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波波爾·烏》(Popol Vuh,「議會之書」,以現代的基切語拼音系統拼音為 Popol Wuj)是瓜地馬拉瑪雅文明基切人的聖書。《波波爾·烏》是瑪雅人的古典史詩,表現了瑪雅人對大自然、對人類命運的樂觀態度。它也是一部有關基切民族的神話、傳說和歷史的巨著。其中包括創造世界、人類起源的神話傳說,基切部落興起的的英雄故事,歷代基切統治者的系譜,一直到作者生活的年代。前哥倫布時期的瑪雅陪葬陶器常有以瑪雅文字書寫的《波波爾·烏》部分內容或章節,以及一些故事中的情節描繪。部分《波波爾·烏》中的故事。


1 波波爾•烏 -內容簡介


此書一開始為瑪雅文明的創世神話,緊接著是瑪雅雙胞胎英雄烏納普及斯巴蘭克這兩位在瑪雅神話中極重要角色的故事。《波波爾·烏》之後又圍繞在王族以及欲以神力維持統治的眾神身上,詳細描述了基切人的歷史與建國基礎。   
以下為此創世神話初章的第一句,以現代的拼字系統與標點符號書寫:   
波波爾•烏.
 
Are utzijoxik wa'e   
k'ak atz'ininoq,   
k'akachamamoq,   
katz'inonik,   
k'akasilanik,   
k'akalolinik,   
katolona puch upa kaj.   
「此處記述了如何   
一切處於懸止,   
一切平靜,   
處於靜默;   
一切靜止,   
寂靜,   
而天穹的領域是空洞的。」

2 波波爾•烏 -歷史


《波波爾·烏》最著名且最完整的手稿是以基切語書寫成的。西班牙人在征服瓜地馬拉之後,禁止了瑪雅文字的使用,並開始拉丁文字的教授;但一些瑪雅的祭司和書記仍偷偷地以瑪雅文字抄寫一些古老典籍,其中一份《波波爾·烏》的手抄本於1702年為一位神父法蘭西斯可‧席梅內茲(Francisco Ximénez)在瓜地馬拉一個小鎮奇奇卡斯德南哥發現。席梅內茲並沒有將之燒毀,反而將它抄寫下來,又將之翻譯成西班牙文。席梅內茲神父的手抄本與翻譯本一直被世人遺忘在瓜地馬拉市聖卡洛斯圖書館的一處角落,直到1854年才由 Brasseur de Bourbourg 及 Carl Scherzer 發現。兩位發現者在幾年後出版了法文與西班牙文的翻譯,為《波波爾·烏》在世間流傳的開始。 席梅內茲的手稿的部分內容乃根據一份更早的瑪雅文獻的翻譯,被一些學者認為與原始的內容有出入,也證明《波波爾·烏》是根據更早的文獻所寫成。無論如何,此書顯然在西班牙征服時期被增改了部分內容,最明顯的部分就是將後來瓜地馬拉的西班牙政府描述為先前瑪雅統治者的繼承者。   
此份手稿現保存於芝加哥的紐伯利圖書館。   
前哥倫布時期的瑪雅陪葬陶器常有以瑪雅文字書寫的《波波爾·烏》部分內容或章節,以及一些故事中的情節描繪。部分《波波爾·烏》中的故事,至今仍以民間傳說的形式流傳於現代瑪雅人的口中;事實上,一些20世紀人類學家經由這些瑪雅人口裡記錄的古老故事情節,可能比席梅內茲手稿所描述的更為詳細。

3 波波爾•烏 -特點


得自於瑪雅祭司集團的真傳。正是因為這個具有專業性的來源,增加了它們的權威性。這兩本書包含了文化人類學家們最關心的瑪雅文明的核心部分,那些已被時間淹沒或已被西班牙入侵者毀掉的部分。書中記述的那些久遠的神話、編年的歷史大事、天文學知識、以及那些曾一度秘傳於小圈子內的儀式知識,是無法在現代瑪雅人的生活中觀察到的,也是最有價值的。

4 波波爾•烏 -價值


當年由瑪雅人中的通神者秘密記錄、講授的東西,在外族入侵者強權蠻力的逼迫下,成為永遠的秘密,或者公開的秘密。當年在瑪雅人心目中神聖超凡的東西,在今天的文化研究者眼中,正好是解開瑪雅文化之謎的一把關鍵的鑰匙。歷史由這麼多偶然事件組成,重新發展一次,也未必是現在的格局。當年的通神者精心構建、維護起瑪雅的「神」,今天的研究者費盡心機要去抓住瑪雅文化的魂。
上一篇[赤道反氣旋]    下一篇 [萊西·察伯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