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基本信息

作者:柯南
分類:都市小說
出版社: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
包 裝: 平裝

2作者簡介

柯南 :70后,習慣感性表達,理性思考。愛生活,愛大自然,亦愛文字這種經過緩衝,不拘泥於直覺的沉澱物。

3編輯推薦

深愛,顧名思義就是對某一事物有著深深的愛意,相比「喜歡」「愛」有更加深刻的含義。
同時,「深愛」還是一段副詞、一本書的名稱、一個網站的簡稱,還有兩首同名為「深愛」的歌曲,甚至更多意義。
她,才30出頭,離了婚的女人,沒有從前夫那裡帶走任何物質的藉慰,堅持自己人帶著孩子生活。
她,是一個公司的老闆,在公司最低潮的時候她接管了爛攤子,就當是創業
深愛

  深愛

,一步一步的打拚著自己的事業。她,深愛著自己的孩子,以為不再有女人的魅力,卻遇到一個義無反顧深愛他的男人。
她,深愛著自己的公司和事業,以為只有自己孤軍奮戰,卻遇到了支持他的團隊。
這是一個現代女人的都市浮生全紀錄,是一位倔強的單身母親的艱辛創業史,她有點像《上海灘》裡面的許文強,帶著一股子衝勁在大浪里淘沙在土裡挖金,她忘記自己是女人,老天就安排命運遇見一個喚醒她女性魅力的男人,雖然在愛情里我們失敗過,但是愛情從未放棄過你。

4目錄

第二部分
又是一個捷報,東銳的方案通過,李清順利地簽下了合同,金額是72萬,是德信有史以來最大的合同。這天,齊奈回請萬諾丞,表示感謝。她選了梧桐,上次萬諾丞帶她去雅典娜讓她覺得這位萬總是個講究生活品質的小資男人,梧桐他會喜歡。
第四部分
柯卉有好幾次聚會都缺席,這次她們四個終於湊齊了,西西挑了世貿天階下面一家叫SONG的音樂餐吧。這家餐吧整體是白色裝修,口味算是西式快餐,味道還不錯,只是位子坐著不是太舒服,不少人喜歡這兒是因為店裡有一塊大塊投影可以看碟,齊奈覺得比較適合學生來。一坐下來,齊奈便說:「這麼嫩的一個地兒?你又換了?小男朋友?」

5副詞《深愛》

顧名思義
就是深深的愛
愛入骨髓
愛入靈魂的深愛
你是否深愛過某人?某事物?
記錄下你的心情和你的故事吧
我們與你一起分享。
《深愛網》
深愛:一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勇氣,一種不求回報默默付出的永恆,一種求同存異包容乃大的博大……

