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決策粒子二特性

標籤: 暫無標籤

1 決策粒子二特性 -【釋義】

   外在的自然世界和決策人想象的世界圖景合二為一,這有一個決策點、一個核,出現了一個中介和二特性對局現象。決策人根據粒子狀態的有序確定了未來的粒子位置,當決策人的意向在飛秒瞬間離開歷史上的現實粒子狀態之後,期望中的那個粒子和遙遠的一個自然特性的粒子便隨機地產生了,決策人就開始生物特性與隨機特性對局了。決策人把決策未來期望的粒子併入了粒子的歷史,其實未來將出現與此對局的那個粒子的特性是一個粒子未來的隨機特性,我稱這個現象為決策粒子二特性,也是產生概率的琴弦。

2 決策粒子二特性 -【闡述】

  【出處】:《博弈聖經》
  決策人看到粒子行為的記錄,發現了粒子記錄里包含的秩序,發瘋似的決策人會利用原始自然力引發一種盲目的、衝動的力量,使系統的熵達到最大值。決策人在決策的行為中發現,當一個粒子一旦像棋子一樣運動起來時就會越來越亂,因為無窮的狀態變化毫無規則。決策人看到的是有序的開端,其實是粒子的高熵運動,粒子的無序度和微觀的粒子行為論的描述相一致,博弈的行為就是一個微觀量。決策人活動在一個博弈的封閉系統內,這個封閉的圓形系統和對抗者毫無關係。決策行為系統是一個高熵行為系統,由三特性六個基本粒子組成並分佈在一個圓形投影屏幕上,一個決策人從決策行動開始之後的狀態,混沌必然逐漸產生,在博弈中對這個量就叫高熵。越來越混亂的無序過程和決策人主觀想把它變得單調、簡單的自然粒子圖景看起來又完全衝突,這和年英國植物學家羅伯特•布朗在顯微鏡下觀察懸浮在液體表面細小花粉粒的運動,發現它們的運動路線和速度居然毫無規則一樣。如果用方格紙把追蹤某一花粉粒運動的軌跡圖繪製下來,得到的圖線是曲折交錯、永遠不重複的,這種無規則的運動稱作布朗運動。決策人觀察粒子作出的決策,就像觀察花粉的運動一樣,無法作出定量的解釋。我們借用了高熵賽棋這個模型,最終定義了決策粒子二特性,發明家第一個發現參與博弈的決策人為什麼都輸,並找到了理由,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決策粒子二特性應該是博弈的法則,是概率的琴弦。決策人是想在一個封閉的具有歷史的博弈粒子系統中以一個生物有序的實體排除高熵廢物。決策人在封閉的思維繫統中,閉上眼睛,眼前影印出低熵的粒子狀態,等於憑主觀想象一種負熵流,促進自組織的形成。決策人對歷史狀態憑主觀猜想,一旦離開了現實,剩下的隨機特性就產生了歷史和未來的交叉點,就是決策人的過去和現在的這個粒子。它與歷史和未來也有關,但只是特性上的關聯,如果把它歸為歷史就是決策人的生物特性,如果把它歸為未來就是決策人餘下的一個自然特性,這裡有決策人的信息,也有一個博弈定律,決策人曾經錯在過去,變成對抗者之後,就不會錯在將來。

