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方劑

主治痰火凝結之瘰癧痰核,具有清潤化痰,軟堅散結之功效。《中醫方劑臨床手冊》:方用玄參滋陰降火,苦咸消瘰;貝母化痰消腫,解郁散結;牡蠣咸寒,育陰潛陽,軟堅消瘰。合而用之,對瘰癧早期有消散之功;病久潰爛者,亦可應用。

1基本信息

治瘰 。
牡蠣(十兩, ) 生黃芪 (四兩) 三棱(二兩) 莪術(二兩) 朱血竭(一兩) 生明乳香(一兩) 生明沒藥(一兩) 龍膽草(二兩) 玄參(三兩)浙貝母(二兩) 上藥十味,共為細末,蜜丸桐子大。每服三錢,用海帶五錢,洗凈切絲,煎湯送下,日再服。
瘰 之證,多在少年婦女,日久不愈,可令信水不調,甚或有因之成勞瘵者。其證系肝膽之火上升,與痰涎凝結而成。初起多在少陽部位,或項側,或缺盆,久則漸入陽明部位。一顆壘然高起者為瘰,數顆歷歷不斷 者為 。身體強壯者甚易調治。

2功效

此方重用牡蠣、海帶,以消痰軟堅,為治瘰 之主葯,恐脾胃弱者,久服有礙,故用黃 、三棱、莪術以開胃健脾(三葯並用能開胃健脾,十全育真湯下曾詳言之),使脾胃強壯,自能運化藥力,以達病所。且此證之根在於肝膽,而三棱、莪術善理肝膽之郁。此證之成,堅如鐵石,三棱、莪術善開至堅之結。又佐以血竭、 乳香、沒藥,以通氣活血,使氣血毫無滯礙,瘰自易消散也。而猶恐少陽之火熾盛,加膽草直入肝膽以瀉之, 玄參、貝母清肅肺金以鎮之。且貝母之性,善於療鬱結利痰涎,兼主惡瘡。玄參之性,《名醫別錄》謂其散頸下核,《開寶本草》謂其主鼠 ,二葯皆善消瘰 可知。
血竭,色赤味辣。色赤故入血分,味辣故入氣分,其通氣活血之效,實較乳香、沒藥為尤捷。諸家本草,未嘗言其辣,且有言其但入血分者,皆未細心實驗也。然此葯偽者甚多,必未研時微帶紫黑,若血干之色。研之紅如雞血,且以置熱水中則溶化,須臾復凝結水底成塊者,乃為真血竭。

3病例

曾治一少年,項側起一瘰 ,其大如茄,上連耳,下至缺盆。求醫治療,言服藥百劑,亦不能保其必愈。而其人家貧佣力,為人芸田,不惟無錢買如許多葯,即服之亦不暇。然其人甚強壯,飲食甚多,俾於一日三餐 之時,先用飯湯送服 牡蠣細末七八錢,一月之間消無芥蒂。
又治一婦人,在缺盆起一瘰 ,大如小橘。其人亦甚強壯無他病,俾煮海帶湯,日日飲之,半月之間,用 海帶二斤而愈。若身體素虛弱者,即煮牡蠣、海帶,但飲其湯,脾胃已暗受其傷。蓋其咸寒之性,與脾胃不宜也。 族侄女患此證,治數年不愈。為制此方,服盡一料而愈。
《許履和外科醫案醫話集》
生牡蠣 玄參 川貝 夏枯草
功用:滋陰降火,化痰軟堅

4衷中參西

組成
牡蠣(煅)10兩,生黃耆4兩,三棱2兩,莪術2兩,朱血竭1兩,生明乳香1兩,生明沒藥1兩,龍膽草2兩,玄參3兩,浙貝母2兩。
用法用量
每服3錢,用海帶5錢,洗凈切絲,煎湯送下,日2次。
各家論述
此方重用牡蠣、海帶,以消痰軟堅,為治瘰癧之主葯。恐脾胃弱者,久服有礙,故用黃耆、三棱、莪術以開胃健脾,使脾胃強壯,自能運化藥力,以達病所。且此證之根在於肝膽,而三棱、莪術善開至堅之結。又佐以血竭、乳香、沒藥,以通氣活血,使氣血毫無滯礙,瘰癧自易消散也。而猶恐少陽之火熾盛,加膽草直入肝膽以瀉之,玄參、貝母清肅肺金以鎮之。且貝母之性,善於療鬱結利痰涎,兼主惡瘡。玄參之性,《名醫別錄》謂其散頸下核,《開寶本草》調其主鼠瘺,二葯皆善消瘰癧可知。

5相關文獻

《醫學心悟》卷四:消瘰丸
處方
元參(蒸)牡蠣(煅,醋研)貝母(去心,蒸)各120克
功能主治
清熱滋陰,化痰散結。治肝腎陰號所致的瘰癘。
備註
本方所治瘰癘,是由肝腎陰虧,肝火鬱結,灼津為痰而成。方中玄參清熱滋陰,涼血散結;牡蠣軟堅散結;貝母清熱化痰。三葯合用,可使陰復熱除,痰化結散,使瘰癘自消。亦可用於痰核,癭瘤屬痰火結聚者。

摘錄

《醫學心悟》卷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