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法利賽人Pharisees。一個猶太人宗派,曾在耶穌的時代很流行,但過於強調摩西律法的細節而不注重道理。法利賽人是猶太人一個突出的宗派,有些人(包括轉變之前的保羅)反對耶穌基督的福音信息。他們誇大了對摩西立法的敬重,要求所有的人都完全遵守。他們在守法的問題上頂撞耶穌,特別是守安息日。

1 法利賽人 -基本概況

  關於撒都該教派
  這種自以為是的義常常只是對自傲和貪婪的遮蓋,及對他人需求的冷漠。耶穌曾經是這樣說他們的:"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馬太福音23:27-28)。我們在使徒行傳23:8中讀到,與撒都該教派相比,法利賽人相信死者將復活。這使得保羅在猶太人領導者面前受審時能夠在他們之中爭論。

2 法利賽人 -民族特色

起源

  法利賽人(派),以斯拉回歸聖城耶路撒冷以後,教導百姓守神的律法。他教導的方式,是按字面的意義去解釋舊約,使人非常看中聖經的話,於是百姓中漸漸興起來一些人,專門教導人明白舊約,遵行舊約。他們的生活都嚴格按照聖經字面上的意義去行。這些人就成了「法利賽人(派)」的起源(其中還有許多歷史問題,一句兩句也說不清)禮節

  法利賽人(派),在各種潔凈的禮儀上拘謹而固執,絕對不向一個「罪人」(在宗教禮儀上不潔凈的人)購買任何食物,以免觸犯禁忌。他們決不請罪人去家裡,但他們卻去罪人家裡(說白了就是要去給人家上課)律法

  法利賽人(派)為了是律法的影響力可以在希臘,羅馬文化上風的世界里發揮,有建立起各種傳統,是律法可以廣泛地適用各種不同情況。
  主基督不但指責法利賽人(派)在律法上輕重不分,本末倒置,而且指出他們所持的傳統,與律法的本意相去甚遠(太15:3)。一個本來有價值的運動,現在已經失去了昔日的敬虔精神,變得驕傲自義。起初不惜任何代價,力求保持聖潔,拒絕希臘文化,後來卻捨本逐末,以能遵守律法而自誇。教派

  四福音書里出現過的「尼哥底母」,亞利馬太人約瑟(約19:38),迦瑪列(保羅的老師),大數人掃羅(即後來的使徒保羅),都是法利賽人(派)中的表現者。使徒保羅更是來自正宗的「我們教中最嚴緊的教門」(徒26:5)。可見法利賽人(派)的出發點本是好的。它的變質可以作為後世的鑒戒,提醒我們:假冒為善,高抬自己,會受到自滿和驕傲的試探

3 法利賽人 -法利賽人的歷史由來

節錄

  無論法利賽人那種令人側目的性格多麼可憎,在四福音里,我們不能不承認,他們整體來說
  ,是一個十分有影響力,十分不尋常的教派。既然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曾經講論過那麼多有關
  他們的事,而且他們反對主又是那麼厲害,要將主置諸死地,我們理應要認識清楚,到底他
  們是誰,有什麼特別?
  他們的始源好像一種運動,以一條河流比方來說,它先有地下的暗泉,經過一段路程之
  后才露出地面,成為可以看見的河流。照樣,法利賽教派那特別的精神形態早在猶太人被擄
  之後就存在了,這種精神形態經過相當長的培育之後,才在歷史上形成一個教派,以「法利
  賽人」的名號上場。促成因素之一:基於律法的隔離主義

  要明白法利賽人運動發展的初期,我們必需再次回到兩約間的開端期。當被擄的余民歸
  回猶大省的時候,他們的目的是要以最謹慎的態度,遵照耶和華律法的吩咐,重建一個與邦
  隔離單單歸向神的猶太民眾社會。可是在那個新的社會組織裡面,要把這種理論變成實際行
  動是困難重重的。結果帶來許多失敗倒退,雖然這樣,但是那個理想依然保存著,尤其是在
  一些較為積極的份子裡面更是如此。
  我們曾經說過,當以斯拉和隨從他的二千多餘民歸回耶路撒冷的時候,距離首批歸回落
  籍的大群猶太人已有八十多年了。他起來領導一個早已等待進行的改革,使那最初與外邦隔
  離的理想計劃再一次嚴格執行。那時,所有的人都同意把種族混合的婚姻解散,又改良其它
  不合理的地方。在一個民眾大會裡,各人簽約,要以律法書為約束國家及個人行動的準則。
  分別出來歸向耶和華,就是理想的控制因素。促成因素之二:大祭司崇高的影響力

