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Sopor Aeternus -- 永恆沉睡 


  成立時間 1989 德國 


  樂隊主唱 Anna Varney 


  流派類型 Rock /黑暗浪潮


  風格類型 Alternative Pop/Rock, Industrial 


  「比黑暗更加黑暗。你必須一隻腳踩在墓穴中,另一隻腳踏在瘋人院里, 才能聆聽那樣的音樂。」 


  —— 摘自 Gloria Victis 


  與其說Sopor Aeternus是一支樂隊,不如將其看作一個來自德國的神秘的哲學家團體。核心Anna-Varney(原名Varney),一個有異性傾向的思想家,他的音樂里包涵的那種對黑暗的嚮往、抑鬱且扭曲的思想意識,那 「比黑暗更加黑暗」的歌詞和旋律, 有著異乎尋常的魔力。 


  自92年Holger離開之後,這支二人樂隊實際上只剩下Varney一個人。所以 可以說,Varney就是Sopor Aeternus的靈魂。出道十餘年的Sopor Aeternus至 今已經是德國中世紀樂派的重要成員,除了那些陰暗、詭秘的悲劇作品之外, 長期隱居、不以真面目示人的Anna-Varney一直是人們注意的焦點。雖然我們 可以通過音樂來了解他,但是他的過去,以及他的內心世界一直是個迷,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Sopor Aeternus與眾不同的音樂和音樂內涵總是籠罩著一層神秘的面紗。 


  經常有一些新聞記者、樂評人通過傳真採訪Varney,希望得知如此令人驚 異的音樂作品,其靈感究竟從何而來。Varney的回答總是像謎一般高深莫測。 但從隻言片語我們可以感到Varney有著非常痛苦的過去,他的經歷一定非同常 人。20多年來,Varney一直受到嚴重的精神癥狀和惡劣情緒的折磨。作為一個 男子,他卻渴望成為女人——這種想法一直困擾著他。後來他易名為Anna,也 是這個原因。一些Sopor Aeternus的音樂作品,例如96年的MCD「Ehjeh Ascher Ehjeh」(我就是我),也明顯的表現了Varney的易性情結。Varney有著一段痛 苦的童年經歷,他曾把他的母親稱為「提供食物、衣服和打罵的女人」。這些 經歷使得Varney成為一個異常敏感的孩子,他幾乎封閉了他自己,因為他那脆弱的內心受到了太多創傷。我們可以想象造就Varney痛苦靈魂的種種經歷,但是Varney自己對此諱莫如深,他只把那解釋為「七個地獄的劇場」(The Theater of Seven Hells)。如此看來,在Sopor Aeternus表露出的對黑暗的病態嚮往 甚至對死亡的迷戀是不足為怪的。Varney沒有作秀,所有的對陰暗世界的歌頌, 都出自他的靈魂深處。 


  (95年的專輯「Todeswunsch - Sous le Soleil de Saturne」深切顯露出了 Varney對死亡的嚮往。Todeswunsch,意為「厭世」。) 


  Varney並不孤單,他有一個精神上的朋友——The Ensemble of Shadows, 一個虛幻的伴侶。他和他的影子朋友一起創作音樂,甚至表示:他並沒有創作, 而只是接收影子們的作品而已。他說:「音樂遍及整個宇宙。」他幾乎是用音 樂來生活,而他僅僅肉體是存在於現實世界而已,大部分時間,他在自己的虛幻空間里和音樂以及影子朋友們一起生活。 


  Anna-Varney一直持他自己的一套唯心主義哲學觀點。他相信宇宙中的萬物都是相聯繫的,包括虛幻和真實。他認為:人生於世目的就是尋找自身和萬物的聯繫;人們認為只是可以看到和感知的事物才是「真實」,Varney告訴人們: 只有精神世界才是「真實」,才是「永恆」——所有的人都應該從夢中醒來。 Sopor Aeternus意為「永恆的睡眠」,就是象徵著「充滿痛苦的令人憎惡的現實 世界」。看穿生死,從那永恆的睡眠中醒來,這一直是Varney的音樂和詩歌的 主題。 


