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沃特-哈根 -個人資料

沃特-哈根 

中文名:沃特-哈根
    英文名:Walter Hagen
    國籍:美國
    出生地:羅徹斯特
    出生時間:1892年
    逝世時間:1969年10月5日
    職業:高爾夫
    沃特-哈根(Walter Hagen):被視作高壇教父級人物,他取得了40場pga巡迴賽的勝利,包括22項連續的36洞比洞賽的勝利;2次美國公開賽勝利;4次英國公開賽勝利(分別為 1922,1924,1928和1929年);5項pga冠軍賽勝利,並且其中4場是連續獲勝,1914年到1936年是哈根職業生涯的巔峰,僅在這22 年之中,哈根就總共贏得了44場比賽。哈根共獲11項錦標賽冠軍,在高爾夫史冊上排第三位,僅次於傑克-尼克勞斯和波比-瓊斯。因為他只打六個巡迴賽中被 認為是錦標賽的3個比賽,因而11個冠軍可能比瓊斯的13個更好,並且即使不比尼克勞斯的20個好的話,也至少是十分接近了。哈根是一個神話,是令高壇為之變化的神話。
  他的訃文上如此寫著:「他打高爾夫是為了享受生活—而不是謀生。」沃特-哈根(Walter Hagen)證明了他能將魚與熊掌兼得。他曾經統治高壇25年,並藉此躋身社會上流精英甚至王者之列。
  與此同時,他還是世界上第一個賺到百萬美金的高爾夫球手。現在的職業球手都對老虎伍茲感恩戴德,他的出現使得高爾夫職業大賽的總獎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知,追根溯源,當他們在指尖展開一張支票的時候,更應該向作為職業高爾夫第一人的哈根致敬。

2 沃特-哈根 -嶄露頭角

  哈根,1892年出生於羅徹斯特一個鐵匠家庭,年幼時進入一所高爾夫學校學習。從那時起,他就與高爾夫結下了不解之緣。哈根是高壇第一位全職錦標賽職業球員,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一共摘取了11個大滿貫賽事冠軍,這個記錄僅次於傑克-尼克勞斯(Jack Nicklaus)和波比-瓊斯(Bobby Jones)。
  沃爾特·哈根(Walter Hagen)1892年出生於羅徹斯特(Rochester)一個鐵匠家庭。7歲時,小哈根在剛剛開張的羅切斯特鄉村俱樂部謀求到一份球童的工作。當初的目的只是想為自己掙一些零用錢,但從那時起,他的生活開始發生改變。在那裡他為羅切斯特最富有的人當球童,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首次在他的心裡埋下了種子。更重要的是,高爾夫這項運動自此俘獲了哈根的心。儘管受到父母的反對,哈根還是在1912年成為了羅切斯特國傢俱樂部的職業球員。在二十世紀初,高爾夫在美國還剛剛起步,少數幾個巡迴賽也剛剛自立門戶,哈根毅然決然地勇敢選擇了高爾夫。
  1913年,美國公開賽,鄉村俱樂部,冠軍將在延長賽誕生。哈根在他所參加的第一個重要的高爾夫錦標賽上便帶給世人以震驚,雖然他以三桿之差未能進入延長賽,但他在比賽中的出色表現讓觀戰的人們感到震撼。第二年,哈根再接再厲,第一輪便以68桿創下了場上的記錄,在後幾輪一直保持遙遙領先的狀態,最終將此次美國公開賽冠軍收入囊中。當時哈根年僅22歲,從此他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創造了高壇上一個又一個的神話。他是那個時代最耀眼、最令人興奮的球手,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一共摘取了11個大滿貫賽事冠軍。

