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金庸小說《神鵰俠侶》中人物,是《神鵰俠侶》一書中很早出現得人物。金庸沒有交代她具體的年齡籍貫,但她在一出場奉李莫愁之命來殺陸氏一門時提到她不過十五六歲年齡,所以應該和小龍女相仿或略小一些,比楊過大三四歲左右。她的身世是在被仇家追殺中被李莫愁救了性命,並拜入門下。洪凌波得到了李莫愁的真傳,武藝不弱,在程英陸無雙姊妹之上。她長期伴隨在師父左右,有時代師出手殺人,陪同師父一起闖蕩江湖,客觀上為發揮古墓派威名起到一定作用。在絕情谷中,死於李莫愁之手,但也將李莫愁拖入了情花叢中,客觀上加速了李莫愁的死亡。

1 洪凌波 -描寫論述

  洪凌波雖然是李莫愁的徒弟,但她的性格心地卻和李莫愁迥然不同。她還是富有一定的同情心和愛心的,當然也有一定的愛美之心和私心(也可理解為野心),她為楊過戲耍后的惱怒還不及陸無雙,在與楊過在一起時不斷向楊過炫耀美麗;對待師妹陸無雙時也是極富同情心的,不但勸下師傅不殺陸無雙,收其為門下弟子,師傅防範陸無雙,不肯將上乘武功傳授,她就私自給師妹以點撥。在追殺途中,不忍看到已受傷的師妹被師傅折磨致死,就想一劍了斷師妹的性命,在途中又不忍看到二丐再遭師父毒手,出言求情。在絕情谷最後一次出場中,仍不忍向師妹下狠手。由此可見洪凌波雖師從於李莫愁,但無暴戾之心。
趙丹丹版洪凌波
洪凌波這一人物總體上說是一個悲劇性質的人物。她是在血泊中殘存性命,又見慣了師父的狠辣無情,而且最後自己也喪生在師父的無情之下,雖死卻也不瞑目,抓住了李莫愁的腳,將其也拖入了情花叢中。從中可以看出洪凌波對師父的為人處世也是持相當不滿的態度。更可看出她的人性中真善美的一面,並不把人往絕路上趕。但久在李莫愁的熏陶下下手有時也不免狠了些,但從一些側面描寫中可見洪凌波並不像李莫愁那樣在外惹事生非。
  洪凌波雖是女子,有天生的愛美之心,但她是個習武之人,師父又是個道姑,所以其裝束很是一般,而且自理能力不強,只能應付自己,不能照顧別人。李莫愁在和楊過在荒山的一晚就發出了感慨。可見洪凌波平時生活上也是馬馬乎乎,未能享受到生活的樂趣,天天生活在血光之中,更增添了她的悲劇氣氛。
  洪凌波為李莫愁救下性命,這樣的安排就註定了她不會有一個比較好的結局,最後死於李莫愁之手也是讀者可以接受和預見的。相比之下她的命運又比程英和陸無雙好了一些,她最後是死了,但她拉住李莫愁的雙腳,客觀上加速了李莫愁的死亡,算是對她死亡的一種補償吧;而程陸姊妹雖然大仇得報,但卻一生生活在了幽閉的苦澀生活之中,這對於兩妙齡女子來說,可能與死無異了。

2 洪凌波 -容貌描寫

  1、那道姑見他上身赤裸,下身一條褲子甚是敝舊,蹲在道旁執拾柴草,料想是個尋常莊稼漢。她自負美貌,【任何男子見了都要目不轉瞬的呆看半晌】,這少年居然瞥了自己一眼便不再瞧第二眼,竟是瞎了眼一般,不禁有氣,但隨即轉念:「這些蠢牛笨馬一般的鄉下人又懂得甚麼?」
  2、那道姑聽他這麼說,不禁嗤的一笑,說道:「你瞧瞧我,是我叫你站起來啊!」這兩句話【聲音嬌媚,又甜又膩】。楊過心中一凜:「怎麼她說話這等怪法?」抬起頭來,只見她【膚色白潤,雙頰暈紅,兩眼水汪汪的】斜睨自己,似乎並無惡意;一眼看過之後,又低下頭來拾柴。
  3、楊過被她攬在臂彎,背心感到的是她身上溫軟,鼻中聞到的是她【女兒香氣】,索性不使半點力氣,任她帶著上山。
  4、她在石上坐下,整理被風吹散了的【秀髮】。
  5、洪凌波向來自負【膚色白膩,肌理晶瑩】,聽他這麼說,不禁勃然而怒,站起身來喝道:「傻蛋,你要死了,說我不夠白?」
  6、他一路上給她攬著之時,但覺她【吹氣如蘭】,挨近她身子很是舒暢,這時乘機使詐,將腦袋湊近她臉邊。
  7、楊過牽著她手,走出花木叢來,轉到通往古墓的秘道。此時已近中夜,星月無光。楊過拉著她手,只覺【溫膩軟滑】,人中暗暗奇怪:「姑姑與她都是女子,怎麼姑姑的手冰冰冷的,她卻這麼溫暖。」不自禁手上用勁,捏了幾捏。若是武林中有人對洪凌波這般無禮,她早已拔劍殺卻,但她只道楊過是個傻瓜,此時又有求於他,再者見他俊美,心中也有幾分喜歡,竟未動怒,暗道:「這傻蛋倒也不是傻得到底,卻也知道我【生得好看】。」

