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愛新覺羅·永璉(1730-1738),清高宗乾隆帝第二子,也是嫡長子。母孝賢皇后富察氏。雍正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申時生,聰明貴重,氣宇不凡。深受祖父雍正帝和父親乾隆帝的喜愛和重視,曾被密立為皇太子,但於乾隆三年十月患寒疾夭折,乾隆帝悲痛不已,追封他為皇太子,謚號端慧。

1尊貴嫡子

永璉的生母是乾隆的嫡皇后富察氏,滿洲鑲黃旗人,出身名門望族,察哈爾總管李榮保女,協辦大學士傅恆姊。雍正五年(1727)七月,富察氏16歲時,被雍正賜婚,成為時年17歲的寶親王弘曆的嫡福晉。富察氏是雍正按照乾隆未來皇后的標準精心挑選出來的兒媳,他對富察氏的出身和性情滿意之極。弘曆和富察氏婚後相敬如賓,恩愛篤深,感情非常和諧。
雍正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申時,富察氏生下了弘曆次子,雍正皇帝,親自為愛孫命名為「永璉」。璉者,宗廟之器也,古代祭祀時盛黍稷的尊貴器皿,夏朝叫「瑚」,殷朝叫「璉」。在敏感的弘曆看來,這顯然暗寓承繼宗廟之意。因此弘曆將永璉視若心肝,寵愛至極。而永璉確實是一個十分優秀的孩子,乾隆誇讚其:「為人聰明貴重,氣宇不凡"。
乾隆元年七月初二,剛剛即位不久的皇帝迫不及待地辦理了立儲大事。他召集重臣,宣布仿照皇考成式,秘密建儲,將皇儲之名親手密書,藏於乾清宮「正大光明」匾額之後。清代立儲並不主張立嫡或立長,主要取決於皇子自身的資質和皇帝的喜愛度。而斯時皇帝年紀不過二十又六,這樣早早建儲,顯然是因為太鍾愛某個兒子了。

2不幸去世

乾隆三年( 1738年) 十月的一天,秋風初起,乍暖還寒,皇次子永璉得了傷風。皇子雖然金貴,但只是染感冒之類的小病,宮中也沒太在意。誰知永璉竟一病不起,此月十二日便死了。乾隆帝聞此噩耗,傷心透頂,悲慟不已。悲哀之際,將乾清宮「正大光明」匾之後建儲密旨取出,發表了一道上諭,正式冊封永璉為皇太子,謚端慧。諭旨為:「二阿哥永璉。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為人聰明貴重。氣宇不凡。當日蒙我皇考、命為永璉。隱然示以承宗器之意。朕御極以後。不即顯行冊立皇太子之禮者。蓋恐幼年志氣未定。恃貴驕矜。或左右謟媚逢迎。至於失德。甚且有窺伺動搖之者。是以於乾隆元年、七月初二日。遵照皇考成式。親書密旨。召諸大臣面諭。收藏於乾清宮正大光明扁之後。是永璉雖未行冊立之禮。朕已命為皇太子矣。今於本月十二日。偶患寒疾。遂致不起。朕心深為悲悼。朕為天下主。豈肯因幼殤而傷懷抱。但永璉系朕嫡子。已定建儲之計。與眾子不同。一切典禮。著照皇太子儀注行。元年密藏扁內之諭旨。著取出。將此曉諭天下臣民知之。」
之後,乾隆帝命避諱其名「璉」字,並為永璉添設八旗養育兵丁一萬餘名之多。永璉是清代唯一一位死後被追封為皇太子的皇子。 其實,發布這道上諭是青年皇帝弘曆的失誤。它使皇長子永璜、皇三子永璋明白,首次確立皇太子,自己未能進入皇父的視野,他們是失意者。如果乾隆帝能夠強忍悲痛,暗中繼續考察,再看中一位合意的繼位人,悄悄地將原定皇太子之名換掉,方不失為高明之策。