3 沃特-哈根 -巔峰時刻

  哈根是他那個時代最耀眼、最令人興奮的球手。他揮杆隨心所欲,幾乎每場比賽都會打出幾個糟糕透頂的球,但似乎總是能夠在需要的時候救球成功,讓本以為勝券在握的對手大跌眼鏡。1919年美國公開賽中,哈根以落後領先者邁克-布萊迪(Mike Brady)5桿的成績進入決賽輪。可是,哈根絕不是一個讓領先者省心的對手。一輪下來,布萊迪沒能保住領先地位,被哈根追平並拖進了延長賽。最終,在延長賽上,哈根以一桿優勢搶走了布萊迪幾乎就要到手的冠軍獎盃。
  1914年到1936年是哈根職業生涯的巔峰,僅在這段時間裡,哈根就總共贏得了44場比賽。美巡賽更是幾乎成為了哈根一個人的天下,他連續5年在這項比賽中無往而不勝。最有哈根風格的代表作則是1919年的美國公開賽。當時哈根以落後領先者邁克·布萊迪(Mike Brady)5桿的成績進入決賽輪。可是一輪下來,哈根追平了比分並將比賽拖進了延長賽。最終,在延長賽上,哈根以一桿優勢搶走了布萊迪幾乎到手的冠軍獎盃。而且這一切還是發生在延長賽前一晚哈根與好友徹夜狂歡之後。
  哈根對於比賽自有一套理論:「一分虛張聲勢,五分從容平靜。我希望自己每一輪都能出現至少7個失誤,因此,如果打壞了一桿,我還有六次機會。1924年的英國公開賽則向全世界展示了哈根放肆不羈的一面:最後一洞,哈根必須推進一個六英尺的推桿才能擊敗對手。他沒有像其他選手那樣蹲下來研究推桿路線,也沒去觀察果嶺草皮的走向,他甚至想都沒想,隨手便揮動了推桿。而小白球離開桿面的那一刻,哈根便轉身將球杆扔給身後的球童,然後離開了,絲毫不介意這一推是否成功。當然,球進了,他又一次贏得了比賽,大英博物館至今還保留著記錄了當時情景的一張珍貴照片。
  或許在很多人眼裡,那是的他已經超越鮑比·瓊斯(Bobby Jones)成為他們那個時代所見過最棒的高爾夫球員。在1926年佛羅里達舉行的比賽中,比賽才剛剛開局,哈根的球便在樹樁、灌木和沙坑中轉了個遍,但最終他卻擊敗了瓊斯。而當時他的獎金,達到了賽事中前所未見的7600美元。熟知比洞賽歷史的人都會同意,哈根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比洞賽選手,他曾經連續22次贏得PGA的36洞比洞賽。一向紳士派頭的瓊斯這次實在無法接受:「你想想看,這傢伙開球失誤,第二桿也丟了,結果居然還抓了鳥,贏了那個洞,而我就眼睜睜成了他的手下敗將!」
  哈根對自己十分自信,甚至不習慣在賽前做任何準備。他在比賽中的表現也總是十分極端——糟糕的一桿之後再精妙絕倫地救回來。遇到麻煩時,他總是憑藉想象力與出眾的技術化險為夷。他不僅具有洞察樹叢中縫隙的眼光和剛好把球打過去的天賦,還兼具熟練的切擊球和推桿技巧。最重要的是,他從不懷疑自己的能力,即使碰到最令人沮喪的情況。哈根總是說希望自己每一輪都能出現至少7個失誤,因此,如果打壞了一桿,那他還有六次機會。

4 沃特-哈根 -鮮明個性

 1929年盛夏的一個的清晨,一名高爾夫球迷站在長島的花園城酒店門口,一邊欣賞著黎明時的美景,一邊心想著今天PGA錦標賽的最後一輪比賽肯定是個好天氣。這時他看到瀟洒帥氣的哈根穿著禮服出現在酒店門口,而他下午就將和里奧·迪亞戈(Leo Tiago)爭奪這場大滿貫賽事的冠軍,而現在他才剛從酒吧狂歡回來。但就在數小時后,哈根依然以贏5洞剩3洞的比分贏得了PGA錦標賽,這是哈根5年來所贏得的連續29個美巡賽勝利中的一個。
  「我從未想要成為一個百萬富翁,我只想像一個百萬富翁那樣生活。」哈根在職業高爾夫領域所取得的一切成就,與其鮮明的個性相得益彰。作為第一位認識到商業廣告重要性的球手,哈根的球包中常常放著22支而不是14支球杆,因為這其中每一支多出的球杆都將為他帶來每年500美金的宣傳報酬。憑藉自己崇高的聲譽,哈根每參加一場表演賽都可以獲得數目可觀的出場費。他並沒有刻意使自己成為一個百萬富翁,但實際上,他的確是第一個賺到百萬美金的高爾夫球手。在那個屬於他的年代,其每年的收入高達10萬美金,這樣的高收入確保了他能夠「像一個百萬富翁」那樣生活。即便是揮霍,哈根也沒有忘記自己職業球手的角色,因為他對於生活品質的要求,從另一個側面推進了高爾夫的現代化進程。要知道在褐色和灰色系高爾夫運動衫籠罩著的球場上,突然有個美國人穿著緊身短背心,色彩艷麗的燈籠褲,雙色高爾夫鞋,拿著球杆大搖大擺地闖了進來,那他肯定叫做沃爾特·哈根。
  「這只是一次短途旅行。不要著急,不要擔心,不要錯過路邊的花香。」1969年10月5日,哈根在密歇根的家中走完了其傳奇的一生,他也用了一輩子的時間為自己的人生信條做出了最好的詮釋。
花花公子編輯本段回目錄  「我從未想要成為一個百萬富翁,我只想像一個百萬富翁那樣生活。」哈根在職業高爾夫領域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在他的生活個性面前都黯然失色。作為第一位認識到商業廣告重要性的球手,哈根的球包中常常放著22支而不是14支球杆,因為這其中每一支多出的球杆都將為他帶來每年500美金的宣傳報酬。憑藉自己崇高的聲譽,哈根每參加一場表演賽都可以獲得數目可觀的出場費。他並沒有刻意使自己成為一個百萬富翁,但實際上,他的確是第一個賺到百萬美金的高爾夫球手—儘管他沒花多長時間又將這筆巨款揮霍一空。

