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法斯塔夫》三幕喜歌劇,是威爾第在80多歲時創造的一個奇迹。1893年2月9日首演於米蘭斯卡拉劇院。

1 法斯塔夫 -作品

《法斯塔夫》

2 法斯塔夫 -介紹

《法斯塔夫》三幕喜歌劇,是威爾第在80多歲時創造的一個奇迹。1893年2月9日首演於米蘭斯卡拉劇院。

演出時間:

第一幕29分鐘。第二幕37分鐘。第三幕43分鐘。合計約1小時49分鐘(按義大利歌劇團在日本公演時所需的時間)。

樂隊編製:

長笛2、雙簧管2、英國管,單簧管2,低音單簧管、大管2、圓號4、小號3、長號3、低音長號、定音鼓、三角鐵、大鼓、鈸,鐘琴、吉他、鍾、豎琴、弦樂組。

劇中人物:

約翰·法斯塔夫 騎士 男中音

福德 富翁 男中音

艾麗絲 福德夫人 女高音

安妮塔 其女 女高音

芬頓 安妮塔之男友 男高音

佩奇夫人 福德夫人的朋友 女高音或女中音

奎克莉 女傭 女低音

卡尤斯 醫生 男高音

巴多夫 隨員甲 男高音

皮斯托 隨員乙 男低音

羅賓、小廝、旅館老闆、侍役為默角,另有街上村民、 化裝的矮人、妖精、魔女等。

故事發生於1399年至1413年間,英國國王亨利第四統治時期,沿泰晤士河上行35公里英格蘭中部一個叫溫莎的地方。

劇情解說:

第一幕 第一場:溫莎加爾泰爾旅館一房間。僅有幾小節的歡快短小的引子音樂(譜例1)之後幕開。旅館房間一角肥胖的騎士法斯塔夫,決定將表現於戰場的威力,轉試鋒芒於情場。他寫了兩封情書加上封印,準備把它送給溫莎有地位的貴婦,

隨從巴多夫、皮斯托和騎士法斯塔夫正在喝酒,隨著一陣粗野的腳步聲。法國醫生卡尤斯吵嚷著闖進門來大罵:「你抓了我的僕人,還殺了我心愛的馬。」然後又責問巴多夫和皮斯托:「昨天晚上把我灌醉,還把我衣袋裡的錢包搶走的就是你們!」法爾斯塔夫聽了只當耳旁風,後來乾脆說不知情,並且把卡尤斯醫生趕出門外。朝著他背後說了一聲「阿門」。法爾斯塔夫訓斥兩個隨從;「你們兩個是什麼武士呀?」下次幹得漂亮些。」酒足飯飽后的法斯塔夫臨到算帳時,鼓著大肚子,把錢包翻個底朝上也不夠酒飯錢,便對隨從大加訓斥:「老子隨便出入各家酒館,我可是養活你們三十多年了」。兩個隨從趕緊討好法爾斯塔夫。情緒逐漸轉好的法爾斯塔夫告訴他倆說:「我心裡惦念著城裡那個福德的漂亮夫人,她那星光般的眼神,天鵝般的脖子,像花一般的嘴唇……她的名字叫艾麗絲」。「還有佩奇的太太瑪格麗特,人們都叫她梅格,我也看中她。我給她倆寫了情書,你們兩人誰能答應傳遞情書的話,我會出很多錢,錢算得了什麼」。可是兩個隨從拒絕說:「我們有武士的體面,可不幹這種差事。」法爾斯塔夫不得已只好派侍童去送信。他又對兩個隨從教訓起來:「你們也佩談武士的名譽?講名譽就填不滿肚子!」說著抄起笤帚把他倆趕了出去。

第二場:富翁福德花園

福德夫人艾麗絲與兒女安妮塔在門口,她的好友佩奇夫人和女傭奎克莉剛好經過這裡,艾麗絲叫住倆人,並將法斯塔夫送給她的情書給她們看。佩奇夫人看了這封情書後,說她也接收到同樣情書,她們商量好對策,要教訓一下這個厚顏無恥的妖怪騎士,然後走了。

