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求那跋摩,漢語譯為功德鎧,古印度僧人、譯經師,剎帝利種姓,他們家族世代為王,管轄罽賓國。其祖父呵梨跋陀,又稱獅子賢,因為人剛強、正直而受到排擠。其父伽阿難,又稱眾喜,潛身匿跡,隱居于山澤。跋摩14歲時,便才華出眾,聰慧大度,仁愛廣博,崇德務善。

1成長經歷

精通三藏
跋摩20歲時出家、受戒,精通九部經,博曉四《阿含經》,誦經百萬餘言,對律部有深人地研究,妙入修禪的要道、禪法的要義,當時的人們都稱跋摩為「三藏法師」。
寺院生活
跋摩在禪室中坐禪,好幾天沒有出門,寺僧派了一小沙彌前去看望。小沙彌看到有一隻白獅子沿著柱子向上爬,空中生滿了青蓮花,因此驚恐地大喊大叫,人們聽到喊聲跑來驅趕獅子,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宋文帝又令慧觀等人再次敦請跋摩,跋摩乘船進京,於南朝宋元嘉八年(公元431年)正月來到京城建郵。宋文帝召見了跋摩,慰問跋摩路途勞頓,宋文帝說:「弟子常欲持齋戒而不殺生,但是常常做不到。法師既不遠萬里,來中國傳播佛法,將怎樣教導我們?』,跋摩說:「道在於心中,而不在於事;事奉佛法在於自己,而不在於別人。況且帝王與百姓不同,百姓地位低下,沒有名聲,沒有威令,若不剋制私慾,努力勞作,怎能維持生活? 而帝王以四海為家,以萬民為子。 帝王出一善言,百姓們都會很高興;帝王發布一個善政,則人神共知。減酷刑,輕勞役,可使風調雨順,四季應時,五穀繁茂,農業豐收。如此持齋,才是真正的持齋;如此不殺生,才是有德,寧可自己少吃一餐飯,也要救一小生命,然後才能普濟眾生。」宋文帝撫幾而嘆道:「世俗的人們對深遠的道理感到迷茫,而僧人們又遲滯於小道理。對深遠的道理感到迷茫的人,認為最高深的『道』是虛無之說;遲滯於小道理的人,則拘泥於書本。至如法師所言,真可謂開悟性,明事理,可與言天道與人事的相互關係。」於是安排跋摩住在祇洹寺,供給豐厚。王公大臣、社會名流,莫不尊崇、敬奉。隨即,跋摩在祇洹寺開講《法華經》和《十地經》,開講之日,前來聽講的人成群結隊,摩肩擦踵,車馬滿街。跋摩神情自然,妙論天生,有時藉助於翻譯,反覆啟發、開導聽眾的悟性。祇洹寺的慧義請跋摩翻譯《菩薩善戒》,跋摩翻譯了前28品,后2品由弟子代譯,共30品,還未來得及繕寫,就丟失了序品和戒品,所以現存有兩個版本,或稱為《菩薩戒地》。

2歷史資料

南朝宋元嘉三年(公元426年),徐州刺史王德仲,在彭城請外國人伊葉波羅翻譯《雜心經》,譯到擇品,譯者遇到一些無法解決的難題,只好中途停下。於是又請跋摩譯出後半部,共有13卷。另有先前所譯《四分羯摩》、《優婆塞五戒論略》、《優婆塞二十二戒》等,共26卷,文義周詳而允正,譯文沒有任何差錯。當時影福寺的尼姑慧果、凈音等人,共同請跋摩說:「去年六月,有獅子國的8個尼姑來到京城,說是我們宋地先前沒有尼姑,哪能是你們兩個尼姑受戒,恐怕是戒品不全。」慧果等尼姑又恐受戒的年月時間不夠,苦苦要求再次受戒。跋摩說:「善哉,若欲增明,很可以隨人為善。」但是由於獅子國來的幾個尼姑受戒以後的年歲太短,且又不滿l0人,就讓她們先學漢語。又讓西域的在家修行居士,再請些外國的尼姑來,以足滿10人。這年夏天,跋摩住在定林下寺。
求那跋摩