  20世紀20年代,哈根每年的收入高達10萬美金,這樣的高收入確保了他能夠「像一個百萬富翁」一樣生活。每次奪冠之後,哈根照例舉行香檳酒會,服裝、轎車、場地等等花費加起來,每場宴會差不多要用掉1萬英鎊,而這相當於一個普通工人一輩子的收入!
  即便是揮霍,哈根似乎也沒有放棄職業球手的角色,因為他對於生活品質(比如著裝)的要求,從側面推進了高爾夫的現代化進程。在褐色和灰色系高爾夫運動衫籠罩著的球場上,突然有個美國人穿著緊身短背心,色彩艷麗的燈籠褲,雙色高爾夫鞋,拿著球杆大搖大擺地闖了進來——他就是哈根,球場上的花花公子。

5 沃特-哈根 -職業高球

 1974年,哈根進入高爾夫名人堂。然而,哈根對職業高爾夫的影響遠不止於他作為一個球手所取得的輝耀成績。「對於現在每一個有機會追逐高額獎金的職業球員而言,當他們在指尖展開一張支票的時候,都應該向沃特·哈根默默致敬。」吉恩-薩拉森(Gene Sarazen)曾經說,「因為他成就了今天的職業高爾夫。」
  20世紀初期,職業球手還只是高壇中的底層階級,他們受到的待遇有時甚至不如一名球童,這種現象在英國尤為嚴重。英國的高爾夫球會不允許職業球手進入會所使用更衣室,也不允許他們到會所餐廳內用餐。1920年的英國公開賽上,傲慢的鄉村俱樂部仍然一副唯我獨尊的面孔—但是這次他們選錯了對象。哈根可沒時間跟他們扯皮,這個我行我素的美國人用自己參加表演賽賺來的錢租了一輛勞斯萊斯,還臨時僱用了一個男僕,他把豪華轎車停在會所正門前面,招喚男僕服侍他在車裡更衣。他的這些舉動令賽事發起人陷入極其尷尬的境地,要知道,當時哈根可是擁有大批球迷的高爾夫明星啊!還是在這一年,哈跟與英國職業球手喬治·鄧肯(George Duncan)聯合發表抵製法國公開賽的聲明,宣稱除非賽事舉辦方允許職業球手們使用更衣室,否則他們將拒絕參賽。最終,賽事組委會不得不讓步,因為他們需要像哈根和鄧肯這樣的「大腕」來吸引觀眾。
  哈根向當時高壇中所有不尊重職業球手的行為挑戰,並且贏得了勝利。在他的引領下,職業球手們一步步走出被人歧視的陰影,爭取到了高壇大師應得的尊重和地位。

