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佶擅長花鳥畫是在學習吳元瑜基礎上,而上朔崔白,兼有徐熙一派的特點。當然並非只學一家一路,又兼愛黃家父子的用色,使兩者達到一體的「富貴」境,而「妙體眾形,兼備六法」(鄧椿《畫繼》卷一)。徽宗還親自指導畫院學生,以王希孟最為突出;並親自為畫院師生出題目,加以考核評定。旨曰「凡孔雀升墩,必先左腳。卿等所圖,俱先右腳,驗之信然。羣工遂服其格物之精。」(湯垕《畫鑒》)
池塘晚秋圖

  池塘晚秋圖

徽宗所處北宋的時代,正是文人書畫藝術思想發展高潮,蘇軾、米芾、黃庭堅、李公麟、王詵等都是他潛邸好友。他深受文人書畫家們影響,開創以詩、書、畫、印結合的獨特性,為後世「文人畫」師法的楷模。北宋蔡京之子蔡絛(《鐵圍山叢譚》卷六):「···獨丹青以上皇自擅其神逸,故凡名手,多入內供奉,代御染冩,是以無聞焉爾。」由於徽宗是位皇帝,在北宋政治制度下,必須要與三省六部做起碼的日常工作。再有徽宗雖然嗜愛書畫藝術,畢竟不是藝術家,他的傳世作品眾多,大都是院畫畫家代筆,由徽宗題詩而成的。因此,當看到那些畫法稚拙的徽宗畫,我們就可以斷定為徽宗親筆所繪,例如兩年前拍出的宋徽宗《寫生珍禽圖》卷。反之,那些富貴、精細的徽宗繪畫,也就可以斷為畫院畫家代筆畫了。在此,先生的論斷得到文獻的佐證,感慨先生驚人的鑒畫天賦。
上一篇[塞班島]    下一篇 [古早味粉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