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泛彼柏舟出自《詩經 國風 鄘風 》中《柏舟》。

  出處1:

  《詩經 國風 鄘風 》中《柏舟》,是古人詠嘆愛情的歌聲,原文是:

  泛彼柏舟,在彼河中,髯彼兩髦,實維我儀,之死矢靡他。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泛彼柏舟,在彼河側,髯彼兩髦,實維我特,之死矢靡他。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姑娘婚姻不得自由,向母親傾訴她堅貞的愛情。一說姑娘愛戀一個男子,卻遭到了母親的反對。

  髧:(音旦)頭髮下垂狀

  兩髦:(音毛)男子未成年時剪髮齊眉

  儀:配偶

  之:到

  矢:誓

  靡它:無他心

  只:語助詞

  特:配偶

  慝:(音特)邪惡,惡念,引申為變心

  這首優美的古典詩歌,翻成白話應該是:

  正划向河中央的柏木船里,

  坐著長發的少年,

  正是我心儀的愛侶,

  我對他的愛到死也不改變。

  母親呀!天呀!

  女兒的心為什麼你總看不見?

  在河面浮泛的柏木船,

  慢慢靠在河的那一邊,

  划著船槳那個長發少年,

  是我真正匹配的愛侶,

  我愛他到死也不改變,

  母親呀!天呀!

  我的心思為什麼你不能體諒?

  出處2:

  《詩經 國風 邶風》中《柏舟》,原文是:

  泛彼柏舟1,亦泛其流2。耿耿不寐3,如有隱憂4。微我無酒5,以敖以游。

  我心匪鑒6,不可以茹7。亦有兄弟,不可以據8。薄言往愬9,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10,不可選也11。

  憂心悄悄12,慍於群小13。覯閔既多14,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15。

  日居月諸16,胡迭而微17?心之憂矣,如匪澣衣18。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譯文:

  柏木船兒盪悠悠,河中水波漫漫流。圓睜雙眼難入睡,深深憂愁在心頭。不是想喝沒好酒,姑且散心去邀游。

  我心並非青銅鏡,不能一照都留影。也有長兄與小弟,不料兄弟難依憑。前去訴苦求安慰,竟遇發怒壞性情。

  我心並非卵石圓,不能隨便來滾轉;我心並非草席軟,不能任意來翻卷。雍容嫻雅有威儀,不能荏弱被欺瞞。

  憂愁重重難排除,小人恨我真可惡。碰到患難已很多,遭受凌辱更無數。靜下心來仔細想,撫心拍胸猛醒悟。

  白晝有日夜有月,為何明暗相交迭? 不盡憂愁在心中,好似臟衣未洗潔。靜下心來仔細想,不能奮起高飛越。

  註釋:

  1.泛:浮行,漂流,隨水沖走。

  2.流:中流,水中間。

  3.耿耿:魯詩作"炯炯",指眼睛明亮;一說形容心中不安。

  4.隱憂:深憂。隱:痛

  5.微:非,不是。

  6.匪:同「非」。鑒:銅鏡。

  7.茹(rú如):度,或容納。

  8.據:依靠。

  9.薄言:語助詞。愬(sù訴):同"訴",告訴。

  10.棣棣:安和。

  11.選:同"巽",屈撓退讓貌。

  12.悄悄:憂愁。

  13.慍(yùn運):惱怒,怨恨。

  14.覯(ɡòu夠):同"遘",遭逢。閔(mǐn敏):指中傷陷害之事。

  15.寤:睡醒。辟(pì屁):通"擗",捶胸。摽(biào鰾):捶,打。

  16.日.月:指君主。居、諸:語助詞。

  17.迭:交替。微:指隱微無光,昏暗不明

  18.匪:彼,那。澣(huàn浣):洗滌。

  【閨範解釋】 

  明朝呂坤所著《閨範》,卷一詩經中《栢舟》解釋:衛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共姜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共姜作此詩以自誓,言共伯自兩髦垂結之時,即為我之匹偶。自今以及死之年,誓無他適之志。母也我之天也,何不信我之心乎?夫堅貞之志,父母不可奪,豈他人所得而揺惑哉!
上一篇[同調]    下一篇 [肅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