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毛璩,晉朝著名將領,毛穆之的兒子,擔任過謝安父子和譙王司馬恬的參軍、幕僚,參加過淝水之戰,就是負責追擊,把苻堅趕得風聲鶴唳的將領,後來擔任益州刺史,在梁王壽春起事後,與武陵王等共同起兵反對桓玄篡位,被譙縱叛軍殺害。

  毛璩,晉朝著名將領,毛穆之的兒子,擔任過謝安父子和譙王司馬恬的參軍、幕僚,參加過淝水之戰,就是負責追擊,把苻堅趕得風聲鶴唳的將領,後來擔任益州刺史,在梁王壽春起事後,與武陵王等共同起兵反對桓玄篡位,被譙縱叛軍殺害。


  《晉書》:璩字叔璉。弱冠,右將軍桓豁以為參軍。尋遭父憂,服闕,為謝安衛將軍參軍,除尚書郎。安復請為參軍,轉安子琰征虜司馬。淮肥之役,苻堅迸走,璩與田次之共躡堅,至中陽,不及而歸。遷寧朔將軍、淮南太守。尋補鎮北將軍、譙王恬司馬。海陵縣界地名青蒲,四面湖澤,皆是菰葑,逃亡所聚,威令不能及。璩建議率千討人。時大旱,璩因放火,菰葑盡然,亡戶窘迫,悉出詣璩自首,近有萬戶,皆以補兵,朝廷嘉之。轉西中郎司馬、龍驤將軍、譙梁二郡內史。尋代郭銓為建威將軍、益州刺史。


  安帝初,進征虜將軍。及桓玄篡位,遣使加璩散騎常侍、左將軍。璩執留玄使,不受命。玄以桓希為梁州刺史,王異據涪,郭法戍宕渠,師寂戍巴郡,周道子戍白帝以防之。璩傳檄遠近,列玄罪狀,遣巴東太守柳約之、建平太守羅述、征虜司馬甄季之擊破希等,仍率眾次於白帝。武陵王令曰:「益州刺史毛璩忠誠愨亮,自桓玄萌禍,常思躡其後。今若平殄凶逆,肅清荊郢者,便當即授上流之任。」


  初,璩弟寧州刺史璠卒官,璩兄球孫祐之及參軍費恬以數百人送喪,葬江陵。會玄敗,謀奔梁州。璩弟瑾子修之時為玄屯騎校尉,誘玄使入蜀,既而修之與祐之、費恬及漢嘉人馮遷共殺玄。約之等聞玄死,進軍到枝復攻沒江陵。劉毅等還尋陽,約之亦退。俄而季子、述皆病,約子詣振偽降,因欲襲振而桓振。事泄,被害。約之司馬時延祖、涪陵太守文處茂等撫其餘眾,保涪陵。振遣桓放之為益州,屯西陵。處茂距擊,破之。振死,安帝反正,詔曰:「夫貞松標於歲寒,忠臣亮於國危。益州刺史璩體識弘正,誠契義旗,受命偏師,次於近畿,匡翼之勛,實感朕心。可進征西將軍,加散騎常侍,都督益梁秦涼寧五州軍事,行宜都、寧蜀太守。文處茂宣贊蕃牧,蒙險夷難,可輔國將軍、西夷校尉、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又詔西夷校尉瑾為持節、監梁秦二州軍事、征虜將軍、梁秦二州刺史、略陽武都太守。瑾弟蜀郡太守瑗為輔國將軍、寧州刺史。


  初,璩聞振陷江陵,率眾赴難,使瑾、瑗順外江而下,使參軍譙縱領巴西、梓潼二郡軍下涪水,當與璩軍會於巴郡。蜀人不樂東征,縱因人情思歸,於五城水口反,還襲涪,害瑾,瑾留府長史鄭純之自成都馳使告璩。璩時在略城,去成都四百里,遣參軍王瓊討反者,相距於廣漢。僰道令何林聚黨助縱,而璩下人受縱誘說,遂共害璩及瑗,並子侄之在蜀者,一時殄沒。璩子弘之嗣。


  義熙中,時延祖為始康太守,上疏訟璩兄弟,於是詔曰:「故益州刺史璩、西夷校尉瑾、蜀郡太守瑗勤王忠烈,事乖慮外。葬送日近,益懷惻愴,可皆贈先所授官,給錢三十萬、布三百匹。」論璩討桓玄功,追封歸鄉公,千五百戶。又以祐之斬玄功,封夷道縣侯。


  自寶至璩三葉,擁旄開國者四人,將帥之家,與尋陽周氏為輩,而人物不及也。

上一篇[蠣盾蚧]    下一篇 [五十嵐健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