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沙加(梵文Sakya音譯,「釋迦」諧音。「釋迦」是部落名稱,意思是「能」),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代表作《聖鬥士》中女神雅典娜的最高級別守護戰士、聖域第六宮處女座黃金聖鬥士,同時也是佛祖釋迦牟尼的轉世,因此也被稱為最接近神的人。

1 沙加 -簡介

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代表作《聖鬥士星矢》中女神雅典娜的最高級別守護戰士、聖域第六宮室處女座黃金聖鬥士。又被尊為最接近神的人。在聖域黃金十二宮中,其是年齡第二小的黃金聖鬥士。

2 沙加 -個人信息

沙加(シャカ/Shaka)

沙加沙加
年齡20歲
身高1.82米
體重68公斤
生日9月19日
血型AB型
星座處女座(又名:室女座)
出生地印度
修鍊地恆河流域
絕招:血池地獄(沙加的一滴血便能化為一片血海,灼熱到將敵人融化。)
 六道輪迴(把對手打入地獄界、餓鬼界、畜生界、修羅界、天界、人界中的一界,飽受折磨。)
 防禦環(沙加的最強防護)
天空霸邪魑魅魍魎(攻擊型招數,附帶有可怕的幻象)
天魔降伏(攻擊型招數)
天舞寶輪(攻防一體的招數,可以剝奪對手的五感)
招牌POSE高高端坐在蓮花台上,面色沉靜、雙目輕闔的沙加聖潔而莊嚴。
 沙加的經典語錄:「花開了,然後會凋零,星星是璀璨的,可那光芒也會消失。這個地球,太陽,整個銀河系,甚至宇宙,也會有死亡的時候。人的一生,和這些東西相比,簡直就是剎那間的事情。在這樣一個瞬間,人降生了,笑著,哭著,戰鬥,傷害,喜悅,悲傷,憎恨,愛,一切都只是剎那間的邂逅,而最後都要歸入永久的長眠中。」

3 沙加 -人物簡介

沙加(梵文Sakya音譯,「釋迦」諧音。「釋迦」是部落名稱,意思是「能」),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代表作《聖鬥士》中女神雅典娜的最高級別守護戰士、聖域第六宮處女座黃金聖鬥士,同時也是佛祖釋迦牟尼的轉世,因此也被稱為最接近神的人。

被譽為最接近神的聖鬥士,平時閉著雙眼,但當他張開眼睛時,其力量會大為增加,並使出天舞寶輪,奪去敵人的五感。並在冥界之戰中殺死多名冥鬥士。最後,和三名黃金聖鬥士同歸於盡,其實他未死,而是領悟了八感,來到冥界。后在突破嘆息之牆時與其他黃金聖鬥士一起犧牲。

高高端坐在蓮花台上,面色沉靜、雙目輕闔的沙加聖潔而莊嚴。沙加很少流露出喜怒哀樂的尋常情感。在他看來,人類的情感正是苦難的來源,端坐在高處的沙加一直以悲天憫人的心態看待人類,那是一種強者對弱者、超脫者對沉溺者的悲憫之情,這正是沙加作為最接近神的人的超然之處。

然而,十二宮戰役中,沙加看著那些熱血少年在自己面前一次次倒下又頑強地爬起,他對人類情感的看法動搖了,他從少年們執著的信念里找到了堅強的力量。在青銅聖鬥士一輝為了兄弟和戰友,甘願和他一起沖向生死未卜空間的一刻,沙加明白了並非所有的情感都是苦難的來源,有些情感可以給人們帶來強大的力量、可以溫暖人們的心靈,這種情感是值得人們用生命去守護的。

正是這一役讓沙加從高高的蓮花寶座上走了下來,由佛的傳道者回歸到了人的身份上,而人的情感也隨之在他身上復甦。冥王篇一戰,沙加正是基於人的身份及情感的驅使,演繹出娑羅雙樹園裡最為悲壯的一幕:看著昔日的戰友混雜在冥鬥士中間,沙加的情感表現是憤怒,他毫不留情地打下了偽裝在撒加等人身上的冥衣,並試圖讓三人說出闖宮的真正目的。當撒加堅定地說「我們要去取雅典娜的人頭!」時,沙加為隱藏在撒加堅忍表情背後的難言苦衷而憂慮,這憂慮促使他做出慷慨赴死的決定。這個決定,是基於對朋友的信任和對所守護世界的熱愛而做出的,這種休戚與共的情感,是屬於並只屬於人類的。這時的沙加,與其說是佛陀的轉世,不如說是超越了生死境界的人。 

4 沙加 -性格特徵

沙加沙加
沙加(シャカ/Shaka的音譯),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代表作《聖鬥士星矢》中女神雅典娜的最高級別守護戰士、聖域第六宮處女座黃金聖鬥士,據說是佛陀的轉世。因其強大的力量及聖鬥士中第一名覺醒第八感者(冥王篇之前)之故,而被稱為最接近神的人。在聖領黃金十二宮中,其是年齡第二小的黃金聖鬥士。

高高端坐在蓮花台上,面色沉靜、雙目輕闔的沙加聖潔而莊嚴。沙加很少流露出喜怒哀樂的尋常情感。

在他看來,人類的情感正是苦難的來源,端坐在高處的沙加一直以悲天憫人的心態看待人類,那是一種強者對弱者、超脫者對沉溺者的悲憫之情,

但沙加對弱者的憐憫,就是讓他們早登極樂,以此解脫。

這正是沙加作為最接近神的人的超然之處。

然而,十二宮戰役中,沙加看著那些熱血少年在自己面前一次次倒下又頑強地爬起,他對人類情感的看法動搖了,他從少年們執著的信念里找到了堅強的力量。在青銅聖鬥士一輝為了兄弟和戰友,甘願和他一起沖向生死未卜空間的一刻,沙加明白了並非所有的情感都是苦難的來源,有些情感可以給人們帶來強大的力量、可以溫暖人們的心靈,這種情感是值得人們用生命去守護的。