3身後哀榮

永璉死後,首先要辦理的後事就是選擇園址,營建園寢事宜。大臣們提出了幾個地方,乾隆都不同意。為什麼呢?原來乾隆想把永璉葬在自己的陵寢附近,使驕兒長倚膝下。而這時乾隆的萬年吉地還沒有派人卜擇,這樣永璉的葬地自然不能確定。所以只好把他的金棺暫安於京西田村殯宮。
據史記載,清王朝共建有十二座皇帝陵、七座皇后陵及大量的皇室園寢,唯獨皇太子陵只建有一座,即朱華山下的端慧皇太子永璉的園寢。朱華山,坐落於孫各庄滿族鄉朱華山村,村以山名。直到清道光年間,此山才載於《薊州志》:「在州東三十里,內有端慧皇太子園寢。」
乾隆七年(1742年),乾隆的萬年吉地終於確定在東陵的勝水峪(勝水峪在嘉慶四年(1799年)定名為裕陵)。隨後,乾隆派大學士納親、戶部尚書海望會同欽天監官員帶領風水人員到東陵一帶為永璉相度園址,先後相看了馬蘭峪、七星山等地,因這些地方垣局狹窄,下砂稍低,規模未備而落選。後來,相中了黃花山之南鞍子嶺前的朱華山。朱華山來龍秀麗、穴情明確,水口交鎖、羅城周密。考之理氣,龍自天皇左旋入首,水從辛酉右轉歸辰,立癸山丁向兼子午,乘氣消納,最為合局。又刨驗土色,至一丈有餘,俱系純黃嫩色,且堅而細,實為上等佳土。經風水官反覆詳加相看,以朱華山地方山勢整秀,垣局實屬嚴密,公同酌議,定下了在朱華山建造端慧皇太子園寢,並繪圖呈請乾隆御覽。經過反覆挑選,最後朱華山以「來龍秀麗,穴情明確,土色純黃」而中選。
陵址確定后,乾隆帝又不惜花費三千零五十六兩白銀作為拆遷費,讓二頃七十三畝八分九厘地里內的居民搬移,以此處地方為永璉墓地的禁區。在這片禁區內,乾隆帝從內務府撥銀十六萬八千二百三十五兩,從工部提取建築材料無以計算,並特付葉子金達三百七十八兩九錢九分二厘,為永璉修建了太子園陵。這一陵寢規制是清朝所有皇子陵中最完善的,也是規格最高的。
端慧皇太子園寢,坐北朝南,背靠朱華山,左右砂山圍護,栽種了1360棵儀行樹,建有三孔石橋一座,過橋東側為神廚庫、井亭,這是任何王爺陵都不曾有的設施,在太子陵後院,建有石券兩座、磚券一座,三券並排,上面封土,裡面安葬著端慧皇太子。端慧皇太子在乾隆八年(1743年)十月二十一日入葬,儘管園寢工程一直加緊施工,但直至端慧皇太子下葬時,大殿尚未建成,待皇太子金棺入葬中央石券后,工程才於第二年十月基本告竣。
不僅在建陵上乾隆帝偏私永璉,就連對太子的祭祀上也表露出逾格的眷寵。按制除帝后陵在清明、中元、冬至、歲暮行四時欽派王大臣親祭外,其餘人等不得逾制,而乾隆帝對於年僅九歲殤命的永璉也採用同樣規制,這一點就連親王、王妃也是不能比擬的。
特別是後來嘉慶帝被立為太子時,乾隆派往祭典東西陵時就交待他要向端慧太子行叩拜之禮,原因是:端慧皇太子先行密立,已有名分,應行叩拜之禮,非因以弟拜兄。
太子陵建成后,儘管有固定的人員看管,但因為陵園內有貴重的陳設與器皿,故受到許多人關注,自清末至民國年間,多次發生盜案,不僅地宮中殉葬品被洗劫一空,就連地下、地上宮殿的磚、石、瓦、木也全被拆走。如今這座園寢已不復存在。

