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沃爾霍夫戰役

標籤: 暫無標籤

  1942年2月初期,邁因德爾戰鬥群抵達了東線的維亞濟馬(Vyasma)附近的陣地。此地位於斯摩棱斯克以東95英里的一個鎮子,是中央集團軍群的戰區,蘇軍在持續的攻勢中企圖突破這一地域,雙方在一時間的損耗都十分的慘重,而邁因德爾戰鬥群抵達前線后也收編了一部分陸軍、傘兵、SS的剩餘人員。這些殘餘部隊都是在和蘇軍戰鬥中遭受重創的,但是他們卻士氣高昂。

  邁因德爾戰鬥群抵達之後使德軍的抵抗能力有所增強,經過殘酷特殊訓練的傘兵們一次次的化解了蘇軍的進攻,蘇軍在這之後發動的幾次進攻都是無功而返,不久之後,蘇軍的兵力向南轉移,再次恢復了對尤科諾夫米烏斯河地區德軍陣地的進攻,守衛這裡的是施圖姆戰鬥群的第2傘兵團的兩個營。蘇軍的進攻一坡坡持續的十分猛烈,並且一度打開了一個不算寬的突破口,邁因德爾戰鬥群急忙離開了維亞濟馬德陣地並向南支援第2傘兵團。他們抵達的時間十分及時,他們投入戰鬥之後迅速的堵住了蘇軍的進攻,好在進攻的蘇軍並沒有重炮和裝甲部隊的支援,傘兵們經過戰鬥之後擊退了蘇軍的進攻。隨後戰鬥又持續了數周,不甘失敗的蘇軍又持續組織了7次進攻,嚴寒並沒有減退德軍傘兵們的戰鬥意志,他們頑強的和嚴寒、敵軍戰鬥著。到了2月底,蘇軍被迫停止了對尤科諾夫地區的進攻。

  隨後邁因德爾戰鬥群被派往了形勢更加不利的沃爾霍夫河(Volkhov)地區,至此,邁因德爾戰鬥群已經轉戰東線的三個戰場,在那裡他們要面對蘇軍對列寧格勒的夾擊,他們還必須面對蘇軍守成部隊的反擊,形勢十分的嚴峻。蘇軍列寧格勒方面軍向東南方向的進攻旨在獲得通往姆加(MgA)地區的重要運輸線。藉以打破德軍的包圍。

  沃爾霍夫河地區的戰鬥足以載入傘兵地面戰的史冊,他要比美軍空降兵經歷的阿登戰役殘酷,慘烈的多,可以說是二戰期間傘兵部隊經歷的最緊張,最慘烈的戰鬥,堪比卡西諾山之戰。在當時列寧格勒地區的氣溫要比其他的地方要低上10度左右,而且這裡森林,沼澤遍布,植被相對茂盛,雙方打得是一場叢林戰,只不過氣溫要低罷了,雙方的陣地犬牙交錯,可能德軍陣地和蘇軍陣地就在一棵樹的間格,據說有時候戰鬥結束時德軍傘兵和蘇軍甚至在同一個戰壕里休息而沒有互相發覺,雙方的戰線近到可以聽到對方的講話甚至呼吸,但是由於樹木矮小稀疏,雙方几乎一刻不停的對對方的陣地進行滲透,突襲,森林中密布的機槍陣地,暗堡,狙擊手,陷阱,雷區都對雙方參戰士兵的神經帶來巨大的壓力和折磨,由於蘇軍一直堅持對列寧格勒被圍地區進攻,德軍在這一地區的兵力部署又薄弱的可憐,德軍傘兵承受的壓力就可想而知,在沃爾霍夫地區殘酷的戰鬥令每一個德軍傘兵都終身難忘,在他們的腦海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記,著名的沃爾霍夫手杖就是德軍傘兵們的傑作。另一方面德軍傘兵們積攢了足夠的埋設詭雷、陷阱的經驗,這為將來東線更加殘酷的戰鬥打下了基礎。

  到了42年的3月,施圖姆戰鬥群撤出了南部戰線並來到東部協助邁因德爾戰鬥群防守沃爾霍夫地區的沼澤。此時蘇軍計劃對德軍列寧格勒陣地的東部防線突出部再進行一次進攻,西尼亞維諾森林戰役結束之後,蘇軍又計劃了新的柳班戰役,蘇軍計劃用西北方面軍和沃爾霍夫方面均對德軍16,18集團軍實施包圍,擔任主攻的是蘇軍第11集團軍和第2突擊集團軍,蘇軍接到的命令是必須要完成戰役目標,不許後撤一步,不惜一切代價以解除德軍對列寧格勒的合圍。蘇軍第11集團軍負責包抄德軍16集團軍的左翼,一旦德軍左翼被包抄,沃爾霍夫方面均將從沃爾霍夫地區的森林和沼澤地域突襲德軍陣地,打通連接列寧格勒和捏瓦河防線的走廊。42年1月16日蘇軍發動的柳班戰役很快就被德軍穩固的防線瓦解,蘇軍動用了幾乎一切利量仍然未能達成突破的目的,第2突擊集群接到蘇軍最高統帥部的命令不顧計劃中規定的進攻條件發動強攻,蘇軍絲毫不顧及士兵的傷亡發動進攻,德軍士兵則為了生存而戰,面對蘇軍第2突擊集群的進攻德軍調來了包括傘兵在內的一切可能的援軍,其中就包括一直在南斯大林諾的施圖姆戰鬥群。在這期間戰鬥每天都在殘酷的進行,雙方不知疲倦的消耗著。