此時醫生卡尤斯與芬頓也來到這裡,而被法斯塔夫用掃帚趕出的巴多夫與皮斯托也進來參加了談話。他們異口同聲地譴責法斯塔夫的放蕩行為,因為皮斯托提到了法爾斯塔夫給福德夫人艾麗絲送了情書,被剛出場的福德聽到之後,火冒三丈高,偕同大家下場。芬頓獨自留下,與愛人安妮塔躲進樹蔭下親吻,並唱出了優美的愛的愛的二重唱。福德夫人與佩奇夫人再度上場,商量好要假裝接受法爾斯塔夫的要求,用以作弄這位騎士。過了一會兒,男人們再次登場,以複雜節奏展開快活的九重唱,他們唱著歌:「要把法斯塔夫教訓一場,」結束在女人們的熱鬧的笑聲中。

第二幕

第一場 與前幕第一場相同,還是加爾泰爾旅館的一個房間。輕快的序奏過後,法爾斯塔夫同往常一樣在那裡喝著酒,隨從巴多夫和皮斯托有所悔悟似地來到他面前。兩個隨從故意獻殷勤向法爾斯塔夫表示問候,可是法爾斯塔夫不予理睬。這時福德夫人的女傭奎克莉送信給法斯塔夫,信中約定於當天下午會晤。法爾斯塔夫看了喜出望外,給了奎克利很多錢,並興奮地喊道;「好了!那就去吧,約翰!」奎克莉剛剛離去,化了妝的福爾德又以「方譚」之名求見,只見「方譚」拿著個口袋,一看就知道裡邊裝著錢,他偽稱欲追求福德夫人,請法斯塔夫務必幫忙,法爾斯塔夫一邊盯著他的錢口袋一邊說:「今天下午,他丈夫不在家,請我去拜訪,那時候我再幫你忙吧!」說著拎起錢袋去換衣服。而福德事先未曾聽說夫人們的計劃,聞言不勝驚奇與嫉妒,懷疑妻子真的愛情不專,他儘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唱了一支很優美、且富戲劇性的詠嘆調:《是夢,是真?》然後隨著換好衣服後走出來的法爾斯塔夫一道走了。

第二場 福德家的內客廳,舞台正中大窗外側可見寬敞的庭園,左右有台階。

長椅上放著琉特琴,福德夫人和好友佩奇夫人在聊天:「國會應該對法爾斯塔夫這樣的壞人從重收稅」。正說到這裡,女傭奎克莉登場,告訴她們法爾斯塔夫決定準時到來。福德夫人的女兒安妮塔在一旁傾訴自己的內心苦悶:「爸爸為什麼讓我那個卡尤斯結婚?他可是個老頭子呀!」她的母親福德夫人走過來溫情地安慰著她。

不久約定時間到了,福德夫人文雅大方地彈起琉特琴,這時,盛裝的法爾斯塔夫出現在她的面前。他向夫人求愛,「只要福德不在家,我就是你的丈夫,我向夫人獻上熱烈的仰慕之情」。然而為時不久,女傭奎克莉倉卒進來傳話「福德先生帶著他的朋友回來了」。屋裡的法爾斯塔夫進退兩難,只好聽從夫人們的擺布,很快這位身軀肥胖的騎士被推入盛滿污衣裳的木桶中。氣沖沖的福德進屋來推開屏風一看,裡邊不是法爾斯塔夫,而是女兒安妮塔不聽從他的勸告,在那裡同青年紳士芬頓幽會。福德一氣之下攆走了芬頓,自己也離開了這裡。

法斯塔夫藏在污垢的洗衣桶中幾乎被悶死。數位夫人們又假裝救助,將該桶推至到泰晤士河邊,連人帶衣投入水中。她們終於完成了捉弄法爾斯塔夫的計劃,忍不住放聲大笑。這一場洗衣桶的故事滑稽可笑、音樂幽默詼諧、奎克莉所唱的:《旅館中的會晤》,和法斯塔夫所唱的一支:《我做了一次小廝》都是詠嘆調中的傑作。