4相關史料

《清史稿 列傳八 諸王七》
端慧太子永璉,高宗第二子。乾隆三年十月,殤,年九歲。十一月,諭曰:「永璉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聰明貴重,氣宇不凡。皇考命名,隱示承宗器之意。朕御極后,恪守成式,親書密旨,召諸大臣藏於乾清宮「正大光明」榜后,是雖未冊立,已命為皇太子矣。今既薨逝,一切典禮用皇太子儀注行。」旋冊贈皇太子,謚端慧。
哲親王永琮,高宗第七子,與端慧太子同為嫡子。端慧太子薨,高宗屬意焉。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殤,方二歲。上諭謂:「先朝未有以元后正嫡紹承大統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獲之福,此乃朕過耶!」命喪儀視皇子從優,謚曰悼敏。嘉慶四年三月,追封哲親王。
《清史稿 高宗本紀》
乾隆三年
(十月)辛卯,皇次子永璉薨,輟朝五日,以御極后,親書永璉為皇太子密旨,一切典禮如皇太子儀。丁酉,謚皇太子永璉為端慧皇太子。
乾隆四年
(十月)甲申,端慧皇太子周年,上幸田村奠酒。
乾隆八年
(十二月)乙卯,賑山東陵縣等十二州縣衛旱災。葬端慧皇太子於朱華山寢園。
《清史稿 志六十一 禮五》
皇太子園寢與妃園寢同。嘉慶間,帝親臨端慧皇太子園寢,三奠三爵,從臣隨行禮,每奠一拜。載其儀入會典雲。
《清史稿 志六十八 禮十二》
皇太子皇子及皇子福晉喪儀皇太子喪儀,有清家法,不立儲貳。至乾隆三年,皇次子永璉薨。高宗諭曰:「永璉為朕嫡子,雖未冊立,已定建儲大計,其典禮應視皇太子行。」禮臣奏言:「皇太子喪禮,會典未載。舊制,沖齡薨,不成服。今議,皇帝素服,輟朝七日。若親臨奠醊,冠摘纓。典喪大臣、奏遣之王公暨皇太子侍從官咸成服,內務府佐領、內管領下護軍、驍騎校等成服,以六百人為率,並初祭日除。直省官奉文日,咸摘冠纓素服三日,停嫁娶、輟音樂,京師四十日,外省半之。幼殤例無引幡,今請依雍正時懷親王喪儀,引幡仍用。外籓額駙、王、公、台吉、公主、福晉、郡主服內來京,男摘冠纓,女去首飾。朝鮮使臣素服七日。金棺用桐木。」啟奠帝親祭酒,奉移親視送。禮部長官祭轝。初祭內外會集,帝至殯殿奠酒三爵,每奠眾一拜,是日除服薙髮。將冊謚,先期遣告太廟後殿、奉先殿,謚曰端慧。禮成。禮部頒行各省,並牒朝鮮國王,文到率百官素服,軍民罷嫁娶、音樂各三日。八年,葬朱華山園寢。
乾隆十三年,皇子永琮甫二周薨,帝言:「建儲之意,朕雖默定,然未若端慧太子旨已封貯,喪儀應視皇子為優。」大祭親臨奠醊,謚悼敏,后追封哲親王。
《清史稿 志九十 職官二》
端慧皇太子園寢:內務府內管領,副內管領,尚茶副,尚膳副,各一人。禮部讀祝官二人。贊禮郎三人。定陵:內務府掌關防郎中,員外郎,主事,尚茶正,尚膳正,內管領,副內管領,各一人。筆帖式二人。禮部郎中,員外郎,讀祝官,各二人。贊禮郎四人。普祥峪定東陵:內務府掌關防郎中,員外郎,主事,尚茶正,尚膳正,內管領,各一人。筆帖式二人。禮部員外郎,讀祝官,各二人。贊禮郎四人。菩陀峪定東陵:內務府掌關防郎中,員外郎,主事,尚茶正,尚膳正,內管領,各一人。筆帖式二人。禮部員外郎,讀祝官,各二人。贊禮郎四人。定陵妃園寢:內務府副內管領,委署副內管領,尚茶副,尚膳副,各一人。禮部讀祝官二人。贊禮郎三人。惠陵:內務府掌關防郎中,員外郎,主事,尚茶正,尚膳正,內管領,各一人。筆帖式二人。禮部郎中一人。員外郎,讀祝官,各二人。贊禮郎四人。惠陵妃園寢:禮部讀祝官二人。贊禮郎三人。內務府不設官,暫置領催一人,閑散拜唐阿一人。