  高熵賽棋這個二人對局的實際模型引出了粒子行為論、國正論、國正雙贏理論、行為攜靈現象、俯信、決策粒子二特性等等一系列的概念詞,便揭示了大量的博弈概念,這些概念和博弈的很多方面相聯繫,在此基礎上構成了博弈取勝的摹本。智能主義和自然主義在一個封閉的系統中進行了論證,導出博弈的本質特性和複雜難懂的性質,並創立博弈取勝的格式。根據奇異的自然發展的邏輯關係,無論是事物原先固有的還是從外部強加上去的因素,從新的邏輯形式中篩選出優勢的同時,還有令人沮喪的是許多聰明人都陷入了博弈的簡單圈套內。決策粒子二特性法則不知是否可以啟發並挽救這些對博弈無知的人,激發他們的想象力,讓他們意識到博弈包含了複雜而又相當精緻的法則,力爭修改自己博弈決策的方式,以往盲目臆測的表決主義,用新的語言按照法則重新構造博弈行為。當我用有限的新辭彙描述博弈世界時,這些理論會優於世界上數不清的競爭對手,獨特、有效、可應用的觀點比你讀到的博弈論都更加有效。我還是提醒我的讀者有效地理解接納博弈的取勝理論作為博弈正理,要掌握相當大的獨創性行為。托馬斯•謝林說:「如果有可能的話,這種行為甚至建立在隨機性機制的基礎上。」 決策粒子二特性法則就是隨機特性對局生物特性,隨機的一方具有取勝的優勢。上面的這個法則和顯露出來的博弈的決策出現生物特性─—隨機特性的對局,從粒子行為論中找到了理論支持,它存在於一種完全自然的界限里。這個超出了理解力的自然邊界上的粒子兩特性,是數學不能反映的,它們的兩特性在一個狹窄的縫隙中排列成了一個好像博弈的工具,就是決策粒子二特性法則。這不是偶然的結構,它揭示了千百年來決策人採用任何標準決策都會輸的本質,我對這個結構用新的語言說明裡面的機制。在我知道這個決策粒子二特性法則之前,我無法準確地知道決策人為什麼萬般無奈,無論何時何地的決策都是錯誤,不知道為什麼,所以也無法解決並無法精確地回答國大於正的問題。現在有了這個標準,就有了尋找博弈方式的科學理論依據。我們在高熵賽棋的二人對局中發現組對局結果,用決策粒子二特性引入百家樂,則只有個結果。當然這不是數量上的,而是定性得到的,通過粒子行為論定性之後出現的個結果,這讓外行人看到了一個極不尋常的現象,博弈中的奧秘就實這裡。托馬斯•謝林在《衝突的戰略》一書第六章「博弈論實驗研究」中曾經這樣猜想:「如果我們改變博弈場景具體變數的數量,那麼我們有可能改變了博弈的特性。因為其中有些變數可能具有重要價值,如博弈雙方對彼此價值觀無知等。在一般情況下,這些具體語境中的變數能夠引導博弈雙方實現明確結果,至少是雙贏的結果。」這位偉大的年諾貝爾獎獲得者,世界一流的博弈專家,在缺少模型和理論支持的情況下能提前作出猜想,也真是具有科學遠見。但這些雙贏的理論早已在年已經被國正雙贏理論具體化,我在節和其他許多章節中陳述過雙贏的本質特性,徹底證明了謝林的「至少是雙贏的結果」這一猜想,並確定了用決策人和對抗者這個片語概括二人對局作為各方的名稱並定義各自行為性質,這也是實在論的立場本質,不再是夢幻的世界。

  人們研究博弈,建造博弈的模型,分析博弈的量子行為結構,發展博弈的思維,按照博弈格式加以客觀化,可以建立強大的博弈哲學。我們可以把決策人一貫決策行為的前動力背景定義為表決主義,和準備實現的預言相比,表決主義更是激動人心,它可以顛覆或者擺脫舊的世界觀,讓人快樂。表決是偶然的、流動的、暫時的,表決無法達到事物的本質,博弈中的表決主義是不正常的。一切環境里的事物給人的印象都是表象,表象和表決主義一樣會把人帶到極樂的境界。購買東西的購物狂就是典型的表決主義,它創造了博弈的過程,也創造了超出本人想象的意外的博弈結果。這是通過無數決策人博弈結果的數據流和無偏見的記錄,也是每一個決策人的一個簡短的歷史,但它的背後卻是一段悠久的賭博經歷。久為人知的一種寶貴的渴望取勝的精神,促使人們去思考一個看似正常的假設,利用一些特殊的邏輯能力和哲學化的語言、辭彙對決策人自己的靈魂施加影響,欲創造現代的博弈文化。其實,決策人的行為無法通達純自然的博弈世界。