6 沃特-哈根 -哈根的故事

  「這只是一次短途旅行。不要著急,不要擔心,不要錯過路邊的花香。」1969年10月5日,哈根在密歇根的家中與世長辭,他用一生的時間為自己的人生信條做出了最好的詮釋。
  東京的一個清晨,沃特-哈根(Walter Hagen)與當時身為日本天皇內閣成員的近衛文磨公爵(Prince Konoye)約定打一場高爾夫球,但是直到中午,哈根才匆匆趕到球場。
  「公爵早晨10點就到了,一直在等你。」他被告知。
  「他又不會跑掉不是嗎。」哈根回答。
  這就是沃特-哈根,在默默無聞的平庸之輩中顯得如此鶴立雞群。他以一己之力創造了高爾夫的新規責,改變了高爾夫的面貌。
  吉恩-薩拉森(Gene Sarazen)曾經說過,在高球界,哈根身上的光芒無人能及,他的球技技壓群芳。當今所有職業球手每當贏得比賽,站上領獎台收穫豐厚獎金的同時,都應該向哈根心存敬意,因為是他創立了如今的職業高爾夫。
  在哈根的年代,美國造船業和機器製造正蓬勃發展,無論各行各業,鮮明的個人主義都大行其道。那個年代的體育巨星有棒球手貝比-魯斯(Babe Ruth)、拳擊手傑克-鄧普西(Jack Dempsey)、網球手比爾-蒂爾頓(Bill Tilden)和高爾夫球手鮑比-瓊斯(Bobby Jones)。而哈根,這個留著順滑光亮的黑髮、長著一張娃娃臉、還有些眯縫眼的傢伙,常常會把自己精心打扮得像晴朗夜空中的銀河一樣熠熠生輝。他還這麼對人解釋他的人生觀:「不要著急,不要擔心,你不過是人生中的過客,不要忽略了沿路的風景。」
  但就像他的其它方面一樣,他快活而又隨遇而安的性格只是個表象。他既懂得「香自苦寒來」的道理,又有著「生當作人傑」的意識,所以他其實是個頭腦非常清醒的傢伙。
  哈根是個派對動物,是個十足的夜貓子,高爾夫的訓練教條到了他那兒一點也不管用。但他同時也是個球技高超、頭腦靈活的全能型的運動天才,30年來還沒有人能撼動他王者的地位(他第一次參加佛羅里達門球錦標賽就取得桂冠,還曾經在一個全國飛鳥射擊巡迴賽中技壓全場)。哈根原先煙酒不沾,但26歲一過他就成了個癮君子,但這並沒有影響他比賽的狀態。禁酒令頒布后他還常常「小酌」幾口,但即使酒後他在球場上依然所向披靡,這傢伙還真是有一付鋼筋鐵骨。
  1929年一個酷夏的清晨,一名高爾夫球迷站在長島的花園城酒店門口,一邊欣賞著黎明時的美景,一邊遐想著今天PGA錦標賽的最後一輪比賽真是碰上了好天兒。這時他看到瀟洒帥氣的哈根穿著禮服出現在酒店門口。哈根下午就將和里奧-迪亞戈(Leo Diegel)爭奪這場大滿貫賽事的冠軍寶座,而現在他剛從酒吧狂歡回來。他看到那名球迷並彬彬有禮地打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驚得目瞪口呆的球迷說,「可是你知道迪亞戈昨天晚上10點就睡了嗎?」
  「當然,當然,」哈根邊說邊往酒店裡走去,「但是他一定沒睡著。」
