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波斯的騎兵為駱駝騎兵,駱駝騎兵的優勢在於攻擊力強悍,是所有除特種騎兵外攻擊力最高的騎兵,尤其是升級到帝國駱駝騎兵以後,攻擊力將變得非常強悍,攻擊力高也是波斯的國家特色,國家信仰力的效果就是增加士兵的攻擊力。波斯的特種騎兵為波斯戰象,最高的生命,最高的攻擊,以及其遠程騎兵的屬性,決定了波斯戰象必定成為波斯的主戰兵種,在遊戲中有著至關重要的地位。

波斯騎兵
這兩種風格迥異的戰術系統的第一次衝突於公元前490年發生在馬拉松。當時,波斯人所處的條件相當不利。他們渡海來到希臘,缺少許多決定性的進攻部隊——騎兵。交戰發生在海邊的一塊平原上,事實上是處於無助狀態的波斯輕型步兵與希臘的重型步兵對抗。希臘民兵有小山掩護其翼側,並以人工障礙將波斯人的少量騎兵阻止於附近地區。
當兩條步兵線進至弓箭射程之內時,波斯人開始萬箭齊發,而希臘人則以慢跑衝鋒。他們的盔甲並不妨礙短距離奔跑,反而能夠防護身體,免遭波斯人的箭傷。他們跑過落箭地帶,與停止間的波斯弓箭手展開肉搏戰。
由於加強了方陣的翼側,希臘人戰線兩端的士兵與波斯人首先接觸並交手;而中間較薄弱各排的衝鋒卻經不住箭雨的射擊,未能抵達波斯人的戰線。但是,一旦翼側進入近戰,全副武裝手持長矛、短劍的希臘人就擊敗了沒有突擊行動裝備和訓練的波斯人。波斯人逃跑了,希臘人追擊了1英里。此時,希臘人重整自己的組織,然後又前進了2英里,逼近波斯人的船隊。大多數波斯人上了船,希臘人只俘獲了7條船。馬拉松會戰充分暴露了搶先佔領陣地的輕型步兵與重型步兵作戰時的無能。對弓箭手來說,在有騎兵制止重型步兵衝鋒的情況下,打了就跑似乎才有效。
後來的希波戰爭提供了這兩種系統的較好實驗。馬拉松會戰之後10年,波斯人強大的步、騎兵部隊又來到希臘,這是一支能夠準確反映巨大帝國正規軍隊軍事能力的部隊。除了騎兵和大量徒步弓箭手以外,波斯人還有一些希臘盟友的重型步兵。但是,波斯人沒有暴露其裝備著弓箭、標槍和長矛的大量的出色騎兵。希臘人缺乏任何騎兵,只是依靠其重型步兵和一些輕型步兵。
地圖1.1 希臘
在普拉蒂亞,兩支軍隊以幾乎相等的兵力相遇。從這兩支指揮卓越的軍隊的最初部署看,希臘典型的起伏地形保護著希臘人的翼側,使其免遭波斯騎兵的攻擊。但是,當雙方軍隊都在等待對方首先進攻時,一支暴露的重型步兵分遣隊遭到波斯騎兵投射武器的打擊。這種騎兵就像輕型步兵一樣,在一定的距離上以弓箭、標槍射擊對方。由於希臘長矛兵無法對騎兵發起成功的衝擊,因此只能在沒有防禦的情況下挨打。於是,希臘人便在暴露的位置配置了300名雅典重型步兵,並以一些弓箭手給予支援。這些弓箭手是以航海為業的雅典人所喜歡的一種輕型步兵。為與希臘人兩種武器系統的合同作戰對抗,波斯騎兵採取打了就跑的戰術。他們成群跑過來,射箭或投擲標槍;然後,一組撤走,另一組接替,如此輪番作戰,不斷以投射武器攻擊希臘人。重型步兵則堅守陣地抗擊波斯騎兵,而沒有發起衝擊;與此同時,希臘人的弓箭手重創波斯人。徒步弓箭手與乘馬弓箭手相比佔有優勢,因為他們能夠將全部精力集中於拉弓射箭,所以無論射箭的準確性和發射羽箭的數量均佔上風。
