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沈約(441年-513年),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武康)人,南朝史學家、文學家。

1 沈約 -簡介 

沈約沈約

沈約(441年-513年),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武康)人,南朝史學家、文學家。

沈約出身於門閥士族,「江東之豪,莫強周、沈」,其父沈璞在宋文帝元嘉末年皇族爭位時被殺。沈約幼年流寓他鄉,少時篤志好學,母恐其積勞成疾,常為之減油滅火,早上念完書,晚上還要複習一遍,遂博通群籍,擅長詩文。仕宋齊梁三朝,許多重要詔誥都是出自他的手筆。在宋仕記室參軍、尚書度支郎。在齊仕著作郎、尚書左丞、驃騎司馬將軍,為文惠太子蕭長懋家令,「特被親遇,每直入見,影斜方出」。齊梁之際,為蕭衍擬定即位詔書,蕭衍重之,稱讚說,「生平與沈休文群居,不覺有異人處;今日才智縱橫,可謂明識。」,封建昌縣侯,官至尚書左僕射,后遷尚書令,領太子少傅。

從20餘歲時開始,歷時20餘年,撰成《晉書》120卷。487年,奉詔修《宋書》,一年完成。另著有《晉書》110卷、《齊紀》20卷、《梁武紀》14卷、《邇言》10卷、《謚例》、《宋文章志》30卷、《四聲譜》等,皆佚,僅《宋書》流傳至今。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輯其遺文8卷,作品由張溥輯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2 沈約 -神不滅論

沈約沈約

齊、梁更迭之際,沈約是蕭衍謀取帝位的主要策劃人物之一。他甚至引用讖語「行中水,作天子」,以證蕭衍(按「衍」字即是「行」中有「水」)上應「天心」、下符「人情」,當作天子。蕭衍稱帝(即梁武帝)后,沈約始終受到重視,不斷升遷。天監九年(510年),他做到左光祿大夫、侍中、太子少傅,后又贈特進,地位顯赫。沈約在齊永明六年(488年)上《宋書》表中說「所撰諸志,須成續上」,說明《宋書》的志當時還沒有完成。《宋書》志的撰寫,是又經過十幾年至梁初才最後完成的,它有八篇三十卷。齊、梁之際,中國思想史上發生了一次「神滅」和「神不滅」的激烈的論爭。

沈約是「神不滅」論的積極維護者。南朝時期,佛教盛行,但也出現了反佛的鬥士。劉宋時期的史學家范曄是一位無神論者,「常謂死者神滅,欲著《無鬼論》」,確信「天下決無佛鬼」。蕭齊時,竟陵王蕭子良「精信釋教」,而他的屬官、無神論思想者范縝則「盛稱無佛」。蕭子良質問范縝:「君不信因果,世間何得有富貴,何得有賤貧?」范縝回答他:「人之生譬如一樹花,同發一枝,俱開一蒂,隨風而墮,自有拂簾墜於茵席之上,自有關籬牆落於糞溷之側。……貴賤雖復殊途,因果竟在何處?」范縝還進一步批評佛教的「因果」論,闡述他的「無佛」思想,以問答的形式,寫出著名的《神滅論》,認為:「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存則神存,形謝則神滅也。」「形者神之質,神者形之用,是則形稱其質,神言其用,形之與神不得相異也,」此論一出,「朝野喧嘩」,蕭子良「集眾僧難之而不能屈。」范縝還表示絕不「賣論取官」。

梁武帝天監六年(507年),范縝的《神滅論》公諸於世,產生了更大的影響。梁武帝是一個佞佛的皇帝,他動員王公朝貴六十餘人著文圍攻范縝,范縝在理論上終不後退,顯示了他的無神論思想的堅定性。在這次激烈的思想辯難中,沈約先後寫了《答釋法雲書難范縝神滅論》、《形神論》、《神不滅論》、《難范縝神滅論》、《六道相生作佛義》、《因緣義》等文。沈約申言:「神本不滅,久所服膺;『神滅』之論,良用駭惕。」(《答釋法雲書難范縝神滅論》)他在《神不滅論》中辯解說:「生既可夭,則壽可無夭,夭既無矣,則生不可極,形、神之別,斯既然矣。然形既可養,神寧獨異?神妙形粗,較然有辨。養形可至不朽,養神安得有窮?養神不窮,不生不滅,始末相較,豈無其人。自凡及聖,含靈義等,但事有精粗,故人有凡聖。聖既長存,在凡獨滅。」

沈約用壽、夭來說明形神之別是一種詭辯;宣揚「養形可至不朽」,更是荒謬之論。但他說的「神不滅論」卻又帶著濃厚的世俗等級色彩,即「聖人」之「神」可以「長存」,而「凡人」之「神」還是要堙滅的。這顯然是為了用「神不滅論」來「證明」現實等級社會的「合理」。宗教觀念和等級觀念在這裡是結合在一起了。沈約所撰的《內典序》、《佛記序》等文,也都是在反覆宣揚這些觀點。這種觀點在《宋書》中,有的是直接以佛教靈驗的故事出現的,有的是以「天命」所歸的說教出現的。