  哈根的這個判斷不僅對迪亞戈,甚至包括對他的其它所有對手來說都相當正確。數小時后比賽落下帷幕,哈根以贏5洞剩3洞(5&3)的比分贏得了PGA錦標賽,這是哈根5年來從世界上最優秀、最出色的對手們手中贏得的29個連續美巡賽勝利之一。回顧整個職業生涯,哈根曾經11次獲得美國和英國的全國冠軍頭銜,包括4次英國公開賽以及2次美國公開賽。當他在50歲退役時,這些榮譽其實已經證明了一切。
  他究竟是不是最偉大的球手?在隊友的眼中,他已經超越鮑比-瓊斯(Bobby Jones)成為他們見過最棒的高爾夫球員,不過如果用「世界上最難纏的對手」(the world』s best bad golfer)來形容哈根或許更為準確。當時是本-霍根的輝煌時期,但和哈根比起來,霍根幾乎可算相當容易對付,因為霍根的球風穩定精準、循規蹈矩,和他比賽時你可以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但哈根的可恨之處在於,他做的任何事情都已經不足為奇。瓊斯說:「如果你的同組球員在這個洞的開球和第二桿都出現了失誤,最後卻用一個『小鳥』打敗你,你一定會受刺激的。
  當然,「受刺激」還只是瓊斯比較委婉的說法。1926年佛羅里達舉行的「世界級錦標賽」(the championship of the world)上,72洞的比賽剛開局,哈根的球就在樹樁、灌木和沙坑中轉了個遍,但最終卻以贏12洞剩11洞(12&11)的大比分打敗了瓊斯。當時他的獎金是賽事中前所未見的7600美元之多!然後他就從其中挖出800美元,為瓊斯買了一對鑲鑽的白金袖扣。
  「我們要重視、鼓勵業餘球員,」哈根親切地解釋道,「他們也會吸引一部分觀眾,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好事。」
  一邊說著這樣的話,哈根一邊跳上了他的Madame X凱迪拉克(當時的一種豪華車型,哈根所擁有的是這個款的第一件產品),開著它去辦公室。他在佛羅里達的高爾夫銷售公司每年為他帶來3萬美元,以及一位可以為他彈夏威夷四弦琴的金髮女秘書。
  這樣的生活太棒了,正是哈根很久以前就一直所嚮往的。在羅切斯特上七年級時,他就會時不時翻出教室的窗口,流連忘返,或者至少盡量多流連一會兒。
  學校的窗外就是羅切斯特鄉村俱樂部,那迷人的景色讓他無法抗拒。1904年就在那裡,11歲的哈根首次打出低於80桿的成績。在鄉村俱樂部當球童時,他的收入僅為每小時10美分,另加小費,而他在汽車店當鐵匠的父親威廉姆·哈根(William Hagen)一個星期賺18美元。但當小哈根輟學之後,他的收入卻大大超過了他的父親,不僅如此,不久之後他的成就更是超過了俱樂部的職業球手安迪·克里斯蒂(Andy Christy),雖然這對於安迪來說不能算是件好事。1912年,安迪和另一位職業球員參加了在布法羅(Buffalo)舉行的國家公開賽(National Open),哈根作為他的助手也一塊兒去了。但在一場練習輪,哈根一鳴驚人地打出了73桿的成績。
  「我想,」桿數遠遠超過73的安迪說,「應該有人回去告訴大家這件事情,5:45就有一班火車。」