經驗豐富的波斯騎兵指揮官也暴露出了馭馬的窘迫。據當時歷史學家描寫,指揮官沖在其他騎兵的前面,他的馬「側面中箭,因劇痛而暴跳起來,將他甩下馬」 [ 註:希羅多德,《波斯戰爭》第9卷,第22頁,轉引自喬治·羅林森翻譯的《希臘歷史學家》第1卷第526頁。 ] 。希臘重型步兵蜂擁而至,殺死了波斯指揮官。波斯人「狂呼亂叫」,以突擊行動發起衝鋒,掩護其指揮官的屍體。但是,儘管徒步士兵的人數較少,卻展示了與乘馬波斯正規軍進行決定性肉搏戰時所具有的優勢。隨著增援重型步兵的挺進,波斯騎兵終於敗下陣來。
然後,希臘人繼續前進,直至與波斯人隔一條小溪對峙。兩軍步兵隔河列陣,但都不冒險進攻,擔心小溪會打亂自己的隊形。指揮希臘軍隊的斯巴達國王、聰明而謹慎的保薩尼阿斯很難束縛其迫不及待發起進攻的盟軍。而波斯正規軍精明而老練的指揮官馬多尼奧斯在等待更有利於發起進攻的時機方面,困難卻要少得多。
甚至在向前運動之後,大部分希臘重型步兵仍有地形保護其免遭波斯騎兵投射武器的直接進攻。不過,在某些位置上,波斯騎兵「用他們的標槍和弓箭——對騎兵用弓箭——使希臘部隊因為不能將其拖入近距離交戰而不勝其煩」。 [ 註:希羅多德,《波斯戰爭》第9卷,第49頁,轉引自《希臘歷史學家》第1卷第537頁。 ]
在開始向前運動之後不久,希臘人決定撤至一個有接近小溪通路的位置,從那裡可以更有效地掩護其交通線。他們在夜間開始後撤行動,以免遭到敵人騎兵的騷擾。但是,一位希臘指揮官延誤了時間,因為他認為撤退有損其名譽;而且一些部隊迷了路。其結果是,早晨希臘人發現其軍隊部署一片混亂。波斯騎兵迅速利用這種有利態勢,騷擾正在後撤的斯巴達人分遣隊,使得希臘人不得不停下來實施防禦。取得成功的波斯騎兵指揮官確信,希臘人正在潰退,於是派遣其步兵向前越過小溪,伺機利用敵人混亂。但是,斯巴達人既非撤退,亦非混亂,而波斯人卻以自己的輕型步兵去面對希臘人的重型步兵。
來到射箭距離之內,波斯人在跨騎白馬之上的馬多尼奧斯的帶領下,「用他們的柳條盾圍成一個防衛圈,由後面發出如雨箭矢,使斯巴達人不勝其擾」。當波斯人靠得更近時,斯巴達人開始衝鋒。就像在馬拉松一樣,希臘重型步兵有地形掩護其翼側,使其免受波斯騎兵的進攻。由於沒有騎兵迫使斯巴達人停止衝鋒,他們便迅速地貼近波斯人。輕型步兵擁有機動性優勢,但波斯人過於集中,儘管火力較強,卻不能很快後撤:因為後面的部隊不斷湧來,他們被自己的眾多的兵力包圍了。除了與斯巴達人交戰,他們別無選擇。「戰鬥首先在柳條盾圈開始,接著當這些柳條盾被掃光后」,繼之而來的就是「交手搏鬥」。在搏鬥中,波斯人「很多時間是抓住希臘人的長矛,將其弄斷,由於其勇敢和好戰精神,波斯人比希臘人一點也不差;但是他們畢竟缺乏防護和訓練,並且在突擊行動的技能上比希臘人確實差得太遠」。在突擊行動方面,希臘人訓練有素,擁有相應的武器裝備和盔甲。英勇善戰的馬多尼奧斯在戰鬥中喪生,波斯步兵撤退了。這次在普拉蒂亞的失敗結束了他們對希臘的入侵。 [ 註:希羅多德,《波斯戰爭》第9卷,第61、62頁,轉引自《希臘歷史學家》第1卷第541、542頁。 ]
