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民事權益是公民或者法人在民事活動中享有的權利和利益。民事權益即為民事權利與民事利益。由此而來,民事權利即為民事主體依據民法而取得的為一定行為或獲取一定利益的法律資格。

1概述

民事權益是指公民或者法人在民事活動中享有的權利和利益。民事利益即為是民事主體在行使民事權利時所取得的一定的好處。從上述民事權利與民事利益的概念中,我們知道民事權利與民事利益之間的關係,即民事權利是民事利益的基礎和前提,民事利益是民事權利行使的結果。也就是說,民事權利是靜態的,而民事利益是動態的,是民事權利在運用中產生的。
值得一提的是權利與利益之間的轉化問題,當權利的行使取得利益的時候,該利益是否變為了權利?一種觀點認為,一種利益如果受法律保護也就自然成為了權利了,卻將其與權利對立,實為不當。⑶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權利和利益之間的關係可概括為如下兩個方面:從實證或者說執法的角度看,權利是法律保護的利益,利益經法律的確認才能上升為權利,從而使這一利益具有對抗其他個人、組織甚至國家侵害的特質;從實質或者說立法的角度看,權利是無須經過成文法確認的,只是人基本的價值與尊嚴的自然延伸與外在表現。所以,限於執法領域內把權利詮釋為法律所保護的利益總和是恰當的。⑷上述觀點雖然有些有失偏頗,但對利益可以轉化為權利,轉化的條件說的是比較清楚的。其實權利與利益在某些時候是無法分的清清楚楚的,究其原因是因為權利的特徵之一利益性所決定的。而我們劃分民事權利與民事利益的意義只是在於區分當事人是否享有民事權利,是否具有訴權,當事人所取得的民事利益是否合法,是應受到法律的保護還是受到法律的制裁。

2民事權利

與行政權利的區分
關鍵在於行政權利是在不平等主體之間產生的,而民事權利是在平等主體之間產生的。從兩者之間的關係來說,有些民事權利的實現是以行政權利的實現為前提的,如未取得相應的行政許可,其建築權的行使則是非法的。而有些行政權利的喪失則意味者其不得再行使以此為前提的民事權利。
行政法調整的是行政關係,也包括其中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但是否所有的行政管理人與其相對人之間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都屬於行政法調整呢?並非如此。
與部門法規定的權利的區分
在審判實踐中比較容易產生爭議的主要是在勞動法方面。勞動法所調整的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在履行勞動合同方面的糾紛,其中也包含了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的內容。其突出特點是兩者之間的不平等關係,而這種不平等關係與行政管理方面不同的在簽訂勞動合同時雙方是平等關係,一旦合同簽訂后,在履行過程中,又表現出了較強的支配關係。一般來講,在勞動合同簽訂前與勞動合同終結后,雙方發生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受民法調整是毫無疑義的,但在勞動合同履行過程中其所有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是否都受勞動法調整,或勞動合同終結后,對在履行勞動合同中產生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是否還受勞動法調整,目前爭執較大。勞動合同主要表現出的是一種隸屬關係,這種隸屬關係使他們之間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不在民法調整的範圍。但這種隸屬關係是否能涵蓋他們之間所有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呢?顯然不能。其理由是他們這種隸屬關係畢竟只是一種合意的契約關係,這種關係不是不能解除或終結的,當他們之間的關係解除或終結的時候,他們之間就是完全各自獨立的,互不隸屬。就是在關係沒有解除的時候,這就是說他們之間有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是不在隸屬關係之列的。這是因為這種隸屬關係是有限的,僅僅是在工作職責範圍雙內所反映出的紀律、獎懲和報酬等,也就是勞動關係所反映出的行政管理關係的範疇。而其他方面雙方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應是平等的。這就象有人這樣說的一樣,我們不能因為職工與單位之間有工作關係,就認定職工與單位在任何糾紛中都有工作關係,職工都得服從單位管理。⑻這種平等使他們之間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納入了民事領域,從而使他們具有相應的民事權利。勞動合同終結后,對在履行勞動合同中產生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的問題怎麼處理,目前還無一個定論,從法理上說,應由勞動法調整,然而在審判實踐中勞動仲裁部門有的往往是不予受理,我們認為在勞動仲裁部門不予受理的情況下,人民法院應該作為民事案件受理。從司法的最終解決原則上看,將無人管轄與處理的財產關係與人身關係均納入民事管轄範疇是一個立法與司法的趨勢。