6小說《深愛》

作者簡介
柯南 70后。習慣感性表達,理性思考。愛生活,愛大自然,亦愛文字這種經過緩衝,不拘泥於直覺的沉澱物。
文摘
第一章 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趕著年底,各類機構的答謝會、論壇紛至沓來,下周四為期三天的人力高峰論壇,德信受邀作為分論壇──行業培訓解決方案的發言機構之一。美其名曰受邀,實際主辦方是收了培訓機構出場費的,因為這是一個宣傳平台。培訓項目部總說德信不太注重市場宣傳,一直是埋頭做事,但一些必要的面子工作還是應該有的,所以這次齊奈打算嘗試一下。
要印刷的會議發放資料這周必須定稿,培訓項目部這兩天一直在忙這個事,已經快九點了,大家才相繼離去。辦公室內空無一人,齊奈一下子寂寞起來,沒有瑣碎的事情再糾纏她,她又陷入到下午接到田文武請柬后的情緒里。
田文武大齊奈五歲,齊奈幾乎是一畢業就和他結了婚,很快又稀里糊塗地懷了孕,25歲的她就做了母親,好在那時她還在一家國營的設計院,很安穩,適合實施生育計劃。完成生產大業后,她就離開了枯燥的水利設計工作,放棄了專業,投身銷售崗位。齊奈做銷售是天性使然,她好學好交、親和力強,易於溝通,所以幾年來她在銷售的路上走得一直都算順暢。
但是她的婚姻之路卻沒有那麼順暢,當初是田文武鼓勵她承包德信,最終她卻贏了德信,輸了家庭。在最初的困難時期,齊奈的工作強度是可想而知的,完全無暇顧及家庭,不到一年時間,田文武就出了軌。雖然他一再聲稱那只是男人衝動導致的錯誤,與愛完全無關,齊奈卻受不了這種背叛。掙扎期間,那位第三者明目張胆地施加外力,令齊奈對田文武徹底絕望,身心疲憊地結束了為期五年的婚姻。
現在,這份結婚請柬拿在齊奈手裡是這樣扎手,她幾乎是一拆開快遞就把它扣在了桌子上,甚至不願意打開看一看。齊奈甩了甩頭,不願再陷入到這些回憶里,正琢磨要不要回父母那裡去看看大聖分散一下精力,電話卻響了,正是田文武。
「我發的快遞收到了嗎?」他直截了當。
「收到了。」
「我本來想親自給你,但最近事情實在太多。」
「沒關係。」
「你最近怎麼樣?」
齊奈自從離婚後與田文武說話總是言簡易該,她記著自己是因為什麼離開他,從來就不打算走回頭路,所以巴望著聯繫得越少越好。對於大聖也是,起初他們還是會每兩周就一起帶他出去活動一次,後來就乾脆一兩個月都不見得有一次,田文武倒也沒反對,因為大聖早晚得適應沒有他的生活。
「你想讓我去?」齊奈不接他的話,仍舊是一句都不願多說。
「當然,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這很重要。」
說得真冠冕堂皇,齊奈不禁冷笑,「祝福?她當初和我鬧得那麼凶,你覺得我去合適嗎?」
田文武一愣,說,「不是她!上面不是有照片嗎?你沒看?」
齊奈大感意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她應付道,「看了,沒注意。」
田文武嘆了口氣,「我早說過,我根本就不愛她,怎麼可能娶她呢!」
齊奈哼了一聲,「你效率挺高啊,這才不到一年的時間,換了兩個了。」
田文武似乎是無奈地解釋,「我女朋友懷孕了。」
齊奈的心像被什麼狠狠地撞了一下,她相信自己已經不愛田文武,但她還是無法控制自己這種心酸。一年時間,他結束了與她的婚姻,甩掉那個小三兒,又找上他現在的新娘,而且居然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一種帶著屈辱的憤怒頃刻間襲擊了她,氣血一起往上涌。
冷靜!不能發火!齊奈艱難地壓制自己,難道你想讓這樣一個薄情寡義的男人覺得你還愛他嗎?他不值得你再付出一丁點情緒,哪怕只是不屑!
見她半天無話,田文武喊她,「齊奈?」
