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波羅的語族,印歐語系的一個語族。現僅存兩種活的語言: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又稱萊蒂語),是波羅的海東岸居民使用的語言。

1 波羅的語族 -簡介

波羅的語族,印歐語系的一個語族。現僅存兩種活的語言: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又稱萊蒂語),是波羅的海東岸居民使用的語言。主要分佈在蘇聯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兩個加盟共和國,少量在國外。使用人口近 500萬。波羅的語族分東支和西支。東支包括立陶宛語、拉脫維亞語,以及已消亡的庫羅尼亞語、塞米加里亞語和塞羅尼亞語,后兩種語言通常被看作是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之間的過渡語言;西支僅包括一種已消亡的語言──古普魯士語。

波羅的語族是印歐語系下的一小語族。使用地區處於北歐。僅存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兩種活的語言,是波羅的海東岸居民使用的語言,主要分佈在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兩個國家,屬波羅的語族東部語支。波羅的語族還有一個西部語支 ,僅包括一種已消亡的語言古普魯士語。所有波羅的語言都是屈折型語言。在這個語族中,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很接近。語法上都有陽性和陰性,單數和複數,有主格、屬格、與格、賓格、工具格、方位格和呼格。動詞有3 種變化和3個人稱,有3種共同的時態:現在時、過去時和將來時,但立陶宛語多一個反覆過去時。在構詞、借詞方面,二者也很相似。印歐語系中,和波羅的語族關係最接近的是斯拉夫語族。有的學者甚至把它們合稱波羅的-斯拉夫語言。 

2 波羅的語族 -分類

共分兩支:「西波羅的語支」(其下語言已全部滅亡)和「東波羅的語支」(目前仍在使用的此族語言都在其中)。雖同屬一族,立陶宛語、拉脫維亞語和古普魯士語的區別很大,相互之間無法理解。古普魯士語現已滅亡,是此族中最古老的語言。

3 波羅的語族 -語支

西波羅的語支
Galindan:滅亡
古普魯士語 (prg):滅亡,參見普魯士
Sudovian(或 Yotvingian):滅亡

東波羅的語支
庫洛年語(Curonian):滅亡,有時候算入西波羅的語支
拉脫維亞語 (lav):150萬使用者
Latgalian,15萬使用者,一種拉脫維亞語方言通常認為是拉脫維亞語的一種方言
立陶宛語 (lit):400萬使用者
薩莫吉希亞語(Samogitian):通常認為是立陶宛語的一種方言
瑟羅尼亞語(Selonian):滅亡
斯米伽聯語(Semigallian):滅亡

4 波羅的語族 -語法

所有波羅的語言都是屈折型語言。在有文字記載的波羅的諸語言中,古普魯士語歷史最悠久,它跟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有很大的差別。例如,古普魯士語保留原始波羅的語的二合母音ei,后兩種語言沒有保留;古普魯士語的名詞有中性,后兩種語言則失去了中性;此外在形態方面也有不少差別。波羅的語族中,立陶宛語和拉脫維亞語最接近。在較古的形態特徵方面彼此相似,但在發展過程中各自有一些創新;在語法上都有陽性和陰性,單數和複數,有主格、屬格、與格、賓格、工具格、方位格和呼格,有 3種變位法和3個人稱;有3種共同的時態:現在時、過去時和將來時,但立陶宛語多一個反覆過去時。在構詞、借詞等方面,二者也很相似。

印歐語系中,波羅的語族跟斯拉夫語族的關係比跟其他語族的關係更接近。波羅的人跟斯拉夫人的接觸從原始印歐語時期以來從未中斷,他們的語言不僅有共同的形態特徵,而且還有某些共同的句法特徵和辭彙項目。因此有的語言學家主張把波羅的語族和斯拉夫語族合為一個波羅的-斯拉夫語族。

5 波羅的語族 -地理分佈

雖然波羅的國家通常指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三國,但從語言上來講,愛沙尼亞語隸屬於烏拉爾語系,和其他兩國語言及所有其他印歐語系語言都沒有迄今已知的聯繫。

現代波羅的語使用者普遍聚居在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的邊境處,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前蘇聯國家等地的移民群體也在使用。歷史上此語族使用範圍很廣:西至今日波蘭境內的維斯瓦河河口;東至今日白俄羅斯境內的第聶伯河,甚至可能延伸到莫斯科;南方可能延伸至基輔。此語族曾存在於這些地方的關鍵證據是,這些地區的「水文名稱」(江河湖海等水域的名字)都明顯帶有波羅的語族的特徵。一般可以根據水文名稱來判斷文化的傳播影響範圍,但不能測量岀具體時間。後來斯拉夫民族在南方和東方擴張、日耳曼民族在西方擴張,致使波羅的領土逐漸縮減至原來的一小部分。

6 波羅的語族 -歷史

公元前13世紀左右,使用波羅的語前身語言的民族在波羅的海海岸的南方地區定居,後來逐漸往海岸移居,與當地使用烏拉爾語的原住民(漁民和農民等)融和,這些原住民在不同程度上被波羅的民族同化。後來,不同的方言之間漸行漸遠,轉化為不同的語言,這個過程大約發生在公元後第一個千年內。

古代歷史學家早在公元前98年就提到了各種波羅的部落,但第一次證實波羅的語的存在卻在1350年左右,證據是一本日耳曼語-普魯士語字典,名為「Elbing普魯士辭彙表」。1545年從一首讚美詩的翻譯證實了立陶宛語的存在;第一本立陶宛語印刷書出現在1547年,為Martynas Mažvydas編著的基督教教義問答手冊。1530年一首讚美詩中證實了拉脫維亞語;1585年出現了此語印刷版的教義問答手冊。證實如此之晚的原因之一,在於波羅的民族比其他所有歐洲民族抵抗基督教化的時間都要久,所以書面文獻出現很晚,他們的語言也基本沒有受到外界的影響。

13世紀時,日耳曼國家在當時普魯士地區成立,很多波羅的普魯士人口遷徙,普魯士人也慢慢被同化,到17世紀末時,普魯士語已經滅亡。
1569-1795年的波蘭-立陶宛聯邦共和國期間,官方文獻由波蘭語、魯塞尼亞語和拉丁語書寫,而立陶宛語通常是平民日常口頭使用。
波蘭分裂后,大部分波羅的地區歸入俄羅斯帝國管轄範圍,當地語言有的時候被禁止書寫或在公共場所使用。

7 波羅的語族 -同其他印歐語系語言的關係

語言學者對波羅的語言有很濃厚的興趣,因為此族語言保留了很多古語特徵。學術界相信這些特徵在原始印歐語的早期就已經存在。

一些已經滅亡的波羅的語言幾乎沒有書面文獻存在,只能從古代歷史學者或人名地名中推斷;此族下所有語言(包括現存的)的書面形式都相對出現得很晚,這兩個主要原因和其他一些因素一起阻礙了對波羅的語族歷史的研究,使學術界對此族語言在印歐語系中的地位爭論不休。

一些語言學家相信波羅的語言從印歐語系中單獨分裂岀來;而另一些人認為它和斯拉夫語族或日耳曼語族有共同的祖先,應該稱作波羅的-斯拉夫語或波羅的-日耳曼語。也有一些人將波羅的語和地理距離較遠的阿爾巴尼亞語、達契安語和色雷斯語等聯繫起來。

後來也有人認為,波羅的語族這個分法本身就是錯誤的。他們認為東西波羅的語有不同的祖先,後來才匯合到了一起。

上一篇[凱爾特語族]    下一篇 [斯拉夫語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