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運動員

人物介紹
波波夫

  波波夫

波波夫曾短距離游泳之王,是有史以來最具實力的短距離游泳選手。他在1992年巴塞羅那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均囊括了50米和100米自由泳金牌。他是自1928年維斯穆勒(Johnny Weissmuller)以來衛冕100米自由泳冠軍的第一人,也是兩次獲得50米自由泳金牌的唯一一人。波波夫是100米自由泳的世界紀錄保持者(成績為48秒21),也是在50米自由泳中游進22秒的世界僅有三人之一,其他兩個都是美國人,分別是比昂迪(Matt Biondi)和賈格爾(Tom Jager)。
然而,自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後,波波夫遭受了一連串意外的失敗,他在1998年1月的澳大利亞珀斯進行的世界錦標賽上,美國的皮爾楚克(Bill Pilczuk)在50米自由泳中爆冷打敗了波波夫,這標誌著波波夫自1990年底以來首次在大型國際比賽中敗北。從1990年底到1998年,他總共獲得了15個歐洲冠軍,4枚奧運會金牌和3次世界錦標賽冠軍。1999年7月歐洲錦標賽上,波波夫在之前連續獲得4塊100米金牌的自由泳項目中,被荷蘭選手霍根班德(Pieter vanden Hoogenband)超越,結束了這位俄羅斯天才在100米自由泳項目中長達一個年代的長期壟斷地位的局面。
「火箭」
波波夫

  波波夫

上世紀九十年代,俄羅斯游泳運動員亞歷山大-波波夫成為世界泳壇頭號運動員。1992年西班牙巴塞羅那夏季奧運會上,波波夫在100米自由泳比賽半程折返的時候還處在第六的位置,但他在剩下的50米內後來居上,成功超越其他全部運動員,奪取金牌。兩天後的50自由泳比賽中,波波夫一路領先奪得自己的第二枚奧運金牌,在這屆奧運會上,他還在接力項目中奪得兩枚銀牌。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上,波波夫成功衛冕100米自由泳,他也成為奧運歷史上,第二位蟬聯100自由泳金牌的運動員。三天後的50米比賽中,波波夫再次成功衛冕,奪得個人第四枚奧運金牌,此外,他在另外兩項接力比賽中還奪取兩枚銀牌。奧運結束后一個月,波波夫在莫斯科街頭與一位賣西瓜的街頭小販發生衝突,波波夫被對方用水果刀扎傷了肺部,休養了一段時間后,波波夫在1998年世界錦標賽100米自由泳比賽中再次多得冠軍。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波波夫在100米自由泳比賽中奪得銀牌,50米比賽中名列第六。
從政經歷
在國際奧委會任職情況:
運動員委員會委員(1996-)
「IOC 2000」(1999)
大眾體育委員會中的運動員代表(1996-)
國際奧委會委員(2008-)。
俄羅斯游泳協會第一副主席(2005)

2雙面間諜

初闖「狼穴」
1940年2月的一天,正在南斯拉夫家中度假的達斯科·波波夫忽然接到柏林來的一份電報,上面寫道:「急需見你,建議2月8日在貝爾格萊德塞爾維亞大飯店見面。你的摯友約翰尼·傑伯遜。」波波夫看見電報后便火速趕往約定的地點。儘管路面凹凸不平、坑坑窪窪,但波波夫駕駛的BMW牌汽車還是奮勇向前,車后揚起漫天的煙塵。