  從那時候開始(大約在主前四五八年至四四五年),經過一個比較平靜的波斯君主統治時
  期(主前五三六至三三三年),大祭司的地位及威勢穩定地升高起來。這不是希奇的事。既然
  國內除了神自己之外,沒有一位比他更高的君王,他就可以安然地穩操世襲得來的最高最神
  聖職位的大權,以他一開始就揮動他那獨一無二的影響力來行事。神聖的和民政的權力越來
  越集中在他一個人的手中,直至後來,波斯政府以為,與其分派民政官員去統治他們,不如
  讓猶太人的大祭司獨自擔任一切民事政務,替波斯政府徵收稅項更來得方便。
  同時,大祭司的職位逐漸變成那些存有野心的聖職人員貪求的工作;他們貪求這個職位
  的動機,是為要得它的政治權利多過為得它的屬靈工作。這事稍後演變得更趨惡化了,大祭
  司的職位竟變成無恥、罪惡、下賤的工作,使整個國家的歷史過程蒙受極不體面的損害,而
  且,這事刺激起一個運動,大力鼓吹要嚴守神賜給他們的律法,和復興猶太教最初的理想。促成因素之三:興起兩個對立的團體

  國內兩個互相對立的團體早在兩約間的初期,就有嶄露頭角的跡象。史堅拿博士說:「
  由最初期,猶大國就有了兩個領導階層,各自侈求登上自己階層的最高領導地位——祭司在
  他們的職務位置上攀登,而文士卻在律法的權威下攀登。」
  「有一個希奇的事實,就是猶太社會各階層中,高層的祭司最不接受神治精神的影響,
  反而最容易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而且最容易被引誘放棄宗教上的基本原則……至於文士,
  卻剛剛相反,在保持律法完整,是頂熱心的,甚至勝過祭司,並且還保持猶太教的特徵不變
  。他們可說是抵禦異教的主要力量,使國家平安渡過希臘統治的時期,不至遭受異教思想的
  滲透損害。雖然其中有許多大祭司背道變節,但國民仍沒有動信仰。」
  在波斯統治時期(主前五三六~三三三年),也是由於文士們的努力工作,「分別為聖的
  大原則才能在整個社會大眾的思想中根深蒂固,而且猶太人的性格逐漸形成極端排外,又在
  宗教的外表儀節上形成非常嚴肅拘謹的。這是日後時常引起外邦不信的人對他們反感的主因
  。」
  祭司黨派的人與文士之間的裂痕是永遠不能彌補的,兩者繼續發展下去,直至後來形成
  「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之間的仇怨。歷史性的特色之一:首次提及名稱

  首先讓我們記住這幅圖畫,就是在那小小的猶太國里有兩個相反的團體彼此對峙,兩種
  仇視的態度,兩個不同的傾向。然後我們繼續思想到波斯期之後的希臘統治期(主前三三三
  ~三二三年),埃及統治期(主前三二三~二○四年,那時巴勒斯坦落在多利買的帝國版圖內
  ),敘利亞統治期(主前二○四~一六五年),一直到瑪加比統治期(主前一六五~六十三年)
  。
  經過瑪加比家族的奮勇鬥爭(主前一六五~一三五年),同時也是由於敘利亞國權的腐敗
  ,猶大國終於獲得一個短時期的獨立(四百多年以來,他們都是受制於外國的武力下),由主
  前一三五年直至上前六十三年被羅馬征服為止。那時,許爾堪(John Hyrcmus)做大祭司;雖
  然他從沒有自居為王,但他實際上有王的統治權,由他開始,就是著名的哈斯摩年朝代。(
  「哈斯摩年」就是瑪他提亞祖傳的姓氏,猶大瑪加比是他的兒子,許爾堪就是他的孫子。)
  這個許爾堪把從前屬以色列的大部分土地奪回來,自從所羅門王去世以後,從來沒有一
  個猶太人的王擁有過這麼廣大的士地。就正在許爾堪執政的時候,法利賽人這個名號就第一
  次出現,成為歷史性的運動。
  正如我們說過,法利賽人代表和維持一部分猶太領袖和民眾的思想。他們認為忠於耶和
  華的律法和他的宗教,又照猶太教最高的理想與外教隔離是比任何事物都重要的。不過有一
  件事我們要注意的,就是那時經已累積了相當多的口傳律法,和無數的表面宗教儀式,可以
  說,法利賽人就是哈西典人的遺志繼承者。哈西典的意思即敬虔者,他們在早三四十年前,
  當那個瘋狂的安提阿要用恐怖暴力根除猶太信仰的時候,他們就聯合起來成為秘密組織,為
  要保存他們的信仰。這些哈西典人嚴謹的按著律法一字一句地生活,甚至他們在安息日里寧
  願被殺,也不願意舉起一隻手來自衛。當猶大瑪加比宣布他們可以在安息日自由博斗的時候
  ,這些哈西典人就包圍著他以表反對。
  好了,我們經己說了許多有關法利賽人在歷史上怎樣出現的事了,至於法利賽人這個名
  稱,意思是「分離主義者」:看來似乎是起初敵視他們的人給他們起的名字,大概不會因為
  看到他們有虔誠生活,而是看到他們傲慢的態度和有多少排外的行為,本來他們是歡喜離開
  所有地上的政治活動,但是他們宗教的命運卻常常有被消滅的威脅,這使他們不能不變成火
  熱的政治參與者,法利賽人對宗教的觀念認為最重要的德行就是與外族異教分離,這是支配
  他們一切思想行動的特徵,還有的是,他們對律法的字句是火熱盲從的。歷史性的特色之二:不能挽回的趨勢

