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毛延壽,漢(?―前三三)杜陵(今陝西西安)人。畫人形,好醜老少,必得其真。元帝後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形,案圖召幸之。諸宮人皆賂畫工,獨王嬙不肯,遂不得見。后匈奴入朝,求美人為閼氏,上案圖以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為後宮第一。帝悔之,而名籍已定。乃窮案其事,畫工毛延壽等皆同日棄市。《西京雜記、歷代名畫記、圖繪寶鑒》

1相關故事

毛延壽,給宮女畫像的時候,宮女們送點禮物給他,他就畫得美一點。王昭君不願意送
毛延壽

  毛延壽

禮物,所以毛延壽沒有把王昭君的美貌如實地畫出來,在她的畫像上點上喪夫落淚痣(此事無正史可考,但極有可能是杜撰。有詩云「歸來卻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幾曾有;意態由來畫不成,當時枉殺毛延壽。」王安石《明妃曲》)。漢元帝一氣之下,把毛延壽殺了。

2野史逸聞

毛延壽 
前漢元帝,後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令畫工圖其形,按圖召幸之。諸宮人皆賂畫工,多者十萬,少者不減五萬。唯王嬙不肯,遂不得召。后匈奴求美人為閼氏,上按圖召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美壓後宮。而(壓後宮而四字原缺,據明抄本補)占對舉止,各盡(各盡二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閑雅。帝悔之,而業已定。帝重信於外國,不復更人。乃窮案其事,畫工皆棄市。籍其家,資皆巨萬。畫工杜陵毛延壽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陳敞,新豐(新豐原作雜畫,據《西京雜記》改)劉白、龔寬並工(劉白、龔寬並工六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牛馬眾勢,人形丑好,不逮(逮原作在,據《西涼雜記》改)延壽。下杜陽望亦善畫,尤善布色,同日棄市。京師畫工,於是差希。(出《西京雜記》)
【譯文】
前漢元帝時,後宮里的嬪妃特別多。元帝不能經常都看到她們,於是畫工們給這些嬪妃們每人畫一幅像,元帝看著畫像喜愛那個就召見那個。後宮里的嬪妃們都紛紛賄賂畫工,多的給十萬錢,少的也得給五萬錢,為的是讓畫工將自己畫得嫵媚漂亮些,好得到皇帝的寵愛。只有王嬙不肯賄賂畫工,這樣,她始終沒有讓元帝召見過。後來,漢北方的一個少數民族,匈奴的單于派來使者向漢元帝求婚,請求將一位美女嫁給他們的君王為正妻。漢元帝按照畫工們繪製的畫像下詔將王嬙嫁給匈奴單于為妻。待到將王嬙召見來時,元帝才發現她的美麗容貌壓倒後宮。其餘的那些嬪妃們誰也沒有王嬙美貌。而且,眼前這位他第一次見到的嬪妃,行、立、坐、卧、一舉一動、一頻一笑都是那麼的閑雅大方,嫵媚得讓人銷魂。漢元帝深深地感到惋惜與後悔。但是事情已成定局,堂堂大漢朝的天子得講信譽,不能再更換人選了。於是,元帝命人徹底追究這件事情。將所有宮內的畫工都處死。抄沒畫工們的家產時發現,每個畫工的家產都超過一百萬。其中有一個畫工叫毛延壽,杜陵人,他為作人像畫醜陋的、老的、年輕的,都畫得真實生動。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等畫工都擅長畫牛馬群圖。然而畫人像不管是美是丑都趕不上毛延壽。下杜陽望也畫得一手好人像。他尤其擅長調配顏色,也是同一天被處死。一時間,京城中的畫工很少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