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本詞條內容有二:一是英格蘭足球運動員,所屬團隊:沃爾索爾足球俱樂部;曾效力團隊:托特納姆熱刺足球俱樂部,西漢姆聯足球俱樂部,科爾切斯特聯足球俱樂部,諾茨郡足球俱樂部;二是德國老婦人,生於1918年,是唯一倖存的希特勒的「試毒女郎」。

1英格蘭足球運動員

履歷
賽季
俱樂部
號碼
出場
進球
國家
聯賽等級
排名
2009/10
托特納姆
13


英格蘭
1
6
2008/09
西漢姆聯
23
0
0
英格蘭
1
9
2007/08
西漢姆聯
23
0
0
英格蘭
1
10
2006/07
西漢姆聯
23
0
0
英格蘭
1
15
2005/06
西漢姆聯
23
3
0
英格蘭
1
9
2004/05
西漢姆聯
23
10
0
英格蘭
2
6
2003/04
沃爾索爾

43
0
英格蘭
2
22
2002/03
沃爾索爾

41
0
英格蘭
2
17
2001/02
沃爾索爾

43
0
英格蘭
2
18
2000/01
沃爾索爾

44
0
英格蘭
3
4
1999/00
沃爾索爾

43
0
英格蘭
2
22
1998/99
沃爾索爾

46
0
英格蘭
3
2
1997/98
沃爾索爾

46
0
英格蘭
3
19
1996/97
沃爾索爾

36
0
英格蘭
3
12
1995/96
沃爾索爾

26
0
英格蘭
3
11
1994/95
沃爾索爾

4
0
英格蘭
4
2
1993/94
沃爾索爾

31
0
英格蘭
4
10
1992/93
諾丁漢郡

0
0
英格蘭
2
17
1991/92
諾丁漢郡

0
0
英格蘭
1
21
人物概述
沃爾克
沃爾克,女,德國老婦人,生於1918年,是唯一倖存的希特勒的「試毒女郎」。95歲的德國老婦人瑪格特·沃爾克娓娓道來那段塵封的往事,在食不果腹的戰爭歲月,沃爾克她可以吃到最美味的食物,因為她要為希特勒的美食試毒,她是希特勒唯一倖存的試毒女郎,其他14名女孩已被槍決,但她並未因死裡逃生而成為歷史的幸運兒,在沃爾克看來,個人的生命已經死了,那段歷史將她毀了。幾十年了,沃爾克一直想擺脫這段記憶。但每到夜晚,往事總是浮現,縈繞不去。

塵封往事

在「狼穴」為希特勒試菜
為希特勒試毒的秘密,瑪格特·沃爾克一直深藏心底,對丈夫都沒透露,直到95歲,她才公之於世。
在那個青春遭遇戰火的歲月,和很多少女一樣,她的命運註定在歷史的洪流中成為身不由己的悲劇。那時沃爾克20多歲,她和其他14個女孩成為希特勒的試毒員。
沃爾克
在希特勒的「狼穴」(防空碉堡,希特勒「老巢」之一,今在波蘭境內)附近,沃爾克在2年多時間裡為希特勒試吃每一道菜肴,有如行走在刀刃上。
「希特勒是素食主義者。我沒試吃過一塊肉。」沃爾克說,「希特勒總是幻想英國人要毒殺他,因此他找了15個女孩為他試毒。」
「只有最好的蔬菜,蘆筍、甜椒。經常佐以米飯或者義大利麵條,非常美味。」她回憶說,「但我們活在恐懼中,從來不能享受美食。我們聽說了下毒傳聞,每天都害怕吃到最後的晚餐。」
沃爾克的故事充滿了恐懼和戰爭的創傷。她堅稱自己從未加入納粹黨,但由於羞恥和害怕遭審判,直到生命的黃昏,她才說出這段經歷。
和其他14個女孩一同試毒
沃爾克曾拒絕加入納粹青年組織,她的父親也拒絕加入納粹黨。但她為何會成為試毒員呢?
在她看來那是命運的陰差陽錯,她出生在柏林,二戰時丈夫加入德軍,之後不知所蹤。1941年冬,為躲避轟炸,沃爾克從柏林逃出來,前往今天波蘭境內一個小村莊投奔親人。
「我能去哪裡呢?」沃爾克在柏林的公寓被摧毀,丈夫參軍后杳無音信,只有去那裡才能投靠親人。
沃爾克住在親戚家帶花園的大房子,這是戰爭年代難得的田園牧歌。但距此不到3公里的地方,就是希特勒的「狼穴」。她被德軍強行編入平民服務組,成為試毒員。
每天早上8點鐘,黨衛軍的士兵會在樓下叫她起床。沃爾克必須每天去軍營報到,但只有希特勒在「狼穴」時,才會被安排去試毒。
在「狼穴」附近有一座兵營,這是為「狼穴」做飯的地方。中午時,服務人員在盤中裝滿蔬菜、調味料、麵條和外國水果,這時15名擔任試毒員的姑娘逐個試吃。
一小時后,食物被證明沒有問題,納粹黨衛軍才會用板條箱將菜肴送入「狼穴」,供希特勒享用。通常試吃的食物都放在一個盤子里,只送給希特勒一個人。
親歷刺殺希特勒事件
希特勒非常神秘,以至於沃爾克在擔任試毒員時間裡,都沒有見過他本人,只和他的守衛有些交情。
雖然從未見過希特勒,但是沃克爾親歷了1944年那起震驚世界的暗殺希特勒事件。施陶芬貝格上校在「狼穴」中引爆炸彈,企圖暗殺希特勒。希特勒受了傷,卻最終幸免於難。希特勒為了此事處決了5000人,「沙漠之狐」隆美爾元帥也受到牽連,被迫自殺。
希特勒曾經的「狼穴」遺址