  法利賽人與文士多有密切的來往這是不能避免的,因為文士都是研究律法書的專家,又
  是非常熟練日積月累的口傳律法的人。事實上,正如我們在前文所說,大多數在聖職上做文
  士的人,同時在信仰生活上也是做法利賽人的。對文士和法利賽人兩者來說,與外族分離和
  嚴守律法書並口傳律法,就是他們最高的目標。
  另一方面,法利賽人有一種甚使人反感的態度:就是常愛在百姓面前裝作敬虔的樣子。
  百姓只知文士的法典是非常複雜的,但卻沒有半點機會去履行。
  他們還有一個騙人的陷阱,就是有假冒為善的外表。起初他們很認真地遵照經典所要求
  的來行事,可是,到了行不出來的時候,他們就在外表上表現很順服的樣子,自己以為只有
  外表正直就夠了;然後,進一步便戴上敬虔的面具,用以掩飾暗中進行的罪惡;到了最後,
  習慣了,沒有感到什麼不安,就更肆無忌憚,結果變成再腐敗不過的偽善者了。
  大多數的百姓都做不到律法所要求的,因而放棄了嚴守律法的努力,退而成為不幸的罪
  人。法利賽人也鄙視他們,可是他們仍然景仰法利賽人,因為他們認為,最低限度法利賽人
  所表現的可以代表一些他們認為應該做的事,這種情形正是主耶穌在地上工作之時,法利賽
  人的偽善行為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情形。歷史性的特色之三:其它值得注意的方面

  如果我們說到這裡就這樣停下來是不夠公平的,無可置疑的,在法利賽黨的運動里,也
  有許多人是真誠而有抱負的。雖然他們走錯了路,但是到底能夠使以色列人在兩約期間對彌
  賽亞保持熱切的盼望,又影響那些有信心的人相信彌賽亞國度降臨的時候,他們會身體復活
  。
  在約瑟弗所著的《猶太人古史》第十七卷里告訴我們,法利賽人到了希律王的時代,經
  已發展到六千多人的數目。或者他們的人數永不會太多,可是他們所帶出來的影響力卻遠超
  過這些數目所能比擬的,事實上,他們都能控制了人民的思想,這種影響力使政府也不敢忽
  視他們。
  在兩約期間,我們多次看到的政權鬥爭,都是以法利賽人的參與為決定性的因素。舉例
  來說,在亞歷山大(Alexander,Jannaeus 是許爾堪John Hyrcanus的兒子)統治的時候,就
  是這些法利賽人領導民眾攪內戰,對抗王帝和撒都該人,迫使王帝要逃難。在亞利多布二世
  (Aristobulus Ⅱ;許爾堪的孫子)統治的時候,他們又領導另一個叛變。到了哈斯摩年家族
  領導的朝代(即瑪加比朝代),那八十年的獨立期間,又是因為受了法利賽人教訓的影響,使
  猶太人在後來日子,就是在猶大國歸入羅馬帝國版圖之時,遭遇非常苦惱的事。
  我們只須要看看四福音的記載,就明白他們在主耶穌的時代有何等的勢力,也會清楚知
  道主之所以被釘十字架,是受了他們什麼影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