雖然希臘人贏得了戰爭,而且後來波斯人也在其軍隊中組建了自己的重型步兵,但希臘人的戰術系統並沒有顯示其任何真正的優越性。儘管波斯弓箭手失敗了,但很明顯,如果能夠充分利用自身優勢,避開突擊戰鬥,注意保持距離,充分運用投射武器的話,輕型步兵是能夠打敗重型步兵的。不過,馬拉松和普拉蒂亞兩次使用輕型步兵與重型步兵進行正面戰鬥的嘗試說明,當輕型步兵缺乏騎兵幫助,不能利用其機動優勢避開重型步兵衝鋒時,他們是很脆弱的。
波斯騎兵展現了利用較大機動性避開重型步兵和有效使用投射武器的能力。但當騎兵試圖以突擊行動對抗重型步兵時,步兵則顯示出它的優越性。隊形中的徒步士兵在交手搏鬥中比無蹬騎兵佔據優勢,因為地面提供了更好的作戰平台,他可以集中精力戰鬥而不必分心。希臘徒步弓箭手與波斯騎馬弓箭手作戰的成功也有力地說明,在運用相同戰術方面,輕型步兵同樣比騎兵擁有明顯的優越性。
前54年,即愷撒進攻不列顛的前一年,羅馬執政官克拉蘇率兵四萬入侵波斯安息帝國。是時克拉蘇已年過六十,正處於其一生事業的巔峰。他是羅馬三巨頭之一,也是羅馬最富有的人。雖然擁有無與倫比的權力,金錢,美女和豪宅,克拉蘇仍不能滿足。故老相傳,波斯帝國富甲天下,皇宮中藏金不計其數,克拉蘇對此早已垂涎欲滴。況且征服波斯還可以為他帶來超越愷撒的顯赫戰功和無盡榮耀。他並不太在意羅馬元老院拒絕批准對波斯開戰。因為在他心目中,波斯只不過是又一個即將被征服的蠻族而已,這場戰爭幾個月就能結束。他已經在考慮如何安排得勝回朝的慶典活動了。
克拉蘇身為羅馬執政官,卻對波斯的地理,歷史,人文一無所知。不過他也懶得去了解。克拉蘇深信,在他的七個羅馬軍團面前,任何軍隊都將是不堪一擊的。而征服波斯只不過是一個開始,他還要繼續向印度進軍,完成亞歷山大征服世界的遺願。克拉蘇的狂妄倒也並非全無道理。二百多年前,亞歷山大就是率領三萬希臘聯軍在高加麥拉一舉擊破波斯皇帝大流士三世指揮的二十萬大軍,從而攻滅波斯帝國的。克拉蘇明白,自己的七個羅馬軍團要比亞歷山大的馬其頓重步兵強大得多。而波斯在他看來則已經沒落了,眼前的這個所謂的安息帝國和二百年前的波斯帝國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安息帝國的確不同於當年的波斯帝國。亞歷山大所打敗的波斯是農耕民族的古文明,那時的波斯軍隊除了幾件新奇的兵器,如戰象和戰車外,基本的戰術戰略和希臘軍隊並沒有多少分別。高加麥拉戰役是一場歐陸風格的會戰,雙方都以排列整齊的方陣迎敵。誠然,羅馬軍隊代表了那個時代西方重步兵陣戰的最高水平。在西方,任何民族和羅馬軍隊打堂堂之陣的會戰,都不會有太大勝算。然而,將波斯帝國取而代之的安息人,卻是地地道道的東方民族。他們會向羅馬人展示一整套後者從所未聞的戰術理念,而克拉蘇則將為他的貪婪和無知付出生命的代價,他的全部七個羅馬軍團也都不得不成為他的陪葬。
