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沉船 -簡介

      羅賓德羅那特·泰戈爾是印度著名詩人、作家和哲學家;而且在音樂和繪畫方面也有一定的成就。

 

2 沉船 -概述

      他於一八六一年生於孟加拉一婆羅門地主家庭,一八七七年到英國學習法律,但不久棄學歸國,經營其父遺產,並開始從事文學和哲學創作活動。他一生共寫了五十多部詩集,二十多部劇本,十二部中篇和長篇小說,一百餘篇短篇小說及其它著作(包括哲學著作和各種論文集)達四十卷。哲學著作以《生之體現》最為重要,該書比較全面地反映了傳統的印度哲學思想。詩集最著名的有《吉檀迦利》、《園丁集》、《新月集》等。泰戈爾曾於一九一三年,主要以其詩集《吉檀迦利》,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戲劇較重要的有《郵局》、《紅色夾竹桃》等。他的作品主要用孟加拉文寫成,其中大部分由他本人譯成英文。 泰戈爾在印度享有極高的聲譽。泰戈爾雖自幼接受西方資產階級教育,但在宗教、哲學、社會思想等方面仍具有濃厚的東方色彩。他十分崇拜古印度詩人迦梨陀娑,對古印度梵文文獻相當熟悉。對於西方文明,他一方面讚賞其完成實際工作的能力,同時又頗惡其精神空虛。他顯然完全接受性善說觀點,視幼小男女天真無邪的心靈至為可愛和可貴,切望人人都保有赤子之心。他主張恬靜、淡泊的生活,反對激情;主張人與人和睦相處、彼此相愛相助,樹立人類為一整體的觀念,反對互相歧視、欺凌和使用暴力。在這樣一些思想支配下,他一方面對印度特有的種姓制度等不合理現象深惡痛絕,另一方面又必然反對暴力革命,甚至對印度本身的民族解放鬥爭也持否定態度,提出了於人民有實惠的社會改革更重於空洞的政治自由一類口號。泰戈爾本人曾長期致力於和平運動。一九○一年他在聖諦尼克坦創辦了「和平之家」(一九二一年易名為「國際大學」),招收世界各國學生,學習有關社會改革、國際團結及農村建設等方面課程,所獲諾貝爾文學獎金全部用作學校經費,希望藉此實現其世界和平理想。 泰戈爾於一九四一年去世。
    《沉船》是泰戈爾較早的一部作品,寫於一九○二年,先於一九○三年四至六月在孟加拉《班加·達遜日報》上連載發表,至一九○六年始以單行本出版。 《沉船》的整個故事寫了納里納克夏和卡瑪娜這對無比虔誠、無比善良的年輕夫妻的悲歡離合。從這點看,頗似中國的傳奇。但《沉船》決非一個簡簡單單的、意在勸善儆惡的傳奇故事。 《沉船》故事中的偶然際遇,在泰戈爾的筆下顯然都表示一切為神的安排,或上帝的意旨。他有意以此來宣揚他的宗教思想。但更重要的,我們必須看到,泰戈爾實際通過這個故事全面地表達了上面所說他本人的那種人生觀和世界觀。 我們看到《沉船》里所描寫的世界真可稱之為好人世界。這裡每一個人都隨時全心全意在為別人著想,都不惜自我犧牲以謀求別人的幸福:安那達先生簡直完全以女兒所感受的悲歡代替了自己的感受,納里納克夏和克西曼卡瑞母子彼此的關懷和體諒達到了全然忘我的地步;漢娜麗妮在和羅梅西真誠相愛之後,儘管出現了重重難以破除的因誤會而產生的障礙,卻始終對他一往情深、無法忘懷;羅梅西在發現自己意外得來美麗的新娘並非自己的妻子之後,既不肯苟且從事,以假作真,又決不肯不負責任地把她拋開了事,即使自己因而受盡種種誤解和折磨亦在所不惜!更不用說還有那位「印西一帶出名的『卡克拉巴蒂大叔』」,他和羅梅西、卡瑪娜真可謂萍水相逢,僅是在一條船上偶然相遇,但他以及他的全家馬上把解決他們的困難看作了他們全家的頭等大事】甚至連這裡僅有的一個壞人阿克謝,讀者也會覺得他可憐和可厭更多於可惡和可恨。 很顯然,泰戈爾在這裡宣揚的是一種以道德救世的思想,彷彿依靠人的善心,世間的種種苦難就可以解除了。書中還有作者寄予深情的兩個人物:幼小的烏梅希和卡瑪娜。烏梅希這個從小無家可歸的流浪兒,為了生存下去不可能不染上許多「不道德的」、「自私的」惡習,但當他一旦被人收留,感受到別人給予他的溫暖的時候,他善良的天性立即充分顯露出來,完全恢復了他的純樸、可愛的本來面目。天真、憨厚、溫柔而美麗的卡瑪娜,在她認定羅梅西就是自己的丈夫時,她是那樣逆來順受,甘願忍受一切痛苦以求得羅梅西的幸福。而當她獲悉和她結婚的實際並非羅梅西,卻另有其人時,她便決不肯再和他相處下去,而是毅然立即出走,到茫茫人海去尋找自己的丈夫。這無疑是泰戈爾心目中賢妻良母的形象。所有這些當然都未免摻雜過多理想成分。但泰戈爾以其善於刻畫青年心靈的妙筆終給我們留下了兩個令人難以忘懷的青年形象。

