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意為:疏忽大意,麻痹大意,缺乏警惕。

1 油斷 -詞語

中國

 

  《戰國策·楚策》:油斷一時,怪我一生。

  今日的「油斷」一詞已鮮用於漢語中,而日本將「油斷一時,怪我一生」作為交通標語使用,意思為「一時的疏忽大意,可能會造成終身的遺憾」。

日本

 

  油斷(ゆだん) 

  解釋:「油斷」——疏忽大意。 

  詞源: 
  對於「油斷」這一詞的由來有兩種說法,其中第一種說法是根據「北本涅槃経(きたもとねはんけい)二二」中「王(おう)が臣下(しんか)に油を持たせて、一滴(いってき)でもこぼしたら命を絶つと命(めい)じた。(國王命臣子提著油,灑出一滴就要了他的命。)」引出了「油斷」一詞。 p8"+f`P'此資料來源於:和:風:日:語 http://www.jpwind.com C[SH53?!

  另外一種說法則認為是從「ゆったり」「のんびり」的古語「寛に(ゆたに)」音變而來的。 

  假如「北本涅槃経」的說法是真的,那麼「ゆだん」的漢字就應該全部寫成「油斷」才對,然而在古辭書中除了「油斷」以外,還有其他多種漢字的寫法,這就讓人很難理解了。 

  「ゆだん」是「ゆたに」音變而來的這種說法,雖然沒有找到確切的例子,但四國一帶的人們把「ごゆっくりしてください」說成「ゆだんなされ」,從這一點看來似乎是比較有力的依據。 

  除此之外,古時候因為忘了事先為燈籠添滿油而導致半夜裡油斷燈滅,結果遭到敵人的襲擊丟了性命的情況也時有發生。於是便有人將此作為「油斷」的詞源。對於這種觀點,除了之前提到的漢字寫法的多樣化之外,也不曾找到文獻記載,所以應該說是後世人根據漢字「油斷」構想出的民間傳說吧。

2 油斷 -小說

作者:堺屋太一(原日本經濟企劃廳長官)

具體分類:能源災難小說

成書時間:第一次石油危機后

《南方周末》報2011年3月17日涉及此書報道:

《島國「油斷」 巨災之下,日本能源保障體系如何運行? 》

  能源危機的陰影正在飄向日本社會的各個角落。在大地震之下,日本如何保障能源供應,能源結構將有什麼改變,這個能源自給率僅為16%的國家正在經歷一次堪比石油危機的巨大考驗。 

  這不是科幻,這是現實。「能源廳大樓里,暖氣已停,寒氣逼人。公務人員的面孔,一個個凍得發青,累得發黑,神情抑鬱。」30年前,由原日本經濟企劃廳長官堺屋太一撰寫的能源災難小說《油斷》,一經推出風靡日本。

  現在,《油斷》中描述的場景正在日本上演。這次不是因為上世紀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而是因為一場被日本共同社稱為「世界觀測史上最高震級」的9.0級地震。3月11日大地震后,日本港口運輸中斷,電力、油料、天然氣出現重大短缺。當全球觀眾從NHK直播中目睹核電站爆炸和煉油廠起火的畫面而震驚不已之時,能源危機的陰影正在悄然飄向日本社會的各個角落。日本,這個能源自給率只有16%的國家,一時捉襟見肘。

短缺,還是短缺

  大地震之後的第四天,平時八點多才上班的橫濱市金沢區的公司職員中村修治提前兩個小時出門了,為了防備停電,他帶著手電筒和八節乾電池。此時,新幹線走走停停,超市關開起伏不定,就連地標建築東京塔也宣布暫時關燈。

