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沉默的女人 -創作背景

  70歲的理查·施特勞斯,在寫完《玫瑰騎士》濶別多時后,和《阿拉貝拉》一樣又取用喜劇素材去作曲。此劇中像《阿麗亞德妮》一樣加入了談話的要素,展現出富於機智的音樂。而音樂中不僅引用自作歌劇(如《沒有影子的女人》和《艾蕾克屈拉》等)的旋律,還取用別人的歌劇 (如《浮士德》、《魔笛》和《弄臣》等)的曲調。


  登場人物中,滿口狂言的理髮師,使人聯想到《費加羅》。施特勞斯在此劇中,和莫羅茲斯爵士共同行動,他並非單純的丑角,而且可愛的老人由於態度優雅、彬彬有禮,年輕人對他都深抱好感。

2 沉默的女人 -劇情簡介

  本劇主角非常厭惡吵鬧喧嚷,所以他決定同一位不說話的女人結婚。誰知婚禮剛完,這位不說話的女人便開始喋喋不休。丈夫忍無可忍,決定出錢來解除婚姻的約束。直到最後,他忽然發現他這位「夫人」,原來是一個男孩偽裝而成,以致這次婚姻成為他終身笑柄。

3 沉默的女人 -歌劇信息

  演奏時間:前奏曲:4分 第一幕:50分 第二幕:73分 第三幕:50分


  時間:1780年


  地點:倫敦郊外莫羅茲斯爵士家的一室


  劇中人物:


  莫羅茲斯爵士 男高音


  爵士的女管家 女中音


  理髮師 男中音


  義大利歌劇的歌手們


  亨利·莫羅茲斯 莫羅茲斯爵士的侄子 男中音


  阿敏達 亨利之妻 女高音


  伊索塔 女高音


  卡羅塔 女高音


  莫比歐 男中音


  瓦奴奇 男低音


  華法羅 男低音

4 沉默的女人 -劇幕信息

  序曲: 這首題作《集成曲》的序曲,由法國號頑固低音的《理髮師的計謀》動機)開始。這是以奏鳴曲式做成的,其中的許多主題,在知道具體意義前,就深刻地銘刻在聽眾腦海里。雖然短小,卻是頗具效果的序曲。


  第一幕 莫羅茲斯爵士家的家中某房間


  當女管家在掃房間的時候,理髮師進來了。由於莫羅茲斯爵士還在睡覺,女管家就把握這機會打開話匣。她開心地說:「爵士極端害怕噪音是由於孤獨引起,他需要娶一個經驗豐富又勤奮的」沉默的女人,」我正想推薦她……。」因她嘮叨個沒完沒了,連理髮師也發怒了。


  於是兩人就爭吵起來,莫羅茲斯爵士被吵醒了,他快步走進這個房間。把女管家趕走後,就唱出了自己無法逃離噪音的苦惱。理髮師在這裡並不唱歌,而只是說話,隨後莫羅茲斯爵士又唱出嫁給年長的丈夫的年輕女人是多麼幸福。


  這時莫羅茲斯爵士的侄子亨利來訪。接著和他一起擔任歌手的劇團夥伴們隨著《滑稽小進行曲》也進來了。莫羅茲斯爵士知道自己的族人居然在眾人面前獻唱賺錢又和女伶結婚,便怒不可遏。他立刻決定把亨利從自己遺產繼承人名單中剔除,命令理髮師趕快使自己和「沉默的女人」結婚的計劃早日實現,然後又回到寢室。


  理髮師非得在明天早晨以前找到新娘不可。他先向劇團的女伶伊索塔和卡羅塔試探,但都被拒絕了。突然,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奇特的計謀,就是先舉行假婚禮,事後再離婚就行了。此事就由劇團中的演員們來扮演。瓦奴奇演牧師的角色、莫比歐是公證人……。