冥王十二宮篇一戰,沙加正是基於人的身份及情感的驅使,演繹出娑羅雙樹園裡最為悲壯的一幕:看著昔日的戰友混雜在冥鬥士中間,沙加的情感表現是憤怒,他毫不留情地打下了偽裝在撒加等人身上的冥衣,並試圖讓三人說出闖宮的真正目的。

當撒加堅定地說「我們要去取雅典娜的人頭!」時,沙加為隱藏在撒加堅忍表情背後的難言苦衷而憂慮,因為他相信這三人絕不可能背叛聖域……。憂慮促使他做親自到冥界查看實情的決定!這個決定,是基於對朋友的信任和對所守護世界的熱愛而做出的,這種休戚與共的情感,是屬於並只屬於人類的。

這時的沙加,與其說是佛陀的轉世,不如說是超越了生死境界的人。如果說娑羅雙樹下的沙加是領悟了人類情感力量的人,那麼嘆息牆邊的沙加則是真正意義上的佛。當他從穆的手中接過念珠時,當他看到生死與共的兄弟要為同一個信念而奮鬥時,沙加再一次感受到了友情的力量,他彷彿看到陽光與希望正在自己和夥伴們的手中一點點升起。

用生命為人類鋪就一條通向光明的道路,這不正是佛所講的慈悲胸懷嗎?此刻的沙加徹底完成了從人到佛的轉變,也和他的前世釋迦牟尼達成了最終意義上的統一。

5 沙加 -初次登場

(圖)沙加沙加

初識沙加,猶在《聖鬥士》黃金十二宮之戰時。

許多人稱此時的沙加為「未脫神之外殼之沙加」,說到他如何地不近人情,如何地冷酷無情 如何地自負囂張,如何出手狠辣決絕,如何言詞尖銳刻薄…..總之,除了一張毫無瑕疵的臉,這位初露鋒芒的黃金戰士的所作所為再也找不出任何可以讓人稱道之處。「佛陀之轉世」「最接近神之人」得到了「最好」的闡釋:強大,果決而無情,「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完全是一幅視萬物為草芥的神的模樣。雖然沙加後來稍有「回復人性」,但「大錯已鑄,無力回天」。

也有這樣一番理解:沙加之所以出手毫不留情,不在於內心真有多麼冷酷,「必欲殺之而後快」,而是因為堅持了這樣的人生信條:情乃萬苦之源。本不在於奪人性命,只是想以最果斷的方式,讓為情所困的芸芸眾生(比如打不死的青銅小子們),儘早領悟:情海無邊,回頭是岸。雖然手段過激,用心卻是純正良苦。沙加之「累我一人而度天下人」之心結,孰知之?

自七歲便留在聖域,十三年來除了守衛處女宮便別無他事擾心這樣單調的生活經歷,二十歲的沙加的人生經驗,只怕未必比的上那一干青銅少年。沒有感情的大起大落,沒有生活的坎坷跌宕,沙加此時所能相信的,唯有自己的眼與心。在互不了解的情況下,擅闖十二宮的青銅無疑是徹頭徹尾的入侵者,打擾了聖域本來的平靜與安詳(儘管也許只是表面上)。一個合格的戰士,怎會對敵人手下留情?何況沙加的能力,並不僅限於合格。

此時的沙加猶如璞玉,雖已光華初現但仍需琢磨,人生閱歷的蒼白和個人感情的匱乏讓已然具備超強實力的少年顯得靈氣有餘,沉穩不足。他需要的是一個更高的人的情感經歷的提升,而不是敲掉並不存在的神的外衣。

再度相逢那一頭絢爛的金髮,已是冥王篇中(北歐和海皇中雖有驚鴻一瞥,但實在是太過倉促,諸黃金只是作為背景存在,雖然兩個故事都不錯,北歐篇尤其精彩)。「經歷了諸多戰鬥,親眼目睹了青銅們的矢志不渝和真摯友情,沙加的情感起了變化,他終於從高高的蓮花台上走了下來,不再用俯視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去掉了神的光輝,他成了一個真正的人。」如是觀點在我看來,亦是只對了一半。確實是因為生命經歷的增加,讓本來只是在形而上層次上去理解「情」的沙加有了質的突破(十二宮一個小時戰鬥的錘鍊想必比沙加過去二十年學到的都多),逐漸領悟到「情」的真諦,否則生性自尊的的沙加絕不會那麼輕易的放走青銅,亦不會對一輝說「你讓我迷惑」這樣的話,表明他堅持了二十年的信念開始動搖。但這並沒有讓他「走下來」,而是「走上去」,站在了一個更高的層面,更客觀也更認真地去看待這個世界上的悲歡離合與喜怒哀樂,不僅僅從自己的角度,也從他人的角度來理解事物。那個懵懂任性的少年不在了,過人智慧與高曠氣度並存的沙加讓人情不自禁的心折。雖然有些惋惜那個率性驕傲的的小戰士的離去,卻仍然由衷地感動與沙加的成長——願得一戰驚天下,從此不負身後名。

他真的做到了,就在沙羅雙樹園一戰。沒有痛,沒有淚,有的是無盡的安詳與平靜的喜悅。看著他似無意般拂去額旁的鮮血;看著他神情淡定的說出那令人心驚的話語:「去葬身之地」;看著他金髮披拂的身影沒入雙樹園雕花的大門;看著他雙眉挑起時永遠的驕傲與清明;看著他展顏微笑面對滿園的繽紛落英…….遺世而獨立的清冷背後,竟是與常人無二的明媚與憂傷。比佛更純粹,比神更美麗。