  停電讓群馬縣邑樂町的一家便利店連賬單都沒列印就打烊了。為了配合節電,索尼東京總部的六千多名員工接到了通知,16日在家待命。

  此前一天晚上十時三十分許,雖然核輻射陰影已經令東京人心惶惶,且剛剛又經歷了一次6級地震,郭四志還是耐心計算出了一個結果:日本總發電量的約6%缺失。

  作為日本能源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帝京大學的能源專家教授———東京電力旗下福島第一核電站裝機容量468萬千瓦,第二核電站440萬千瓦,東北電力所轄女川核電站約216萬千瓦。大地震讓這三座裝機容量達1124萬千瓦的核電站被迫關閉,其佔到日本核電總裝機容量的23%。火電廠也不容樂觀,東京電力旗下五座火電站的共計十個機組也因地震關停。

  消失的能源不僅這些。位於神奈川、宮城、千葉和茨城等四縣的六家煉油廠也已在震后關閉,其煉能共約每天140萬桶,約佔日本總煉油能力的三分之一。

  隨著六家煉油廠的關停和交通受阻,汽油、柴油等立即宣告短缺。仙台市的加油站已基本無油可供,東京等地的加油站也已普遍做出限制規定,部分油站限制每車加油上限為20升,以優先保證救援車輛的汽油供應。

  原油輸入也因港口被破壞而受牽連。六座東北部港口已經遭受重創,其中,八戶港有七座燃料碼頭,可以儲存1100萬桶原油。目前,石油占日本能源消費42.6%。

  地震發生當天,倫敦波羅的海航運理事會發布消息稱,由於煉油廠起火關停,日本原油需求下降,油船也會受到影響。長期來看,核電站的關閉會令日本進口更多石油和天然氣以彌補電力短缺。上世紀末的神戶大地震之後3個月,日本航運都未能恢復至地震前狀態。「所幸東京、橫濱、名古屋、大阪、神戶等主要的港口城市完全沒有受到影響。」東京大學核工程與管理學教授藤井康正說。

能源供給連鎖反應

  對於習慣了人均電耗為每年8700度、人均油耗為每年1.5噸的日本,拉閘限電和煉油廠關停無疑火燒眉毛。

  東京電力,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私營電力公司,已經得到政府的允許,在其服務的包括東京在內的一都八縣實施一項名為「計劃停電」的措施。首相菅直人在電視上宣布了這項計劃,並拜託國民配合。「如此大規模的計劃停電六十年來還是首次。」藤井康正對南方周末記者說。2006年8月,東京、神奈川和千葉曾因輸電線路破損發生過一次持續約3小時的斷電,但遠沒有如此規模。那一次,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下達的命令是恢復供電。

  在9.0級的大震加海嘯面前,日本,這個強大島國,盡顯脆弱。

  關西的富餘電力固然可以補充到關東電網,然而,兩地的電力頻率不同,「關西是60赫茲,關東是50赫茲。」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寄南說,這是由於歷史原因造成的。

  在國家電網能源研究院副院長鬍兆光看來,頻率的不同可以通過變電站調度解決,但是一千多萬千瓦的缺口,「即使聯網,也沒有這麼大的容量。」而東京電力稱,截止到3月13日,其所管轄的四座變電站仍處於關停狀態。

  業內專家認為,在核電站重啟之前,日本將主要依靠增加天然氣發電來盡量彌補電力供應的缺口。因為環境因素考慮,天然氣使用在日本被政府提倡,2009年,全球天然氣進口總數的36%被日本消化。在日本的能源消費結構里,天然氣已經佔據17%的比例,在電力供應里,天然氣佔據了約30%的份額。「在這次能源危機中,天然氣必然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清華大學國際戰略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王海濱說。2007年,當地震導致柏崎刈羽核電站停止發電時,日本就曾增加天然氣機組的發電量。

  美國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最新資料顯示,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和液化天然氣進口國,第二大石油進口國。對於這樣一個能源幾乎完全靠進口的國度,國不可一日無進項。3月14日,法國興業銀行表示,由於大地震日本今年的天然氣需求量很可能增加6%。此前,當核電站正常運轉時,日本每年要進口大約88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30年,尋找「安全感」

  能源鏈條上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令高度依賴國外資源的日本緊張不已。正因此,日本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就一直在尋求「安全感」。