安息人原本是居住在裏海東岸的游牧民族,可能因為受到異族的擠壓而南遷至帕米爾高原。安息人沒有文字,語言則屬於印歐波斯語族。在古波斯帝國興盛時期,他們是帝國的藩邦,一直為帝國軍隊提供優秀的弓箭手。亞歷山大攻滅波斯帝國后,帕米爾高原出現權力真空,安息人在這一時期迅速發展壯大。前250年,安息部落首領阿薩斯脫離條支人的控制,建立了安息帝國。此後的二百年中,條支人不斷衰落,安息帝國得以向西面擴張,並且佔據了兩河流域的巴比倫和塞琉西亞等大城。此時的安息和積極東擴的羅馬共和國發生了碰撞。
安息人是馬背上的民族,他們培育出了非常優秀的馬種。安息馬不如歐洲馬高大,然而強健有力,速度快,耐力好。安息的戰馬自幼便接受小步快跑的訓練,跑起來又快又穩。另一方面,安息人的弓箭和歐洲軍隊常用的弓箭也有不同。歐洲人的弓是以一根直木棍製成,取材通常選用彈性良好的紫杉木或柳木。歐洲弓在不用時一般不上弦,以防止材料過度疲勞。東方民族使用的弓則是組合反曲弓。弓的材質包括榆木,牛角和牛筋等,以魚膠緊密粘合,製成的弓是彎的,從弓背到兩端弧度漸緩,最後再將弓反向彎曲安上弓弦,是為反曲弓。反曲弓的形狀和歐洲弓截然不同。歐洲弓呈一個完整的弧形,而反曲弓則有兩個弧形,在中央握把處內凹,整個弓的形狀宛如駱駝背部的雙峰。這類弓異常強勁,射程可達三百米,在五十米的距離內能穿鱗甲。相較之下,歐洲軍隊使用的弓箭無論在射程還是穿透力上都望塵莫及。是以包括安息人在內的大多數東方民族都非常擅長騎射,即便是在快速退卻時依然可以在馬上回身射箭,其準確程度絲毫不受影響。安息軍隊的兵種和戰術都建立在弓馬嫻熟的基礎之上。安息軍隊為純騎兵,且以輕騎兵為主。輕騎兵的主要武器是弓箭,其次是一柄長刀。他們只著輕便的革胄,以保證高度的機動性。輕騎兵通常採用游擊戰術,不會與敵人短兵相接,而是保持一定距離,以密集的箭雨削弱敵人的戰鬥力。除輕騎兵外,安息人和其他很多東方民族一樣,還擁有一種鐵甲騎兵。安息鐵甲騎兵全身披甲,其中頭盔和胸甲為整塊精鋼打造,其餘部位為鱗甲或鎖甲,騎兵的臉部遮蓋有一個造型兇惡的金屬面具,坐騎的鎧甲多為青銅質地的鱗甲,覆蓋全身,長及馬膝。不過,由於身披重甲,在沙漠地帶烈日的烘烤之下不得不忍受可怕的高溫。安息鐵甲騎兵的主要武器是一支長約3.5米的長矛,輔以長劍,鐵鎚或狼牙棒等。這些鐵甲騎兵並不打頭陣,而是待敵人被己方輕騎兵的箭雨大大削弱之後,趁其隊形散亂時,排成密集陣形自正面衝擊敵陣。雖然安息鐵甲騎兵的衝擊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卻威力驚人,可謂是當者披靡。