  第7傘降機槍營第3連戰在斗中被編入施圖姆戰鬥群的序列,他們在斯大林諾的外圍的托斯諾地區負責防禦,他們的戰鬥是這期間最慘烈的。根據一些老兵們的回憶,第3連在42年3月乘列車到達托斯諾地區駐防,剛一下車迎接他們的就是俄國飛機的轟炸。他們下車之後接到的任務就是負責狙擊蘇軍對托斯諾-舒亞多夫卡地區的進攻,並向蘇軍突破的地段發動反攻,而施圖姆戰鬥群的指揮所設在利波夫卡村(Lipovka)-一個第2團老兵們永遠不願記起的可怕回憶。第3連被部署在村子西南方的一片森林中的預備陣地里,第2團第2營的指揮所設在利波夫卡的一個地下室。傘兵們儘可能的安排陷阱和詭雷,他們設置了絆雷,防步兵雷。並且設置了很多暗堡。

  42年5月8日,利波可夫周圍的蘇軍試圖突破第2連的陣地並截斷一條重要的通道,蘇軍在進攻前進行了猛烈的炮火準備,一枚炮彈直接命中第2連的指揮所,當場炸死了12個人,傘兵們免強擊退了蘇軍的進攻,第二天早晨蘇軍要命的炮火又開始發威,蘇軍步兵發動了進攻,德軍傘兵倉促掩埋了第一天的死者屍體后投入了戰鬥,蘇軍持續的進攻打開了一個小突破口,陣地爆發了肉搏戰,隨即趕來的蘇軍 20架飛機空襲了利波夫卡村,營指揮所被擊中,傘兵們不得不先去把廢墟之下的自己人挖出來,一名少尉集中了全部僅剩的20名傘兵,他們去支援皮聰卡少校率領的第2營,那裡到處都是蘇軍的狙擊手,到達指定陣地之後僅僅剩下6個人。

  蘇軍步兵在四輛坦克和空軍的支援下發動進攻,傘兵們使用槍榴彈和反坦克步槍瞄準蘇軍的t34坦克射擊,反坦克步槍根本不對蘇軍坦克起作用,德軍士兵發現蘇軍的迫擊炮火力異常準確地落在自己的陣地上,周圍一定有蘇軍的炮兵觀察哨!連續3名試圖尋找炮兵觀察哨的德軍士兵都在探出頭去不一會兒就被蘇軍在頭上鑽了個血洞,狙擊手!此時一名自告奮勇的傘兵跑出戰壕用MP40朝著蘇軍不規則的射擊,另一個傘兵反坦克小組死死的觀察著狙擊手可能的位置,那名勇敢的傘兵吸引了蘇軍狙擊手的注意,傘兵反坦克小組的觀察員隨即發現了一個地面上微微隆起的雪包移動了幾下!就是他!觀察手大叫到,德軍反坦克小組的反坦克步槍準確無誤的擊中了狙擊手的藏身地,德軍隨即發現了炮兵觀察哨,他們甚至看到了觀察哨里蘇軍的胳膊,幾枚手雷之後傘兵們沖了上去把蘇軍打成了馬蜂窩,失去引導的迫擊炮頓時啞火了,精神大振的德軍傘兵們冒著敵人猛烈的炮火把一門28毫米錐膛反坦克炮和僅剩的13發彈藥推上了陣地,瞄準蘇軍坦克的履帶狠狠地揍他們!蘇軍坦克半分鐘之內就報廢了兩輛。德軍機槍組不停的射擊著,戰鬥是如此慘烈以至於槍管都被打紅,蘇軍仍然持續的進攻著。這時一輛坦克離德軍陣地越來越近,德軍反坦克炮的向下射界有限,28毫米反坦克炮薄弱的穿甲能力在這個距離無法威脅蘇軍坦克,越來越近!一個勇敢的德軍中尉按奈不住了,他摘下鋼盔,提起一枚Tmi35反坦克地雷,預判好蘇軍坦克的運動路線,瘋子一般的沖了過去,周圍的傘兵把手中的m39手雷和子彈盡數傾瀉給衝鋒的蘇軍以掩護他,中尉把反坦克地雷牢牢的安放在雪地里、擰上引信、胡亂的用積雪掩蓋一下之後立即閃身到旁邊的彈坑裡。「砰」蘇軍坦克中招了,被震的七暈八倒的蘇軍坦克兵打開艙蓋企圖逃生,傘兵們豈能放過它!幾名勇敢的傘兵端起Mp40就是一個長點射消滅了坦克兵,失去坦克支援的蘇軍頓時愣了一下,德軍機槍手也專門挑蘇軍的政委,帶隊軍官射擊,蘇軍步兵們經過短暫的混亂繼續衝擊著德軍的陣地,沒有坦克的蘇軍不足為懼,反而是趕來支援的蘇軍飛機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天黑之前皮聰卡少校終於和第2營營部取得了聯繫,蘇軍的進攻也告一段落。

