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蒲松齡(1640~1715),又名柳泉居士,聊齋先生,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山東淄川(今淄博)人(1640~1715)。早歲即有文名,深為施閏章、王士禛所重。屢應省試,皆落第,年七十一歲始成貢生。

1作品信息

作品名稱: 汾州狐
作者:蒲松齡
出處:《聊齋志異》(卷二)第三十二篇

2作品原文

汾州判朱公者,居廨多狐。公夜坐,有女子往來燈下。初謂是家人婦,未遑顧瞻;及舉目,竟不相識,而容光艷絕。心知其狐,而愛好之,遽呼之來。女停履笑曰:「厲聲加人,誰是汝婢媼耶?」朱笑而起,曳坐謝過,遂與款密,久如夫妻之好。忽謂曰:「君秩當遷,別有日矣。」問:「何時?」答曰:「目前。但賀者在門,吊者即在閻,不能官也。」
三日,遷報果至。次日,即得太夫人音。公解任,欲與偕旋。狐不可。送之河上。強之登舟。女曰:「君自不知,狐不能過河也。」朱不忍別,戀戀河畔。女忽出,言將一謁故舊。移時歸,即有客來答拜。女別室與語。客去乃來,曰:「請便登舟,妻送君渡。」末曰:「向言不能渡,今何以渡?」曰:「裹所謁非他,河神也。妻以君故,特請之。彼限我十天往複,故可暫依耳。」遂同濟。至十日,果別而去。

3作品譯文

汾州府通判朱公.所居官署狐狸多。朱公夜晚坐著,有個女子在燈下來回走。起初以為是家中女僕,未暇顧及;抬頭看時,原來並不認識,而且容貌極為艷麗。心裡知道她是狐狸,卻喜愛她,趕緊呼她過來。狐女停住腳步笑著說:「對人聲氣嚴厲,誰是你的丫頭婆子啊?」朱公笑著起身,拉她坐下向她道歉。於是和她誠摯親密交往,時間久了情好如同夫妻。狐女忽對朱公說:「你的職位將要升遷,離別的日期不遠了。」問:「什麼時候?」回答:「眼前。但賀喜的人在門前,弔喪的人就在路口,當不成官了。」
過了三天,升遷的喜報果然來到。第二天,就得到丁為朱母報喪的音信。朱公離職,要和狐女一起回鄉。狐女沒有應許。她把朱公送到河邊,朱公勉強她上船。狐女說:「你原來不知道,狐狸不可以過河。」朱公不忍離別,在河邊戀戀不捨。狐女忽然出屋,說要見一下舊相識。過了一段時間才回來,馬上有客人來回訪。狐女在另一個屋子和客人談話。客人離去她才返回,說:「請你立即上船,我送你渡河。」朱公說:「以前說不能渡河,如今怎麼又渡了?」狐女說:「以前我所見的不是別人,是河神。我因你的原故,特意求了他。他限我十天之內往返,因而可以暫且相依罷了。」於是一同渡河。十天到了,孤女果然離去。

4作者簡介

蒲松齡(1640~1715),又名柳泉居士,聊齋先生,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世稱
作者蒲松齡

  作者蒲松齡

聊齋先生,山東淄川(今淄博)人(1640~1715)。早歲即有文名,深為施閏章、王士禛所重。屢應省試,皆落第,年七十一歲始成貢生。除中年一度作幕於寶應,居鄉以塾師終老。家境貧困,接觸底層人民生活。能詩文,善作俚曲。曾以數十年時間,寫成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並不斷修改增補。其書運用唐傳奇小說文體,通過談狐說鬼方式,對當時的社會、政治多所批判。著有《聊齋文集》、《聊齋詩集》、《聊齋俚曲》及關於農業、醫藥等通俗讀物多種。還有文集13卷400多篇,詩集8卷900多篇,詞1卷100多闋,以及俚曲14種。戲三部、雜著5種。
上一篇[丐僧]    下一篇 [化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