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信息

【成語】:淡掃蛾眉
【拼音】:dàn sǎo é méi
【解釋】:輕淡地畫眉。指婦女淡雅的化妝。
【出處】:唐·張祜《集靈台》詩之二:「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
【示例】:~,巧妝時樣打扮,十分嬌態。 ◎明·孫仁孺《東郭記·其妻妾不羞也》
【用法】:作謂語、賓語

2原文

集靈台二首·其二 (唐 張祜)
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
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
集靈台
集靈台,即長生殿,唐華清宮一殿名,天寶元年十一月造,名為集靈台,祀神用。   長生殿
見《元和郡縣誌》:「華清宮在驪山上,開元十一年初置溫泉宮。天寶六載改為華清宮。又造長生殿,名為集靈台,以祀神也。」

3評析

首句中「承主恩」三字已暗示諷意。因為虢國夫人並非玄宗嬪妃,居然「承主恩」,實為不正常之怪事。第二句「平明騎馬入宮門」,是對「承主恩」的具體描繪。「平明」是天已大亮之時,此刻本非朝見皇帝的時辰,虢國夫人卻能上朝,不是皇帝特寵,哪得如此;宮門乃是禁地,豈是騎馬之所在,虢國夫人卻能騎馬而入,不是皇帝特准,又哪能如此!因此,「平明騎馬入宮門」,看似平淡的敘述語氣,卻耐人尋味。平明之時,宮門禁苑的騎馬之舉,是多麼異乎尋常地違背朝廷常規,虢國夫人和玄宗的荒唐也就不言而自明了。第三句「卻嫌脂粉污顏色」,筆鋒突然轉到虢國夫人的容貌上來了。脂粉本是使婦女更增美色的化妝品,而虢國夫人「卻嫌脂粉」,豈非又是怪事?一查,據《太真外傳》說:「虢國不施妝粉,自炫美艷,常素麵朝天。」原來她自信自己天然美色勝似脂粉妝飾,也正是為了在皇帝面前炫耀爭寵,這與以濃妝艷抹取悅於君王實為異曲同工。第四句「淡掃蛾眉朝至尊」是「卻嫌脂粉污顏色」的結果。「朝至尊」與一、二兩句相呼應,又坐實到朝見上來。三、四兩句從字面上看,純系誇耀虢國夫人超乎常人的美色。但是透過「卻嫌脂粉」的「淡掃蛾眉」,含而不露地勾畫出了虢國夫人那輕佻風騷、刻意承歡的形象。尤其是這一形象與「至尊」這個堂皇的名號相連,使人感到一種莫可名狀的辛辣的諷刺意味。
本詩最大的特點就是含蓄。它似褒實貶,欲抑反揚,以極其恭維的語言進行著十分深刻的諷刺,藝術技巧是頗高超的。

4作者簡介

張祜 生卒年不詳,字承吉,唐代詩人,清河(今邢台清河)人。約(公元782年)出生在清河張氏望族,家世顯赫,被人稱作張公子,初寓姑蘇,后至長安,長慶中令狐楚表薦之,不報。辟諸侯府,為元稹排擠,遂至淮南,愛丹陽曲阿地,隱居以終,卒於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
上一篇[寡情]    下一篇 [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