一百零八顆串珠劃出流星的弧線,如感懷又如徹悟的天籟一樣的吟誦竟成為生命的絕響……

沙加之言行,純純發乎天然,源於自然,言不惹俗,足下無塵。他的人,也如美玉,如明鏡,明潤,清朗,潔凈的不沾一點塵世的冗雜;若果然有瑕疵,卻也是少年的通病:生命是為了燃燒而存在,決不是要在這個世界上作毫無意義的羈留。也正因為如此,黃金聖衣在他身上,才有著永不消磨的燦爛華彩——生命最頂端的光華。

當風玉立,臨水照花。揚眉一笑間,髮絲飛揚,花落如雨——沙羅雙樹之花。

6 沙加 -大事記

沙加沙加
黃金十二宮中迎戰星矢一行人
黃金十二宮中救一輝
海界篇中強化鳳凰座聖衣
冥界十二宮中以幻象迷惑撒加、卡妙、修羅三人
冥界十二宮中獨自迎戰撒加、卡妙、修羅三人
冥界十二宮中隻身趕往冥界
冥界篇中第一個到達雅典娜的轉世——城戶沙織身邊保護她。
冥界篇中打算創造出太陽的光芒獨自打破讓人類絕望的嘆息之牆
冥界篇中與活著的黃金聖鬥士們向嘆息之牆發起攻擊
冥界篇中與十二名黃金聖鬥士在嘆息之牆前同歸

7 沙加 -攻擊力

天舞寶輪是處女座沙加的最終奧義,是沙加人生觀世界觀的最終體現。不可進攻不可防禦的最終性質和剝奪六感的完美能力體現了整個世界意念中的完美狀態,這個狀態是調和的,是均衡的,是最終的。但是這個世界的本質卻使無常,就像沙加說的一樣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善和絕對的惡。天舞寶輪這個最終戰陣也是積於這個本質上所建立起來的。但是既然本質是固定的,是不變的。那麼沙加的天舞空間只能說是在一定的條件和基礎上所建立起來的他所認為是相對完美的空間,但是由於受到世界本質因素的影響也可以說這個天舞空間在某些特定的時刻上也是不完美的

一、天舞寶輪的建造基礎是小宇宙,小宇宙的大小直接影響了沙加天舞戰陣的構建成否和完美狀態。由此要解決天舞寶輪的相對均衡的狀態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小宇宙的問題.

1.沙加為什麼要閉眼積累小宇宙?

首先天舞的構成是小宇宙,沙加閉眼的原因是為了更多的積累小宇宙,從而在基礎上構造出超越其他招數的空間,也就是說是在小宇宙的容量上壓制超越敵人.而閉眼積累小宇宙就是沙加獨一無二的積累小宇宙的方式。閉眼積累的小宇宙的大小由閉眼的時間所決定。屬於封閉常態視覺所獲得的能量提升,封閉積累的小宇宙一旦釋放,就不會在短期再生,需要一定時間的恢復。而燃燒不需要積累的小宇宙的能量隨時都可以產生,而且和燃燒小宇宙的程度與其自身的意志有很大的關係。

12宮時候的天舞和雙樹園天舞的釋放都屬於沙加積累的小宇宙一次性大規模爆發,而閉眼所積累的小宇宙,就是爆發時創造天舞空間表現出強大控制程度的前提.

閉眼積累的小宇宙和平常修鍊時所領悟到的小宇宙不同,和正常的通過小宇宙燃燒所獲得的高能量也不同.他通過封閉視覺獲得一部分常態能量儲存。而且正常的戰士並不能完全清楚的感知積累的小宇宙到底有多少。第七感是黃金戰士們燃燒基本小宇宙的基礎,而閉眼只是沙加個人積攢小宇宙的特殊手段.

黃金聖鬥士是通過達到第七感后達到小宇宙的更高水平,並且通過小宇宙得到小宇宙的提高,而沙加自閉視覺積累的能量,顯然不屬於燃燒小宇宙的範疇。燃燒小宇宙是可以被對方感應到的行為(比如說五小強和敵人的戰鬥都能體現出這一點),沙加在閉眼的常態下則在漫畫中並沒有提及到小宇宙的燃燒,也就是說小宇宙燃燒是不可感知的。沙加通過閉眼積累常態能量是不可感知的行為,沒人知道他閉眼積累了多少的能量,小艾曾告戒青銅,絕對不要讓沙加睜開眼睛,否則他眼前的一切將被毀滅。這就說明,小艾也沒見過睜眼沙加,所以只能猜測閉眼能量的釋放很有破壞力,但具體表現為何無法事先感應,只能在沙加釋放能量時才會感受到。
而燃燒小宇宙則屬於可以全程被感知的行為,沙加對巨蟹宮發起天魔降服之前撒卡修三人就已經感應到沙加的小宇宙極限燃燒。甚至亞爾迪微弱的小宇宙消失他們三人都能感應到,一般來說,黃金戰士在非戰狀態下不會燃燒小宇宙,而沙加即使在非戰狀態下也可以通過自閉視覺積累能量。

自閉視覺積累能量,這屬於沙加的主動行為,並非所有黃金聖鬥士都具有這樣的能力.如果都具有這樣的能力的話,那麼其他黃金也可以在平常狀態封閉感官來積累小宇宙從而獲得小宇宙的大規模能量,但是實際上黃金卻沒有這樣做。也就是其他黃金不具備在平常狀態下,封閉感官能量提升的能力。

2.天舞寶輪能否壓制或者暫時喪失第七感?