  第二幕 同一房間。次日早晨


  這一幕是從優雅的小步舞曲開始的。偷聽到理髮師們的計謀后,女管家就設法要莫羅茲斯爵士打消結婚的念頭,但他把這些話當作耳邊風。這時理髮師帶三位姑娘來了。他要莫羅茲斯爵士做出紳士般的舉止,然後把姑娘一個個介紹給他。


  其中卡羅塔是鄉下姑娘,伊索塔是裝腔作勢的姑娘,阿敏達喬裝成樸素的城市姑娘蒂咪達。莫羅茲斯爵士對蒂咪達那說話般優雅的歌唱著迷后,立刻叫人把牧師請來,並開始和她唱起了二更唱。


  婚禮就要開始。這時施特勞斯用了十八世紀鍵盤曲集《費茲威廉閨女琴曲集》中的阿勒曼舞曲。在婚姻契約書上籤過名后,突然有一群船員衝進來,場面立刻大亂。阿敏達在這裡必須扮演一個極為殘酷的角色。她在高聲大叫:《請安靜!》,然後面對莫羅茲斯爵士宣布說:「我要把家裡的一切徹底改變!」新郎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目瞪口呆。


  在最壞的時刻,亨利來到,建議莫羅茲斯爵士不如離婚算了。莫羅茲斯很感激他的建議,答應讓他再成為遺產繼承人,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寢室。等莫羅茲斯爵士睡著后,亨利就把阿敏達叫來,開始唱出一段二重唱。


  第三幕 同一房間。次日早晨


  在溫和安靜的賦格曲中幕啟。舞台上化裝成工人的演員們,有的在打釘子,有的在搬貨物。女管家雖然請求他們安靜一點,但沒有人理睬她。聲樂教師(由亨利喬裝)進來,阿敏達隨著大鍵琴的伴奏,開始唱出詠嘆調《我自己也搞不懂》。歌曲越來越華麗,終於演變成二重唱。當阿敏達把高音(Mi)唱得很長的時候,莫羅茲斯爵士走入這房間。阿敏達趕快移到下一首二重唱,這時加入莫羅茲斯爵士和女管家后,就成為四重唱了。


  接著為了離婚的事,在這房間內要開臨時法庭。法官們(仍舊由劇團的演員們喬裝)入場,此處拿布爾的《殷·諾米奈》(也包含在費茲·威廉的《曲集》內,譜例)作為伴奏。


  莫羅茲斯爵士控訴說:「起初我是想娶一個沉默的女人,不料競變成一隻火母雞。」不過,這不足以構成離婚的理由。接著理髮師作證說:「新娘在結婚前,就和別的男人交際。」這時留著長鬍子的男人(由亨利喬裝)登場,面對猶豫的阿敏達逼問說:「你真的不認識我嗎?」由於她無法否認,判決似乎要成立了。


  但是法官發現契約書上並未明白表示新娘必須是《處女》,又回到出發點上。莫羅茲斯爵士說他真的再也無法忍受了,鑽入床鋪中,把頭埋在枕頭下。在理髮師的信號下,歌唱停止了,音樂也逐漸平靜。


  阿敏達和亨利把喬裝的衣裳脫掉,跪在叔叔的床邊。亨利請求老人家的寬恕,阿敏達也懇求他承認自己是侄子的妻子。起初莫羅茲斯爵士因無比的憤怒,舉起手杖想打下去,但立刻頓悟事情的經緯,突然開懷大笑起來。他就坐在兩個年輕人中間,演員們開始跳舞,由二重唱變成四重唱,最後是大合唱(但除去莫羅茲斯爵士)。夥伴們走後,房間內只剩亨利、阿敏達和莫羅茲斯爵士三人沉默地坐著。


  老人浮現滿足的微笑,並唱道:「音樂是多麼美妙,特別是當它結束后。」然後開始暢飲葡萄酒,在煙鬥上點火,愉快地握住兩個年輕人的手。

上一篇[《最後的四首歌》]    下一篇 [任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