她盡量穩住自己的情緒,問道,「你希望我帶大聖一起去嗎?」
「大聖?」田文武似乎有點遲疑,又說,「反正他遲早要面對這個現實,但你看吧,去與不去,我都尊重你的決定。」
齊奈掛了電話,遲早要面對這個現實,她在心裡重複著,這話像是說給她聽的。一年了,她覺得自己已經走出來了,可是,她現在為什麼還這麼難受,難道她沒有面對現實嗎?
齊奈驅車來到東方亮,這是她第一次獨自來這兒,她們四人從來都坐在吧台,高凳舒服,服務也及時,而且遠離舞台,聊天比較愜意。也是在吧台,她們看多了獨來的女人一個人坐在位子上,有些姿色的一會兒就會惹得男人來搭訕,接著就會有些故事發生。
這次她坐在了小舞台對面,雖然這兒的椅子她坐起來覺得極不舒服,但她不想被誤會,被自以為風流的男人打擾,窩在小紅凳子上要好得多。
齊奈要了一份小食,但今天她沒再要MOJITO,選了酒精度高一點兒的荔枝馬天尼,慢慢喝著,安靜地聽著面前的幾個黑衣女子唱著一首首感傷的老歌。
可能是周二的緣故,今天人格外少。她喜歡這裡,就是因為這裡比較靜,而且人不雜,大多是住店客人。
兩杯,慢飲,齊奈消磨了一個多小時,殺時間真的很容易,但時間也真是個怪東西。就說她和田文武吧,一年前,他們還在相愛,而現在,這個她愛過,也愛過她的男人,馬上就要與另一個女人有愛情結晶。齊奈無意識地用荔枝攪動酒液,也攪動著她酸澀的情緒,而大聖,他們的愛情結晶,曾經是她和田文武之間任何其他關係都替代不了的獨一無二的聯繫,現在,卻再也沒有這種獨一無二了。
這是不是愛情最大的諷刺?不,齊奈搖頭,愛情從不承諾時間,它們是一對敵手,總是輸贏各半,最初,是愛情讓相戀的人忘記了時間,而最終,也是時間讓他們忘記了愛情。
齊奈仍舊相信自己對田文武不再有愛情,而是種與自尊有關的彆扭,或許斯佳說的對,齊奈總受干擾是因為她是被傷的一方,還因為她沒有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樂隊在唱阿桑的《葉子》,……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這話怎麼說得這樣精闢,齊奈想,孤單如她,狂歡如她,狂歡的還有杯子里那顆孤伶伶的荔枝。
齊奈惡狠狠地把簽子扎到那白色的果肉里,送到嘴裡消滅,她要消滅什麼呢?荔枝,田文武,愛情,孤單?她不想,也沒有能力消滅任何東西,齊奈忽地起身,結了帳,拖著她落寞的影子離開了酒吧。
剛把車駛上東二環,手機響了,是父母家的電話。
「小奈。」
「媽,這麼晚還沒睡?」
「你一晚上也沒打電話,我提醒你明天一早你爸要去醫院檢查,怕你忘了。」
「我沒忘,您早點睡吧。」
「你怎麼這麼晚還沒回家?」
「下周有個會,時間很緊,加班準備會議資料來的。」
媽媽嘆了口氣,「你自己一個人要注意身體,別太累了……」
母親的念叨一下子勾起了齊奈的所有委屈,「媽,我在開車,不說了。」她匆忙地掛了電話,再也不能抑止地大哭起來。
齊奈緊握方向盤,放任自己大聲哭泣,她淚流滿面,視線越來越模糊,車卻越開越快。她平日開車就沖,那是習慣,但現在卻不是,她只覺得每超越一輛車就無比痛快。路上的車已不多,她情緒激動,加上喝了些酒,不斷地找著新的目標,併線,超車,併線,超車。
剛過一個立交橋,她從右邊併線超車,這條線緊臨主路入口線,有輛剛從輔路進來黑車也正往這條線上並,在她前面已經探進線半個車頭了,但速度比她慢。
齊奈處於亢奮狀態,她根本不想讓,眼見判斷失誤,她急踩剎車減速,卻來不及了,斜對著黑車的屁股撞了上去。
她的身體猛地朝前探了一下,又落了回來,有半分鐘時間,她都呆坐著不動,直到看見車裡下來一男一女檢查車況,她一下子驚醒了,胡亂拿紙巾擦了把臉也下了車。