  表決主義者的內心有一套秘密的知識信息,獲得的這些信息是和各式各樣的自身之外的事物表象聯繫在一起,甚至對事物的影子也會著手反思。把看到的各種知識的狀態進行語言綜合性的鏈接,開始對未來黑暗的未知狀態進行表決,以便建造一個決策人自己的理想世界。身心兩個世界在這裡獲得了一個奇怪的新形式,外在的自然世界和決策人想象的世界圖景合二為一,過去認為這裡有一個決策點、一個核,其實出現了一個二特性對局,就是決策粒子二特性。決策人的一個決策,就像一個幹細胞,每次分裂后產生兩個不同的細胞,一個仍為幹細胞,另一個則是具有特殊功能的某器官的細胞。這種拷貝外部世界的圖式是歷史與未來粒子狀態的複製品,也是博弈世界的創造,是博弈實體世界的開端。發明家捕捉了這個特性組合,而決策人卻仍然假定存在著單一特性。我通過決策人的行為好像看到了信徒靠主觀建立的一個超自然的堡壘,事先一次次地宣稱,可以建立一個比普通秩序更好、更可靠的粒子系統。決策人先前的心理描寫,如果視為存在,就會帶來狂喜,在癲狂狀態時大自然仍然會留下不盡人意的博弈結果。

  博弈偉大的歷史意義和宗教似的信念快速離去時,大多數的決策人會停頓片刻,突然驚奇地意識到意外發生了,他們不再簡單地理解一個信念、一個詞,而是認真地理解失敗。從自身看粒子狀態的信仰,明白了粒子狀態與粒子狀態的縫隙中,出現了決策人決策行為的可遞減性,出現了決策失敗幾率大於一半的結果,每一個決策人的決策結果都是負,押什麼都輸。決策人參與博弈,就像一個自由的流浪者,任意、毫無拘束,又好像是自己很有經驗。通過研究決策人自由行為的結果表明,越自由越慘。無論決策人使用什麼樣的智慧,分析粒子狀態都是一個后形而上學主義者,看似絕對自由,其實一切行為都是那樣實在。表決主義是將一切現象團結一致的典型個體,它和輸有關係,它反映了決策人輸的記錄。決策人無規則的自由,看多狀態多信息之後的決策,就是在眾多不可能中選一個,從賭場利益的觀點上認為這是最好的。

  發明家定義的新辭彙、新語言是自然的語言,用新語言描述有機體。人類社會用表面相對性其實是非絕對對立創造了這個世界的遊戲,創造了一個可遞減的偶然性的遊戲,一個大於二的不絕對對立的魔術般的自我傾瀉遊戲。自然否定了一切,誰決策誰錯誤,不要認為,想贏者輸了,想輸者就應該贏,這是常人不準確的輸贏觀點,是錯誤的認識,想贏者輸了,想輸者也輸了,用國正論和決策粒子二特性定性決策人和對抗者,看清了只要是決策人,想贏想輸都是國,結果都是輸,這好像心靈里存在一個博弈的惡果。有一個要點,只要決策人不理解可遞減性新的博弈的語言,任何決策人的結果都是國,自己的博弈行為變得不可思議。當然,告訴你我的發明成果也是不可思議。時間的性質總是處處帶著博弈的性質,讓人吃驚地又非常快樂地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錯誤的東西,當然極大的失敗會帶來輕鬆的感覺。越接近期望越不容易理解,新的語言會將一切偶然還原成無窮無盡的粒子行為論、國正論等眾多理論,每一個決策人和對抗者只要有新語言支撐,一定都會明白博弈正理。