天舞寶輪我認為是壓制小宇宙,而不是使小宇宙喪失。如果是喪失或者是壓制小宇宙的話,那麼薩迦三人又如何小宇宙歸為集體,釋放雅典娜的驚嘆呢?天舞寶輪我個人認為不具備剝奪第七感的能力,也就是說,在天舞的空間上沙加可以實現攻防一體,壓制對方的小宇宙狀態,剝奪對方的官能感覺。但不能剝奪其本能的小宇宙基礎.

3.天舞寶輪關於五感剝奪引起的小宇宙上升的問題?

五感剝奪在特殊的情況下會引起小宇宙的急速提升。例子如同小強。A.12宮一戰,有幾場也是半死的小強在五感喪失的狀態下領悟了第七感小宇宙,在小宇宙爆發上超越了黃金戰聖鬥士但這只是瞬間狀態,而且是相對於自身來說,與穩定的常態無關。 B.沙加也選擇了通過閉眼積累小宇宙引起小宇宙的提升.

生理上的受傷和小宇宙的本原無關,也就是說身體受的上再重,小宇宙的本質還是不會消失,消失的只是小宇宙的狀態.從桫欏雙樹一站可可以看出:四感被封嚴重影響了薩迦三人的小宇宙發揮和身體因素,以至於他們面對小艾和米羅基本沒有抵抗力,撒加都是在最後一刻才出手接住閃電拳,或用星爆反擊米羅。

剝奪感官屬於雙刃劍,當戰鬥演變成小宇宙的對抗的時候,喪失部分官能感覺的人反而可以擁有更為強大的小宇宙爆發。

但是我們要明確一點的是對於大多數情況而言,感官剝奪直接降低敵人的攻防能力,並且處於天舞空間之內的沙加還可以有效控制對手,包括壓制對方的小宇宙發揮狀態。一輝那裡剛好不幸的是,沙加同學大意了,一輝最開始並沒領悟第七感,相對於沙加的控制來說,這就是無,沙加不可能控制不存在的東西,再加上後面系粢換緣諏兄蟮氖韜觶賈亂換栽謁布淙忌掌鵂扌∮鈧媯饈焙蟶臣幼約旱男∮鈧嬉丫歡苑?0,再去控制顯然來不及了。而AE那裡,則正是因為AE屬於三個黃金合力引發高度集中的小宇宙大衝擊,這種衝擊力即使處於受沙加控制的狀態,所產生的威力也遠遠超越了沙加個人的控制能力,才會有正面衝突下的天舞被破。

感官的剝奪會降低敵人的身體因素,和小宇宙的正常戰鬥中的作用。沙加和薩迦三人的戰鬥就表現了這一點.小宇宙是聖鬥士中戰鬥的基礎,控制住對方的小宇宙,就相當於你有一隻槍卻失去了子彈。但是被控者並不會喪失絕對自由,雖然一輝曾經在天舞中無法動彈,不過這很可能是他當時還沒掌握第七感,所以被沙加絕對壓制,而後面與沙加實力接近的撒卡修三人在天舞中卻能擁有相當的行為能力,否則也不會擺出三位一體的AE來了

4.單純的睜眼和小宇宙爆發的關係

爆發閉眼積累的能量卻是天舞能否啟動的關鍵,這點在原著里,一輝曾經提到過沙加閉眼的用途就是積累能量,睜眼後放出去,形成強大的威力。沙加的首次天舞有睜眼特寫表達能量釋放,雙樹園天舞發動之前也有雙目圓睜的特寫,單這也只是沙加當時心情的一種表示,這單純的睜眼閉眼並不會導致能量爆發,但沙加要釋放大量能量時,就必須要以睜眼停止小宇宙積累做被保證。

5.沙加在天舞寶輪中的控制力和天舞空間的關係

雅典那的驚嘆就是攻擊性招數,但是他曾經在天舞空間中釋放過,這也就表明了天舞寶輪並不能絕對限制攻擊行為,當攻擊的強度超過天舞本身的承載能力,天舞就會被破,那麼這個天舞的承載能力是什麼呢?當然就是沙加本人所能進行控制的範圍。

既然確定天舞中可以攻擊,而且攻擊與沙加本人的控制能力有關,就不難理解處女宮之戰瞬和一輝的表現了,當時沙加在放六道,並沒有進行天舞的攻防控制,瞬在背後突然向沙加出手,屬於沙加不能事先掌握的情況,而一輝的抵抗從沙加本人的話來看,也是出乎他意料的事。最後一輝燃燒究級小宇宙,是沙加在一瞬間想都沒想明白的事(他本人的話可證明),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天舞的破綻。作為沙加以自己對宇宙真理的理解所發起的完美調和世界(參見天舞首次發動的解釋),天舞寶輪直接與沙加的精神狀態掛鉤,攻防規則當然是沙加進行控制。天舞規則是出於沙加的主觀控制並在客觀空間中發生效果,當他發起天舞壓制對方時,就可以達到有效控制,同樣他也有能力隨時終止天舞的控制力,改發其他大招。所謂的疏忽,僅僅是指讓一輝有了究級燃燒小宇宙第七感的機會這一點而已(沙加自己的話已經證明他沒有看穿對方的行為就是為了極速燃燒第七感)。

6.天舞寶輪是否可以爆發數次

在天舞空間上沙加可以控制剝奪的順序。一輝與瞬的攻防是因為沙加暫時收起天舞的控制力,改用六道輪迴攻擊,所以他們才有出手的機會,但這並不代表天舞的空間就不存在了,第二次天舞時沒有表示沙加又重新釋放了天舞空間。而是,天舞空間隨能量的爆發產生,受能量的失控破碎,是沙加控制對方的基礎,而不是手段。