這個約翰尼到底是何許人也?他約見波彼夫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原來,約翰尼是波波夫在德國南方布雷斯高的弗賴堡大學結識的摯友。當時已是戰雲密布的1936年,當兩人在奧斯蘭人俱樂部里邂逅相遇時,都不禁為對方令人愉快的性格和談吐所吸引,很快便成了一見如故的朋友,以至於相交不久雙方都把對方看作是自己最親密的生死骨肉之友。因此在波波夫收到那份措詞精練的電報時,為友誼所驅使,焦急不安地踏上了去貝爾格萊德的旅途。
果不其然,波波夫終於在約定地點見到了好友約翰尼。約翰尼看上去憂心忡忡。他要了雙份純白蘭地,一杯接著一杯地往下喝,煙也抽得很厲害。他一見波波夫,便沒頭沒腦地傾訴起自己的萬縷愁思來:「希特勒正在把德國人培養成傻子。在那些比狼犬還敏感的間諜的幫助下,他可能會吞併全世界。」隔了一會兒,他又盯著波波夫,真誠地說道:「夥計,現在我急需你的幫助,需要立即行動。德國有5條船封鎖在特里斯特,其中一條是我的。我已設法搞到許可證,想把它賣給某個中立國家。」
「哪個中立國願意購買這些船呢?」波波夫反問道:「如果英法拒絕承認許可證,那麼他們將先下手搶走這些船隻。」
「對了,這就是我叫你來的原因。你必須利用你有利的社會關係,去辦成這筆生意,而且絕對不能引起別人的懷疑。」
一聽此言,波波夫一下子就明白了:「約翰尼是要策動我當一名納粹間諜!」
但不知為什麼,波波夫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就答應了好友的請求,並且覺得此舉深合自己的心意。因為他正想藉助自己國家的特殊地位(當時南斯拉夫還是與德國親善的中立國)為反法西斯事業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與約翰尼取得一致意見后,波波夫直接找到了英國駐巴爾幹國家的商務參贊斯德雷克,並對他全盤托出了自己的計劃:假借某個中立國之名,將5艘商船弄給英國。幾天以後,倫敦就批准了這個計劃,並且匯來了購船的錢。兩周后,接到通知的約翰尼從柏林帶來必要的文件,將德國貨船易手他人。
事後,兩人悄悄地舉行了一個慶祝會。(只不過兩人慶祝的目的不同,達斯科為自己對英國有所幫助而高興,約翰尼則是由於賺了一筆大錢渾身舒暢。)酒過三巡,約翰尼對波波夫說道:「我是阿勃韋爾(德國軍事情報局)的人,上次請你幫助也是頭示意讓我這麼做的。他對你的行動非常滿意,他希望能跟你好好談談。」
波波夫一聽,心裡緊張得怦怦亂跳:
「你們的頭是誰?他為什麼選中我?」
「我們的總頭叫威爾希姆·卡納里斯,他的政治觀點和哲學思想和我們倆很相近。我在他面前極力推薦你,說你是個諜報天才,能派上大用場,於是老頭便讓我試一試。結果沒想到你幹得這麼漂亮!我想,你一定對我的建議感興趣吧?」
「我……我不知道要幹些什麼?」
「哦,一開始並不需要有什麼驚人之舉。只要搞一些有關英法方面的小道消息就可以了。象你這樣經常混跡於外交界和政界的人很容易搞到這樣的東西。」
「好吧,約翰尼,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幫你這個忙。」
「你現在就著手搜集情報。至於和頭何時見面,我會通知你的。」
於是,波波夫又去找了英國商務參贊,把有關情況向他一一說明。這位矜持的英國佬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繼續與那個傢伙保持聯繫也許是件好事。你所需要的情報我會派人送給你的。」
過了半個月左右,約翰尼領來一位德國使館官員,對波波夫介紹道:「這是門津格少校,我的頂頭上司。他想跟你聊聊。」接著,門律格開門見山地說道:「我們在英國有許多情報人員,其中不少是很精幹的。但是,我們需要有這樣一個人,他到處能通行無阻。你的社交關係可以打開許多門路,有些情報不是馬路上可以搞到的,你可以幫我們的大忙。同樣,我們也會十分慷慨地報答你。