  尋找博弈粒子行為的依據是很複雜的,參與博弈的每一位決策人都有親身體會,任何被認知的存在都不是存在,作為被期望的自我也決不是自身,決策人認識的存在都變成了另外的東西,這個蒙蔽是博弈決策的自然想象。張相輪編著的《恐怖的理論》一書中寫道:德國著名物理學家海森伯在年去世之前曾宣布,他要去見上帝了,屆時他將向上帝提出兩個問題:一個是「為什麼會有相對性?」另一個是「為什麼會有湍流?」海森伯確信,連上帝也只能回答第一個問題,而不能回答第二個問題。可見湍流問題在科學家心目中是何等神秘莫測。問題的關鍵在於,隨機性是博弈的湍流,使變化的未來難以預測。任何人和隨機對局,都是負。決策人根據粒子狀態的有序確定了未來的粒子位置,當決策人的意向在飛秒瞬間離開歷史上的現實粒子狀態之後,期望中的那個粒子便隨機地產生了,決策人就開始生物特性與隨機特性對局了。決策人把決策未來期望的粒子併入了粒子的歷史,其實未來將出現的那個粒子的特性是一個未來的隨機粒子,我稱這個現象為決策粒子二特性。決策是生物特性,結果出來了一個隨機特性,生物特性對隨機特性,這是一個最新的博弈世界觀。我們也可用「光學」的現象去思考,當光到達兩種介質的介面時,就一分為二;當我們對未來作出的決定達到現在與未來的邊界時,決定的結果也一分為二,形成國大於正。如果你有目的地想負,結果還是國大於負,負就包含在國里,負自然就帶有國大正小的實體特性,實際負比正大。只要看到有序就去猜,大部分都會出現破缺,對稱破缺在決策中起著讓決策人感到震驚的作用,幾乎看不到取勝的希望。通過我們的理智,我們體會到,科學的成果應當有可理解性,博弈的智者應追求一個不一樣的東西,是一般意識達不到的地方。尋找那個國與正的邊界,找到國的實存,正的實在,國正雙方確定一個和另一個實在的東西,這個確認的過程是一個國正搏獵的因特分配過程。托馬斯•謝林一直在這個過程中發愁找不到合適的詞形容這個關係和這個過程,而國與正永遠不可能成為一樣的東西,這是實用主義的博弈概念。可感覺的和可供思考使用的東西,都是材料、是手段、是目的。博弈的正理並不存在於一種現存的已經意識到的東西中,而是通過實存的處境里產生的決策行為,恰好是相對著正理的地方。凡是構成整體的都是一個封閉的系統,博弈正理不包含在這個系統中。決策人用精神思維構成博弈取勝整體的東西,這些東西無論如何也不會像我們思考一個未來的自然事件一樣發生,相反,一個個決策人都會陷入混亂和失敗。站在一邊觀看,你還會發現博弈正理意義的多樣性,它違反了自己正理的意義,並不能找到國大於正的源泉,卻可以找到國大於負的根源。因此,我們猜想,國是一個包含正和負的複合體,猜正則小,猜負才大,負比正大。任何想解決衝突尋找正理自身的人,根本找不到,只有在對邊等待。當人們面對包含有兩個以上答案的謎題時,想一下猜中,一定是國大於正,決策人對博弈正理的追求越是迫切,越是變得不可能。

  正理是一種顯現,是自身的存在,只能感知,如果你把它作為目的的對象,它就立刻消失了。如果你以一個權威的身份窺視正理,那麼它會返回到現實狀態,歸於失敗的粒子。決策粒子二特性告訴我們,一切超越的東西都會產生錯覺,懶漢們的幻想、自我構劃出來的意象只能得到一大半的國,一小半的正。托馬斯•謝林會對這個詞的應用應該感到敬佩,因為國和正具有無限精確解釋博弈輸贏的可能。他在《衝突的戰略》一書中說:「鑒於雙方都失去了在有效溝通條件下應該得到的東西,用『贏』和『輸』來形容 遊戲雙方似乎並不太準確。」

  我在前面的章節中寫過,知道得越多輸得越慘。一知半解的哲學忽忽悠悠、奇思妙想、公式定義、理智擺布、反覆推敲那仍然是他自己。決策粒子二特性只要有行為表決,一個決策人就可以建立一個有價值的組合公式:

  生物特性─—─—─—─—─—─—─—─—隨機特性

  博弈是一段無名的國大輸多的過程。任何一個決策人都是自動地建立了這個高熵過程。熵定律是真正的藝術,是一個令人肅然起敬的概念,發現決策粒子二特性會引導人們放棄自己的慾望,根據發現的這一信息卻又無法改變這一信息,用隨機特性對抗將會佔優,最終成為勝者。


上一篇[台灣蘆竹]    下一篇 [安納伯格莊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