《清高宗實錄》
乾隆三年。戊午。冬。十月。
○辛卯。上奉皇太后、幸寧壽宮。視皇次子永璉疾。是日。永璉薨。輟朝五日。 
○上詣皇太後宮問安。 
○諭和碩庄親王允祿、和親王弘晝、軍機大臣曰。二阿哥永璉。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為人聰明貴重。氣宇不凡。當日蒙我皇考、命為永璉。隱然示以承宗器之意。朕御極以後。不即顯行冊立皇太子之禮者。蓋恐幼年志氣未定。恃貴驕矜。或左右謟媚逢迎。至於失德。甚且有窺伺動搖之者。是以於乾隆元年、七月初二日。遵照皇考成式。親書密旨。召諸大臣面諭。收藏於乾清宮正大光明扁之後。是永璉雖未行冊立之禮。朕已命為皇太子矣。今於本月十二日。偶患寒疾。遂致不起。朕心深為悲悼。朕為天下主。豈肯因幼殤而傷懷抱。但永璉系朕嫡子。已定建儲之計。與眾子不同。一切典禮。著照皇太子儀注行。元年密藏扁內之諭旨。著取出。將此曉諭天下臣民知之。 
○壬辰。上詣皇太後宮問安。 
○幸擷芳殿。於皇太子金棺前賜奠。 
○再詣皇太後宮問安。
○議政王大臣大學士九卿等議、禮部奏皇太子喪儀、除奉旨派出之王大臣成服外。應再令皇太子之侍從執事人員成服。其餘俱摘纓七日。於朝會辦事公所。綴纓素服。均應如所議行。皇上素服七日。若臨皇太子金棺處。請釋纓緯。官員軍民人等。在京四十日。外省二十日。俱停止嫁娶作樂。至冊寶謚號。一應典禮。交各該處、敬謹辦理。得旨、在京官員軍民人等。初祭禮以內。著停止嫁娶作樂。直省於文到日為始。三日內停止嫁娶作樂。余依議。 
○癸巳。上幸擷芳殿。於皇太子金棺前賜奠。 
○甲午。上詣皇太後宮問安。 
○是日、皇太子金棺奉移。命和碩和親王弘晝致祭。
乾隆三年。戊午。十月。乙未。皇太子金棺發引。上幸擷芳殿賜奠。 
○丁酉。謚皇太子永璉、為端慧皇太子
○庚子。諭、本月二十三日。皇太子初祭之期。朕躬親往。 
○壬寅。上□田村。賜奠端慧皇太子。 
○乙卯。上幸田村。賜奠端慧皇太子。 
乾隆三年。戊午。十二月。甲午。月食。
○王大臣等遵旨議覆、和碩。履親王允祹等奏請、酌定端慧皇太子安葬塋地。並一切典禮。伏思規制宜從其隆。名號惟取其稱。端慧皇太子吉兆。應尊稱園寢。造享殿五間。兩廡各五間。大門五間。琉璃花門三座。燎爐一座。覆以綠瓦。題主時儀節。敬擬牛一。羊二。奠帛爵。讀文致祭。嗣後祭祀。儀與妃園寢同。至選擇塋地。請令欽天監、會同洪文瀾、敬謹選擇。其修券事宜。及神牌點主。造辦應用一切物件。均照和碩履親王等原奏辦理。從之。 
乾隆四年。己未。春。正月。
○丙寅。諭、編修余棟。因皇太子事來京。著即在阿哥書房行走。雖伊服制未滿。此系內廷課讀。非現任職官可比。著照梁詩正例。賞給俸銀俸米。不在算俸之例。 
乾隆四年。己未。夏。四月。
○欽天監奏。端慧皇太子園寢。應於魏家溝地方營造。得旨。此事不必太忙。可交與訥親、海望、俟萬年吉地看定之後。再於附近處所選擇。
乾隆四年。己未。冬。十月。
○甲申。上以端慧皇太子周年。幸田村。賜奠。 
乾隆八年。癸亥。五月。
○兵部議准、總理三陵事務貝勒允祜等疏稱。端慧皇太子園寢。添設披甲四十名。請於本處八旗滋生余丁內挑取。再新挑兵丁。未免生疎。應留二十名在陵寢當差。於陵寢舊有之領催披甲內。撥給二十名。與新挑者同往看守。從之。 
乾隆九年。甲子。二月。
○遣官祭端慧皇太子園寢。 
乾隆十年。乙丑。十一月。
○兵部等部議准、直隸總督那蘇圖疏稱、端慧皇太子園寢。新設千把外委各一員。馬守兵共五十九名。所需衙署營房等項。均請建設。從之。
乾隆十二年。丁卯。十二月。