達斯科按照英國方面的授意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並在第二天大情早跑到英國大使館通報這個消息。這次與他接觸的是英國軍事情報第六處(MI6)駐巴爾幹的頭目,此公化名史巴雷迪斯。聽了波波夫的報告后,這位情報官員說道:「你就準備為那些德國人『效勞』吧。要設法與他們搞好關係,要求他們給你開展工作和作好旅行準備的時間。我的意思是他們有可能派你到倫敦或某個中立國家去。另外我還要告訴你,讓他們知道你在倫敦有一個朋友,是位懂行的外交官,他目前急需用錢,而且你認為他可以幫你的忙,通過外交郵袋來傳遞情報。」
波波夫很快就放風給門津格,約他見面詳談。一見面,門津格就迫不及待地問道:「你那個當外交官的朋友是誰呀?」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此人絕對可靠。」
「那太好了!」門津格一邊說著話,一邊扳開公文包的鎖扣,伸手取出一個金屬小瓶,說:「瞧!你把這個東西給你的朋友,這是密寫劑。」接著,門津格又吩咐約翰尼負責向他說明如何使用密碼、如何接頭聯繫等具體事項。
這次見面結束后,波波夫便作為一名德國間諜展開了自己的「業務」。幾星期後,按照約定地點,史巴雷迪斯向他下達了一項重要任務——搜集「海獅行動計劃」的所有情報。與史巴雷迪斯談話以後,波波夫又帶他會見了兩名新近吸收的情報員,一個是他的哥哥伊沃,另一個是大學同窗尼古拉斯·魯卡斯。於是,英國在南斯拉夫的情報網壯大起來。
「嘿!伊凡,」當門津格和約翰尼來到波波夫家裡向他作最後指示時這樣稱呼他。現在,伊凡成了他的化名。門津格告訴他即將被派往英國,要求他搜集有關英國的城市地貌、人口分布、政府機構、軍事設施等情報。他頓時明白此行的任務是「海獅行動」提供轟炸目標。
半個月後,在羅馬維亞芬尼多街的巴黎咖啡館(阿勃韋爾把它稱為「接頭點」),波波夫呷著咖啡,等待著與他接頭的人。他把一份南斯拉夫的《政治報》打開,把一包「摩拉乏」牌香煙和一盒南斯拉夫火柴放在桌上。(這是事先商量好的接頭暗號。)不一會兒,一位教授打扮的人就走到他的近前,和他搭上了話。暗語對上后,兩人雇了輛馬車向國家公園駛去。「教授」在靠近公園的地方停了車,交給他2000美元,並告訴他一會兒有個朋友來見他。果不其然,這位朋友就是約翰尼,他帶來了上峰的指示和關於「海獅行動」計劃的變動情況。他對波波夫說道:「海獅行動計劃暫時擱淺了。空軍總司令戈林元帥要親自指揮戰鷹狂轟倫敦和英國的港口,因此原定行動不變,希望你能馬列功成!你的領導人是盧道維柯·卡斯索夫少校,真名叫歐羅德。他是阿勃韋爾駐里斯本的頭目。這是在歐洲最主要的情報站。
你可用公用電話和他取得聯繫,說找卡爾·施米特接電話。然後分會暗示你他很高興在指定的時間和地點見到你。你要提前一小時到那裡,一個女人會從你身旁走過,向你使眼色,然後你就跟她走好了。」
按照約翰尼告訴的接頭辦法,波波夫很快就找到自己的新上司——卡斯索夫。
此人辦事果斷、幹練,馬上就開始親自教他使密碼、投寄信件,還給了他一架萊卡照相機和一本使用說明書。
同時,又指派阿勃韋爾三處駐里斯本的頭目克拉默上尉對他進行了嚴格的審查。一切都證明正常后,卡斯索夫命令他往在一家德國人控制的飯店——阿維士飯店。
當波波夫住進飯店不久到餐廳用餐時,他幾次都發現一個漂亮姑娘屢送秋波、頻遞媚眼。有天晚上,波波夫碰巧在電梯里遇到了她,當時只有他們兩人,那姑娘火辣辣的眼睛里冒出的全是色情之火,就差沒有撲到他的身上了。但是由於短暫相見,不可能有更多的交談。