而且從漫畫上的圖來看的話,第一次天舞有著佛教土案的出現,而桫欏一站的時候天舞的釋放也有圖畫的出現,但是在12宮時候第二次的天舞卻沒有以上的表現,所以我認為沙加並沒有再度釋放天舞,而是恢復了對於天舞的控制。

7.天舞積累和釋放的關係

天舞寶輪小宇宙的積累小宇宙需要時間因素,時間越長,小宇宙能量就越大。但是小宇宙釋放卻不一樣,他不需要時間的控制,沙加在戰時選擇時機釋放出去而已,積累需要相當的過程,但釋放可不需要很長時間。

8.沙加儲存的能量是常態小宇宙的能量,還是燃燒小宇宙的能量

我個人認為沙加閉眼儲存的是常態小宇宙能量,而不是燃燒小宇宙能量,否則的話他沒必要持續的封閉視覺,只要在戰鬥前閉上眼燃燒小宇宙把能量積累起來就行了。燃燒小宇宙的能量,應該隨燃燒狀態的開始而產生,隨燃燒狀態的結束而消失,並隨燃燒方式的提升而迅增。

9.修鍊所得的小宇宙和積累得到小宇宙的關係

修鍊的意義就在於提升和領悟小宇宙以及其他能力,如果只是閉上眼睛就可以燃燒小宇宙,那麼為什麼只有沙加一人閉眼,而其他黃金都不選用這種修鍊方式呢?實際上那些沒達到第七感的戰士(白銀和青銅),他們也應該是依靠前六感的全面協調燃燒小宇宙,而不是單單隻靠某一種官能感覺燃燒小宇宙。

沙加在睜閉眼的狀態下都可以燃燒小宇宙,因此他睜眼支撐天舞發動並運轉的大規模能量並不是單一的能量,而是雙重能量的共同使用,這才使天舞寶輪成為擁有超強控制力的華麗空間戰陣。

不燃燒小宇宙的常規狀態提升到燃燒小宇宙產生能量的戰鬥狀態,一般需要提升的過程,即出手過程。黃金戰士(包括同級其他戰士)之間的招式速度差就體現在這裡了,大家都能達到光速,但為何還有出手快慢呢?這並不是招式本身的速度差,而是啟動招式的能量差。很明顯的例子就是冥界三巨頭會戰時,艾亞哥斯是三巨頭中速度最快的一人,他曾經憑藉迅速的出手一擊放翻加隆,輕鬆躲閃一輝的攻擊並打飛一輝,後面一輝也說只要比艾亞速度更快就可以戰勝他,那麼同樣可以達到光速的兩人,如何能分出速度差別呢?可見這差別並非招式攻擊上的速度差,而是招式出手的能量差.

因此,聖鬥士在完全不燃燒小宇宙的狀態下,所表現出的速度、力量以及其它特效上與普通人並無明顯差別。而當他們發動小宇宙產生能量的時候,會立刻擁有超凡脫俗的實力,比如從高空墜落不死,散發極低溫的凍氣,粉碎堅硬巨大的建築物,造成大規模氣流暴風,扭曲不同時空等等奇特力量。並且燃燒小宇宙產生的能量會隨燃燒程度的不同存在很大差別,比如處女宮打暈三青銅的天魔和巨蟹宮轟炸撒卡修的天魔在威力規模上就相差巨大。

加閉眼積累能量,當然是建立在他已經領悟第七感究級小宇宙的基礎上,並且這也屬於他自身的小宇宙能量,但這是常態情況的持久積累,而不是燃燒狀態的瞬時積累。至於他積累多長周期、積累多大容量才能達到支持天舞啟動的標準,書里從未交代沒法推測,但這部分能量會有積累上限(也就是沙加本人的身體狀態),並不是存得越久能量越無限多,否則雙樹園天舞的威力就會明顯差於處女宮天舞的威力。

青銅們都是被動封閉官能感覺,能量的提升帶有很明顯的不規律性與不穩定性;而沙加是主動選擇封閉視覺獲得能量提升,他顯然擁有更多的積累經驗與更好的積累途徑。按書里的描述,是沙加借著閉眼所造成視覺障礙來提升小宇宙儲存能量。大全也是類似的說法:視覺封閉積蓄小宇宙。

沙加他積累的是小宇宙能量而不是小宇宙本身,這是能量的持續積累與瞬間爆發,而不是能量的即時燃燒與耐久支持。同樣沙加是通過燃燒小宇宙獲得能量而不是直接燃燒能量。我的說法是書中原話。黃金戰士燃燒小宇宙的獨特之處,穆已經做過說明,就是第七感,而沙加閉眼的目的,在於積累小宇宙能量,這也是書里提到的原話。書里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閉眼是與第七感等同的燃燒小宇宙方式。全原話是:以封閉視覺積蓄小宇宙能量,張開眼睛將能量一氣放出。這個閉眼行為存在很明顯的積累特性,如果說與燃燒小宇宙產生的即時特性相同,那麼閉眼就沒有意義了,不閉眼同樣能燃燒小宇宙。書里有說沙加除了靠第七感燃燒小宇宙外,還靠閉眼燃燒小宇宙么?我從沒看到這樣的說法啊。燃燒小宇宙也是沙加除天舞以外發出其他招式的能量支持,而天舞比較特殊,需要釋放閉眼的能量形成戰陣空間,然後通過燃燒小宇宙達到招式控制,是雙重能量使用,才造就了天舞強悍的威力。