3民事利益

民事權利是法律規定的,而民事利益不是法律規定的,是民事權利行使的結果。在民事權利行使上有一個法律評價的問題,即行使的合法與非法。合法行使的民事權利所產生的民事利益也是合法的,應受到法律的保護,而非法行使的民事權利所產生的民事利益是非法的,應受到法律的制裁。《民法通則》第一條與第五條規定了保護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權益。日本學者我妻榮指出,民法規範的目標就是為了保護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權益,正確調整民事關係。與合法的民事權益相對是非法的民事權益,可是我們知道對於民事權利來說,不存在非法的問題,所以所說非法的民事權益實際就是非法的民事利益。
對於合法的民事利益與非法的民事利益的判斷依據的是排除法,即排除非法的民事利益后所剩的就是合法的民事利益。而對非法的民事利益的判斷主要是判斷其來源,即行使民事權利的行為,看民事權利的行使是否違反了法律禁止或限制性規定和與法律保護的道德準則相違背而為法律所不許。針對非法民事利益而言,民事違法行為不一定產生非法民事利益,但其所能產生的利益必定是非法的民事利益。然而在審判實踐中,對於合法與非法的民事利益的判斷往往有誤區。
對於非法利益的處理主要是要根據民事違法行為的內容。民事違法行為作為民事法律事實的一種,是指由民事主體實施的、違反民法規定或與其相抵觸而為法律禁止的行為。其特徵是⒈民事違法行為是民事主體實施的行為。⒉民事違法行為是違反了民法規定或與其相抵觸而為法律所禁止的行為。⒊民事違法行為作為一種法律事實,是依法能夠引起民事法律制裁後果的行為。⑽對於民事違法行為的處理有承擔民事責任與進行民事制裁兩種方式。民事責任是指由民法規定的對民事違法行為人所採取的一種以恢復被損害的權利為目的並與一定的民事制裁措施相聯繫的國家強制形式。⑾而民事制裁是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對嚴重違反民事法律規範應負民事責任的行為人所採取的民事處罰措施。⑿民事制裁的性質實際上是類似一種行政處罰,只是其與行政處罰的程序、主體不盡相同而已,所以又屬於司法行政處罰的範疇。我們知道違法行為有三種,一種是刑事違法行為,一種是民事違法行為,一種是行政違法行為。針對刑事犯罪行為來說,民事違法行為是輕微的違法行為,而針對行政違法行為來說,兩者往往有重疊之處,即有的行為即是違反民法的規定又違反行政法規的規定。但對於嚴重的民事違法行為往往是應受到行政處罰的行為。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民事制裁代替了一部分行政處罰,從法的分工來說,這是不對的,因為很難說受到了民事制裁,就不應再受到行政處罰。然而從中國的實際上看,這往往是比較適用的。
民事責任與民事制裁的主要區別在於它們不同的作用與性質。在適用上對一般的民事違法行為採取的是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而對於嚴重的民事違法行為不但要承擔民事責任,還要進行民事制裁。這反映在對非法的民事利益的處理上則有承擔返還財產責任與收繳非法活動的財物和非法所得。如何區分一般民事違法行為與嚴重的民事違法行為,在審判實踐中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⒈從違法行為的侵害對象上看,一般民事違法行為所侵害的對象是違反了民事法律規範,而嚴重民事違法行為不僅僅違反了民事法律規範,並且從事了法律所明令禁止的行為。⒉從行為的主觀上看,一般民事違法行為有故意和過失,而嚴重民事違法行為是故意的。⒊從違法行為所造成的後果上看,一般民事違法行為損害的是相對人的利益,而嚴重民事違法行為損害的是國家與社會的公共利益。
區分一般與嚴重民事違法行為的目的對於非法民事利益來說有重要的意義。其原因是對一般的民事違法行為所產生的非法民事利益在民法上適用的僅僅是返還財產的責任。所以在其遭受不法侵害時,可以以另一個民事法律關係存在或屬於行政管理部門處理處理為由,另案處理。如根據的是由於無權處分而造成無效的買賣合同所擁有了物,而該物遭受了不法侵害。如果不法侵害人舉證證實該物的來源系是非法行使民事權利而來,但是在不須民事制裁的一般民事違法行為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可以以另一個民事法律關係為由,不予審理,而在本案中對該物的損失直接進行保護,要求侵害人賠償。但對於嚴重的民事違法行為所產生的民事利益則是另一個處理方式,如前案所述,如果造成買賣合同無效的原因是其買賣的是國家嚴格禁止流通的物,那麼根據《貫徹實施『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63條的規定,其是須進行民事制裁的嚴重違法行為,不法侵害人應承擔對該物的不法侵害,但非法民事利益所有人並不能得到其賠償,原因是該物及對該物的賠償要被收繳。值得注意的問題是,由於對於受民事制裁人是應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所以對該案而言,必須將該物的出賣人列為第三人。

4中國民法關於胎兒民事權利能力的規定

對胎兒的民事權利能力的認識,各國的立法主要有三種模式。第一種學說認為只要胎兒出生后尚生存,胎兒出生前和已出生的嬰兒一樣具有民事權利能力,這種觀點被稱為總括保護主義,也稱概括主義;第二種學說認為胎兒原則上沒有民事權利能力,但在若干例外情況下視為有民事權利能力,被稱為個別保護主義或個別規定主義;第三種學說則絕對否認胎兒具備民事權利能力,被稱為絕對主義。中國的《民法通則》採用的是絕對主義,認為胎兒是沒有民事權利能力的。如中國《民法通則》第九條規定:公民從出生時起到死亡時止,具有民事權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權利,承擔民事義務。」中國《繼承法》第二十八條規定:遺產分割時,應保留胎兒的應繼承的份額。胎兒出生時是死體的,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學者認為,依照這一規定,遺產分割時,胎兒的繼承份額應當予以保留」,即遺產之權利並非由胎兒即時取得,顯然,中國《繼承法》雖然規定了胎兒的特留份,但胎兒享有遺產權利卻必須從出生開始,特留份留而不給」,故中國現行民法是根本不承認胎兒的民事主體資格。
上一篇[猜凶]    下一篇 [《守望萊茵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