出了電梯,走進房間的洗澡間沖了個淋浴,波波夫突然發現那位在電梯里向他頻送秋波的姑娘已經躺在他的床上了。她身上的純絲織長睡衣雖然蓋住了全身,但她的胴體卻完全隱約可見。
見波波夫進來,這位姑娘競大大方方地倒了一杯白蘭地,對他說道:「來吧,有趣的男人,跟我喝一杯。」
說著便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假裝沒有發現她的乳房已經摩擦著波波夫的胳膊。「再給我倒一杯酒,然後談談你的身世,好嗎?」
她那假裝羞答答的樣子使波波夫頓起疑心,對她的興趣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於是,他也順著這個女人的意思講了一大堆自身的經歷,特別是他到里斯本的經歷,特別是他到里斯本的打算。這個女人看上去對他編造的故事十分滿意,因為還沒等他講完,她那種搔風弄情的熱情早已降到了零點。這下倒驗證了他的猜測:她是德國間諜!此行是為了了解自己對希特勒的忠心!於是波波夫故意把快喝盡的威士忌酒瓶子遞給了她,說道:「如果你睡不著的話,你就把它帶著吧,你已經在情場上搞到了你所需要的故事。」
第二天,波波夫向上司彙報了公務后,卡斯索夫嚴肅地說道:「關於那姑娘的事,你再不要追查了。頭對你的警覺性很滿意,他期待著你從倫敦帶來的好消息。」
大棒
一天,阿勃韋爾突然通知波波夫準備到美國去發展一個諜報小組。卡斯索夫對他說:「日本可能要同美國開戰,我們也不能坐視。美國老是在我們的後背搔癢,給邱吉爾和斯大林提供大量的軍事物資援助,使我們的士兵一個個被美國坦克碾得粉碎。我們不能再讓它如此猖獗下去!要贏得這場戰爭,必須先發制人,而間諜戰是首先應予重視的。我們在美國的組織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搞得一塌糊塗,這幫傢伙都成為美國反間諜機關的籠中之鳥,等待著束手就擒。因此,卡納里斯將軍將重新組織一個與德美聯盟沒有任何聯繫的全新的前哨情報站。很走運,他選中了你作開路先鋒。」
在徵得英國情報當局的同意和支持后,波波夫以南斯拉夫新聞部駐美國特派員的身份飛往紐約,開始了他的美國之旅。他此行的真正使命是使德國在美國的間諜沒有機會密告由美國開往英國的貨船離港日期及其船上所載的武器資料和軍用物資等情況。
此外,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及時通告日本入侵美國的消息也成為此行的重要任務。臨行之前,波波夫借口監督和指導「膠水」與「汽球」的工作,幫助他們獨立工作。同時也為了讓德國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又搜集了各種情報,估計這樣能博得他們熱烈的掌聲,並熱情地歡送他去美國。
待一切準備就緒后,波波夫終於來到了美國,隨行的有在百慕大隨大流上機的英國情報官員佩珀。兩人順利地經過了海關的盤查,立即有人將他們引到已經預訂好的旅館房間處。在那裡,他們和聯邦調查局紐約辦事處的頭子——福克斯沃思見了面。經過一番例行公事般的審問,這位特務頭子便告辭而去,臨走時只是祝願他玩得盡興,重要的話題一個也沒有提及。
戰後榮獲了英國的帝國勳章。
此外,德國人還把3名他們的自己人塞到波波夫的間諜網裡來。為了不引起懷疑,他只好積極地把這些人接收了過來。但當他們來到英國后,波波夫便通過英國警察當局拘捕了來人。為了避免嫌疑,英國方面機警地掩護了破案的真實動機,並把為其服務的兩面間諜也抓進去了一個。
