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民俗文化學,是民俗學與文化學交叉與結合的一門邊緣學科。它是中國民俗學者仲富蘭教授(上海市民俗文化學會會長)於上個世紀的1986年7月,首次提出的一個學科概念,旨在打破傳統民俗學囿於民間文學的狹小、逼仄的領域,為此作者還撰著了55萬字的《中國民俗文化學導論》,由浙江人民出版社1990出版。

1簡介

分析
把民俗作為一門文化學科來研究,並不是人們隨心所欲的杜撰,而是一種客觀的理性存在。對於民俗本質的分析,根據仲富蘭教授的闡釋,「民俗文化」,我們將它英譯成「Folk-Culture」。
首先
民俗傳播學,摒棄了把民俗認定為靜止的、僵滯的「古老文化遺留物」的觀點。而是把民俗認定為世俗生活信息生生不息的文化傳遞。20世紀初期,英國學者班尼(C.S.Burne)女士在她的著作《民俗學概論》(The Hndbook of Folklore)里曾提出民俗是一種無形的文化遺留物。「民俗包括民眾心理方面的事物,與工藝上的技術無關。例如民俗學家所注意的不是犁的形狀,而是用犁耕田的儀式;不是漁具的製造,而是漁夫撈魚時所遵守的禁忌,不是橋樑屋宇的建築術,而是建築時所行的祭獻等事。」班尼女士的這一把人類有形的物質文化排除在外的觀點。一度在學術界佔有統治地位。對中國早期的民俗學理論影響極大。且不說楊成志教授的《民俗學問題格》、林惠祥《民俗學》,就是1934年方紀生先生作《民俗學概論》時,也都是以班尼女士的著作為立論的基礎。在中國學術界流傳極廣、影響很大。 鍾敬文教授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他強調民俗學研究「不能固守英國民俗學早期的舊框框」,要研究「現代社會中的活世態」,「拿一般民眾的『生活相』作為直接研究的資料」的對象(鍾敬文:《民俗學入門·序》,載《話說民間文化》,人民日報出版社1990年版,第9頁)。而是越是到八十年代後期,鍾敬老的這個想法,越是強烈。1988年4月20日,他在他的著作《話說民間文化》和「自序」中寫道:「我曾經為一個教育刊物編輯了『民間風俗文化』專號,計劃進行一系列的民間文化叢書。我甚至擬用這個名詞去代替『民俗』一詞,而把民俗學稱為「民間文化學」。現在考慮起來,當時那想法是合適的。幾十年來,世界學界民俗學的範圍在不斷擴大,以至於將使它包括民間文化全部事象在內了。近來有些美籍華裔的同行,也贊成用『民間文化學』代替『民俗學』術語的想法」。(鍾敬文:《話說民間文化·自序》,人民日報出版社1990年版,第2-3頁)一個終身從事民俗學研究的老人,到他的晚年,仍然保持著學術上孜孜追求的思想活力。該是多麼難能可貴啊!同時也說明,發展當代中國民俗文化學、已經在學術界許多學人眼中,正在形成共識。
第三
仲富蘭教授認為,民俗傳播強調人是研究的主體,也是民俗傳播與交流擴散的載體。這種對於人的注重,是我們與傳統民俗學觀點又一大相徑庭之外。舊民俗學有一個重要的弊端,那就是「見物不見人」。「臘八粥」有哪八種成份,婦女出嫁的程式如何進行,燈會風俗是怎樣來的……這一切,在許多民間文藝工作者者的筆下,可以描經得有聲有色,細緻入微。但就是缺乏作為民俗主體「人」的「人文關懷」。諸多的民俗事象中,人是怎樣的一種心理狀態?在歷史與社會演繹中,這些民間訊息資源又是怎樣傳播和擴散的?它們傳播、擴散的驅動力如何?這些問題是必須回答的。否則的話。即使我們把民俗事象描畫得頭頭是道、細緻入微,還是落入民間文藝工作者搜集材料的俗套,因為根本不能說清民俗與傳播、民俗與文化心態、以及與民族精神之間的淵源關係,而不把握民俗傳播,就無從把握各種民俗事象形成演變的真正動因。

意義

對於當代中國人來說,民俗文化決不僅僅是一種文物的價值,民俗文化,作為一個民族的傳統與習慣,它早已滲透在中國人的血液之中,並鐫鑄著中國人深層的心理積澱,與今日與未來都是息息相通的。正如近代國學大師梁啟超先生所說:「凡一國之能立於世界,必有其國民獨具之特質,上自道德法律,下至風俗習慣、文學美術,皆有一種獨立精神,祖文傳之,子孫繼立,然後群乃結、國乃成,斯實民族主義之根底源泉也。」(梁啟超:《新民說》第三節釋新民主義)足見民俗文化與民族精神之改造關係極為密切。民俗文化既源自傳播,又在現實社會中變異,它縱向承接古今,橫向又溝通內外,它既蘊藏著民族的主體精神,又包含有外來因素的影響。如果我們以科學的主人翁精神,去探求民俗文化中人的主體意識,並探尋一代又一代的人們在民俗傳播過程中的傳承變異和發展軌跡,高揚民族精神之優長,辨析民族精神之缺失,這門學問的意義是難以估量的。中國共產主義的先驅李大釗在舊中國處於黑夜沉沉時,曾發出這樣的吶喊:「沖抉歷史之桎梏,滌盪歷史之積穢,新造民族之生命,挽回民族之青春。」將它拿來比照民俗文化研究對於民族精神的高揚,該是多麼貼切啊!

2評價

直到八十年代、著名民俗學家鍾敬文教授在為一位日本學者的著作寫序言時,鍾教授這樣寫道:
班尼女士的那種範圍比較狹隘的觀點,在我們過去學界中占著相當位置。一提到民俗學的對象,
大家就只想到傳統、故事、歌謠、婚喪儀禮、年節風俗及宗教迷信等。其實,這種看待民俗學的範圍
以及它所包括的項目的見解是比較陳舊的……今日世界關於民俗學的範圍和內容項目的看法差不多已
發展到包括整個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了。(鍾敬文:《民俗學入門·序》,載《話說民間文化》,人
民日報出版社1990年版,第6頁)
上一篇[七覺]    下一篇 [三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