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定義

消費文化與消費主義的區別
消費主義是在西文國家曾經出現過的一種消費思潮,它極力追求炫耀性、奢侈性消費,追求無節制的物質享受,並以此作為生活的目的和人生的價值所在。這與消費文化恰好是背道而馳的,是反文化的東西,是「文化垃圾」。因此尹世傑教授專門撰文指出:「要為消費文化正名,要弘揚消費文化、反對消費主義、要充分發揮消費文化的作用」。
消費文化是文化在消費領域的滲透與發展,消費文化是一門全新的學科,它的提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進一步加強對消費文化學的研究,進一步發揮消費文化對消費從而對生產、 對經濟發展的引導作用,促進社會、經濟、文化的全面發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我們今後的重要任務。
消費文化興起的歷史條件
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開始實行一周工作五天的作息制度。從2000年起,一年法定的節日天數從6天增加到10天,並因此而形成了每年三個「黃金周」制度。制度性休閑時間的增加,大大激發了城市居民參加休閑活動的熱情,休閑消費文化也因此在城市廣為流行。從全國各大景點洶湧的旅遊者大潮,到花鳥蟲魚、奇石怪物的玩家,從網吧的網上衝浪者,到餐館酒樓的美食家,從像章、糧票、郵票的收藏者,到攀岩和漂流的愛好者,無不說明,居民休閑活動已經高度分化,休閑花費也大大增加。可以說,休閑消費文化的興起,構成中國社會變遷的一部分,它是現代化歷程發展到了一定階段的必然結果。
消費文化興起的作用
休閑時間的增加,提高了人們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感。但是不能由此得出結論說,工作時間的增加就必然導致生活質量和幸福感的下降。事實上,工作與生活質量和幸福感有著複雜的關係。根據法國社會學家鮑德羅特的觀點,對於一個適齡人來說,沒有工作(如失業),既不但意味著生活水平的下降,而且也意味著自己被社會所拋棄,成為「無用」或「多餘」之人。因此,工作是幸福感的一個必要的前提條件或元素,但它卻未必是幸福感的充分條件。
休閑對於生活的意義,必須結合它同工作的關係才能得到說明。美國社會學家帕克認為,根據休閑與工作的關係,可以把休閑分成三類。第一,休閑與工作構成對立關係。在這裡,工作常常給人帶來一些負面的體驗(或者是工作壓力較大,或者是工作比較沉悶和無聊)。與之相對應,休閑具有補償的性質。例如,工作壓力大的人,常常從事一些使人精神放鬆的休閑活動。而工作比較沉悶無聊的人,往往從事一些比較刺激性的休閑活動。第二,休閑與工作構成中性關係。人們不是根據工作的性質,而是按照自己的愛好來選擇休閑活動。第三,休閑與工作構成延長關係,即是說,休閑是工作的繼續。在這裡,工作本身就有如休閑,因此可以從工作時間延長到業餘時間。例如,藝術創作,作為一種職業,它是工作,但作為一種體驗,它又彷彿是休閑。
休閑消費文化在中國的出現,意味著休閑已經在人們的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並被賦予重要意義。隨著改革開放以來「鐵飯碗」的打破和競爭壓力的加大,休閑已經從一種低層次活動(如恢復體力、消遣),變成了具有補償功能和解壓功能的活動。休閑需求的滿足方式,也越來越從自發活動轉變為一種消費活動。之所以發生這種轉向,是同國家的休閑供給政策的轉變分不開的。
在計劃經濟時代,休閑設施和產品的供給僅僅被看作國家所提供的福利,而不是產業,休閑供給由國家壟斷,並被限定在較低的水平,休閑供給的種類也很少,選擇範圍十分有限。不僅如此,在國家看來,職工的業餘生活也是意識形態的戰場,「無產階級不去佔領,資產階級就會去佔領」,因此,休閑生活被高度意識形態化了。尤其是在文革時期,受意識形態的束縛,休閑供給幾乎到了凋零的地步。很顯然,既然休閑供給是一種福利和意識形態,休閑活動也就無法採取市場消費的方式。
伴隨著經濟市場化改革的步伐,國家的休閑政策發生重大變化。休閑的意識形態色彩被淡化,休閑的經濟功能被加強。一方面,休閑供給不再被看作僅僅是由國家提供的福利,而是看作一個產業。國家允許並鼓勵私營部門進入休閑供給領域。休閑供給市場化的結果,使休閑服務和產品變成了必須通過市場交換才可以獲得的消費品。與此同時,由於市場部門對居民的需求更敏感,因此所提供的休閑產品更符合居民的需求。這也就是為什麼居民願意花錢從市場獲取休閑消費品的原因之一。
上一篇[借借你的愛]    下一篇 [貨幣幻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