在波波夫領導下的諜報網空前壯大的同時,他們的戰術謀略主要轉向了發出假的警告和策反上。其目的在於使德國人混淆視聽,加重戰爭失敗的心理壓力;同時使德國軍隊在西線保持最大的數量,從而減輕前蘇聯前線的壓力。一個相當有代表性的例子是「斯塔基行動」。在這次行動中,他們向德國情報機關提供了點點滴滴的情報,使其相信在加來港地區正準備發動一次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這就誘使德國空軍進行偵察,並把轟炸機群引誘到英國皇家空軍的後院,使之處於易受攻擊的境地。最能說明出奇制勝的一個謀略計劃是偽造的海圖行動,即「馬基雅維里計劃」。
在這個計劃中,波波夫想出了一個主意,即把偽造文件和書信放到一個英國軍官的死屍上,然後讓這具死屍隨著海浪衝到西班牙海岸去,表面上看來這象是一次飛機失事。死屍上的文件中有關於向希臘進攻的絕密宗卷。而同時,波波夫又在向德國人的報告中說有許多英美軍人應召在蘇格蘭接受跳傘訓練以及英國方面對最近的一起飛機失事事件顧忌重重等消息,使德國人開始相信盟軍進攻希臘的結論。柏林當局立即派增援部隊去希臘,向撒丁島派了增援部隊,潛水艇也奉命開往克里特。結果,西西里的防禦力量削弱了,使巴頓將軍得以兵不血刃地衝進巴勒莫城。
在與卡斯索夫的一次談話中,波波夫根據卡氏無意中透露的一宗德國諜報活動的案件,幫助盟軍抓獲了一名隱藏很深、危害極大的納粹間諜,為「諾曼底」登陸計劃的順利實施掃清了情報方面的障礙。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下午,波波夫去要活動經費,並抱怨說給自己的錢太少了。卡斯索夫見狀連忙解釋道:「請相信我,我們已盡了全力。為什麼我們沒有給你們更多的錢呢?原因是我們把一大筆錢給了我們的一個情報員,這個人出身清貧、地位低微,但他向阿勃韋爾提供了難以相信的重要情報。」
「什麼樣的情報呢?」
「再也沒有比這更多更好的情報。有軍事的、政治的、甚至有德黑蘭會議記錄和盟軍將要進行的一次大型兩棲登陸的準備性消息。」
「我不相信。一個地位低下的人不可能搞到這些,他必須是一個地位很高的人。他究竟是誰呢?」
「我告訴你吧,事實上他是你的同鄉,離杜布羅夫尼克不遠。」
這個消息立即引起波波夫和英國MI6處的高度警覺。他們從各方面推測認為,此人很可能是阿爾巴尼亞人,因為杜布羅夫尼克離阿爾巴尼亞邊境最近。MI6立即開始對所有能接觸德黑蘭會議記錄的人員進行了排隊摸底。很快,範圍就縮小到英國駐安卡拉大使的一個阿爾巴尼亞籍的隨從身上,此人的化名叫「西塞羅」。隨著「西塞羅」的被捕,德國在英國中樞機構的特務網已被打擊殆荊同時,作為策反的一大成果,約翰尼也倒向了英國一邊。
測謊血漿
由於德國諜報部門在「海王星計劃」中損失慘重,組織遭到嚴重破壞,急需休養生息。因此,在初到里斯本的一個多月中,波波夫輕鬆得簡直沒事可干,於是便到賭場里散了散心。
一天,波波夫正在賭場賭一種賭注不限的百花樂時,來了一群朋友,向他打招呼問好。他們中間有一位貌似天仙、白膚棕發碧眼的比利時姑娘。他們把她介紹給波波夫,說她名叫露易斯。
她伸出手來與他握手,其熱情程度顯然使波波夫感到與她在一起遠比連續賭錢更為快慰。於是他提議到酒吧去喝一杯,露易斯欣然接受邀請。從酒吧到波波夫的房間,這是一個自然發展的過程,並沒有引起波波夫對這個女人的懷疑,直到晚上歡度情海之後,露易斯看上去還是那麼純潔多情。清晨三四點鐘,波波夫醒來發現自己單獨一人躺在床上。也許是仲夏的晨曦,也許是沙龍的嘈雜聲吵醒了他,因為通向客廳的門洞開著。波波夫頓時警覺了起來,開始留心傾聽了一會兒,聽到他的辦公室抽屜被打開的聲音。這下他明白了過來:露易斯是阿勃韋爾派來監視他的!