8 沙加 -FANS的心聲:沙加——這個最接近神的男人

【引語】與佛的對話:
「沙加,沙加……你為何感到悲傷?才六歲的你每日這樣打坐,到底有什麼值得你憂心?」
「今天又在恆河邊,看到幾具屍體飄走;但是在那河邊,卻有印度教的信徒在此沐浴……但是我看他們的樣子,雖然活著,可看起來卻又好像在求死……為何我生長的這個國家是如此貧窮?人們應該不只是為了痛苦與悲傷而誕生的吧?」
「沙加,那對你而言是很悲傷嗎?」
「那是當然,誰要這樣痛苦的人生?」
「那是不對的。有痛苦,就一定有快樂;而反之亦然。美麗的花兒會綻放,但總有一天會凋謝;在這世界上的活物,不過是一瞬間的旅人……」
「果然支配人類一生的,還是悲傷吧?只要活著,就算想要平復悲傷,不管如何尋求愛與喜悅——結果死卻會將一切化為烏有……明明是如此,人類為何還被生下?明明永遠還沒有辦法違背這完全的死亡……」
「沙加,你忘記了嗎?」
「忘記了?!」

沙加沙加
「那就是——死不是一切的結束,死也不過是變化的一種……過去曾經在地上生存被稱為聖人的人們,大家都是超越了死亡,沙加,你若能領悟到此事的話,雖然你出生為人類,但也可成為最接近神的男人……」

一十三年前,沙加,你和穆一樣清楚那件事吧?與穆不同,他選擇了出走;
而,你卻選擇了留下——因為你是最接近於神的人,你清楚地知道:宿命,那是雙子座黃金聖鬥士的宿命。每日靜靜地打坐、參禪;
身為佛陀轉世的你,比誰都清楚自己的使命,以及身為黃金聖鬥士的命運。因為接近於神,所以,你選擇了捨棄佛陀應有的慈悲。或者說,是將這種慈悲深深地埋在了心底……五青銅闖十二宮前,教皇廳內,你教訓了不知深淺的艾奧里亞,因為你知道的,雙子座的宿命,何必再拖一隻獅子下水呢?
雖然,那是一隻想復仇的獅子。穆回來了,守在第一宮的穆,不僅放過了青銅聖鬥士,還幫他們修補了聖衣……
你心裡清楚得很:穆是不會幫殺他恩師的仇人;但身為白羊座聖鬥士,穆只能用修補聖衣來耗了一點兒時間,或者說,提高青銅聖衣的功能。
那時的你,恐怕在嘴角上掛著一絲冷笑吧?笑,穆,那個唯一了解你的穆,竟然用這種方式來報復。
狙擊一輝,只是你守衛室女宮的責任吧?對於你來說,身為黃金聖鬥士的責任是大於一切的;
於是乎,闖宮的星矢三人,被你毫不留情地打倒在地……若沒有一輝的出現,最接近於神的你,身為室女宮黃金聖鬥士的你,早就將他們送入「六道輪迴」中了。
一輝的出現,使你這個最接近於神的男人,心中第一次出現了猶豫與迷茫:血池被一輝蒸發掉;六道輪迴了,一輝一次又一次的回來;
天舞寶輪切斷了一輝的五感——卻使他的小宇宙大幅提升,並且要與你同歸於盡!
在那時,你的小宇宙第一次輸給了他人,因為你震驚了,迷茫了……在將近六個小時里,你與一輝困在扭曲的空間里。
對於你來說,脫離那個扭曲的空間,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可是被一輝那種捨身精神所感動的你,怎能讓一輝呆在那個扭曲的空間里,自己獨自一人回來呢?
說到底,你的心中,還是有慈悲之心的。「穆,白羊宮的穆。」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對於好友的信任,使你與一輝平安地回到了室女宮中。
交待了一輝數句,將已經成為碎片的鳳凰座聖衣還與了他。你已經知道,一切,即將結束了……當日的因,今日的果;因果循環,無人可躲。
十二宮一役,撒加,那個神化的男人,死在了雅典娜的權杖下。此時的你,只能用「因果」來詮釋撒加了,那個天使與惡魔並存的男人……
魔星塔封印的解除,已死的聖鬥士闖宮,恐怕也是在你的意料之中的吧?巨蟹宮內布置的幻影,是希望可以拖住撒加、卡妙、修羅的腳步。
可是你未曾料到的是——撒加居然揮拳打向室女宮,破了你在巨蟹宮內布置的幻影……你是不想與撒加交戰的,因為接近於神的你,清楚地知道,與撒加交戰,
就是自己的涅盤……躲不過的,真的是躲不過的。撒加在你從室女宮一擊之後,就隱藏了起來,躲過了艾奧里亞守護的獅子宮,直接來到了你的室女宮……
一句鏗鏘有力的「天魔降服」使藏身於眾冥鬥士中的撒加等人,暴露出身份。同時與三名黃金聖壯鬥士對決的你,終於受了傷,
