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標籤:感慨

1原文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秋風庭院蘚侵階。
一任珠簾閑不卷,終日誰來。
金鎖已沉埋,壯氣蒿萊。
晚涼天凈月華開。
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任:另作「行」、「桁」。
壯氣蒿萊:意思是壯氣消耗於草萊間,意即志氣消沉,蒿、萊,均草名。
想得玉樓瑤殿影:暗傷亡國之意。

2格律

○平聲●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仄韻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
●●●○△,●●⊙△
秋風庭院蘚侵階。
○○⊙●●○△
一任珠簾閑不卷,終日誰來?
●⊙○○⊙⊙⊙,○●○△
金鎖已沉埋,壯氣蒿萊。
○●●○○,●●○△
晚涼天凈月華開。
●○○●●○△
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

3賞析

此詞為入宋后抒寫幽閉時心情。
「往事只堪哀」,是說想起往事就悲哀,而不是說想起悲哀的往事。後主被俘入宋后,總是難忘故國的「往事」。《虞美人》詞說「往事知多少」;《子夜歌》詞說「往事已成空」,可見他的「往事」是指過去歡樂「往事」。如今觸目皆悲,所以想起歡樂的往事,更倍增傷感。開篇流露的是幸福的失落感,接下來表現的是沉重的孤獨感。庭院長滿了苔蘚,可見環境的極度荒涼冷清。室內也是死氣沉沉。珠簾不卷,既是無人卷,也是無心捲簾。戶外荒涼,觸目腸斷,不如呆在室內消磨時光。可長期龜縮幽閉一室,內心的孤獨還是不能排解。他在期盼人來,期盼著與人交流、傾訴,可等待「終日」,不見人來,也無人敢來。據宋人王銍《默記》記載,後主在汴京開封的住處,每天都有「一老卒守門」,並「有旨不得與外人接」。李煜在汴京,實質是被軟禁的囚徒。他明明知道沒有人願意來看望,也沒有人敢來看望,卻偏偏說「終日」有「誰來 」。他是在失望中期盼,在期盼中絕望。這就是李後主的心態。
在極度孤獨中度日的李煜,打發時光、排遣苦悶的最好方式是回憶往事。金劍沉埋於廢墟,壯氣消沉於荒草,復國的機會與可能是一點兒也沒有了,只好任命吧!就這樣過一天算一天吧!
上片寫的是白天,下片寫晚上,晚涼天靜,月華普照,全詞的境界閃出一絲亮色,主人公的心情也為之開朗。可這月亮已非故鄉之月,就像建安時期王粲《登樓賦》所說的「雖信美而吾土」。於是他由月亮想到當年月光照耀下的秦淮河畔的故國宮殿。但玉樓瑤殿已非我有,明月照得再亮,也只能徒增傷感。後主總是這麼執著地留戀過去,故國成了他解不開的情結。故國情結是他後期詞作的一大主題,也是他打發孤獨寂寞時光的一副強心劑。但故國情結並不能解脫心中的屈辱與痛苦。他靠回憶過去打發時光。可是一旦從過去的往事中回到現實,又痛苦不堪。這樣周而復始,後主深深地陷入了無法解開的心理怪圈。

4作者簡介

李煜唐代詩人 著名的有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李煜,漢族,在位時間(961-975),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鍾隱、蓮峰居士。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國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為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詩被稱為「千古詞帝」。
上一篇[浪淘沙·小綠間長紅]    下一篇 [北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