而羅馬軍隊的建制和戰術理念則全然不同。這一時期的羅馬軍隊已經過馬略改制。其基本組織單位為百人隊,步兵數量為一百一十人。一個羅馬軍團包括十個營,共五十五個百人隊。第一營為主力營,執掌軍團的鷹符,由十個百人隊組成。其餘營都只有五個連。一個羅馬軍團總共有步兵六千一百人。羅馬步兵的標準裝備包括青銅或鐵制頭盔,此外只有軀幹部分著鐵甲或革胄,以保證行動自如。其武器包括一面長方形木製盾牌,表面蒙一層牛皮,高1.2米,寬0.75米,又有三支標槍,其中一支為重型標槍,長約2米,還有一柄0.5米長的短劍。羅馬軍隊通常由一個百人隊組成一個縱深八行方陣,行列之間保持一米的距離,行與行之間錯開站位。實戰時,羅馬步兵以方陣為單位逼近敵陣直至二十米的距離上,開始投擲標槍。羅馬軍隊的重型標槍射程不足二十米,但卻威力巨大,能夠穿透任何西方軍隊的盾牌和盔甲。標槍擲出后,羅馬步兵就拔出短劍沖向敵陣,和敵人近身格鬥。羅馬步兵的格鬥動作簡練有效,通常是左手挽盾抵住敵人,右手持短劍自盾牌下方猛刺敵人腹部。這種戰法遠比揮劍砍殺致命。羅馬軍團的一個營配屬騎兵一隊。主力營的騎兵約有一百三十二人,其餘營則為六十六人。一個羅馬軍團總共有騎兵七百餘人。羅馬騎兵只著輕便的鎖甲,武器為一面盾牌,一支標槍以及一柄長劍。羅馬軍中的騎兵多數來自高盧或日耳曼,他們的坐騎主要是身高腿長的北非或西班牙種馬。羅馬騎兵都接受過步兵訓練,因此他們落馬後依然能夠繼續有效戰鬥。這一時期的羅馬軍隊並不重視弓箭的作用,軍中的弓箭手往往都是於戰區當地臨時招募的僕從部隊,數量也並不多。此外,羅馬軍隊在和歐洲游牧民族作戰時,發展出一種夾門魚鱗陣。當羅馬軍隊遭遇游牧民族大量弓箭的襲擊時,便會收攏隊形,第一排步兵以蹲踞姿勢將盾牌拄地,第二排步兵將自己的盾牌置於前排盾牌之上,第三排及之後的步兵將盾牌舉過頭頂,如同瓦片一般相迭。這樣就組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盾陣。羅馬步兵訓練有素,能夠迅速組成任何規模的夾門魚鱗陣。
羅馬共和國和安息帝國接壤的東部邊疆,是地中海沿岸的敘利亞和巴勒斯坦。這裡狹窄的沿海平原帶有典型地中海氣候的特徵,溫暖濕潤。緊鄰著沿海平原的是一組南北向的山系,其中的黎巴嫩山脈高達二千五百米。越過群山,便是兩河流域的上游。此處的地貌是廣袤平坦的荒漠,僅有少數綠洲點綴其中。渡過幼發拉底河,再向東跋涉五十公里,便到了已有千年歷史的古城卡萊。
克拉蘇的大軍在敘利亞過冬時,羅馬共和國的盟友,亞美尼亞國王阿塔巴祖前來拜訪。阿塔巴祖表示願意親率一萬鐵甲騎兵助戰,同時建議克拉蘇大軍北上,取道亞美尼亞南下,直接進攻安息帝國的都城泰西封。這條行軍路線所經過的都是山地,可以限制安息騎兵的活動。然而傲慢的克拉蘇並沒有採納這個建議。他不願繞道,執意要橫穿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長驅直入。這個決定最終葬送了他的七個羅馬軍團。
安息皇帝奧羅德獲悉克拉蘇入侵,立即召見統帥蘇萊那。他決定由自己親率大軍北上打擊亞美尼亞,阻止阿塔巴祖馳援克拉蘇。同時,他留給蘇萊那不足二萬的精騎。奧羅德的計劃是,由蘇萊那儘可能地拖住克拉蘇,直至自己解決了亞美尼亞人,再趕回來與他會合,與克拉蘇決戰。