也明白他們為什麼要死拼的原因——好吧,既然是這個樣子,我就把監視你們的冥鬥士全部幹掉。
「天魔降服——魑魅魍魎!!」一時間,只有純潔的室女騎馬飛過,腳下卻是累累白骨。收拾了雜碎,很想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
可是撒加卻依然冷冷地說——我們要取下雅典娜的人頭。你猶豫了一下,已然明白了撒加三人的心。在那時,你終於明白了幼時與佛的對話。
也知道了,自己為什麼會死在撒加的手上。沙羅雙樹園,你的死地。帶他們進入了這裡,意味著,你的涅盤之旅已經開始了。
「天舞寶輪!」念珠也隨之轉動,沙羅花漫天飛舞……你知道外面,穆已經將所有人都攔下了,不虧是穆,你的好友,知道你的心思。
第一感,剝奪;第二感,剝奪;第三感,剝奪;一感一感地剝奪,迫使撒加三人,
三人使出了雅典娜從神話時代起就禁止的招數:ATHENAEXCLAMAT 雅典娜之驚嘆(就是三人合一將小宇宙燃燒到極限,據說此禁技的力量可以與宇宙大爆炸媲美)。
在那一剎那,分明看到了,你的臉上,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花開,然後花謝;星星閃爍,也總有消失之日;不管是這個地球、太陽、銀河系,還有這個浩瀚的宇宙都會有死的一天。人類的一生,與這些相比的話——不過是一眨眼那麼短暫而已。在那樣短暫的時光中,人們誕生、歡笑、流淚、戰鬥、受傷、歡喜、悲傷……憎恨某人,愛上某人,這些都是剎那的邂逅。然後任何人都會進入名為死的永眠之中……」
日文:「花が咲き、そして散る。星が輝き、いつか消える。
この地球も、太陽、銀河系、そして大きな宇宙さえもいつか死する時が來る。
人間の一瞬などそれらに比べれば
瞬きほどの僅かな物であろう。
その僅かな一時に、人は生まれ、笑い、涙、闘い、傷つき、喜び、悲しみ、誰かを憎み、誰かを愛し。全ては剎那の邂逅。
そして誰かも死と言う永遠の眠りに包まれる。
でも!花が咲いているうちに美しい。星が輝いているうちに眩しい。
だから、人はまだ生きている時、何かすぱらしいことをしてみせないか。」
用血在沙羅花瓣上寫上「阿耶賴識」后,你隻身去冥界。那些隨風飄揚的花瓣啊,好象在宣布,在對聖域的聖鬥士們宣布:聖戰開始了。
撒加,抬起了雙手,沙加,笑了笑說,終於領悟了。撒加,修羅,卡妙,站到了一起。。。。。。
沙羅雙樹花園的門前,白羊座的穆,嘆了一口氣,處女座的沙加凋謝了佛祖的聲音重新回蕩在處女宮中,沙加,沙加阿,不要忘記,死,絕不是最後的終結,以前,那些降生在這世上的,被稱之為聖人的人們,都超越了死亡,沙加啊,你如果能夠悟到這點,就能成為最接近神的人。
ATHENAEXCLAMATION……
花開花落,斗轉星移,這地球,太陽,銀河系,即使是浩瀚的宇宙也終會迎來消亡的一天人類的一生和這些比起來,不過是轉瞬而已,在這轉瞬之間,人們降生、歡笑、流淚、戰鬥、受傷、快樂、悲傷、相恨、相愛,全部都是瞬間的閃光,最後,誰都會回到死亡的懷抱。沙加微笑著,用手接住了飄落下來的沙羅雙花的花瓣,輕輕地用手上的鮮血,在花瓣上輕輕地寫下了,阿賴耶識……將手中的花瓣托起,風啊,吹吧,送到雅典娜的身邊。
受到ATHENAEXCLAMAT的強大衝擊,沙加竟然還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雙羅樹下,他用他的靈魂將「阿賴耶識」寫在沙羅樹的花瓣上,傳給了雅典娜。
修羅來到了沙加的身邊,讓我再仁慈地送你最後一程吧,聲音中帶著的是毫無感情的邪惡,可是心,卻留下了血淚。
修羅舉起了右手,用力地朝沙加的頸部辟去,可是,突然,他停住了,淚水終於忍不住掉落了下來,
果然,果然,三名「墮落」的聖鬥士,終於留下了心中早已成河的血淚,果然,果然,在經受了雅典娜嘆息之後,沙加的身體怎麼可能還是那麼的完好無損,
果然,果然,沙加已經灰飛煙滅了,果然,果然,……撒加流下了淚水,修羅流下了淚水,卡繆留下了淚水,他們明白了,
沙加,為了寫那花瓣上的四個字,那辭世的血書,靈魂才重新回到了沙羅雙樹下,果然,果然,沙加早就在那個時刻,消滅了……
慢慢的,沙加的身體,變成了塵埃,隨著風,隨著飄零的沙羅雙花,消逝在人間。

