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沈璧君是古龍小說《蕭十一郎》的女主角,她聰明漂亮,溫柔嫻雅,外冷內熱,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稱,是沈浪兩百年後唯一的後人,也是武林世家子弟連城璧的妻子,看似溫柔單純,實則聰慧而堅強。其夫連城璧向來自負多疑,他內心越是愛沈璧君,就越是懷疑妻子的清白,這使得他自己和沈璧君都飽受折磨。嫉妒的丈夫,卻把矛頭指向情敵蕭十一郎,他為了勝過蕭十一郎,甚至不惜去學逍遙侯的陰邪武功,讓自己一步步的走入魔道。被逼到了絕境的蕭十一郎,在沈璧君勇敢和真愛支持下,與連城璧對決獲勝,兩個苦戀的情人終成眷屬。

1 沈壁君 -人物介紹

沈壁君沈壁君

沈壁君,是沈浪兩百年後唯一的後人,號稱武林第一美人,雖因幼承庭訓和保護,看似溫柔單純,實則聰慧而堅強。沈璧君自幼與武林第一世家「連家堡」堡主連城璧定親,雖然命運令她與蕭十一郎相識、相知、相戀,但為了守信,更為了家族的生存,沈璧君掩埋下自己對蕭十一郎的感情,真心真意地嫁作連家婦。連城璧向來自負多疑,他內心越是愛沈璧君,就越是懷疑妻子的清白,這使得他自己和沈璧君都飽受折磨。無名的嫉妒使連城璧將蕭十一郎視為仇敵。連城璧與蕭十一郎的爭鬥給了武林中的黑暗勢力--逍遙侯以可乘之機。

逍遙侯應當算是連城璧的叔叔。他不僅天生殘疾,而且自幼便被父親拋棄。逍遙侯練就了一身詭異武功,一心想要稱霸武林並向拋棄了自己的連家復仇。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必須找到割鹿刀的下落,因為那是天底下唯一能夠剋制他的神器。作為沈璧君的陪嫁,割鹿刀已經由沈家送到了連家。為了少生事端,沈家老太君故意放出風聲,假稱割鹿刀已被「大盜」蕭十一郎奪走。也許是天意,一心想為連家婦的沈璧君不斷地與蕭十一郎相逢,而連城璧無端休掉無瑕的沈璧君,更無端地陷害著無辜的沈璧君和蕭十一郎。

沈壁君沈壁君

連城璧為了留住沈璧君,虛偽的答應帶蕭十一郎回庄療傷。但沈璧君卻無法再相信他,絕塵而去。此事正好被司徒中平撞見,司徒中平欲以此來要挾連城璧,卻不知連城璧是不會受威脅的,因此連城璧將司徒中平殺死。連城璧終於又找到了沈璧君,欲將她帶回家。然而沈璧君卻明白,那裡已經不是她的家了,因此她拒絕,連城璧失意而去。

逍遙侯利用連城瑾的衝動幼稚,趁著連城璧正一心對付蕭十一郎的機會,毀了連家堡,奪去了割鹿刀。沈璧君見連城璧在城堡被毀之後一蹶不振,心有不忍,於是不計前嫌地再度回到連城璧身邊,幫助他重振連家堡。為了武林的和平與安寧,蕭十一郎也放下個人的感情,在暗中全力支持連城璧。蕭十一郎終於破解了割鹿刀的秘密,與連城璧一起聯手剷除了武林「惡瘤」逍遙侯。連家堡再振雄風,嫉妒的丈夫,卻把矛頭再度指向情敵蕭十一郎,他為了勝過蕭十一郎,甚至不惜去學逍遙侯的陰邪武功,讓自己一步步的走入魔道。被逼到了絕境的蕭十一郎,在沈璧君勇敢和真愛支持下,與連城璧對決獲勝,兩個苦戀的情人終成眷屬。

2 沈壁君 -人物評論

沈壁君沈壁君
沈璧君的武功不高,沈家金針雖然是號稱天下第一暗器,但暗器終究是暗器,用起來不夠光明正大。更何況沈璧君的暗器手法還不到火候。她的出手,雖然夠快夠准,卻不夠狠。如臨大敵難免要吃虧,沈璧君也不夠聰明,甚至愚蠢的可以。不僅僅是在小公子面前處處碰壁,任何人說任何話她都不問細由的全盤接受。於是屢屢受騙,又屢騙屢信,無可救藥既沒有絕頂武功也沒有絕頂智慧。

沈璧君是一朵白牡丹,纖塵不染,純凈高貴,堪稱世之絕品,是武林中第一美人兒。但她也只是一朵牡丹,不是菊,也不是蓮,沒有傲霜鬥雪的傲骨,也沒有縹緲出塵的清韻,她只是一朵養在溫室中的牡丹,事事由人安排,步步任人作主,年幼時是父母和祖母,出嫁后是連城璧,再後來便是蕭十一郎,這些人都曾經主宰過她的生命,沒有做過主宰的,唯獨只有她自己。古代淑女的三從四德,在她身上有著最完美的體現,她絕世的美麗中,帶著病態的脆弱和不堪。

這樣的一朵花兒,無垢山莊當然是她最好的歸宿,溫文爾雅,沉靜如水的連城璧自然是最適合她成長的土壤。如果不是遇見了蕭十一郎,她的日子就可以這樣過下去,平穩安靜,波瀾不興,為連城璧生兒育女,然後,在時光里慢慢老去。