  求那跋摩

有一個佛教信徒,用花布為跋摩做座席,當跋摩坐上去時,花布上的華彩更加鮮麗,眾人都感到跋摩的神異,崇敬地對跋摩施禮。夏天過完后,跋摩又回到祇洹寺。這年九月十八日,午飯沒有吃完,跋摩就先回去了,他的弟子隨後來看他,跋摩已奄然而逝,終年65歲。跋摩生前,預先寫好了遺文偈頌36行,自說因緣,已證二果。遺文寫好后,親手封好,交給弟子阿沙果說:「我終世后,可將此遺文交給天些國的僧人,也可以給此地的僧人看。」跋摩去世后,遺體扶坐繩床,顏容不變,就象平時坐禪入定時一樣。前來弔唁的有一千多人,人們聞到一股濃烈的芬芳香氣,還看見有一物,形狀象龍蛇,長約四丈,升起於遺體的一側,直衝天際,人們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於南林的戒壇前,按照外國火葬的方法,火葬跋摩。這天參加葬禮的有上萬人,從四面八方趕來,堆上香薪,澆上香油,五色火焰衝天而起,氛氳麗空。這時天氣澄朗,道俗哀嘆,后在火葬處蓋起一座白塔,以示紀念。那兩個欲再次受戒的尼姑們,悲泣望斷,不能自制。

3事迹記載

三個條件
數年後,他遊歷到南方一個小國闍婆(今印度尼西亞爪哇)。王母夜夢一位僧人乘飛舟入國,次日果聞跋摩來到王城。王母甚喜,敬以大禮,並受持五戒。王母勸國王:「兒啊,我和你宿世因緣,成為母子,現在我已受了戒,而你卻不信佛教,只怕從此之後,來生不會相遇了」,國王在母親的歷說下,也就信仰了佛教。不久鄰兵犯境,國王對跋摩說:「鄰國前來侵略,若與戰鬥,殺傷必多;若不抵抗,國將危亡,不知如何是好?」跋摩說;「你只要重兵守城,嚴密防犯,你又是英武善戰,可帶一隊精兵出擊,先挫其銳氣,然後曉以仁義,說明鄰邦應和睦相處,彼必慚而退兵了。」王遵其言。擇日旗鼓始戰,鄰兵果敗,再戰而退百里。國王便曉以大義,班師回國,國王在戰鬥時被流矢傷了一足,回國后紅腫,跋摩為他洗滌傷口,敷上藥物,隔宿腫退。從此國王益信佛教,普施國中貧民。一年以後,忽然召集群臣說:「我已歸依佛門,蒙師指引,已有所開悟。現今天下太平,我想入山修道去了,你們另擇明主吧。」群臣拜伏,苦苦勸道:「王若舍國而去,則臣民無依無靠;現天下雖然安寧,是國王威震四方,使敵國不敢侵犯,若國王突然離位,彼必乘隙而來,國將危殆,務請吾王三思!」國王沉思多日,不忍離去,乃道:「你們要我留下可以,但我有三個條件;第一,凡中國內,須同信佛教;
第二,凡我境內,不許殘殺生靈;
求那跋摩

  求那跋摩

第三,凡我君臣,要盡量體恤民艱,將私財多多賑濟貧民。」群臣聽了,個個歡喜遵從。闍婆國的德風,立刻遠揚諸國,他們受到感化,皆遣使前來修好,這時中國高僧慧觀,慧聰等,已遠聞跋摩之德名,因面奏宋文帝,要求恭請跋摩來華弘法,宋文帝即親筆修書闍婆國王,備了厚禮,派專使前來延請,國王不舍。跋摩師以佛化宜廣,見遠國專程來請,就說服了國王,隨使前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