  短暫的布法羅之行對於哈根來說,並不是匆匆一瞥,他的面前展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在那裡,他被湯姆·安德森(Tom Anderson)的造型雷到了:帶著紅黃藍黑條紋的白色絲質襯衫,白色法蘭絨褲子,脖子上是一條印花頭巾,頭戴鮮艷的彩格呢帽,寬花邊紅鞋底的白色的鹿皮鞋。
  1913年布魯克蘭(Brookline)的英國公開賽上,哈根如法炮製了這身裝扮,唯一不同的就是用一條倫敦進口的寬領帶代替了印花頭巾。這樣傳統的風格正好與他個人自創的衣著品味不謀而合,他成了一道彩虹,而且是一道耀眼的彩虹。

  哈根參加的第一場大型比賽是1913年的美國公開賽,這場比賽中,一個名叫弗郎西斯-奧梅特(Francis Ouimet)的美國人因為在延長賽中戰勝了英國的哈利-瓦登(Harry Vardon)和泰德·雷(Ted Ray)而流芳百世,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名次緊隨這三人之後的正是哈根,他當時只以些微的差距錯過了延長賽。一年後,21歲的哈根以290桿平了這個比賽的賽事紀錄。
  1919年時,美國音樂家艾爾-喬森(Al Jolson)的音樂劇《辛巴達》在波士頓上演的時候,哈根在附近的brae Burn球場第二次獲得了美國公開賽的冠軍。當時他正在想盡辦法提高酒量,來好好「hoots」(「hoots」是他最喜歡的用來描述喝一杯威士忌的詞語之一,另一個是「hyposonica」)。他和喬森喝了好幾次酒,包括在喬森演出后、在哈根比賽期間、以及在決賽輪結束的夜晚舉行的慶祝派對上。最終的結果是,哈根和邁克·布萊迪(Mike Brady)並列第一,於是不得不在第二天再進行延長賽,但是哈根仍然不打算缺席原定的派對。
  狂歡結束之後的黎明,他終於從《辛巴達》的鮮花和粉絲中抽身而返,回到酒店洗了個澡,然後坐上一輛刺箭(Pierce-Arrow)汽車來到球場。在俱樂部的酒吧里一口吞下兩杯2盎司的蘇格蘭酒,並和布萊迪一起站上了第一洞發球台。今天哈根感覺自己不是非常在狀態,因此他決定用策略取勝,而布萊迪已經把袖子卷到了肩膀,準備好要大幹一場。「嘿,邁克,」哈根說,當他們到了下一發球台,「你剛才為什麼不把袖子放下來?」「怎麼了?」「觀眾看見你的肌肉在抽搐。」可憐的布萊迪在這一洞的開球打出了一個嚴重的左曲,並且以2桿的差距輸了這個洞。最終,當哈根再次贏得這個比賽時,他的勝差是1桿。
  有一點需要注意,這是一場比桿賽。但哈根最喜歡最擅長的是比洞賽,因為這時他可以施展出渾身解數,包括飄忽不定的開球、致命的高切球以及推桿、讓人敬畏的冷靜沉著和機敏的策略,助他在一對一的比賽中制勝。所以在比桿賽中,一旦讓他逮到機會進入延長賽,可是正中他的下懷。根據資料顯示,縱觀30年中各大高爾夫比賽,哈根在延長賽中從未失手。
  時間飛逝,轉眼間哈根開始考慮迎接英國公開賽,或者說海邊球場的考驗——颳風、下雨、雜亂的長草、硬實的果嶺——這是高爾夫界的至高考驗,也是對他個人的嚴峻挑戰。1922年在英國肯特郡的狄爾(Deal),他成為首位在美國出生的英國公開賽冠軍。不過,在他忘掉美式高爾夫的高開球、高切球、沙坑救球,以及它易於操控的果嶺,並掌握英式高爾夫的低飛球和騰滾球之前,他可沒嘗到什麼好果子。1920年哈根第一次去海外打球,英國球手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
  他在最後一輪的對手是一位62歲的紳士,他成了哈根在整場比賽中唯一能夠打敗的人。這位老先生最後得了第54名,而哈根是第53名。但是短短几年後,當他習慣於歐洲與英國的比賽后,英國公開賽的冠軍獎盃幾乎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他用他的球技和特立獨行,幾次三番打破了不同社會階層間隱約的隔閡。每次哈根得到冠軍,都會把300美元當做小費給他的球童,這讓英國人十分吃驚。當他在打球時,英國威爾斯王子、後來甚至溫莎公爵都會在他打球時陪同跟隨。(關於百慕大的果嶺,這裡還有個故事,哈根曾經對公爵說「拿好旗子,艾迪」。但據哈根所說,那是杜撰。「我跟他說的是:『拿好旗子,球童。』」)
  值得注意的是,美巡賽幾乎成了他一個人的天下,連續5年在這項比賽中無往而不勝。獎盃屬於冠軍,但哈根卻將他的財產到處亂扔。當他獲得象徵榮譽、價值1500美元的沃納梅克獎盃(Rodman Wanamaker Trophy)后,卻在1925年的一天將獎盃遺忘在了計程車上,對於榮譽他就是這麼一個粗心大意的人。1926年他再次贏得了冠軍,組委會對哈根說「你已經有一座獎盃了,留著它就行。」
  同樣的事情竟然又發生在了1927年。1928年,沉著冷靜的雷歐·迪亞戈(Leo Diegel)一路過關斬將最終贏得了冠軍,哈根被要求將獎盃移交給迪亞戈。「我很樂意這樣做,但是獎盃現在在哪我一點頭緒也沒有。」其他球手知道后紛紛自發捐款送了一個新獎盃給迪亞戈。

  直到哈根退役后,球迷仍然一如既往地支持著他。1920年美國公開賽冠軍的得主約翰尼·法瑞爾(Johnny Farrell)一天在參加一項大滿貫賽事,艾爾·沃特奧斯(Al Watrous)從最近的發球台悠悠踱來,問他:「今天怎麼樣?」約翰尼回答:「簡直太棒了,我沒有失誤,這樣下去我可能將創造一個球場紀錄」。
  「那可太好了。」沃特奧斯說道。他環顧四周,又問道:「你的觀眾呢?」約翰尼笑得意味深長:「他們在球童休息室後面,」他說,「在看哈根的球技表演。」
  新的職業球手無法指望他們能和哈根一樣光芒奪目,不過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在比賽中獲得高額的獎金,這全都歸功於哈根的表現力。哈根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容易的事情要讓它看上去困難,困難的事要讓它看上去容易。」30年來他始終將這二者結合,創造了獨屬於他自己的個人風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