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shēn qiǎn
深淺(深淺)
1.指水的深淺程度。引申指事物的輕重、大小、多少等。 漢 董仲舒 《春秋繁露·正貫》:「論罪源深淺,定法誅,然後絕屬之分別矣。」《漢書·宣帝紀》:「皆受官祿田宅財物,各以恩深淺報之。」 唐 獨孤及 《和贈遠》:「借問離居恨深淺,祇應獨有庭花知。」
2.比喻分寸。《西遊記》第七四回:「那老者笑道:『這和尚不知深淺,那三個魔頭,神通廣大得緊哩!』」 石靈 《捕蝗者》:「有那不識深淺的小夥子,故意嚷道:『弄不好,連他家墳地也給刨了,別怪人。』」
3.偏義。指深。 宋 李持正 《明月逐人來·上元》詞:「星河明澹,春來深淺,紅蓮正滿城開遍。」《水滸傳》第一回:「看時,石板底下,卻是一個萬丈深淺地穴。」《儒林外史》第三八回:「後來的這一撲,力太猛了,這枯乾戳進肚皮,有一尺多深淺。」
4.《深淺》西川:
《深淺》是一本期待已久的書。這既不是一本詩集,也不是一本散文集,也不是論文集。這是一個人在諸多方面的胡思亂想。但這依然不是一本完成的書。不過有了這本書,便有了一種可能,去和現在、過去那些西川敬重的人們展開一場謙虛的對話。
西川是中國當代詩壇上的活躍分子,被學界認為是中國先鋒詩歌中「知識分子」寫作的主要倡導者和集大成者。他八十年代畢業於北京大學英語系,大學時代即開始寫詩,並熱烈地投身於當時全國性的詩歌運動。曾獲得現代漢詩獎、「啟明星」獎等眾多大型獎項,《深淺——西川詩文錄》收集了西川自90年代初以來諸多重要作品,其內容包括西川詩歌精粹、文化隨筆,以及與若干國內外作家、學者關於當代中國社會文化的熱點問題的對話和爭辯。全書由六輯構成。
詩第一輯:大意如此
在卡車穿城而過的聲音里,要使血液安靜是多麼難哪!要使卡車上的牲口們安靜是多麼難哪!用什麼樣的勸說,什麼樣的許諾,什麼樣的賄賂,什麼樣的威脅,才能使它們安靜?而它們是安靜的。拱門下的石獸呼吸著月光。磨刀師傅佝僂的身軀宛如月芽。他勞累但不甘於睡眠,吹一聲口哨把睡眠中的鳥兒招至橋頭,卻忘記了月色如銀的山崖上,還有一隻懷孕的豹子無人照看。蜘蛛攔截聖旨,違背道路的意願。
詩第二輯:小老兒
小老兒小。小老兒老。小老兒一個小孩一抹臉變成一個老頭。小老兒拍手。小老兒伸懶腰。小老兒來到我們中間。小老兒走到東,站一站。小老兒走到西,手搭涼棚望一望。小老兒穿過陰影。小老兒變成陰影。小老兒被磚頭絆倒。小老兒變成磚頭也絆倒別人。小老兒緊跟一陣小風。小老兒抓住小風的辮子。
詩第三輯:我的天
本詩劇又可稱作觀念詩劇、朗誦詩劇。無情節,強調觀念衝突、語言衝突,是作者與演出策劃、導演、演員、作曲、美工等合作、妥協的產物,是為具體的舞台而寫。本詩劇共需要至少五女七男十二位演員,其中一男一女為主角。其他演員可在不同的場次擔任不同的角色。另需要兒童誦詩者若干人,其中至少應包括一位女童。
詩第四輯:冰漬
與書籍有關/書籍構成了比書籍更大的空間/大火熊熊將斷送它自己/秦始皇出沒於圖書館的夾道/而阿爾德斯·赫胥離/一個被大火剝奪了往昔的人/在傷感的傾訴中提煉了餘生——《太平廣記》李昉等編,中華書局,1961
詩第五輯:未來之過去
我內心相對的魔鬼告訴我,公元2000年並無特殊之處。以這一年作為結算年,作為歡欣鼓舞或憂心忡忡的借口實出偶然。世間有許多紀曆方式:古代中國使用干支紀年,猶太拉比認為世界開始於公元前3760年,因此2000年為猶太俗歷5760年,亞細亞的希臘人從公元前312年開始紀年,因為塞琉古一世於是年執政,故2000年應為塞琉西紀年2312年。2000年又是穆斯林出逃紀年的1421年;出逃紀年從先知穆罕默德由麥加出逃麥地那那一年算起。約在公元1650年,英國聖公會主教詹姆斯,厄瑟爾通過對《聖經》的反覆論證得出結論:上帝在公元前4004年創造了世界(有點兒意思),因而2000年乃是基督救俗。
詩第六輯:對話
我自己感興趣的有好幾堆事。當然我寫詩嘛,所以詩歌是我的一堆活,肯定會經常想詩歌的事。另外一堆是文化的事,我自己實際上一直對東西方文化交流有興趣。對明末開始的傳教士在中國傳教這個事情有興趣。另外一方面呢,對於比如說烏托邦思想,烏托邦思想史方面也有興趣。當然還有當代生活,當代生活和詩歌的關係。反正就是這麼幾攤事。
下一篇[栽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