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浪淘沙·題酒家壁

標籤: 暫無標籤

《浪淘沙·題酒家壁》是宋代詞人周文璞的作品。這是一首即興抒懷的小詞,意味雋永,寫得謔而不虐,幽默詼諧。

 

1 浪淘沙·題酒家壁 -概述

【年代】:宋
【作者】:周文璞—— 《浪淘沙·題酒家壁》

【內容】

還了酒家錢,便好安眼。

大槐宮裡著貂蟬。

行到江南知是夢,雪壓漁船。

盤礴古梅邊,也是前緣。

鵝黃雪白又醒然。

一事最奇君記取:明日新年。

2 浪淘沙·題酒家壁 -【鑒賞】:


     這是一首即興抒懷的小詞,意味雋永。詞中所寫到的事,是「還了酒家錢」之後的一些活動,如酒後的安眠,美夢的歡欣與破滅,伴隨著江南路上的行程以及在古梅邊的「盤礴」。不難看出作者是嗜酒的。

  然而,他的嗜酒貪醉,與他所處的時代及個人的遭遇有關。他生活在多災多難的南宋末期。他個人的遭遇也頗不幸。在金兵南下、宋室南渡之際,「室廬既焚盪,飄零住江潭」(均見《呈鞏睡翁禮》)他的祖、父輩都隨著宋室的南渡而輾轉江南。他曾任過溧陽縣丞,又曾隱於方泉,窮愁潦倒,坎坷不遇。他不願意與當時的污濁社會同流合污,因而「獨抱於潔清」(《方泉賦》)。他的這種行動,又往往受到時人的嘲弄,他對自己的不幸是悲憤的,但又不直接多發憤慨激烈之間,反而婉轉其辭:「噫吾命濡滯於此丘(按指方泉)兮,又何敢怨懟而舛差。」(《方泉賦》)他往往是在醉中討生活,求解脫,如他在《閑居日有幽事戲作》詩中所說:「自知痴得計,常用醉為醒。」知道了這些背景,對我們了解這首詞的深意就容易了。

  詞人的嗜酒、醉眠,他的美夢及其破滅等等,都是處於當時社會現實下鬱郁不得志的反應。詞中「大槐宮裡著貂蟬」,是用來批判當時富貴無常、得失不定的社會現實。作者曾任過小官,也算在「大槐宮」里呆過的人物,然而詞人對「宮」內的沉浮、冷暖深有體察。作者將醉眠后的情景信手拈來,實際上卻有更深層的弦外之音,即作者對現實的一種曲折而委婉的批判。

  「雪壓漁船」,自然是作者在夢醒之後所看到的真實景物,卻也未嘗不是當時社會現實的形象表現,寫其嚴酷,寓有作者的指斥之意。至於「盤礴古梅邊」等,則是作者性格另一側面的表現。「盤礴」,即箕踞而坐。一般說來,傍梅而踞,對於文人而言,自然是一種絕好的境界。但這裡卻別有用意。「箕踞」這種坐法,是以屁股坐地,兩腿斜前伸出,狀如簸箕,是一種傲慢不敬的姿態。這是作者以自己的放浪形骸去嘲弄禮法以至憤世的一種行動表現,是對當時社會的一種反抗形式。

  從詞的語言風格來說,這首詞寫得謔而不虐,幽默詼諧。吃酒還錢,事極平常,但以之入詞,就表現了一個不賒不賴的醉漢形象,饒有興味,卻令人耳目一新。詞的下片,作者將他在「古梅邊」那种放浪形骸的「盤礴」,說成「也是前緣」,是前世定下的緣分,顯然是小題大做,故弄玄虛,把本來不相連繫的事情硬是湊在一起,意在構成幽默。這種表達,儘管作者寓有嘲弄禮法的用意,但在文字表達效果上,首先征服讀者的,卻是它的幽默詼諧。「鵝黃雪白」,在這裡,「雪白」指雪:「鵝黃」是指早春楊柳枝條上所泛出的那種淡黃色,作者有「歲歲鵝黃上柳條」(《跋鐘山賦》)的詩句,這種初春的消息,與白雪相映,醒然在目,預示著作為新春佳節的新年很快就要到了。

  最後一句的詼諧與奇特,更是超出常人想象之外:「一事最奇」,猛提一筆,突如其來,形成懸念:「君記取」,使讀者自然形成了一種緊張的氣氛,就在人們屏息而待的時候,詞人卻出人意料地說出了一件盡人皆知、無「奇」可言,更無加「最」之理的答案:「明日新年」,把嚴肅的懸念立刻化為輕煙,隨之而來的是讀者的釋懷,甚至捧腹。這是一種虛張聲勢、大起大落的筆法,從而構成語言、語意上的起伏跌宕。

  但在這裡,作者也並非為詼諧而詼諧,詼諧之中也流露了他的傷感。「鵝黃雪白又醒然」以至「明日新年」,誦讀之下,在一陣捧腹之後,細味深參,便覺一種逝者如斯、流年暗換的傷感情緒隱然可見。詞中的「又」字,將作者的這種傷感,傳達了出來。原來作者的詼諧只是其表象,腹中卻有鬱結。

  這首詞的好處便是這樣:在詼諧幽默之中,作者將要奚落的,奚落了;將自己的狂放不羈的性格和傷世之情,相當生動地表現了出來。嚴肅的內容,發之以詼諧幽默的形式,這就是它的特色所在。


下一篇[幼肢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