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波卡·洪塔斯 (Pocahontas) 是波瓦坦 (Powhatan) 之女,波瓦坦是住在維吉尼亞州的亞爾岡京印地安人 (Algonquian Indians:即波瓦坦人)的一位重要酋長。

1 波卡洪塔斯 - 波卡·洪塔斯

生於: 1596年 (實際日期不詳)
  死於:1617年3月21日(實際日期不詳
 她的真名是「Matoaka」,而波卡·洪塔斯是她的綽號,意為「愛嬉戲的」或「調皮的」。 波卡洪塔斯最著名的事為傳聞她救了英國上尉史密斯 (John Smith) 的生命。她的一生短暫(死於22歲),但她在其他方面卻影響深遠。波卡洪塔斯試著要促進波瓦坦人及英國殖民間的和平;她甚至改信基督教及嫁給一位詹姆士鎮的移民羅爾夫 (John Rolfe) ,一段有助於兩邊人民融合的婚姻。她在英國的早逝損害了維吉尼亞州內,亞爾岡京人及殖民之間的永續和平機會。
  相關電影「風中奇緣Pocahontas
  【關於波卡·洪塔斯的爭議】
  一年一度的感恩大節來臨,在這個全美國億萬家庭火雞飄香的日子裡,節日的氣氛當然是濃郁無比的,它是家人團聚的日子,也是聖誕大促銷的起始,然而,對有些人來說,聖誕飾物的高掛和《平安夜》的響起反而生髮了心中的悲哀。記得脫口秀名主持人蘭諾曾於某感恩之夜說:「哥倫布在幾百年前發現了美洲,可如今要是他開車來紐約的話,恐怕連一個車位都難以『發現』」。雖然是玩笑,卻非聳人聽聞,從早先的清教徒在切色比克灣登陸伊始,北美洲的變化是飛快而巨大的,當年從印第安人手裡以一箱工具換來的曼哈頓,如今的商業價值已是根本無法估算了。面對著失落的過去和完全異化了的現在,許多印第安人心中憤而不平,在尋找本民族消亡的起因時,他們把目光投向了一個年輕的印第安姑娘,她就是美國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波卡洪塔斯。前些年,因迪斯尼在其一部暢銷動畫片中把她捧成了美國歷史上的英雄人物,印第安部落首領瘋馬羅義曾提出強烈抗議,指責迪斯尼為了迎合觀眾的口味歪曲和捏造歷史。羅義認為她本人是個悲劇,而很多印第安人認為她根本就是民族的罪人。 究竟為了何事使得這個只活了二十一年的姑娘至今仍如此受人爭議? 1607年,即明神宗萬曆三十五年,遠在地球的另一邊,三隻大英帝國弗吉尼亞公司的桅船在現今弗吉尼亞州切色比可灣靠岸了。船上有一百多人,他們是公司派來開發和尋找財富的。白人的上岸使當地印第安部落的老波瓦坦國王隱隱有些不安,但他還是容忍了。由於水土不服及食物的匱乏,第一批上岸的英國人很快就死了大半,新大陸寒冷的冬天嚴重威脅著所有殖民者的生命,他們不得不靠印第安人的玉米維持生命,而送玉米的就是這個波卡洪塔斯。那時她只有十一歲左右,對白人的一些玻璃珠等新鮮玩意兒很好奇,來玩的同時也常帶些玉米來,並慢慢學會了幾個英文詞,從此在英國人和父王之間充當了使者的角色。她所提供的食物使剩下的英國人得以生存下來。波卡洪塔斯非但提供了很多食物,有一次還背著父王去告密,使史密斯所帶領的找糧隊伍沒有落入她父王設下的伏擊圈。就這樣,因為第一批人僥倖生存了下來,第二年又來了更多的英國人,但由於領導的無能和鼠患的危害,五百多人中餓死了四百多個,有史料說有一人的妻子餓死了,丈夫為了生存,竟把妻子的屍體腌了慢慢吃。這數十名殖民者後來正是靠和印第安人交換食物才撐到了英國補給船的到來。英國在新大陸的第一個永久殖民地也得以從此穩固下來了。新到的殖民地頭頭為了能使老波瓦坦國王就範,用欺騙的手段綁架了波卡洪塔斯,把她安排在一個牧師家中接受洗腦,教她英語和宗教,並最終為她洗了禮,使她成了歷史上第一個皈依基督教的印第安人。 由於波卡洪塔斯的被劫持,老波瓦坦投鼠忌器,在某種程度上造就了一種和平的局面,使得這個還腳跟不穩的殖民地得以壯大起來。為了長遠的利益,當局還唆使一個種植煙草的英國人娶了波卡洪塔斯,並生了兒子。一年後,總督把他們一家帶回英國展示新大陸殖民成果,以吸引更多的移民前來。這位異族的印第安公主在倫敦的社交界引起了轟動,人們爭相觀看這個來自新大陸的異族人。波卡洪塔斯在倫敦的成功登台雖然給弗吉尼亞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好處,卻給自己挖下了墓穴——由於體內沒有歐洲人對肺病和結核病的抗體,她得了病。這個已更名為呂貝卡·拉爾夫的異族公主不得不被人從已經啟航回美的船上抬下來,最後死在英國一個叫格雷夫散的濱海小鎮並長眠在那兒,年僅二十一歲。 歷史是不允許假設的,但回顧歷史,很多印第安人認為早年的英國人在這塊土地上的生根發芽極具偶然性,很多人至今仍認為要是沒有波卡洪塔斯的幫助,英國的第一個殖民地必將以慘敗而告終,並打消、或者至少推遲英國人在美洲大規模殖民的計劃。關於這一點,從今天我們所了解的歷史進程來看,也不無道理,因當時和英國人同在美洲爭奪勢力範圍的還有南面的西班牙人和北面的法國人,假如沒有波卡洪塔斯帶去的玉米以及告密,如今的美國很有可能是以西班牙語、法語或德語為母語的一個或者幾個小國家。1607年看似平凡的一年,這邊的萬曆皇帝照樣醉心於長生不老之術,而另一邊的老波瓦坦國王也正享受妻妾成群的國王生活,但歷史的因由已經埋下,對那些船堅炮利、滿腦子都是搶掠和擴張念頭的眾多響馬們來說,這兩個富庶而廣袤的國度猶如荒郊野外的兩隻「肥羊」,下手是遲早的事。波卡洪塔斯生在一個不幸的時代,一個即將翻天覆地的殖民擴張時代的前夜,其弱者加肥羊的身份註定了她悲劇性的下場。在《平安夜》的歌聲響徹夜空的時刻,願她的靈魂從此得到安息。
  參考亦歌的《 異族的褒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