第三幕 第一場 夕陽西下,在加爾泰爾旅館門前。被塞進洗衣桶險些淹死的法爾斯塔夫,無精打采地坐在旅館門口,借酒消愁。

奎克莉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在他面前出現,她對法爾斯塔夫說:「福德夫人為了補償您所蒙受的不幸,想同你再見一面」。說著把福德夫人寫的「情書」交給了法爾斯塔夫,上面寫道:「今晚半夜,我在溫莎公園大樹下等您,請您打扮成獵人赴約會」。騎士法爾斯塔夫又落進了福德夫人的圈套中。

福德夫人同佩奇夫人一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向福德作了交待之後,大家決定一起參加這個行動。可是福德並沒有改變讓女兒跟卡尤斯結婚的念頭。他悄悄地跟卡尤斯約定,讓他在捉弄完法爾斯塔夫之後,趁化裝之便藉機親近安妮塔。奎克利竊聽到這一情況,說了聲「這可了不得!」趕快去警告這對情人。

第二景:深夜的溫莎公園,中央有大樹,月光照著樹林,據說,在很久以前,漢恩的獵人因生擒禁止捕捉的牝鹿,而被打人地獄。這位獵人的鬼魂,和一些妖精每到夜晚就會在這裡出現。在描繪寂靜夜晚的圓號聲中幕啟,愛戀安妮塔的芬頓唱出熱情的戀歌:「愛的甜言蜜語,從熾熱的嘴唇流露出來」。這時,扮成妖精女王的安妮塔和手拿僧服的福爾德夫人出場。福德夫人給芬通穿上僧服,芬頓不解其意(這是福德夫人為了將計就計打亂福德的計劃,成全兩個年輕人婚事而想出的辦法)。午夜鐘響,法斯塔夫果然依約,法爾斯塔夫身穿笨重的外套,扮成獵人模樣,按約定時間來到這裡。他看見福德夫人,便向其傾訴愛情,唱著:「戀愛的力量使我們化成野獸」。

這時,佩奇夫人慌張地跑來說:「有一群魔女向這邊來了!」 法爾斯塔夫萬分恐懼,被嚇得蹲在地上不敢動。轉眼間,扮成女王的安妮塔率領小妖精上場,唱出最具魅力的詠嘆調:「從秘密的洞穴中跑出來的妖精們,盡情跳舞吧」!緊接伴隨著「讓我們徘徊在月光下,去採摘那美麗的花朵」,跳起了群妖的舞蹈。然後24位大妖精與怪物、水妖還有扮成綠色山林仙女的佩奇夫人、扮成魔女的奎克莉以及化裝后的福德、巴多夫、皮斯托等也都一齊出場,他們一邊敲打著手鼓和三角鐵,一邊由扮成小妖精的孩子們領頭,向法爾斯塔夫步步逼近。被大家圍攻的法斯塔夫狼狽地哭了起來,他向大家賠禮道歉,請大家原諒他,並答應此後決不再胡作非為。福德終於饒恕了這可憐的胖騎士,福德按照事前安排好的程序,讓醫生卡尤斯去拉妖精女王的手。但是依照夫人們的吩咐,卻同時讓披著綠布的妖精去跟穿僧服的男人結婚,結果摘掉假面一看,卡尤斯的對手竟然成了毛髮茸茸的巴多夫,身穿僧服的芬頓的對手才是安妮塔。當福德得知這一切都是妻子為了女兒故意設下的圈套時,只好也接受大家勸告,讓真正相愛的芬頓與安妮塔結為夫婦。大家共同祝賀高唱著:「勝利萬歲,讓我們舉起杯來忘掉過去的一切吧!」為了回敬福德的祝願,法爾斯塔夫唱道:「幽默是天賦的才能,只有理解樂趣的人才是聰明人」全劇即將結束時帶來了芬頓的情歌:「那兩片嘴唇多麼甜蜜」和安妮塔回唱的:「我們將在月影婆娑之下跳舞」!等愉快的調子,還有許多小淘氣鬼的舞蹈,大家在法爾斯塔夫的領頭下熱烈地合唱:「人世間的一切就是如此!整個世界都是滑稽可笑的!」幕落
下一篇[限制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