○諭王大臣等、皇七子永琮。毓粹中宮。性成夙慧。甫及兩周。岐嶷表異。聖母皇太后因其出自正嫡。聰穎殊常。鍾愛最篤。朕亦深望教養成立。可屬承祧。今不意以出痘薨逝。深為軫悼。建儲之意。雖朕衷默定。而未似端慧皇太子之書旨封貯。又尚在襁褓。非其兄可比。且中宮所出。於古亦無遭殤追贈。概稱儲貳之禮。但念皇后名門淑質。在皇考時。雖未得久承孝養。而十餘年來。侍奉皇太后。承歡致孝。備極恭順。作配朕躬。恭儉寬仁。可稱賢后。乃誕育佳兒。再遭夭折。殊難為懷。皇七子喪儀。應視皇子從優。著該衙門遵旨辦理。送入朱華山園寢。復念朕即位以來。敬天勤民。心殷繼述。未敢稍有得罪天地祖宗。而嫡嗣再殤。推求其故。得非本朝自世祖章皇帝以至朕躬。皆未有以元后正嫡。紹承大統者。豈心有所不願。亦遭遇使然耳。似此竟成家法。乃朕立意私慶。必欲以嫡子承統。行先人所未曾行之事。邀先人所不能獲之福。此乃朕過耶。此朕悲悼之餘。尋思所及。一併諭王大臣等知之。 
乾隆四十三年。戊戌。九月。
○乙未。朕登極之初。恪遵家法。以皇次子為孝賢皇后所出。人亦貴重端良。曾書其名。立為皇太子。亦藏於正大光明扁內。未幾薨逝。因追謚為端慧皇太子。其旨亦即徹去。不復再立。且皇七子亦皇后所出。又復逾年悼殤。若以次序論。則當及於皇長子。既弗克永年。而以才質論。則當及於皇五子。亦旋因病逝。
乾隆四十八年。癸卯。九月。
○戊午。諭、朕登極之初。恪遵家法。以皇次子、乃孝賢皇后所生嫡子。為人端重醇良。依皇考之例。曾書其名。藏於乾清宮正大光明扁額。后乃稟命不融。未幾薨逝。遂命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將其名徹出。追謚為端慧皇太子。是未嘗不立嫡也。但不以明告眾耳。嗣後皇七子、亦孝賢皇后所生。秉質純粹。深愜朕心。惜不久亦即悼殤。
嘉慶九年。甲子。夏。四月。
○命奉天錦州府知府善璉、改名善連。以與端慧皇太子名同故也。
嘉慶九年。甲子。八月。
○諭內閣、我朝定鼎之初。本未有建儲之典。自皇曾祖聖祖仁皇帝始立理密親王為皇太子。嗣因緣事即未建立。我皇祖世宗憲皇帝皇考高宗純皇帝皆密膺<⿱⺮閑>在肇承神器。迨朕兄端慧皇太子、仰蒙皇考恩慈。因為皇妣孝賢純皇后所出。以嫡以賢。特行密立。祇以無祿。不獲永年。命以皇太子典禮祭葬。自后未經續議建儲。迨乾隆癸巳南郊大祀。朕荷皇考眷顧洪恩。始以朕名默告於天祖。然亦未蒙宣示。直至乾隆六十年、將行授璽典禮。於九月初三日、頒發明詔。立朕為皇太子。仰承付託獲纘鴻圖。是我朝皇太子之定名而正位者。自朕躬始。爾時敕立禮成。即奉命祗謁東陵西陵。並詣端慧皇太子園寢酹奠。當蒙皇考諭以端慧皇太子先曾密立。已有名分。應行叩跪之禮。非因以弟拜兄。訓示周詳。祗承無斁。今朕紹登大寶。自當別定禮儀。前據禮部等衙門奏、請行賜奠之禮。若照所議行。則當坐而奠酒。朕心究有不安。著於享殿外、陳設高几奠池。朕立奠三爵。隨從行禮之大臣官員、於朕每奠一爵。行一叩禮。該衙門即遵照豫備。此乃禮緣義起。因時定製。著將此次舉行儀注。纂入會典。俾億萬世子孫、有可仿而行之者。數典不忘。得所遵守焉。

5家族人物

祖父:雍正帝 祖母:孝聖憲皇后鈕鈷祿氏
父親:乾隆帝 母親:孝賢皇后富察氏
姐姐:皇長女
妹妹:固倫和敬公主 妹夫:博爾濟吉特氏·色布騰巴勒珠爾 外甥:博爾濟吉特氏·鄂勒哲特穆爾額爾克巴拜
弟弟:悼敏皇子永琮(后追封哲親王) 
舅舅:大舅傅廣成、二舅傅清、三舅傅寧、四舅傅文、五舅傅寬、六舅傅新、七舅傅玉、八舅傅謙、小舅傅恆
上一篇[唐詩廣選]    下一篇 [榮親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