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全劇從一樁15年前的血案開始,自始至終都籠罩著緊張、懸疑的氣氛。雖說野澤尚的劇本尚有少許漏洞和值得推敲的地方,但它卻仍比後來的一部「冰之世界」略高一疇,勝在緊湊而絕無拖沓冗長之感。木村拓哉飾演的直季是一個悲劇角色,在劇中屬於付出的一類。當15年前的聖誕夜,在那樁血案中倖存下來的實那子來到他們家接受催眠治療的時候,他就愛上了實那子,哦,不,不應該說「愛」這個字,為時過早了,應該說他全心的關注著這個可憐的女孩,小小的早熟的臉上是一片心痛的憂鬱。

沉睡森林 

1 沉睡森林 -沉睡森林 】


木村拓哉主演
那一年,實那子12歲,直季10歲。為了讓實那子忘記痛苦的回憶,父親把直季的童年移植到了實那子的腦中,這樣,實那子擁有了和直季一樣的童年生活:與小夥伴在森林裡玩泰山遊戲,喝清澈的山泉,一起打棒球。實那子成了直季的一部分,而她真正的過去卻被抹煞了,她記不清自己在15年前的那樁血案中看到了什麼。直到獨自生存了15年後,實那子關於父母、姐姐死亡的陰影重又閃回腦海之中,她想起了一封信,15年,是一個期限,也是一個約,實那子憑著這封神秘又奇怪的信來到了那個叫沉睡森林的地方,遇到了直季,她於他,是素昧平生;而他於她,已瞭然胸中,他們就這樣相遇,這一年,實那子27歲,直季25歲。這時候的實那子已經有了未婚夫輝一郎,並準備結婚,但是直季的出現,卻攪亂了她的生活,這個謎一般的男孩就象熟悉的陌生人一樣洞悉她的內心世界,令她不知所措,其實這又有什麼奇怪,本來實那子就是直季的一部分。直季決然與女友由里分手,因為他對她說他的愛情只到25歲,之後他就要去赴一個非常之約,那個約是他自童年起就形成的情感脈絡,他要去見實那子,沒什麼可以阻擋他。直季開始以獨行俠的身份幫助實那子調查那樁血案,他覺得自己有責任把兇手找出來,並有責任讓實那子重獲幸福和快樂。隨著劇情的發展,案子呈現出一波三折的緊張和離奇,彷彿看到兇手了,卻又彷彿沒有看到;彷彿已峰迴路轉了,卻又如入絕境,無路可退。抽絲剝繭后的結局是令人吃驚的,誰也沒有料到兇手竟然是與實那子朝夕相處的輝一郎,婚禮伴隨著尖叫、哭喊匆匆夭折,只有新年的鐘聲仍敲響在黑夜的海面。終於當所有的一切歸於平靜時,又一個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事發生了,直季在去往沉睡森林的火車上永遠的睡著了,手中墜落的花,眼裡流下的淚,正暗合了片頭的某種隱喻:搖床旁直季握著花束獃獃的站著,卻不見實那子的蹤影;緊接著鏡頭一轉,又看到實那子身穿潔白長裙的背影,卻沒了直季,只有無邊的森林仍固執的泛著濃濃的綠意,帶給人一絲生的契機。

  劇中直季和實那子的感情也如同那樁血案一樣,帶著撲朔迷離的味道。喜歡「沉睡森林」的人都樂意把直季當作完美的情人看待,因為他為她執著守候了15年,並在15年後為她付出了一生,這是怎樣一份感情?我也情願這麼認為,並也是使我直接喜歡上他的重要原因。但現在回頭想想,我敢打賭其實編劇也不清楚到底要把他們的感情定位在何方。情人乎?姐弟乎?既似是而非,又似非而是,既然喜歡實那子,為什麼一開始要以不屑一顧的表情去赴初次之約,並三番五次施壓於伊?當後來直季知道實那子確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時,這份連他也意想不到的遭遇更加劇了感情的混沌和迷惘,於是在這片被迷霧交織得朦朦朧朧的森林中,偶爾被陽光劃破直泄而下的明亮光芒讓喜歡他的人有了具體的原因和內容,並趨之若鶩,牢牢握在手心,生怕不小心就此滑脫了去。那個沉默的小小的關注著實那子的直季,那個15年後為了實那子與女友分手的直季,那個為了實那子的幸福最終失去女友和好友的直季,那個為尋找兇手而一再受傷的直季,那個在受傷時與實那子真情流露的直季,讓我情願相信什麼是執著,什麼是無怨無悔和什麼是愛情,而不再顧忌他們到底是否存在血緣關係。「想回到沉睡的森林,那個屬於我們的森林」「那兒的水很好喝」「我們可以玩泰山遊戲」「那是一段多麼快樂的時光」「是啊,是一段多麼快樂的時光」「嗯,什麼時候我們再一起回去吧,好嗎?」「好的。」

  埋藏在直季心中的其實只是一個夢,一個關於童年的夢,為了這個夢,才有了以後的直季,他的一生註定要和實那子相連,這樣的感情在野澤尚的手中必定會呈現出謎樣的動人光彩,讓我事隔幾年後重溫,仍然唏噓不已。

2 沉睡森林 -相關條目

2,2-二甲基己烷
巨野縣柳林鎮
瑞鳳號(Zuiho)航空母艦
赤城號(Akagi)航空母艦
2,3-二甲苯酚
2,4-二甲苯酚
三點阿波魚

上一篇[《冰之世界》]    下一篇 [野澤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