幸好波波夫從來不在房間里放重要的文件,所以索興讓露易斯翻了個夠。
幾分鐘以後,露易斯踮著腳尖走進了卧室。波波夫裝著睡著的樣子,從眼睛縫裡看著她。她走近床邊,輕輕地爬上來躺在他的身旁。波波夫見時機已到,使翻個身,用胳膊時支起身子,裝出一付睡眼朦朧的樣子說:「親愛的,睡不著嗎?」
露易斯轉過身來,趴在波波夫的身上說:「我不是有意要把你弄醒,我是想找支香煙。」
聽了這句話,波波夫把胳膊從她身上伸過去,到床頭櫃里拿了一包香煙。
「呃,這裡才有香煙呢,抽一支吧。」
「真不好意思,」她喃喃地說,仍然把波波夫抱得緊緊的,「我已窮極潦倒,想找點錢花,可是達斯科,我決不是一個小偷,這是我第一次……。」
波波夫聞言把她從身上推開:
「你應該更巧妙一些,我的外衣就在那邊,口袋裡裝滿了籌碼,你不是看著我把它們塞進口袋裡去的嗎?你只要撈一把到賭場把它們換成現鈔就行了嘛,好吧,你要錢就拿吧,不過你究竟是為誰工作?」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波波夫氣憤之極,伸手打了她一個耳光,這個女人開始哭泣起來,但還是不肯吐露真情。波波夫見狀也不再逼她了,他們於是珍分惜秒,幾番雲雨,歡度良宵。
經過這件事,波波夫越來越感到自己處境危險,預感到德國人又要變個花樣對他進行審查了。果然,過了幾天,約翰尼突然從柏林趕來,對他說:「明晚你將要向反間處的施勞德和納森斯坦彙報。還有一個新從柏林來的人,他是專門來審問你的。這是我在幾小時之前從密碼處搞到的真實消息。到時你要彙報的情況是屬於絕密級的,既重要又緊急。他們將追根究底,使你絞盡腦汁。他們也不會象卡斯索夫那樣彬彬有禮。」
「放心吧,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當然,你是一隻真狐狸,只要你保持清醒的頭腦,你是可以用智斗取勝的。
但如果他們使用測謊血漿的話,那怎麼辦?」
「測謊血漿?那是什麼玩意兒?」
「這是新從實驗室里試製出的一種妙藥,叫硫噴妥納,是一種破壞人的意志的新葯。服這種葯以後,據說病人就不會說假話。你應該試一下,阿勃韋爾駐里斯本情報站最近運來了一些葯。」
「約翰尼,你相信這種葯的性能嗎?你要知道各人對藥物的反應是不一樣的。」
「我承認你對酒精的抵抗力是很強的。但這玩意兒是一種致幻劑之類的東西。」
「你能不能搞點那種葯,讓我先有個準備。」
「也許能搞到。」
下午3點左右,約翰尼果真拿了一包葯回來,並帶來一名懂行的醫生。此人對硫噴妥鈉的作用頗有研究,並且對納粹忌恨如仇。
「25毫克」,醫生用皮下注射器量了量劑量。「這個劑量足以使神經系統處於半麻痹狀態。如果你有什麼事就到隔壁的房間來找我。幾分鐘以後,你就會有所反應的。」
很快,波波夫便感覺頭暈、噁心、想睡覺。眼前所有的事物都好像顯得非常有趣而奇怪,每一個人都是那麼可愛。當波波夫感到舌頭膨脹到口腔都裝不下時,對著一旁的約翰尼叫道:「約翰尼,來吧,開始吧。你就從我們戲弄那幾個蓋世太保的笨蛋(指他們在弗賴堡大學的小鬧劇)那兒開始提問好了。」
約翰尼開始問些無關痛癢的問題,胡亂地問到波波夫的家庭、童年時代以及大學時代等情況,接著便把問題轉到英國,問他在那裡的活動情況和所接觸過的人。
結果波波夫不是迴避,就是否認,或是撒謊。雖然他說話有些困難,但回答的答案卻證明他的頭腦還是很好使的,看來在藥力完全發作的情況下,波波夫還是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
「藥性有點過去了,約翰尼。」一個小時以後,波波夫對他說道,「我甚至連一點兒睡意也沒有,可是醉得夠嗆,這是我一生中醉得最厲害的一次。」
到了晚上,為了進一步試驗自己對測謊血漿的承受能力,波波夫主動要求醫生把測量加大到50毫克。這次幾乎把波波夫搞垮了。朦朧中,他只知道約翰尼在詢問問題,但不知道在問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了回答。他只覺得自己好像翻了一個跟斗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下午5點左右,波波失被猛地搖醒。他睜開雙眼,看見約翰尼站在自己身旁,眼前擺著十分豐盛的食物。
「現在是什麼時候?我表現得怎麼樣。」