3 沈約 -詩歌成就

沈約梁武帝

梁武帝在永明體的詩人之中,沈約在當時甚有名望,詩歌成就也較為突出。鍾嶸《詩品》以「長於清怨」概括沈約詩歌的風格。這種特徵主要表現在他的山水詩和離別哀傷詩之中。與同時代的二謝等人相比,沈約的山水詩並不算多,但也同樣具有清新之氣,不過其中又往往透露出一種哀怨感傷的情調。

如《登玄暢樓》詩:危峰帶北阜,高頂出南岑。中有陵風榭,回望川之陰。岸險每增減,湍平互淺深。水流本三派,台高乃四臨。上有離群客,客有慕歸心。落暉映長浦,煥景燭中潯。雲生嶺乍黑,日下溪半陰。信美非吾土,何事不抽簪?寫景清新而又自然流暢,尤其是對於景物變化的捕捉與描摹,使得詩歌境界具有一種動態之勢。詩人以登高臨眺之所見來烘托「離群客」的孤獨形象,從而將眼前之景同「歸心」融為一處。

又如其《秋晨羈怨望海思歸》詩:分空臨澥霧,披遠望滄流。八桂暖如畫,三桑眇若浮。煙極希丹水,月遠望青丘。全詩境界闊大高遠,給讀者展示出天水一色、煙波浩淼的海天景色。結合詩題來看,海天的空曠遼遠,正反襯出「羈怨」之情與「思歸」之念。此類詩歌在齊梁山水詩中,亦不失為上乘之作。此外,像「日映青丘島,塵起邯鄲陸。江移林岸微,岩深煙岫復」(《循役朱方道路》);「山嶂遠重疊,竹樹近蒙籠。開襟濯寒水,解帶臨清風」(《游沈道士館》);「長枝萌紫葉,清源泛綠苔。山光浮水至,春色犯寒來」(《泛永康江》)等描寫山水的詩句,皆令人耳目一新。沈約的離別詩也同樣有「清怨」的特點,如最為後人所稱道的《別范安成》: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及爾同衰暮,非復別離時。勿言一樽酒,明日難重持。夢中不識路,何以慰相思?將少年時的分別同如今暮年時的分別相對比,已經蘊含了深沉濃郁的感傷之情;末二句又用戰國時張敏和高惠的典故(見《文選》李善注引《韓非子》),更加重了黯然離別的色彩。全詩語言淺顯平易,但情感表達得真摯、深沉而又委婉,在藝術技巧上具有獨創性。沈德潛評此詩:「一片真氣流出,句句轉,字字厚,去『十九首』不遠。」(《古詩源》卷十二)

沈約的悼亡懷舊之詩,「清怨」的色彩更加突出,如《悼亡詩》: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悲哉人道異,一謝永銷亡。簾屏既毀撤,帷席更施張。游塵掩虛座,孤帳覆空床。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詩的前半以大自然的永恆來反襯人生易逝、一去不返的悲哀;後半將悲傷的情感同凄涼的環境融為一處,情狀交現,悲愴靡加。除離別哀傷之作外,沈約的抒懷之作如《登高望春》、《古意》、《傷春》、《秋夜》以及樂府詩《臨高台》、《有所思》、《夜夜曲》等,在沈約集中皆為上乘之作,而且也都具有「清怨」的風格特徵。

4 沈約 -著作

沈約一生著述很多,除《宋書》100卷外,還有《晉書》120卷、《齊紀》20卷、《高祖紀》14卷、《邇言》10卷、《謚例》10卷、《宋文章志》30卷、文集100卷。他還撰有《四聲譜》,「以為在昔詞人累千載而不悟,而獨得胸衿,窮其妙旨,自謂入神之作」,而梁武帝卻「雅不好焉」。他問旁人:「何謂四聲?」被問的人回答說:「『天子聖旨』是也。」梁武帝仍不以為然。沈約所著書,只有《宋書》流傳至今。

編撰《宋書》

沈約撰《宋書》,是在繼承前人著述所得的基礎上,進一步整理、補充而成的。前人著述所得,主要包括何承天、山謙之、蘇寶生和徐爰的述作。早在宋文帝時,科學家何承天以著作郎身份撰寫國史,寫出了一部分紀、傳和《天文》、《律歷》、《五行》等志。後來,有山謙之、蘇寶生相繼撰述。宋孝武帝大明六年(462年),徐爰續作宋史,撰成65卷,上起東晉之末,下迄大明年間,奠定了《宋書》紀、傳的基礎。沈約對《宋書》紀、傳的整理、補充,一是確定了「立傳之方」,對晉宋之際的人物入傳有所取捨;二是補敘了宋前廢帝永光以後十餘年史事。

5 沈約 -軼事

元人伊世珍的筆記小說《琅嬛記》記有一位書生名叫沈休文,一日有仙女用雨絲所紡成的輕紗送給了他。沈休文後來把冰絲做成衣裳和扇子。 

此外沈約還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美男子之一。

上一篇[宋書]    下一篇 [《隋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