  5月13日,在幾輛4號坦克和自行火炮的支援下傘兵們突擊了蘇軍的陣地並封鎖了蘇軍先前打開的突破口,而且把蘇軍趕回了原來的出發陣地,蘇軍試圖打通運輸線的目的失敗了,而傘兵們在這場戰鬥中的損失也很慘重,第2連經過5天的殘酷戰鬥戰鬥減員50人,另有100多人受傷。

  5月14日,蘇軍發動了更加瘋狂的進攻,僅在這一天第2傘兵團就損失了2/3的兵力,陣地連續被蘇軍突破達5次,傘兵們仍然頑強的奪回陣地。如果不是隨後支援的武裝黨衛軍部隊,第2傘兵團的損失還要更加嚴重。隨後一位陸軍步兵師的師長不顧傘兵們的死活要求傘兵們像森林地區發動進攻,傘兵們被激怒了,可是抗議無效,明白服從天職的施圖姆將軍不得不帶領部下們發動進攻。

  根據傘兵的回憶,戰鬥在凌晨打響,當時很多的德軍傘兵們身患凍瘡,感冒,發燒,但是仍然固執的不願後撤,他們選擇陪同戰友同生共死,他們不願被人看作懦夫。第2營的一支偵察隊抓到了一名俘虜,俘虜供認距離森林右翼700米的地方有一個連德蘇軍部隊,傘兵們隨即摸黑前進,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時間,幾發炮彈突然落到了蘇軍的陣地,傘兵們得到命令開始進攻,打頭陣的是由卡爾瓦恩中士率領的第1排和由霍夫曼中士率領的僅剩不到20人的第2排,傘兵們小心翼翼的前進,在他們右側的沼澤地有一塊約1公里寬的空地,可能是一片陷阱和雷區,傘兵們越過遍地的屍體和殘骸,在走了大約700米之後,傘兵前導部隊忽然遇到了一支蘇軍部隊的射擊,傘兵們隨即開火還擊。雙方依託著樹榦射擊。幾挺蘇軍機槍封鎖了前進的道路,傘兵們一時被壓制的抬不起頭來,此時霍夫曼中士觀察到一挺蘇軍的機槍在更換彈鏈,他隨即大喊一聲:小夥子們跟我上,霍夫曼中士準確的投擲了幾枚手榴彈,隨即蘇軍的機槍組被幹掉,找到突破口的傘兵們沖了上去和蘇軍在一片混亂的森林裡搏鬥,從一棵樹打到另一棵樹,甚至每一個被炮彈削平的樹樁後面都會藏著蘇軍狙擊手,蘇軍和德軍都頑強的戰鬥。傘兵們在清除了這裡的蘇軍之後繼續前進,當他們前進了300米左右之後發現了兩輛被擊毀的蘇軍坦克,這很可能是空軍的傑作,傘兵們前去察看坦克時,蘇軍忽然從陣地上發起進攻,高喊著萬歲沖向德軍,傘兵們立刻組織防線,架起Mg34機槍射擊蘇軍。到了下午時,第 1排還剩下12個人,而霍夫曼中士的第2排僅剩下8個人,偵察分隊也死傷殆盡,一名中士被擊中大動脈,霍夫曼中士慌忙地為他包紮,但是那名中士阻止了他: 「別擔心,這不算什麼,伊萬們沒這麼容易就幹掉我,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取得勝利。」最後他死在了急救的陸上。最終傘兵們與援軍會合了,到了下午17時,他們打退了蘇軍3次進攻,但是傘兵們的損失沒有得到補充,他們僅僅得到了一紙休息令,第2連得幾乎所有官兵都得到了戰傷勳章和二級鐵十字。傘兵們在撤離沃爾霍夫前線之前,尋找了能找到的所有陣亡同胞和蘇軍士兵遺骸,他們把們排成一排,然後向他們致敬,任由屍體腐爛在俄羅斯北方的夏季中

  沃爾霍夫的戰鬥結束了,傘兵們的可怕回憶仍將持續,許多傘兵在戰鬥中負傷累累,一卷繃帶和一針破傷風就是基本的治療,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5月份的最後幾天當中,施圖姆戰鬥群的剩餘人員被編成偵察分隊使用,到了6月份戰局基本穩定之後他們被送回德國重新編組和休整,而第4營被留在東線編入邁因德爾戰鬥群繼續戰。
上一篇[肌酐]    下一篇 [白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