沈壁君沈壁君
可是天總是不遂人願,她終於遇見了他,於是,一場悲劇緩緩地開幕了。像沈璧君這樣舉手投足,一言一行都得小心翼翼的大家閨秀,她的靈魂深處必定焦灼地渴望著一樣東西,那就是自由。雖然她從來不敢想,即使想到也不敢說,不敢做,但是這種內心的渴望是她無法抗拒也不能控制的,她所能做的,就是把它深深的壓制埋藏起來。但是,這種深埋已久的渴望在遇見蕭十一郎后,不可遏制地徹底爆發了。

璧為美,君為正,美和正是中國傳統大家閨秀必備的兩個條件,美是要美麗動人,正是要從一而終,心中除了丈夫外,不能做第二人想。這兩點沈璧君本來都堅守得很好,當然,是在遇見蕭十一郎之前。沈璧君和蕭十一郎,就像兩條本不該相遇的平行線,卻因為一次意外錯誤的相交了。

沈璧君寧靜的心因為蕭十一郎而變得狂野,但這種狂野還不足以讓她有勇氣徹底離開連城璧,於是,只有痛苦。沈璧君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愛她的蕭十一郎,太多想說的話不敢說,太多想做的事不敢做,只能苦苦的折磨,這樣的痛苦,也許只有死亡才能夠終止。

古龍說:「她雖然是一朵幽蘭,但卻並非出於淤泥,而是在暖室中養大的。」像沈璧君這樣的傾城淑女,彷彿天生就是尊貴,天生就應該在雕欄玉砌、朱樓畫棟間漫步,天生就該被家財萬貫、聲名顯赫就像連城璧那樣的俠客英雄來疼愛,天生就是被羨慕被妒忌的。端莊,高貴,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就如唯美而遙不可及的傳說,讓人們去讚賞去艷羨,卻只能是隔著紗帳的朦朧的絕美。誰能知道紗帳后的落寞?她自己又是否明了?如果不是遇上蕭十一郎,或許她永遠也不會明白自己的心裡遺憾著什麼。如果不是因為逍遙侯想得到這位武林第一美人,也許這朵幽蘭,永遠只是在無暇山莊的後院中靜靜的搖曳,永遠只是在平淡和安逸的等待中細數自己的韶華。或許寶刀和璧玉就不該平凡,不該冷落,所以她還是墮入了塵世,小公子的陰謀計策,就使她落難流離於江湖風雨中,再也不是無暇的山莊。

她在心力交瘁的傷痛中感受著孤獨與寂寞,卻又遇上生來就與孤獨寂寞為伴的蕭十一郎。她從來也不知道孤獨竟是如此可怕,因為她從來沒有孤獨過。

沈壁君沈壁君
而如今,眼前的景象已不是亭台樓閣、水榭長廊,只有黑暗和寒風。仿若驟然間的天覆地滅,家園被燒毀,唯一的至親被殘害,夫君卻又不在身側陪伴……所有猝不及防的不幸都要她這個原本沒有絲毫江湖經驗的淑女來承受。窈窕的淑女在顛沛中體會著狼的心情,在苦難中看清了那些江湖上所謂的名門正派、正人君子不過是些卑鄙的小人,陰險、虛偽、狡詐……

而所謂的「江洋大盜」蕭十一郎又是如何被誣陷、被栽贓。何謂浮名虛譽,何謂真切誠摯,俱已十分明了。從邂逅到相愛,從最初的感激、懷疑、仇恨到最後的信任,她在淚水中銘刻他深邃明亮的眼神,流連他眼神中的情意,而他又是多麼想收集她的眼淚,為她輕拭著面龐上的淚水。她欲將如醇的記憶埋葬,不讓醇香漫溢,他欲將這份深入骨髓的心痛付諸醉酒,然而愁卻更愁。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她雖是位千金小姐、名門貴婦,卻與那份貴族的浮華虛偽是格格不入的。當她問起蕭十一郎常常輕哼著的是什麼歌時,他尖刻地譏諷道:「這首歌的意思,絕不會被你們這種人所能了解,所能欣賞的。」她垂下了頭:「也許我和別的人有些不同呢?」

3 沈壁君 -影視酷評

沈壁君沈壁君

所有看過《蕭十一郎》的都應該對兩個女主角的印象非常深刻,一個是性格豪邁的風四娘,另一個當然是傾國絕色的沈壁君。

不得不承認古龍先生的妙筆將沈壁君完美地勾畫了出來,在容貌上,她應該是男人們理想的情人。從性格上來說,她,溫柔體貼,知書達禮,沒有任何脾氣,就連女人基本撒嬌的本性都不具備。她始終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沒有喜怒哀樂,似乎是一塊美玉,玉,雖美,但卻太冷,讓人無法靠近。她對於愛情不敢奢望,她不敢去愛,也不敢去恨,在愛情上,她永遠是被動。同時,她的骨子裡還有幾分懦弱。她的這些性格當然跟她的家族是有聯繫的。儘管如此,風四娘比沈壁君更值得蕭十一郎去愛。古龍創造風四娘這個人物,其用意之一就是利用風四娘和沈壁君互相突出對方性格上的差異,風四娘,則是古龍先生筆下性格比較鮮明的一個。沈壁君的美,值得讚歎,她的溫柔,值得憐惜,但是她性格上的一些缺陷,卻不值得去認同。

4 沈壁君 -相關詞條

蕭十一郎《蕭十一郎》古龍《圓月彎刀》《血鸚鵡》

5 沈壁君 -參考資料

[1]《蕭十一郎》珠海出版社出版
[2] 古龍筆下一百單八將 http://www.moon-soft.com/program/bbs/docelite581543.htm
上一篇[黃河兒女]    下一篇 [華夏文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