3 洪凌波 -角色評價

  洪凌波的死並未給讀者留下多少遺憾,作為古墓派的門人,跟隨師父征戰四方,客觀上為發揚古墓派的威名起到了一定作用,最後未能遵門規死後入葬古墓中,也是她人生的一大遺憾。總的來說,洪凌波在神鵰中雖是以反面人物出場,但她留給人的印象卻並沒有多少負面的,這一人物出場虎頭蛇尾,很多時候人們無法明白她是如何出來的,又到了事發地點,作者交代的也不清楚,總之作者對這一人物著墨過少,不免有了不少的遺憾,可以說這一人物創作的並不十分成功。

4 洪凌波 -相關評論

  洪凌波出場,是個妙齡道姑,膚色白潤,雙頰暈紅,兩眼水汪汪,身穿杏黃道袍,腳步輕盈,背插雙劍,劍柄上血紅絲巾在風中獵獵作響,形象甚是生動。
  洪凌波的道行和見識顯然是不夠,和楊過相比,她哪裡斗得過楊過
趙丹丹版洪凌波
的古怪精靈。洪凌波以為楊過真的是個「傻蛋」,要楊過帶她去古墓,楊過順勢就裝瘋賣傻,跌跌撞撞,左腳高,右腳低,遠遠跟在洪凌波後面。洪凌波不耐煩起來,見楊過氣息粗重,像是累得厲害,便將楊過攬在臂彎拖著走。
  楊過背心感到的是她身上的溫軟,鼻中聞到的是她的女兒香氣,索性不使半點力氣,任她帶著上山,暗自使壞。
  洪凌波雖然美貌,但楊過卻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知道洪凌波「也算得美了,只是還不及桃花島郭伯母,更加不及我姑姑」。
  楊過使壞,還要拿洪凌波開涮,說洪凌波不大白。洪凌波向來自負膚色白膩,肌理晶瑩,聽楊過這麼說,不禁勃然而怒,心中轉過一個念頭,就想將楊過所說的膚色比自己更白的女人殺了。洪凌波的偏激和妖女路數,由此可見一斑。
  楊過的本性其實是慣於風流,他一路上給洪凌波攬著之時,但覺她吹氣如蘭,挨近她身子很是舒暢,後來有機會更是乘機使詐,吃洪凌波的豆腐。楊過將腦袋湊近洪凌波臉邊,牽著她的手,只覺溫膩軟滑,不自禁手上用勁,捏了幾捏。
  若是武林中有人對洪凌波這般無禮,她早已拔劍殺之,但她只道楊過是個傻瓜,此時又有求於他,再者見他俊美,心中也有幾分喜歡,竟未動怒,還暗自高興。
  洪凌波雖然是李莫愁的弟子,也多次助紂為虐,但她本性不壞,不讓人覺得討厭。她對陸無雙數次顧念昔日之情,就說明了這一點。
  洪凌波的結局堪憐,最後竟然是為自己的師父李莫愁所殺害。李莫愁把洪凌波當作墊腳石,摔在情花叢中,借力躍出情花叢外。看到這一變故凄慘可怖,人人都是驚心動魄,眼睜睜的瞧著,說不出話來。陸無雙感念師姐平素相待之情,傷痛難禁,放聲大哭。楊過想起當日戲弄洪凌波的情景,也不禁黯然神傷。
上一篇[外需]    下一篇 [日本經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