這時候,所有的人都認為沙加死了。在ATHENAEXCLAMATION的強大衝擊下……但,童虎在冰河、瞬、紫龍三人即追隨星矢沖向冥界前,告訴了他們——
「阿賴耶識」並不是沙加的遺言,而是沙加向雅典娜表示的決心。
如果要打倒哈迪斯,就必須活著去冥界,但,要活著去冥界就必須要領悟「阿賴耶識」。
所謂「阿賴耶識」,在佛教中是指被隱秘的東西,根源的意思。
阿賴耶識,也就是第八感。就是比第七感更高的終究小宇宙——第八感!
之後,冰河、瞬、紫龍三人明白了,雅典娜為了能夠和沙加一樣活著去到冥界與哈迪斯對抗,並不是放棄了戰鬥,
而是以死為賭注,把自己逼上絕路,為了領悟第八感……全是為了趕赴冥界!
並且,為了打倒冥王哈迪斯。
童虎在這時,告訴五位被雅典娜寄予希望的聖鬥士,他也要去追趕雅典娜和沙加,趕往冥界,打倒冥王哈迪斯。
此時的沙加,已在冥界保護著雅典娜女神。原來……
啊,原來,事實永遠藏在身後……沙加啊,沙加!

9 沙加 -永遠的沙加

沒有看過《聖鬥士星矢》的冥王篇和大結局。一直都以為在十二黃金聖鬥士割破血管為青銅5小強復活聖衣的時候就已經掛了。那時候還哭了很久。可是,做夢也沒想到原來不是,他們是為了突破嘆息之壁而集體犧牲的。終於忍不住看了那集大結局,心裡難受了很久。想沙加。

掐指一算,愛了沙加快20年了。簡直可以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奇迹」。不知道對沙加的感情是什麼樣的,但是惟一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愛情。不是男女之間曖昧的感覺。應該是類似於信仰的感覺吧。並不是多麼狂熱,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想起,可是,他就是那樣的存在於我的心裡,從不曾遠離。這樣真好。一想起他,心裡就好踏實。就像一盞心燈點燃著,只要有他在,我的心就不會迷路。我愛沙加。沙加畢竟是最接近佛的人。看到沙加,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安寧祥和起來,沒有了塵世的紛紛擾擾,不再喧囂,那麼寧靜清涼。看到沙加就好高興。

他的死,給了我最大的打擊。我看到他和穆先生,還有天蠍座米羅倒下的時候,心那麼疼。我愛沙加。我不願意他死。當代表他們靈魂的流星沖向天際的時候,當他們就這樣永久地離開我們的時候,我的心揪成一團,那麼痛苦。我愛沙加。我不要他離開我們!仰望星空,我的心那麼寂寞,那麼失落。因為,沒有了沙加!

從小看到《聖鬥士星矢》這部動畫片的時候,我就固執地幾乎真的相信在充滿神話色彩的古希臘,真的有這樣一群勇士,一群女神的聖鬥士為了聖戰而存在。我愛他們。黃金哥哥。每個人都那麼善良,可愛。年輕氣盛,忠心不二地守護著自己的宮殿,兄弟情深。相親相愛。我羨慕男人之間的友情。那麼牢固。隨時都能為兄弟兩肋插刀,死而無悔。

恩,就我的一知半解,好像當撒加等三人復活后執意要取雅典娜性命的時候,沙加為了阻止他們,就抱了必死的決心。不惜以身犯險,或者說他是懷著想要自殺的心情。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知道,沙加把生死看的那麼淡。果然不愧是佛陀轉世。可是,我真的不想他死。

沙加永遠都是那麼從容不迫。包括他為了復活青銅聖鬥士的聖衣而割破血管,看鮮血一滴一滴流出的時候,是那麼的祥和與義無反顧。泰然自若。這就是沙加,他永遠安靜地做著他應該做的事,無怨無悔。他從不執著,就是那麼淡然。他的友誼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比如和穆先生。可是,卻最持久。

我愛沙加。今夜,仰望星空,我心難過。沒有了沙加的天涯,從此落寞。我的心,因為他而不會快樂。沙加,你在天國,還好吧?

當沙加和穆先生,米羅率先倒下,後來十二黃金聖衣集合,因突破嘆息之壁而集體壯烈犧牲,我恨!恨城戶沙織!這個傻娘們兒什麼毛病?因為她,惹出了多少風波?就算為了她而犧牲是聖鬥士,尤其是黃金聖鬥士的宿命,可是,你也讓這些風華正茂的青年死的悲壯一點。為什麼每次都是因為你的愚蠢而害他們白白犧牲呢?你就不能長點腦子嗎?為什麼總是那麼輕易就落進敵人的圈套?好好的雅典娜,怎麼就轉世成為這麼一個廢物點心?如果是我,可以作為一個有血性的漢子,我會考慮背叛她。因為死可以,我也可以義無反顧,但是,我要確定這是有意義的。即使是天賦的使命,要我守護這個女人,我也不願意一再為她的愚蠢「買單」。我要活出真我的人生,為正義而戰。就像撒加和加隆。我倒是很能理解這兄弟倆。

雖然加隆曾經集罪惡於一身。但是,哪個男人沒有潛在的野心?他為了實現自己的志向有什麼錯?我就不相信哪個男人心中沒有統治欲和野心。如果真的有那樣的「男人」,我願意鄙視他。何況明明實力那麼強卻永遠得不到聖衣,只能屈居在哥哥的陰影下,如果是我,早就瘋了。本來《聖鬥士》中就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最無能的星矢反倒成了主角,活蹦亂跳。每次總要兄弟們替他開路,除掉障礙,然後由他來「英雄救美」,可是最後他還是會掉進敵人的圈套!真是廢物。和雅典娜倒是一對!

加隆願意贖罪,挨了米羅十四針腥紅毒針而不還手的誠意和在最後關頭十二黃金聖衣集合的時候,面對強敵而義無反顧地脫下,送回聖衣,而於敵人同歸於盡的悲壯,相信誰都會原諒他以前的錯誤。畢竟,年輕人犯錯誤,上帝也會原諒的。而且,浪子回頭金不換。

可是,沙加他們為什麼要犧牲?難道只是神閑暇午後的一盤棋?無關輸贏,子落之間,為了他們的一時心思興起,就要那些風華正茂的青年枉送性命?全知全能的神啊,何以這樣殘忍?我恨!恨他們犧牲了我愛的黃金哥哥。人孰無情?血流成河真的就一點都不必在乎嗎?神是不是就這樣真的一點都不會動容?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假如有一天我們也可以選擇的話,那我也寧願做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會痛苦的凡人!我愛沙加!

追悼黃金聖鬥士沙加!愛了沙加快二十年,我不後悔。以後也會一直愛下去。感謝沙加,你的存在讓我如此相信美好。看到你,心裡就會踏實。每夜,仰望星空,總好象能夠看到你安詳的笑臉和輕閉的雙眼,長長的美麗的睫毛。你的愛,永恆!沙加,你的美好和疏離,以及與生倶來的清爽乾淨,純粹而祥和。我,愛你。今生到永遠!直到,我生命的停止。心跳的停止,呼吸的停止。我愛沙加。

沙加是我的信仰。一直都是,永遠都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