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淳于長,字子鴻,西漢魏郡元城(今河北省大名)人。其父族雖無權勢,但母族十分顯赫:其姨娘王政君,是漢元帝劉奭的皇后,成帝劉鷔的皇太后;其大舅王鳳是大司馬、大將軍;二舅王譚、三舅王商、四舅王立、五舅王根和六舅王逢,也於同一天分別被封為平阿侯、成都侯、紅陽侯、曲陽侯和商平侯,一時有"五侯"的盛名。基於此,他20來歲便當上了黃門郎,可以出入於宮廷之中,往來於顯貴之間。從此,他竭盡阿諛奉承之能事,千方百計地接近和討好成帝,漸漸取得了成帝的信任,很快升為衛尉,成為九卿之一。

1生平簡介

西漢自成帝以後,國勢衰微,政治腐敗。當打開這一頁歷史的時候,我們會看到:這一時期,皇帝一個比一個昏庸,官僚一個比一個貪婪。外戚專權,貪官當道,硬是把一個偌大的漢王朝推向崩潰的深淵。在當時的政治舞台上,有一個貪官憑藉皇帝的寵信,利用自己的權勢,攫取了大量的財富。他就是漢成帝時貴傾公卿,位極人臣的淳于長。

2攀附而上

淳于長

  淳于長

淳于長,字子孺,魏郡元城(治今河北大名東) 人。他的父族倒沒有多麼顯赫的家世,可他的母族卻非同尋常了。淳于長的姨娘是王政君。王政君何許人也?她是漢元帝的皇后、漢成帝的皇太后。淳于長的舅舅王鳳更是當朝權傾中外的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的輔政大臣,其他五個舅舅也都同日封侯,號稱「五侯」。他們共同操縱朝政,不可一世。
在「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封建社會,淳于長憑藉母族的顯赫權勢,輕而易舉地撈到個黃門郎的職位。這是一個服務於宮中的官職,其官位雖然不高,卻可出入子宮廷之中,往來於顯貴之間。這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朝中顯貴們尤其是他的舅舅們炙手可熱的權勢、豪華奢侈的生活,不能不給淳于長以巨大的影響。使剛剛跨上政治舞台的淳于長就強烈感到,有了權勢就有了一切。而權勢的獲得,與其為國建功立業逐步爭取,倒不如攀附權貴,爭取他們的推薦和提拔來得更快些。「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他決定藉助舅舅王鳳這股「好風」,把自己「吹」上權力的「雲端」。
果然不久,這股「好風」來了。陽朔三年(前22年),大司馬、大將軍王鳳病倒了。淳于長認識到,這正是加深甥舅之情的好機會。他主動要求去侍奉王鳳。他送湯遞葯,畢恭畢敬;白天黑夜,不敢有絲毫懈怠,從而大得王鳳的歡心。
王鳳的病越來越重,淳于長也越來越精心照料。王鳳覺得這個外甥真是比自己的兒子還孝順。望著淳于長漸漸消瘦的身影,王鳳突然感到一絲歉意浮上心頭:自己在職時未能提拔這位賢外甥,不能不是一樁憾事。不過還來得及。當太后和成帝分別來看望王鳳時,王鳳就向他們「吹風」了:他把淳于長如何盡心儘力地服侍自己大誇了一番,希望皇帝能夠重用他。皇帝聽說后,也十分嘉賞淳于長的孝心。在王鳳死後,淳于長就被拜為列校尉諸曹,不久又遷為水衡都尉侍中,後來又升為衛尉。衛尉是漢朝中央九卿之一,掌管皇宮的禁衛,並握有皇宮的禁衛部隊--南軍。漢成帝將如此重要的職位交給淳于長,可見皇帝對淳于長的信任。