「下午5點整。昨晚你表演得精彩極了,我正想推薦你參加好萊塢奧斯卡金像獎的角逐呢!據說奧斯卡本人是世界上表演失去知覺的最佳演員。我幾次審問你。
第一次是剛注射以後,另一次是你熟睡以後,任何力量都不能動搖你,一點情況都沒從你的嘴裡泄露出來。現在,你應該養精蓄銳,打起精神對付今晚的審訊。」
當天晚上,柏林來的審訊專家米勒少校對波被夫進行了冗長而有步驟的審查。
他對波波夫的每一句話都要進行仔細的分析,但卻從來不用威脅的口吻,表面上讓人感到他在設法體諒你,幫助你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意思。這是一種使受審者不感到拘束的技巧,顯然他是想用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來寬慰對方。但是,接踵而來的則是包藏著禍心的問題。經過6小時的審訊,米勒才對波波夫溫和地說道:「你看上去似乎非常疲倦。但是,很抱歉,我們還有不少情況想向你了解。剛好,我這次從柏林一個朋友那弄了些上等嗎啡,這種滋味真是賽過活神仙!咱們一人來點吧,也好把這討厭的公事打發了。」
說著,便叫軍醫拿來了兩瓶藥水,並讓醫生先給自己注射。
然後用期盼的目光注視著波波夫。波波夫明白這是德國人在耍魔術:那支給米勒注射的藥水充其量是蒸餾水而已,而給自己注射的卻是測謊血漿!但事情是明擺著的:自己必須注射!想到這兒,波波夫表現出十分高興的樣子接受了注射。不一會兒,他開始感到頭昏目眩,兩腳懸福波波夫知道是藥性上來了。這時,只聽米勒又問起了有關「太上皇」行動和德國雙重間諜網被英方偵破等方面的問題。幸好波波夫棋高一籌,事先對此就作了防範,結果使米勒終於打消了疑慮。審訊結束后,米勒對波波夫說道:「希望你能答應我們去與古特曼(此人是波波夫的報務員費里克的化名)取得聯繫,告訴他再搜集些具體的情況,我們急著要,等你回到英國再搜集恐怕為時太晚了。」
這席話表明德國人認為波波夫還是可以信任的,他們可能不久要啟用他。顯然,沒過幾天,德國反間諜處修改了卡斯索夫要他留在里斯本的計劃,要他儘快回到倫敦去領導那裡的間諜小組,並給他提供了一筆相當數目的獎金。
1944年5月上旬,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偉大劇作即將上演前的綵排日子。對德國情報機關而言,他們要求的情報提綱越來越多、越來越細。提綱中所用的答案得認真編造、仔細研究,務使它們與盟軍的戰略計劃相吻合,並能取信於敵。必須通過電台發出新的情報,使盟軍已經塑造好的強大的戰鬥序列形象更加偉大壯觀。每一個為自由而戰的雙重間諜人員部以高昂的情緒工作著。一遍又一遍地進行情報的檢查與校對,使之互相協調,百分之百地保證不出現一個漏洞。然而,有時人們卻經常出些容易被忽略了的細節性的錯誤。正是這種錯誤,使波波夫領導的間諜網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5月中旬的一個深夜,MI6處的人急匆匆地趕來對波波夫說:「達斯科,藝術家(約翰尼的化名)已被捕。聽說是與金融走私有關。但德國人已經查到了他的通訊冊。總部希望你乘敵人還未發覺,趕快回里斯本通知其他人員轉移。
聽到這個消息,不啻五雷轟頂,波波夫禁不住一陣暈眩,他本能地感到,其他潛伏在德佔區的諜報人員都會被德國人逮捕起來,嚴刑拷打,直到用各種卑鄙的手段結束他們的生命……於是,波波夫星夜兼程地趕到里斯本,開始營救和組織逃亡工作。然而事實證明,一切都為時太晚,幾乎在「三駕馬車」手下的歐洲諜報人員都沒能逃脫納粹的魔爪,就連他本人,在營救過程中也險些被納粹抓獲。
很快,納粹的統治在大炮聲中土崩瓦解了,作為插入敵人心臟的一把利刃的「三駕馬車」的工作也徹底結束了。歷史最終以正義戰勝邪惡的結束語掀開了嶄新的一頁。然而,在熙熙攘攘的英國海德公園的公墓群旁,天真爛漫的孩子們總能發現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不分春夏秋冬、不管雨雪風霜,每個星期天的黃昏都會在這裡安詳地坐上那麼一兩個鐘頭。他就是為二戰立下赫赫功勛的世界超級雙重間諜達斯科·波波夫。面對如血殘陽,這位老人是在垂悼亡友,抑或是在眷念往事?也許每個人都會對此作出不同的回答,但每個人都會銘記:歷史不會忘記這些為人類幸福而孜孜奉獻的人們!