書摘:  卡瑪娜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去,鎖上門,把燈滅掉,然後在黑暗中坐在地板上沉思。在想了很久之後,她最後得到這樣一個結論:「既然上天已經剝奪掉我對他的一切權利,我就決不能再這樣對他念念不忘了。我必須準備完全對他斷念。現在除了偶爾侍候侍候他的機會之外,我已是什麼也沒有了,這種機會我可一定得盡我的全力去保持。願上天給我力量,讓我能夠含著笑去盡我應盡的職責,此外永遠也不要再有任何其它的奢望!只是要做到這一點,已經夠我努力的了。如果我不能愉快地去做我應做的工作,如果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帶著一副愁苦的面容,那我最後就定然得放棄一切了。」
  在這樣把自己目前的處境前後思量了一番之後,她告訴自己必須抱定決心這樣做去:「從明天起,我決不再存絲毫悔恨之心;我決不顯出不愉快的顏色;我決不為了我所不能達到的奢望愁苦嘆息。我一定得完全滿足於終身在這裡服役。我將永遠、永遠也不再有任何其它的要求。」
  她上床睡下了,在翻來複去折騰了一陣之後,她終於睡去。夜裡她又醒過了兩三次,每次醒來的時候,她都像背誦一段神誥似地對自己說,「我將永遠、永遠也不再有任何其它的要求,」早晨起身的時候,她也交抱著雙臂集中全部毅力重申自己的決心,「我將終身在這裡服役,並且永遠、永遠也不再有任何其它的要求。」
  她匆忙地梳洗后就到納里納克夏的書房裡去。她用自己的衣服把那間房子的每一個角落都拂拭乾凈,把草席鋪好,然後就匆忙地趕到恆河邊去洗澡。
  由於納里納克夏一再勸說,克西曼卡瑞已改變了在日出前下河洗澡的習慣;因此卡瑪娜要冒著黎明時的清寒上河邊去,就只得由烏梅希陪著她了。
  洗完澡回來,她含著笑去向克西曼卡瑞請安。
  老太太那時正準備動身到河邊去。「你為什麼去得那麼早?」她向卡瑪娜問道,「你應該等著我,同我一道兒去的。」
  「我今天實在沒法等您,媽媽,」卡瑪娜說,「我有許多事情要做。昨天晚上買來的那些蔬菜必須先收拾出來,還有一些必需的東西,我得派烏梅希儘早到市場上去買。」
  「一切事你全都想到了,親愛的。我們的客人來到的時候,會看到早飯早已給他們預備好了。」
  這裡納里納克夏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卡瑪娜立刻抄起面紗來蒙著水濕的頭髮走進后屋裡去。
  「又要到外面洗澡去了嗎,媽媽?」納里納克夏說。「等身體更健壯一些再去不更好嗎?」
  「別老想著你是一個醫生,納里納,」克西曼卡瑞回答說。
  「長生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每天早晨到恆河去洗一次澡。
  你又要出門去了嗎?今天可別回來得太晚了。」
  「為什麼,媽媽?」(第57章)

(小說在線閱讀: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2005/t/taigeer/cc/index.html)

上一篇[紅娘丸]    下一篇 [道成肉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