3諂媚邀寵

淳于長沒有為國家建立任何功勞就爬上這樣高的位置,自然首先得力於王鳳這股「好風」,更重要的還是皇帝的恩賜。因此,千方百計地贏得皇帝的信任是至關重要的。由於長期出入於宮廷,淳于長耳聞目睹了有關成帝的不少情況,逐漸對成帝的一些特點有所了解。他必須瞅準時機,投其所好,以進一步取得皇帝的寵信。
成帝其人,荒淫腐化,是個十足的昏君。他好遊玩。作為一國之君,他竟將國事置於九霄雲外,常常帶著身邊的一批隨從微服出遊。他們或者乘著小車,或者騎著馬匹,出入於市里郊野,甚至偷偷溜出長安城,跑到附近的甘泉、長楊、五柞等地盡情遊玩。鬥雞、走馬,無所不為。當時成帝非常寵信自己許皇后的妹婿張放,將其提拔為待中、中郎將,封富平侯。成帶微行遊玩時,就常假稱自己是富平侯張放的家人,簡直不成體統。
成帝又好嗜酒。他常與寵臣張放及趙侍中、李侍中等人在宮中宴飲,談笑大噱,有時喝得爛場如泥。
成帝更好女色。有一次.他微服出遊路過陽阿主家。主人請他喝酒,並叫家裡的幾個歌女出來唱歌、跳舞,侍候皇帝。其中一個叫趙飛燕的侍女,堪稱絕色佳人。她體態輕盈,能歌善舞,頓時博得成帝的寵愛。成帝馬上將她帶回宮去。後來成帝聽說趙飛燕的妹妹趙合德長得更美,於是又將合德召人宮中。趙飛燕姐妹倆都被封為婕妤,貴傾後宮。而原來的許皇后、班婕好乃從此失寵。趙飛燕為了專寵,又在成帝面前誣告許皇后、班婕好用巫蠱術詛咒後宮、謾罵皇帝。成帝一怒之下,就將許皇后廢掉,班婕好也離開皇帝去長信宮侍奉皇太后。
「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趙飛燕的嬌艷嫵媚搞得成帝如醉如痴。成帝進而想立趙飛燕為皇后,但太后王政君不同意。成帝雖說是一國之君,但在立后這個問題上不能不聽從太后的意見。如今太后反對,成帝也不敢一意孤行。為此,他整日鬱鬱不樂。
皇帝不樂,淳于長卻高興了。一直在察言觀色、窺測時機的淳于長認為可遇不可求的機會來了。皇帝遇到了難題,如果能夠為他解決這個難題,不就能得到皇上的寵信嗎?淳于長當時負責宮廷警衛,而且專門來往於皇帝與太后之間傳遞信息,加上太后又是自己的姨娘,有這雙重身份,使他在太後面前無話不談。當他得知太后之所以不同意改立皇后,主要是因為趙飛燕出身微賤時,就及時將這消息通報給成帝。同時,他也在太後面前儘力為立后一事斡旋,終於說得太後有點鬆動。成帝得知這一消息后,立刻先封趙飛燕的父親趙臨為成陽侯,以提高趙飛燕的出身。一個多月後,終於下詔正式改立趙飛燕為皇后。
幾經周折,改立皇后終於獲得成功,成帝非常高興。通過這一事件,淳于長不僅贏得趙飛燕的感激,更重要的是取得了成帝的極大信任。在成帝著來,沒有什麼大事比幫助自己將寵愛的趙飛燕立為皇后更令他高興了。反正皇帝手中有的是官爵,他決定給淳于長晉爵。
別看成帝糊塗昏庸,有時卻也頗為清醒。他知道,單憑浮於長助立皇后一事就給以晉爵,真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必須另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淳于長又毫無政績可言。不過,在那個時候,與「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一樣,「欲加之功,何患無由?」成帝終於想起了不久前的一件事:
成帝即位后,開始修建自己未來的陵墓。後來又覺得霸陵曲亭南面的地勢雄峻、開闊,於是重新在曲亭以前修建昌陵。昌陵動工后,將作大反(掌宮室、宗廟、陵寢及其他土木營建)解萬年提議因陵置邑,並從其他地方遷徙民戶以充新邑。從發展的眼光看,這開始就是一件壞事。但淳于長提出反對意見,主張已遷往新邑的民戶各還故鄉。這一主張得到一些大臣的支持,也得到成帝的贊成。這本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所以當時也就很快過去了。如今要給淳于長晉爵,成帝認為可以在這件事上做做文章。於是,成帝下詔,舊事重提,大大稱讚了淳于長一番,說他「首建至策,民以康寧。」乃以此為由頭,封浮於長為關內侯。
關內侯是當時二十等爵的第十九級,僅次於徹侯,封有食邑若干戶,有按規定產數徵收租稅之權,地位顯赫,非一般官吏可比。僅隔幾年,成帝又封淳于長為定陵侯,享有在法前的封國。淳于長無功受此顯爵,真是恩典非常。從此,淳于長大得皇帝的信用,成為皇帝身邊少數幾個寵臣之一。

