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述

名稱:通俗·《水滸傳》(中國四大名著之一)一百零八好漢之一——浪里白條張順(浮世繪)
作者:一勇齋國芳(歌川國芳)
時間:1829年(文政12年)
分類:繪畫,版畫
現藏地:日本浮世繪博物館

2簡介

這幅畫的主人公是水滸傳中的英雄,名叫張順。描繪的是張順口銜刀劍、擊毀水閘的場面。在國芳之前,春亭等人也畫過武士,但感覺上像是沒有生氣的木偶。與此相反,國芳對人物的肌肉、面部表情都描繪得栩栩如生,彷彿真人一樣活靈活現。人物是赤身裸體的,指尖、手
浪里白條張順
足、兩腕、雙腿都充滿了力量,面部表情也似乎滲透出一種堅定。張順是梁山水性最好的了。這已經可以算得上是現代意義上的人體素描了。
張順,中國古典四大文學之一《水滸傳》中的梁山好漢,《水滸傳》中梁山英雄排第三十位,天損星,水寨八員頭領第三位。有一身好水功,因生得肌膚如雪,在水中游移如白條閃現,故人稱「浪里白條」。
提名回目:第37回
出場回目:第38回
上山回目:第40回
陣亡回目:第94回
宋江發配江州,李逵為找下酒魚大鬧漁牙,放跑了漁戶的魚,沒料到漁牙的主人張順趕來,和李逵打了起來,陸地上張順打不過黑旋風,就到水裡打。李逵不知張順是水中英雄,被浪里白條用水灌了個飽。幸虧戴宗制止,才救了李逵一條性命。梁山英雄劫法場時,張順和混江龍李俊在江中捉住宋江的仇人黃文炳。高俅攻打梁山,水軍頭領劉夢龍、牛邦喜分別被李俊、張順所捉,最後連高俅也被張順捉拿。頓時張順名聲大振。張順和胞兄張橫分別駐守梁山西南水寨。跟隨宋江攻打方臘時,兵馬殺到杭州城下,張順想孤身一人作內應,就潛水向水門游去,不料碰響水簾上掛著的銅鈴,驚動南軍,從城上把滾石和擂木一齊往下砸,可憐一世水中豪傑,竟被砸死在湖底。死後,魂魄附身於哥哥張橫,殺死賊軍太子方天定。 張順的性格書中寫的比較模糊,屬於豪爽仗義,懲惡濟善,有仇必報的類型。
人物出場
一開始,張順出場之前則是先通過張橫的口來介紹:「小弟一母所生的親弟兄兩個:長的便是小弟;我有個兄弟,卻又了得:渾身雪練也似一身白肉,沒得鈿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裡行一似一根白條,更兼一身好武藝,因此,人起他一個異名,喚做浪里白跳張順。」沒得鈿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正因為張順兼一身好武藝,所以之後的幾項任務理應讓他得此功勞。然而接下來的介紹卻讓這位英雄「沾」上了污點。
「我弟兄兩個,但賭輸了時,我便先駕一隻船,渡在江邊靜處做私渡。有那一等客人,貧省貫百錢的,又要快,便來下我船。等船里都坐滿了,卻教兄弟張順,也扮做單身客人背著一個大包,也來趁船。我把船搖到半江里,歇了櫓,拋了錨,插一把板刀,卻討船錢。本合五百足錢一個人,我便定要他三貫。卻先問兄弟討起,教他假意不肯還我。我便把他來起手,一手揪住他頭,一手提定腰胯,撲通地攛下江里,排頭兒定要三貫。一個個都驚得呆了,把出來不迭。都得足了,卻送他到僻靜處上岸。我那兄弟自從水底下走過對岸,等沒了人,卻與兄弟分錢去賭。那時我兩個只靠這道路過日。」
張順以前和他哥哥做的生意有違正義之士所做,但「如今我弟兄兩個都改了業;我便只在這潯陽江里做私商;兄弟張順,他卻如今自在江州做賣魚牙子。」又讓人頓生有錯悔改之心。接下來,好漢出場了。但他的出現又是那麼的不完美。「李逵便一把揪住那人頭髮。那人便奔他下三面,要跌李逵,怎敵得李逵的牛般氣力,直搶將開去,不能彀攏張順身。那人便望肋下擢得幾拳。李逵那裡著在意里。那人又飛起腳來踢,被李逵直把頭按將下去,提起鐵般大小拳頭,去那人脊樑上擂鼓也似打。那人怎生掙扎。」
在岸上,張順根本不是李逵的對手,自然更不提其他許多梁山好漢。但是在水裡,張順卻輕而一舉將這位
「也識得水性,苦不甚高」的好漢打敗了。若說李逵水性不好張順才得以獲勝的話,那施耐庵卻設計了許多場景以顯示這位英雄的水下功夫。從張順活捉黃文炳到張順夜鬧金沙渡,從張順夜伏金山寺到張順鑿漏海鰍船,或是張順魂捉方天定。不論是死了還是活著,所有有關於水上的任務和功勞,這位英雄幾乎一個不落。且像李俊一樣的善於伏水的好漢也總是有參加,不過最後緊要的功勞卻還是歸功於張順。宋江也總是樂此不倦一次再一次讓他在水戰中立功。這可不謂無道理,宋江第一次見張順時,見他「自把兩條腿踏著水浪,如行平地;那水不過他肚皮,淹著臍下;擺了一隻手,直托李逵上岸來。江邊的人個個喝彩。宋江看得呆了半晌。」之後書中又幾次再提張順水上令

新版水滸 浪里白條張順

新版水滸 浪里白條張順
人驚訝的功夫,更是把張順塑造成了一位水裡無人能及的好漢。 再說浪里白條水上報冤這集,張順找到安道全后,安道全聽了張順苦苦哀求他上山解救宋江,然而他卻說:「若論宋公明,天下義士,去醫好他最是要緊。只是拙婦亡過,家中別無親人,離遠不得:以此難出。」一聽便是做推辭的話。安道全一是不願落草為寇,二是為了那個煙花娼妓李巧奴。然而張順百般哀求,安道全才不得以答應。話說李巧奴這婆娘也是長得滿漂亮,但她與安道全的一段搭嬋卻卻讓張順聽出了門頭,以安道全的話來看,如果李巧奴不與他上山的話,那即使安道全上了山也不能留在梁山。然而李巧卻說:「去了,我邊只咒得你肉飛飛」看來它是不會上梁山了。並且,若有這婆娘在的話,安道全上梁山的時日可能會延長,或許還有什麼變故,但此時,宋江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不得耽誤了一刻,而張順則和哥哥交情甚好,聽到宋江不好的消息后更是淚如雨下。張順早就有殺了這婆娘的心,然而導火線便是張旺。表面上看來張順殺了他們全家,但事實上,張順更是為了逼迫安道全更快更老實地上山,前面講到,使安道全不願意上山的原因有兩個,只一件事,張順便解決了兩個問題。但這件事眾留下有殺人污跡的好漢。
人物結局
跟隨宋江攻打方臘時,兵馬殺到杭州城下,張順想孤身一人作內應,就潛水向水門游去,不料碰響水簾掛著的銅鈴,驚動南軍,從城上把滾石和擂木一齊往下砸,可憐一世水中豪傑,竟被砸死在湖底
上一篇[手工業]    下一篇 [GRE考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