人物簡介
波波夫(1859.3-1906.1.16),俄國人,發明家,無線電發明者,收音機即無線電接收機的發明者,他與馬可尼各自獨立發明了無線電。
人物故事
波波夫
1859年3月,波波夫出生在俄國烏拉爾一個礦區的小鎮,12歲時就表現出對電工技術的愛好,自己做了個電池,還用電鈴把家裡的鐘改裝成鬧鐘。
1877年,18歲的波波夫考入彼得堡大學數學物理系,后又轉學到森林學院。在那裡,他研究出了用電線遙控炸藥爆炸。研究成功以後,同學們都叫他「炸藥專家」。波波夫29歲那年,赫茲發現電磁波的消息傳到俄國,他被強烈地吸引住了。他興奮地說:「用我一生的精力去裝設電燈,對廣闊的俄羅斯來說,只不過照亮了很小的一角;要是我能指揮電磁波,就可以飛越整個世界!」第二年,波波夫就成功地重複了赫茲的實驗。在一次公開的講演中,他提出了可以用電磁波進行無線電通信的設想。1894年,波波夫製成了一台無線電接收機,他第一次在接收機上使用了天線。這也是世界上的第一根天線。
1895年5月7日,在彼得堡俄國物理化學會的物理分會上,波波
蘇聯1984年3月16日發行的波波夫紀念幣

  蘇聯1984年3月16日發行的波波夫紀念幣

夫宣讀了論文《金屬屑同電振蕩的關係》,並且表演了他發明的無線電接收機。表演結束后,波波夫充滿信心地說:「最後,我敢於表示這樣一個希望,我的儀器在進一步改良以後,就能夠憑藉迅速的電振蕩進行長距離通信」。幾十年以後,這一天被定為「無線電發明日」。波波夫的論文和表演被有關刊物發表后,立刻引起了全球學術界的關注。
經歷
加夫里爾·波波夫於1990年4月20日被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任命為蘇共莫斯科市委書記兼莫斯科市長。
1991年6月12日,蘇聯開放18個一級行政區行政長官直選(共計1個中央直轄市和17個加盟共和國),加夫里爾·波波夫成功當選為首任民選市長。
1992年6月6日,波波夫宣告退休,其首都市長職務由盧日科夫接替。
個人信息
姓名:戈蘭·波波夫
英文名:Goran Popov
外文全名:Goran Todor Popov
生日:1984-10-02
場上位置:後衛
合同到期:2012-06-30
身高:189厘米
體重:86公斤
慣用腳:左腳
出生地:斯特魯米察(馬其頓)
國籍:馬其頓
代表國家隊:出場39次,進2球
歐洲三大杯:出場35次,進0球
歐洲冠軍聯賽:出場0次,進0球
轉會記錄
(註:轉會費單位為萬歐元)
開始日期
合同到期
轉會性質
轉會費
轉出球隊
轉進球隊
2012-08-13
2013-06-30
租借
基輔迪納摩
斯托克城
2010-07-01
轉會
海倫芬
基輔迪納摩
2008-07-01
2012-06-30
轉會
雅典埃加萊奧
海倫芬
2007-07-01
2007-12-31
租借
雅典埃加萊奧
利瓦迪亞
2005-07-01
2008-06-30
轉會
20
沃濟斯瓦夫奧得河
雅典埃加萊奧
2005-01-01
2005-06-30
自由轉會
貝爾格萊德紅星
沃濟斯瓦夫奧得河
2004-07-01
2004-12-31
自由轉會
雅典AEK
貝爾格萊德紅星
2004-01-01
2004-06-30
自由轉會
克拉托沃西萊克斯
雅典AEK
上一篇[丁香油]    下一篇 [生態效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