4貨權納賄

「貴傾公卿」的權勢像催化劑一樣,使浮於長內心深處的貪慾急劇地膨脹起來。如果說此前他還貪跡不顯的話,那是因為他少權乏勢,貪贓對他來說,乃是「非不為也,是不能也」,而當今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了。既是侯爵,又是寵臣,可以為所欲為了。淳于長的貪,突出表現在收受賄賂上。
淳于長利用自己是皇帝寵臣的身份,廣泛交結諸侯和各地牧、守,當然是大獲成功。因為在封建社會,皇帝的一時喜怒,直接決定一個人的升遷降黜,甚至生死存亡。多少人就是本摸准這一點,往往動輒獲咎,言出禍隨,甚至落得身首異處、全族被誅的悲慘下場。一些諸侯及地方官為了陞官,必須投皇帝之所好,因此及時地了解皇帝的好惡和意圖,就非常重要了。其次,朝中的政治風雲極為複雜,瞬息萬變,遠離朝廷的地方官甚至一些諸侯為了不致於糊裡糊塗地卷進政治漩渦,也極需隨時掌握朝中的形勢和風向。更重要的是,地方官要升遷,就需要有人經常在皇帝面前美言和引薦。……所有這一切,都是非皇帝的寵臣所不能。而淳于長正具備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淳于長也把自己的權勢視為待善價而沽的「奇貨」。你給多少賄賂,我就給你多少消息,辦多少事情。一些諸侯和地方牧守為了各自的目的,大肆賄賂淳于長。淳于長是來者不拒,多多益善。所以,短短一兩年裡,光是地方官的賄賂加上皇帝的賞賜就數累「巨萬」,使淳于長頓時成了暴發戶。

5行騙誘賂

當初,許皇后因趙飛燕的誣告而被廢以後,居於長定宮。許廢后的姐姐許氏因其丈夫龍思侯已死,一直寡居在家。好色的淳于長竟與許氏「私通」起來,並娶其為「小妻」。許廢后鑒於淳于長的權勢,乃通過姐姐大肆賄賂淳于長,希望他在成帝面前替自己說情,求復為挺好。淳于長立刻就認識到這是誘取賄賂的極好機會。他知道許皇后被廢以後,雖無地位權勢,但所藏私財一定很多,正可以乘機大撈一把。他欺騙許廢后,答應在成帝面前為其說情,並許諾一定勸成帝立其為「左皇后」。拋出這個「誘餌」,許廢后信以為真,不惜一切地賄賂淳于長。而淳于長不把她的財富徹底榨於決不罷休。每次許氏到長定宮去看妹妹,淳于長都要她帶信給許廢后,不是說正在等待時機,就是說皇上正在考慮。可憐的許皇后把這一切都當成真的,沉浸在「左皇后」的幻想之中。她把自己多年積蓄的珍寶源源不斷地送給淳于長。據史載,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淳于長誘騙許廢后的金錢乘輿服飾物前後達「千餘萬」。他憑著這些賄賂廣蓄姬妾,縱情聲色,過著荒淫無恥的生活。
貪心不足的淳于長還想繼續誘騙下去,不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一場大禍正悄悄逼近淳于長。
當時在朝中輔政的是大司馬、驃騎將軍、曲陽侯王根,是皇帝的舅舅。由於身體多病,幾次上疏請求退休。而那時最有希望接替王根的就是淳于長,因為他位居九卿,又是皇太后的外侄,更是頗得成帝信用的寵臣。他自己也認為代替王根輔政者,非已奠屬。
淳于長哪裡知道,還有一個人早就覬覦著這個位置想取而代之了,他就是王莽。王莽當時是詩中、騎都尉、光祿大夫,與淳于長是表兄弟。雖說王莽的父親早死,他此時還沒有嶄露頭角,但其有利條件也不少。太后王政君是他的姑母,王根是他的伯父。王根生病時,王莽精心服侍,大得伯父歡心。王莽知道,不除掉淳于長,自己就難以輔政。他早已掌握淳于長的種種劣跡。有一次,他在侍奉王根時,試探著對伯父說:「淳于長見到將軍久病不起,心中十分歡喜,自以為一定會取代你而輔政,乃至暗地裡還給人封官許願呢!」同時又將淳于長如何同許氏 私通,如何長期接受許廢后的賄賂等劣行統統和盤托出。王根聽后大吃一驚,問道:「既如此,為何不早說呢?」王莽道:「不知將軍的意圖,故一直不敢說。」王根要王莽趕快將此事報告太后,太后十分震怒,吩咐立刻報告皇帝。成帝將信將疑,但迫於太后的壓力,只好免去淳于長的官職而不治罪,要他離開京師回到封國去。