  希特勒曾經的「狼穴」遺址

那天,沃爾克正和士兵們在帳篷中看電影。她說,「我們突然聽到一聲巨響,聲音大得不可想象。我們都被震下了凳子。然後我聽到有人大喊『希特勒死了』,事實是他沒有死。」
爆炸后,「狼穴」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試毒員再也不能住在自己的家中,她們被集體安置在一間廢棄的學校內,由專人把守,「我們就像籠子里的動物。」
就在這段時間裡,沃爾克命運的悲劇開始了。有一天晚上,一名黨衛軍軍官沿著梯子爬進了她睡覺的房間,強姦了她,沃爾克在整個過程中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她從未感覺如此無助,她回憶道,「轉天早晨,那架梯子仍然在那裡。」
二戰結束前死裡逃生
暗殺發生后,德軍似乎已經看到了戰敗的陰影。幾個月後,蘇軍距離「狼穴」只有幾公里,一名好心的德國中尉幫助沃爾克搭上了一列開往柏林的火車,這救了她的命。戰後,沃爾克從這名中尉口中得知,其餘14名姑娘都被蘇軍槍斃了。
沃爾克逃到柏林后,一名醫生收留了她。當黨衛軍搜查診所尋找逃亡者時,醫生向黨衛軍撒了謊,沃爾克再次逃過一劫。
很快,德國戰敗投降,回到柏林的沃爾克也落在了蘇聯士兵手中。「他們攻入柏林時,抓住了我。」
「我當時萬分絕望。」這名95歲的老人耳語著,「我真的不想活了。」直到1946年,與在戰爭中毫髮無傷的丈夫卡爾重逢,沃爾克才找回一些生的希望。卡爾同樣被戰爭深深傷害,而且還坐了牢,二人共同度過了34年的寧靜時光。
雖然遭遇悲慘,但沃爾克並非永遠生活在悲慘回憶中。「我沒有失去幽默感。」沃爾克說,「雖然那更像是諷刺。」
就像很多德國人一樣,沃爾克戰後重新開始生活,儘可能地忘卻戰爭創傷,以及為希特勒工作所帶來的恥辱感。
保守秘密六十餘載
沃爾克做過很多工作,大部分時候是當行政秘書,她的丈夫23年前去世了。由於公寓沒有電梯,最近8年,沃爾克幾乎無法離開房間。每天都有護士來查看她的身體狀況,她的侄女也常來照看她。
多年來,沃爾克都不願回想在「狼穴」的日子,雖然常常在夢中遭遇那段可怕的往事。「幾十年了,我一直想擺脫這段記憶。」她說,「但每到夜晚,往事總是浮現,縈繞不去。」
去年冬天,在沃爾克95歲生日的時候,一名德國當地記者拜訪了她,嘗試著問了她幾個問題,她首次說出了那段準備帶進墳墓的往事。也許是不想留下遺憾吧,二戰結束60多年後,她最終打破沉默,沃爾克說,「我只想講出來,在那裡發生了什麼。」
上一篇[吉登斯]    下一篇 [咪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