  從日本經濟發展史可看出,1973年的石油危機阻擋了日本的高速發展。原油價格上漲了3.5倍,由於日本的原油消耗佔一次性能源消耗的78%,並且99.7%的原油靠進口,原油價格的大幅上漲致使日本物價全面上漲。

  也就是此時,堺屋太一取材於石油危機的小說《油斷》初稿完成,在這部小說中,堺屋太一傳達一種理念:日本可能因疏忽斷絕石油來源。由於擔心會加劇日本社會的恐慌情緒,該書一度被暫停出版。但堺屋太一認為,必須喚醒全民對能源安全的關注。

  國土資源部信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姜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經歷1973年和1979年的兩次石油危機洗禮后,日本能源戰略發生巨變。一方面原來的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產業開始向技術密集型產業轉變;另一方面獲取海外礦產資源的方式由原來的直接購買變為勘查礦、股本礦和購買礦相結合,開始注重從上游參與海外礦業項目。

  1975年,日本《石油儲備法》出台,后經多次修訂。該法規定了日本的石油儲備戰略,即國家石油儲備為90天,煉油企業義務儲備至少70天的國家油儲格局,並且在特殊情況下,煉油企業可適當減少儲備以應對危機。

  此外,《石油供需優化法》和《穩定國民生活應急法》規定在石油供應嚴重不足時,保障供應和限制需求,必要時採取價格措施調節。

  1999年制定的《原子力災害對策特別措施法》在此次危機中經受了前所未有的檢驗。「此次地震中,成立以首相為首的國家對策總部,一天幾次向國民公布情況正是依此進行。」郭四志說。2006年,日本出台的新國家能源戰略里提出了八個子戰略,核能立國是其中主要戰略,目前日本核能發電佔全國發電總量的30%,目標是2030年到40%。這次災害的最大次生災害就是核災害。「但估計不會影響日本的核能立國戰略目標,只是日本需要重新設計核電站的防災能力。」姜雅說。

援手日本

  縱然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石油儲備,縱然擁有一整套應急體制,在此次大地震面前,日本依然難解燃眉之急。

  此次危機中,日本政府會否動用石油儲備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地震發生當天,國際能源署還認為地震給日本石油部門造成的影響將是「有限的」,該署應急政策主管對媒體表示,日本預計將不會使用本國的緊急原油和石油產品儲備。

  時隔三天,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海江田萬里即做出決定,強制石油銷售公司減少3天的法定儲備量,並且持續放出一個月,並且要求煉油廠將面向國外的石油製品轉向國內市場。根據1998年日本制定的《應急反應導則》,緊急事態下政府儲備應視為「最後選擇」。「如果形勢需要,日本政府顯然還能釋放更多的石油儲備。」王海濱說。除了石油儲備外,日本還有煤炭和天然氣儲備,「它們在震后也可以派上用場。」日本電力企業也有著自己的防災體制和以可靠性著稱的保障機制,2003年時,曾交出全年故障停電時間只有九分鐘的不俗答卷,而其他國家的故障停電時間都在七十分鐘以上。

  但此刻,日本政府別無他法,只好限電,並寄望於外援。3月12日,國際能源署署長田中伸男致信給日本外相松本剛明,「很不幸您剛當選我給您寫的第一封信是和這樣一個悲劇有關,國際能源署隨時準備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提供幫助。」目前,俄羅斯兩艘載著近12萬立方米液化天然氣的輪船已經從俄羅斯的太平洋島嶼薩哈林啟程前往日本。「除此之外,日本必然會尋求增加從東南亞、澳大利亞和中東的液化天然氣進口。」王海濱說。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的數據,日本90%以上的天然氣來自這些地區。

  能源市場的分析師已經對日本將會在災后重建中加大石油、天然氣和煤炭的進口信心百倍,而此次核泄漏給民眾帶來的巨大恐慌勢必令日本的能源結構發生轉變。

上一篇[波浪能發電]    下一篇 [托馬斯·沙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