6身敗名裂

一場風波似乎就這麼過去了,平息了、在別人看來,這種處罰是太輕了,但在淳于長自己看來,卻是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免官就國,意味著昔日的權勢隨之失去,而這權勢正是他取用不竭的「搖錢樹」。如今「大樹」倒了,財路斷了,這對渾身浸透食汁的淳于長來說是無論如何接受不了的。他要作最後的努力,挽狂瀾於既倒。然而他始料所不及的是,自己最後的掙扎,恰恰弄巧成拙,加速了自己的滅亡。
當時,紅陽侯王立是皇帝的舅舅,他早就想輔政,終未如願。王立懷疑是淳于長在成帝面前揭的鬼。因此,兩人之間的宿怨十分深。這一點,成帝也十分清楚。如今,淳于長被免官就國,王立自然幸災樂禍。淳于長一走,原來供他使用的車騎也就空閑了,王立的嗣子王融準備請求成帝將這些車騎賜給自己用。這事被淳于長知道了。大凡貪官總以為錢能通神,錢能回天,於是他以大量珍寶通過王融賄賂王立,請求王立向皇帝說情,收回成命,恢復自己官職。王立被那些耀眼的珍寶打動了心,乃不顧前嫌,上疏請留淳于長。
王立竟然為昔日的冤家說情,這一反常之舉引起了成帝的懷疑。他下令有關部門進行調查。王立做賊心虛,竟逼令兒子王融自殺以滅口。這樣一來,成帝更懷疑其中必有大奸,下令逮捕淳于長,下獄追究。淳于長終於全部承認自己「戲侮長定宮(指許廢后),謀立左皇后」的罪行。按照漢朝法律,此乃「大逆」之罪。成帝立即下詔,將其誅殺於獄中。之後王莽派人殺掉世子淳于酺,家屬重被趕出京師。一個大貪官就這樣結束了自己可恥的一生。

7歷史評價

綜觀淳于長的一生,可以看到,他在政治舞台上混跡十餘年,於國於民毫無建樹。他的人生軌跡連接起來可以概括成一個字:貪。他貪權,貪勢,歸根結底還是貪錢。這種人佔據要職,無疑使當時的政治更加腐敗、黑暗。
正是在成帝對淳于長大見信用、淳于長大受賄賂之際,人民紛紛起來進行反抗鬥爭。永始三年(前14年)十一月,陳留郡尉氏縣以樊首的一夥百姓組織暴動,他們殺死陳留太守,劫略官府、富戶,自稱將軍。同年十二月,山陽郡官營鐵場的手工工人蘇令等二百二十八人又奮起反抗,攻殺長吏,搶走兵庫兵器,自稱將軍。這支起義隊伍橫掃十九個郡國,殺死東郡太守、汝南都尉,震動了西漢王朝。這些農民和手工業者的起義當然都是當時政治腐敗、官逼民反的結果。而政治腐敗的原因之一不能不與包括淳于長在內的一大批貪官污吏把持朝政有關。他們的出現對西漢政治的影響,就好比在本已開始腐敗的食物中添上酵母一樣,更加速了它的腐敗。因此,西漢王朝這座大廈的崩潰,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被淳于長之類的「蛀蟲」蛀空的。
上一篇[捻發音]    下一篇 [濕啰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