出身名門貴族,時年僅三十歲的蘇萊那是安息最傑出的統帥。他曾仔細研究過羅馬軍隊的戰術,從而非常有針對性地訓練了他的騎兵,使他們知道何時進,何時退,何時集結,以及何時分散。他從未打算按照奧羅德的那個設想行事,而是決定以自己手中的這支精騎直接和克拉蘇的主力決戰,消滅他們。
面對來勢洶洶的羅馬軍隊,蘇萊那定下了誘敵深入的策略。他命令所有軍隊,一旦遇上克拉蘇的主力便佯裝向內地逃逸。
連月來克拉蘇一直對安息軍隊緊追不捨。他不斷催促自己的七個軍團急行軍,終於在盛夏之際渡過幼發拉底河,進入了一望無垠,無數無水的荒漠之中。羅馬士兵由於在高溫乾燥的環境下長時間急行軍,越發疲憊不堪。然而克拉蘇數月來都沒有見到過安息的主力。
終於有一日,羅馬軍團的偵騎向克拉蘇報告,前方出現大量安息軍隊。克拉蘇欣喜無比,立即下令全軍展開戰鬥隊形。起初,他按慣例將七個軍團的步兵一字排開,騎兵則處於兩翼,以防安息人迂迴他的陣線。
但克拉蘇很快便發現安息軍隊自四面八方湧現出來,而且根本沒有固定的陣形。克拉蘇意識到自己已經中了對方的詭計。不過他自知在兵力上據有優勢,是以並不慌張。他重新部署,將四萬大軍組成一個龐大的方形的夾門魚鱗陣,每一側的防線由十二個營的重步兵組成,中央為輕步兵,騎兵和輜重。
安息軍隊慣用戰鼓鼓舞士氣。蘇萊那發出開戰的信號后,數千面戰鼓同時擂響,如雷鳴般奪人心魄。從未經歷過這等陣勢的羅馬士兵個個面露懼色。
安息鐵甲騎兵首先試探性地衝擊羅馬人的陣線,發現羅馬人的夾門魚鱗陣相當厚實,於是立即退回。克拉蘇命令騎兵和輕步兵出擊,但他們沒走多遠便被一陣亂箭射了回來。
數以萬計的安息輕騎兵此時已將羅馬軍團的大方陣團團圍住,緊接著密如飛蝗的箭雨便開始傾瀉到羅馬人的防線上。
安息輕騎兵一直和羅馬人的陣線保持三十至五十米的距離。他們飛快地放箭,根本就不瞄準,而且努力將箭鏃以最大的力量射出。羅馬重步兵很快便領教了東方弓箭的威力,他們的木製盾牌在東方人強大的箭雨攻勢面前便如同是紙糊的一般。很多箭穿透了盾牌,將羅馬重步兵挽盾的手釘在盾牌上。
克拉蘇這時雖然焦慮,卻也並不慌張。他注意到安息人放箭的速度,以為他們的箭過不了多久便會用盡。但他隨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他看到遠處停有數千頭駱駝。這些駱駝無疑滿載著安息人的箭鏃。
羅馬軍隊已面臨著一個兩難局面。他們希望能和敵人近身格鬥,但安息騎兵卻根本不給他們任何格鬥的機會。一旦受到絲毫的攻擊,原本或許正在衝鋒的安息騎兵便會立即退卻,取而代之的是自馬上回身射來的利箭。而已失去保護的羅馬步兵根本無法抵擋安息人的箭雨。反之,如果堅守不出,羅馬軍隊便只能被動挨打,越來越多的士兵便會被安息人的利箭殺傷,失去戰鬥力。
克拉蘇終於按捺不住,命令五千輕步兵和一千高盧騎兵出擊,不惜一切代價打破安息人的圍困。
