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沈嫣,小名「依依」。依依是那麼可悲一個角色。她的痛苦沒有人能體會得到。在別人的眼裡,她是個殘暴的魔女,永遠帶著惡人的標籤。從來沒有人嘗試去理解她 也沒有人想要去理解她。

1 沈嫣 -基本資料

沈嫣沈嫣

姓名:沈嫣     

年齡:16    

身份:大小姐   

性格:出身富貴,嬌俏可人   

喜好:做任何喜歡做的事   願望:嫁給萬夫莫敵的英雄將軍 

2 沈嫣 -人物關係

父親:沈侯   

義兄:馬超   

摯友:楚歌、韓靖   

上司:何后   

同事:春玲、夏湄、秋襲   

嫉恨的人:海棠   

曾經喜歡的人:楚歌   

最愛的人:韓靖

3 沈嫣 -人物評估

一個嗜血如命的魔女,又有誰會在乎她殘忍行為背後的那種痛徹心肺的絕望?!   

還記得,曾經那個純真得不韻事世的小女孩,一心一意只在等待著她的白馬王子。   

那時候的天空那麼藍,風那麼清涼,世界那麼美好。   

女孩嫣然笑語,與同伴們嬉笑打鬧著 帶著她對未來的無限期待和憧憬 她的眼神那麼純真,那麼通透,那麼明亮。  

幻想三國志版「三個人的時光」

直到那一天,那一天,讓她的世界完完全全地天翻地覆了那群瘋狂的暴徒抓走了她,也毀滅了她的夢想,帶走了她的希望,從此以後,等待她的只有永無至盡的噩夢。   

她被帶走了,帶去了一個恍如人間煉獄一般的地方,她的身心每時每刻不在倍受著摧殘和,她無法想象昨日與君河,蒼斐的嬉笑還言猶在耳,一夜之間卻什麼都變了,如今耳邊充斥著個個狗賊刺耳的嬉戲虐笑聲,每一天,她都在飽受著身心的慘痛煎熬,飽受著屈辱和虐待……她好恨,好痛,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而昨日的憧憬和希望已恍如隔世,好似是上輩子的事了…… 家毀了,父親被殺了,而自己……   

痛到最深處的時候,她在內心絕望地嘶叫,「君河,蒼斐,你們在哪裡?我真的好痛苦」 只要一想到她的同伴們,她好像又找回了身體里最後一絲力氣,那是僅存的最後一點點信念,「君河,蒼斐他們一定會來救我的,一定會!」   

她就靠著這僅存的最後一絲希望來支撐著她已支離破碎的人生,就好像一個垂死掙扎,奄奄一息的人還拼了命地抓住最後一根纖細的救命稻草。   

一天,兩天……過去了,君河沒有來,蒼斐沒有來。   

一周,兩周……   

一個月,兩個月…… 君河還是沒有來,蒼斐也沒有來,誰都沒有來,或許誰都不會來了……   

「難道他們已經忘了我嗎」受盡了屈辱的依依已被這種失落和絕望折磨得體無完膚。   

終於有一天,總算等到了君河他們的消息,讓她崩潰的是,沒有想到蒼斐已成了那群侮辱她的狗賊的同黨,而君河卻和一群姑娘整天泡在一快,逍遙快活著,好象完全忘記了她的存在。   僅存的最後一絲信念都被無情的掐滅,最後一點點生命的火光也被吹滅   

撐了那麼久,煎熬了那麼久,屈辱了那麼久,痛苦了那麼久,真的夠了,一切都夠了。   

恨,真的好恨,「既然全世界都拋棄了我,全世界都背叛了我,那我也不用再留戀這個世界,不用再對這個世界留情了!」從此依依的眼中只有恨,那是熊熊燃燒的怒火,那是痛徹心肺的絕望,那是撕心裂肺的憎恨!   

從那以後,她已不是她……她究竟是誰?她也不知道了終於她重生了,她這次的生命是為了復仇而生,她想要叫所有毀了她,辜負她的人嘗到自己所承受的百倍,甚至千倍的痛苦   

可當依依再度與昔日心愛的人,君河相遇,她仇恨似火的內心似乎泛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漣漪,她曾經是多麼多麼地想念他啊,在那段惡魔般的日子裡,她是那麼那麼地渴望他能出現在她面前,救她逃離那個人間煉獄!   

然而當她親眼看著他那麼緊張海棠的神情,看著他追著海棠奪門而出的身影,她明白了,就在她身心受盡屈辱和摧殘時,就在她最絕望最痛苦最無助時,就在她內心最渴望他出現來拯救自己時,他卻和另一個女子感情不斷地升溫,如今他內心被這個女子裝滿,而再也無自己容身之處!她望著海棠那雙充滿嫉恨和仇怨的眼神其實是在述說著她可悲和凄憐的靈魂!   當依依割破了海棠的臉,對著海棠一劍刺心時,她臉上流露出了復仇的快感和恨意 依依的靈魂已經完全被仇恨和絕望給吞噬了!她那雙狠毒的眼睛,在我看來,不是覺得毛骨悚然,而是好心痛,她究竟經歷過多少刻骨銘心的痛,多少次絕望,才會把她的靈魂,把她的愛全都給吞噬掉。   

這樣的女孩很真實,因為現實生活中沒有人能夠經歷過如斯屈辱,心地還純潔得像天使一樣,這種人物只會存在於小說和故事中。   

沒錯,海棠好象天使一般,卻遙遠得不可觸及。   

依依絕對是個世俗的女孩,因為她那麼真實,她活生生地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在她的身上也許能夠看到每一個夢想被摧毀的女孩內心的悲恨,嫉妒和迷失!   

喜歡依依,不是同情她,而是理解她,她這種受過巨創的人我更想不顧一切地去呵護。

4 沈嫣 -個人語錄

◆之前我娘曾告訴我,只要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把心愿用力的喊出來!風便會替我們把願望帶個天上的神,神仙聽見了,我們的願望就會實現。   

◆在這個時代,不是生,就是死。既然你能為自己的利益背信棄義,我又何嘗不能將自己化身為修羅?   

◆君河,我好高興,我直到方才,還以為你不會來了,以為,你會像蒼斐一樣,舍我而去。就像那日你們要離開召德村一樣。   

◆如今人事全非,既然我們與他立場已不能更改,又何必對過去念念不忘呢?   

◆不,君河,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想到他,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是怨他、恨他的。   

◆君河,你告訴我,蒼斐他,是不是真的死了?這會不會只是玩笑,只是誤傳?   

◆君河,最後,你也會離我而去嗎?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了。   

◆我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你們在我最需要幫助時卻不在身邊,我,我只是希望有人愛我,我只是想要得到幸福。   

◆我原也以為...自己是喜歡你的...直到我得知蒼斐已死的消息,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正等待的是他...但是...一切一切...早已來不及......   

◆當我瞧見她擁有我所沒有的幸福...我就無法忍受......   

◆蒼斐...你說的沒錯...原來我早以擁有我所想要的......   

◆我喜歡堅強...英姿勃發的...即使沒有我...也能好好活著的你......   

◆蒼斐...這樣...就夠了...謝謝你...我...能得到你這番話...此生...已無憾......

上一篇[誹謗罪]    下一篇 [《祭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