被撞的是輛奧迪,所幸是她併線時撞的,她當時因為併線已經在收油,速度下來了些,之後又急剎車,加上奧迪鋼板硬,沒有太大損傷,只是保險杠上有些划痕,她的SUV看起來虎勢,卻是慘不忍睹,機器蓋子是免不了做板筋了。
「你有病啊,開那麼快!」一個尖細的女聲響起。
「對不起。」齊奈本能地回答。
「對不起有什麼用!」
「真對不起,我全責,我全責。」齊奈自知理虧,忙不迭地回應。
「當然你全責,你還想賴啊。」女人繼續嚷嚷。
齊奈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能不能,」她猶豫了一下,抬起頭正視女人,還是開了口,「能不能私了。」
萬諾丞看著面前這個女人,二十六、七歲的樣子,一副驚魂未定的神情,而且分明剛哭過,眼睛有些水腫,臉上卻泛著紅暈,他明白她為什麼要私了,她是酒駕。
「幹嘛私了?你撞了車還怕罰分啊,你這種人就得給點兒教訓!」女人又喊道。
「撞車確實是我的責任,」齊奈又說,「我會負擔全部的維修費用,對你們來說與報警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我只是希望你們幫我個忙。」
「幫忙?幫忙是朋友間的事吧?你都把我們的車撞成這樣了,反過來倒要求我們幫你?!可笑!」女人仍是聲嘶力竭地。
齊奈被女人高頻的音量弄得有些頭疼,她嘆息一聲,把目光認真地落在車身兩側的一男一女身上,才發現他們似乎是剛參加完什麼聚會。男人就不說了,西裝革履,女人大衣下面則是一身大紅的晚裝,妝化得很濃,相貌絕對夠驚艷的標準,但此時卻因為惡聲惡氣臉上有些扭曲。
相形之下,齊奈覺得自己像極了一個狼狽的離婚女人,不是像,根本就是!全都是自作自受,她閉起眼,因為對自己的惱怒身體有些顫抖。
生活已經不能再糟糕了,想到這兒,她突然無所謂了,恢復了不卑不亢的語氣,輕聲道,「你們看吧,實在要報警就報吧。」
「你的駕照我看一下,」萬諾丞終於開了口。
齊奈覺得事有轉機,從車裡給他取了來遞給他,一邊說,「我手裡可能沒那麼多現金,要不要我把駕照先壓給你。」
萬諾丞端詳了一下,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又舉著駕照以兩車作為背景照了兩張,還給了她,然後又去拍損傷的部位。
看來是同意私了,齊奈又忙說,「那我包里有多少,先給你多少吧。」
「不用了,你留個電話吧,修完我把發票給你,你把錢給我就行了。」
女人挪到他身邊,「幹嘛?諾丞,她多過分啊。」
萬諾丞沒有搭廖穎的話,起身對齊奈說,「說一下你的號碼,我打一下。」
齊奈連忙說了一串數字,不一會兒,她的手機就響了,她按下取消,問道,「您貴姓?」
「我姓萬。」
「好,我存下了,那就太感謝了。」
廖穎悻悻地回到了奧迪車子里,留下萬諾丞一個人繼續查看,她不禁暗想,他怎麼能對那個女人這麼心軟呢,萬諾丞是心軟,但不能對誰都心軟,他只能對她心軟!
齊奈這才注意到她撞的是輛A8,看來真要出不少銀子了,她記下奧迪的車號,目送他們上了車離去才開著自己的慘不忍睹的車回了家。
萬諾丞一發動車子,廖穎便說,「諾丞,你那麼忙,我幫你處理這事兒吧。」
「沒事兒,交給公司的人處理就行。」
「沒關係,我最了解情況了,省得你再費心和他們解釋。」
「隨便你吧。」萬諾丞不置可否。
「那把電話給我,我記一下那個女的的電話。」
萬諾丞後來注意到,他撥給撞車女人的通話記錄被刪掉了,他可以忽視廖穎的這些小動作,她對與他的關係過度緊張。他很想告訴廖穎,他們之間只是他們之間的問題,永遠不會與他人有關,但他又有些疲勞,他早已索然無味,也就不想再費什麼精力了。
一個星期後,齊奈接到了廖穎的電話,一副趾高氣昂的口氣,要了一個快遞地址,又給了她一個賬號,她收到發票后,把錢打了過去,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