  從某種意義上講,Anna-Varney進行音樂創作也是一種「自救」,音樂作為一種逃避現實、逃避痛苦的工具,已經成為Anna-Varney生命的一部分。Anna-Varney 曾把音樂創作稱為「自我暴露」(introverted exhibitionism),的確,Anna-Varney 只有在音樂里才用隱晦的語言訴說內心的感受,講述痛苦的往事。而這些歌詞 通常很難被聽眾理解,也是這個原因,使得Sopor只是從表面上被大眾接受, 而音樂到底講的是什麼以及音樂後面的悲劇故事則鮮為人知。他在一次採訪中說: 「我沒有解釋歌詞含義的習慣——甚至我根本不想解釋。。。雖然我希望我可以 通過音樂來讓人們勇於面對真正的自我,或者更深地了解自己的內心,通過這些 暗示讓他們明白真實的世界,或者釋放被壓抑的精神世界。然而那不可能,因為 人們總是自以為是,他們永遠無法擺脫在他們腦中根深蒂固的傳統思想。」 


  *Ich tote MICH jedesmal aufs Neue, doch ich bin unsterblich, und ich erstehe wieder auf; in einer Vision des Untergangs 


  表面上看,Sopor的歌詞確實是難以令人接受的,對死亡甚至邪惡的歌頌, 一向被視為異端。從早期的三張demo開始,Sopor就開始接觸這類主題。89年的 「Es reiten die Toten so schnell...」(急劇毀滅),就涉及吸血鬼和亡靈等內容。第一張專輯是94年的「Ich tote mich jedesmal aufs Neue, doch ich bin unsterblich, und ich erstehe wieder auf; in einer Vision des Untergangs」 從專輯名到內容都涉及死亡與重生。。。樂風相當陰暗,哥特味道非常濃。我們只能大致了解那些壓抑的旋律、詛咒般的歌詞出自Anna-Varney的內心創傷, 而更深層的含義就只能去想象了。。。 


  *Todeswunsch – Sous le Soleil de Saturne 


  第二張專輯「Todeswunsch – Sous le Soleil de Saturne」(厭世-在土 星的光芒之下),樂風相對亮了一些,但是Anna-Varney的歌聲卻抑鬱了許多。 在錄製某些歌曲的時候,Anna-Varney竟真的哭了起來。「自殺,甜蜜的自殺」 這類辭彙經常出現在歌詞中。 


  *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 


  在第三張專輯是97年的「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徘徊的沒有經驗的旅行者)里,我們看到了Anna-Varney的變化。這張專輯風格明快 和親切了許多,歌詞也沒有過去那麼憂鬱。Anna-Varney找到了黑暗之外的另 一條路,他稱它為「憂鬱的光明」(Blue Light)。 


  *Voyager – the Jugglers of Jusa 


  接下來的專輯,98年的「Voyager – the Jugglers of Jusa」(航海者-騙子Jusa)同樣取得了成功,這張專輯還翻唱了Kraftwerk的「Das Modell」,翻譯成古拉丁文,並用巴洛克式大提琴演繹。 


  *Dead Lovers' Sarabande 


  之後的雙CD「Dead Lovers' Sarabande」則又重新恢復了最初的陰暗風格。 這張專輯主要是為了向Christian Death的靈魂Rozz Williams致意並默哀,Rozz 生前也是Anna-Varney的好友,雖然僅僅通過書信往來。專輯樂風沉重而緩慢, 但是非常富有創意。古典弦樂的大量運用以及出色的旋律,是它成為Sopor最棒的專輯。Anna-Varney仍然拒絕解釋專輯中歌詞的含義,因為「所有該說的已經說了」,我們要做的只有「用心」去聆聽它。

上一篇[武田信繩]    下一篇 [重歸混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