看到羅馬人出擊,安息輕騎兵立即停止放箭,全線退卻。出擊的羅馬軍團大受鼓舞,緊追不捨,逐漸遠離了大方陣。此時安息鐵甲騎兵突然出現,組成一道鐵牆,阻住了這些羅馬人的去路,而先前逃逸的輕騎兵也都迴轉過來,將這支羅馬軍團圍住。安息鐵甲騎兵於上風處以長矛掠地,攪起漫天沙塵,使羅馬士兵眼不能視,口不能言,本能地聚攏在一起。於是安息輕騎兵開始向羅馬的人堆傾瀉箭雨。
羅馬輕步兵為了行動迅捷,通常僅裝備一面直徑0.6米的圓盾,一支標槍和一柄短劍。這些僅僅裝備圓盾的羅馬步兵在安息箭雨強大的攻勢下紛紛中箭,翻倒在地。還能勉強站立的步兵則有許多雙腳都被利箭釘在地上,動彈不得。於是安息鐵甲騎兵開始衝鋒。他們排成緊密的行列,橫掃羅馬人的陣地。羅馬軍中的高盧騎兵異常悍勇,在坐騎幾乎都被射死的情況下依然徒步迎上,有的抓住安息人的長矛,生生將其拖下馬來用短劍刺死,有的則竄到安息人的馬下,猛刺其馬腹。然而這樣的個人英雄主義終究不能挽回敗局,這支羅馬軍團很快便全軍覆沒了。
當此情勢,克拉蘇仍在強自鎮定。他下令羅馬士兵一齊怒吼以壯聲勢。然而羅馬人的士氣已是極度低落,吼聲有氣無力,如同臨終前的哀鳴一般。
這一日的的戰鬥便是重複著以上那個模式。安息輕騎兵以弓箭削弱羅馬人的陣線,接著鐵甲騎兵衝鋒擴大戰果。一些身中數箭,痛苦不堪的羅馬步兵扔掉盾牌,迎著安息人的長矛而上以求速死。
戰鬥一直進行至黃昏,安息人滿意地撤離戰場,回營休整。
克拉蘇明白勝負已定,是撤退的時候了。為了保證行軍速度,他不得不下令將不能走動的五千多名傷員遺棄。羅馬人打算趁夜色悄然離去。然而那些傷員們得知自己遭到遺棄,一時間哭喊,怒罵,哀求聲大作,使撤退的羅馬人膽戰心驚,幾乎是一步三回頭,生怕被安息人發現。不過不喜夜戰的安息人並沒有出兵追擊。於是羅馬人安全地撤至卡萊。
次日黎明,安息人來到羅馬軍隊的營地,將留下的五千傷員全部殺死。
不久即有謠言傳來,稱克拉蘇已在輕騎護送下逃回敘利亞,卡萊城內不過是他的一些將領和餘下的步兵。蘇萊那懷疑這是克拉蘇的詭計,立即遣人趕往卡萊,詐稱自己有意和談,要求約定時間和地點。克拉蘇不知是計,親自接見了他們。這批人當即回報,克拉蘇仍在卡萊。於是蘇萊那領兵趕至,將卡萊城圍得水泄不通。
缺水少糧的羅馬人只得強行突圍。最終克拉蘇被擒殺,他帶來的七個羅馬軍團四萬大軍僅有不足一萬的殘兵逃回敘利亞。
卡萊戰役是蘇萊那一生軍事指揮藝術的巔峰。是役,他以不足二萬的兵力大破羅馬四萬大軍,這成為世界軍事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
同時,卡萊戰役使安息帝國威名遠揚,一度成為羅馬的剋星。然而,安息軍隊的弱點也很明顯。他們的技術力量薄弱,缺乏攻堅能力,騎兵一旦到了山地便難以發揮作用。因而羅馬和安息在西亞的權力依然呈現均勢。同時,和東方人的戰爭亦使羅馬人逐漸意識到自己的一些弱點。此後的一百餘年中,羅馬軍隊大幅度增設弓箭手,大型機弩以及投石機等遠程火力。鐵甲騎兵亦逐漸出現在羅馬軍中
上一篇[佩爾希托爾德]    下一篇 [佩爾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