7歌曲《深愛》

衛蘭《深愛》
歌曲信息
《深愛》出自衛蘭2006年專輯《do u know 》
詞/曲:雷頌德、林夕
演唱:衛蘭
歌詞
多麼感激永遠都想我好
衛蘭專輯《Do You Know》封面

  衛蘭專輯《Do You Know》封面

你對我笑著用心分擔我苦惱
只差一張藍圖講彼此的前途
我獨怕做人目標太快已得到
一起分享世界多少領土
你卻已控制著我每個喜好
永遠地去擁抱如何做到
我聽過最喜歡的難得到老
多得你的深愛
啦啦啦…
以後離開悲哀
你種在心內
縱離開曇花也照開
終於了解戀愛
愛莫大於深海
要是被傷害如為了你
值得我喝彩
你若然不在怎麼感慨
亦不悔有這最動人的愛
好的東西最怕捉緊太久
據說愛剎那便當永遠擁有
愛過便已足夠如何是夠
有天你若要放手
怎麼可看透
敢追憶到未來
可一不可再
很好聽的一首歌,旋律悠揚上口。是不可多得的一首好歌。
水樹奈奈 自傳《深愛》
NHK紅白歌合戰連續三年出場的人氣聲優兼歌手的水樹奈奈,其第一本自傳《深愛》在其生日的1月21日由幻冬社發售。作為歌手出道迎來十周年開始執筆的作品。奈奈第一次闡述了自己從五歲開始接受父親斯巴達式的演歌教育,以及小時候經歷過的苛待、貧苦以及性騷擾等生活體驗。水樹奈奈是第一位出場紅白歌戰的聲優,並且連續兩年出場,並且還在Oricon公信榜獲得了排行第一位,人氣不僅限於

《深愛》

《深愛》
動漫迷們的水樹奈奈通過這本自傳將原原本本的自己展現給大家。
奈奈做歌手是從演歌起步的。奈奈的父親是一名牙科技工,他將自己沒有實現的演歌歌手的夢想託付在了水樹奈奈的身上。在奈奈5歲時就開始對其進行如同《巨人之星》里描述的斯巴達式猛烈特訓。父親在自宅的工作室中削拭假牙時噪音很大,他就讓奈奈在旁邊每天至少唱十首歌。
「演歌歌手不應該依賴麥克風。惡劣的環境有助於鍛煉喉嚨,」——這是奈奈父親的理念,「想哭的時候不讓任何人注意到、獨自一人哭泣」——這是幼年水樹奈奈的姿態。這就如同昭和時代的熱血運動漫畫一樣。
自傳里表明了奈奈在發燒39度的時候也仍然堅持特訓,「直到中學畢業的10年間每天都在特訓」。
另外,奈奈在自傳中也描述了在中小學時代時受到過的欺負和艱苦。
因為喜歡的電視節目也僅限於《NHKのど自慢》《ふたりのビッグショー》(兩者都是歌曲節目)這種類型的,因此「與同班級的女生們也很難有共同話題」。
被同年級的學生拜託簽名,結果簽完名之後被嘲笑為「假冒藝人」,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創傷,現在給人簽名時仍然「會有一瞬的不安感」。
在崛越高中時代為了能以每月僅3萬日元的生活費維持生活,一直穿著學校指定的襪子,穿破了就反覆地縫補之類的,還受到過所寄宿的演歌老師的性騷擾。
現在回顧起來雖然已經覺得沒什麼關係了,但是「對於青春期的女孩來說這種傷害還是太大了」。
水樹奈奈於1980年(昭和55年)1月21日在愛媛縣新居濱出生。
在崛越高中上學時,成績優秀屬校園頂級。
97年作為聲優出道,2000年又作為pops歌手邁入歌壇。以09年唱片《ULTIMATEDIAMOND》以及10年單曲《PHANTOMMINDS》在Oricon公信榜排行第一位。
不斷將聲優的歷代記錄一個接一個的刷新。同時還是個出名的阪神虎棒球隊的球
也許大家都明白水樹奈奈這樣不可思議的成功背後必然是有著艱辛的努力的,但是其中的辛苦與甘甜,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因此這本寫真集對於fans們來說才會顯得彌足珍貴吧。以成為演歌歌手為目標而努力的水樹奈奈,從小就接受著父母尤其是來自父親的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勵志教育,曾與少女時代就先後獲得過卡啦OK等等許多演唱大賽優勝的她,也經歷過許多常人所難以想象的困苦。最終在事務所的建議下選擇成為了聲優的水樹奈奈,最終還是堅定的走下去了這條道路,也將聲優歌手的光芒發揮到了極致。一個個背後的故事將會由水樹奈奈本人在這本自傳中為大家娓娓道來。
自傳的題目選擇了和水樹奈奈同名單曲『深愛』的名字,其中的味道恐怕只有真愛水樹奈奈的人才會明白吧。

8網站《深愛》

深愛網是一個以喜歡為主題的分享綜合網站。網友們簡稱「深愛」。
上一篇[亞美尼亞教會]    下一篇 [澳新軍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