天文十四年(1545),毛利氏的主母妙玖夫人病逝。痛失愛妻的元就公惋惜無比,於六十一歲之齡隱退幕後,由隆元接掌毛利氏。隆元亦奉父命夜夜頌經三百,為母親祈求冥福。元就的退隱,一來這是身為長子的隆元日後必須扛起的責任,讓他提早上手有利無弊;二來恐怕就是元就打算退居幕後暗中使出計謀趁機統合安藝一國。次年八月,二十四歲的隆元由義隆推舉任備中守。
天文十七年(1548),元春與妻子新莊局(熊谷信直之女)誕下嫡子鶴壽丸。八月時元就公偕同三子同赴山口館拜見大內義隆,並定下了隆元與內藤興盛之女妙壽的婚事。次年大內義隆認妙壽為養女,下嫁隆元,是為尾崎局。
天文十九年(1550),元就公誅殺井上元兼一族。井上一族雖對毛利氏貢獻甚大,時間一長難免生犬強噬主之憂。然細來一想,毛利氏對於大內氏,正似井上氏於毛利氏一般,這番肅正固然清了內患,卻難免外患。為了消除大內氏的猜疑,妙壽急書道:「務乞御殿(大內義隆)扶助,聽一聽對此事的解釋…」,又有:「此等禍事(指井上滅族之事),非一朝一夕可決。興盛公(尾崎局的生身父親內藤興盛)當詳述其中因由,務請垂鑒。」(毛利家文書398)。通過尾崎局的娘家內藤氏,呈上數封書狀細述利弊,終重獲大內氏的強力信任,消滅了一場無形之災。
就在第二年令隆元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大內氏重臣陶隆房(即陶晴賢)聯合重臣豐前守護代杉重矩、長門守護代內藤興盛起兵謀反,合兵5000餘騎,急襲正在山口築山館的大內義隆。眼見回天乏術,義隆遂自刃於湯本大寧寺,時年44歲。又驚又怒的隆元雖欲復仇,但此時的毛利氏正與尼子氏激戰,隆元也只得忍耐怒意。兩年後,結婚五年的隆元和妙壽有了自己的孩子,幸鶴丸,此時的隆元三十一歲,剛過而立,而毛利氏的勢力版圖正在逐步擴大。尼子氏在毛利氏的壓制下逐步衰落,到了弘治元年(1555),毛利氏終於可以與陶晴賢開戰了。毛利軍4000人,陶軍20000,在兵力上是絕對劣勢的毛利軍主力在一個暴風雨之夜登上嚴島。與此同時,小早川軍與宮尾城的防禦部隊匯合,並於天亮之前完成了對陶軍的夾擊之勢。嚴島的海域上則歸入到毛利直屬水軍和小早川氏水軍的掌控,因島的村上氏早已加入毛利一方,隆景遣乃美宗勝說服能島水軍。[4] 而來島水軍初時並不定加入哪方,來島通康與雙方商討條件之時,元就公慨然曰:「吾只求一日之渡,若是吾軍勝,何愁無舟可返?若吾軍敗,唯死而已!」通康感佩不已,遂加入毛利一方。隨著水軍眾的加入,戰況急轉直下,陶軍大潰,晴賢戰敗身死。是為嚴島之戰,奠定了毛利氏在中國地區和瀨戶內海的霸主地位。
眼見毛利氏日益興盛,隆元的心卻慢慢的累了。弘治三年(1557),隆元親赴山口,為義隆執禮痛哀,並在築山館故跡興建龍福寺,供奉義隆牌位,告祭義隆在天之靈。三十五歲的隆元在回到郡山後向父親提出了隱退的想法,自陳能力才量皆不及兩個弟弟,願讓出家督之位隱退。這樣做的原因之一可能也是三兄弟間本有不睦,而且吉川氏和小早川氏的勢力也日漸強大。元就公決然打消了隆元的想法,並寫「三子教訓狀」給三個兒子,敦促他們齊心協力,共扶主家。此後,毛利兩川體制逐漸穩固,再加之婿家穴戶氏,實際上毛利氏已經完全統一了安藝。期間隆元的表現讓元就公十分欣慰,隨著毛利氏勢力的擴大,隆元妥善的分派領地,因功而賞,家臣團亦相當忠誠。在妥善分配領土一事上顯示出他雖然不似元春、隆景那般在武勇和智謀上有出類拔萃的能力,卻擁有無與倫比的領導能力,足以統御嚴島會戰後直竄為西國第一大名的毛利氏。
然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兵援出雲的途中,隆元遇安藝佐佐部和智誠春接應,突發急病,翌日過世,時永祿六年(1563)八月,年四十一歲。有觀點認為隆元之死是和智誠春夜刺,翌日傷重不治而亡。不過隆元早在征伐出雲之前可能就抱病在身。永祿五年(1562)十二月二十一日隆元曾向嚴島神社奉納祈願文,自言死在不久,唯願父親元就公身體強健壽命延長,父親的病苦願以己身相代。隆元苦持已久,勞累過度逝于軍中也不是沒有可能。

2評價

終隆元一生,始終是孝謙溫和,堪為毛利氏的棟樑。對母親也好,對父親也好,都是十分的孝順。妙玖夫人過世后,「兒子每夜拂曉即起身,念佛一百遍,祈禱母親的冥福;然後念佛兩百遍,祈禱我等的修行。這樣每天恭恭敬敬的念佛三百遍,從那時(元就公寫三子教訓狀予三個兒子)直到現在,天天如此,不敢有絲毫懈怠。」(毛利家文書760)如此的每天念佛三百遍,祈禱自身和母親的修行。毛利家文書757還有隆元為母親祈求冥福並為自己來世求福之由,向高野山奉上米、銀之事。毛利家文書760記有隆元手書:「此事甚為機密」;「此事僅你我兩人知耳」這樣的書信給竺雲惠心禪師(竺雲惠心禪師是為隆元剃度的禪師,為周防山口國清寺的僧人),告訴他自己為母親祈求冥福和為自身求福緣的事情。但隆元並不希望這件事被其它人知道,將自己的個人行為與毛利氏的公開儀式分開,秘密的追慕母親。也許這就是平素顯得一板一眼的隆元心底對母親深深思念的小小體現。呈給嚴島神社的祈願也是自己悄悄的去做,對父母的心意都壓在自己的心裡。
武勇不及元春,智略不及隆景,而溫和謹慎的性格和卓越的統御能力卻使隆元坐穩了毛利氏家督之位。也許他的一生都生活在被譽為「稀代之謀將」的父親的陰影之下,他仍然認真的走完了這條辛苦的道路,以毫無怨言和反抗的方式,承擔生命中的一切。正如他曾寫的和歌:「幾年とかぎりはあらじ春ごとに ながめ絕えせぬ花盛りかな」,時來則放,時盡則凋,如此而已。
毛利隆元
註釋: [1] 樽折,樽是酒,折是酒食。本是量詞單位,這裡代指酒和酒食。
[2] 長祿三年(1459)大內弘世頒布公告,嚴禁除溫泉附近的住民、女性和農夫外的其它人夜間入浴。換而言之,夜間千代壽丸在湯田溫泉入浴是違反法度的……
[3] 以毛利氏的姓名法度,嫡長子將「元」字排在名末;而庶子將「元」字列為中字。
[4] 村上水軍是否參與嚴島之戰現還有爭論,暫取參與之說。
上一篇[毛利秀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