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EVANGELION使徒

渚薰是日本動畫公司GAINAX的動畫作品《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一個人物,是一個以第五適格者身份被SEELE直接送去Nerv的「人類」,擁有自由控制同頻率的能力。很快就和真嗣建立起深厚的友誼甚至近乎「愛情」,最後由真嗣親手殺死。

1角色資料

渚薰
姓名:渚薰
英文名:Nagisa Kaworu
日文名:渚カヲル
聲優:石田彰
性別: 男
年齡:15
生日:CE2000年9月13日(和第二次衝擊是同一天)
星座:處女座
血型:AB型
身高:約160左右(根據和真嗣與美里的比對,葛城美里163厘米,渚薰在動畫中和美里站在一起,比美里矮一點點)
身份:The Fifth Children(TV版第五適格者)
第17使徒自由天使(舊作)
第1—or—13使徒(新劇場版)(剛播出的新劇場版《Q》中,渚熏死前台詞:「我本應是第一使徒,竟然墮落成了第13使徒,難道意味著開始和結束是一樣的嗎?」)
註:新劇場版中使徒數量減少並且沒有用名字,到《破》為止第10使徒(原第14使徒力天使)已經出現。
登場地點:河邊(原因「渚」的日文意思為:水邊,河岸邊),而在 《破》中第一次是出現在月亮上,漫畫里在一片廢墟中彈鋼琴,曲調依舊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第四樂章。
出場:《新世紀福音戰士》TV版24話,劇場版《死與新生》,《Air/真心為你》《序》 《破》 《Q》
特徵:淺灰色頭髮,紅色瞳孔,中性化,高且苗條,手指纖長
愛好:唱歌,洗澡
服裝:戰鬥服--黑色緊身衣(劇場版中為紫色加黑色緊身衣);平時--長褲和白色短袖襯衫
經典台詞:
我的出生就是為了遇見你

  我的出生就是為了遇見你

TV: 「也許,我的出生是為了遇見你。」
「真是像玻璃一樣纖細呢,尤其是你的心,值得付出好感哦。」
「對於我來說,生與死都是等價的。」
新劇場版:「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幸福。」
經典動作:微笑,淺笑,回眸一笑,雙手插袋
能力:操控EVA、使出AT力場(A.T.Field)
駕駛機:《新劇場版:破》中駕駛EVA六號機於片尾出場,在TV版中代替明日香操控二號機。而在眾多EVA相關遊戲中,他經常是駕駛EVA肆號機(也就是EVA第17集中因為S2機關失控而消失的機體)。

2背景故事

渚薰
一個以第五個適格者(FIFTH CHILDREN)的身份被Seele直接送到NERV的少年,代替精神感染的明日香乘坐二號機。他比真嗣稍高一些,手足細長,有著少年特有的中性風。他擁有自由控制其與EVA二號機同步率的能力(理由:二號機複製自亞當,渚薰體內有亞當的靈魂),淡淡的微笑之下,隱藏著其深不可測的內心。他在出現后不久,就和真嗣建立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密感。他的言語之間,儘是些直接涉及人生觀念的發言。他的真面貌是第十七使徒-自由天使-塔布里斯。
他姓名中的「渚」拉開來就是「シ」與「者」,在日本語中意為「死者」,在這裡意味著「使者」。他並未使用聖書中的名字Tabris,而且是以人的外形出現。
和這個自由意識的天使相識,對初號機的駕駛員碇真嗣來說,同樣也是一次新的考驗。渚薰能夠自由的改變和EVA的同步率,而且不需要插入拴就能同化由亞當所衍生的EVA,因為體內被SEELE注入的亞當的靈魂,還能產生非常強大的絕對領域(AT.F),在振動刀下保護自己,說話的語氣和看人眼神充滿了憐憫,彷彿能夠透視一切。就這樣,他打開了通往天國之門。他如是說:我之所以繼續活下來,是因為我的命運如此。結果,人類之所以滅亡,也是同樣的道理吧。
渚薰以第十七使徒和第五適應者(駕駛員)的雙重身份出現,他的背景相當的複雜。簡單的說他是被SEELE利用而送到NERV去的,其目的就是要達成SEELE除掉已經背叛他們的碇元渡的計劃。
當被蒙在鼓裡的渚薰以第五適應者的身份到達NERV並且準備發動第三次衝擊時,才發現其實所有的使徒都被NERV和SEELE的圈套所矇騙了。這一段渚薰可以說是真正以神的使者的身份對人的行為進行著批判。這裡的主題音樂是Symphony No.91 Choral 1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歡樂頌。這時薰所背負的天使的意義和貝多芬在此曲中所灌注的精神狀態配合的相當融洽。
其中,渚薰的許多台詞可以算得上是EVA中的經典,如:走吧!過來吧!亞當的分身,Lilin的僕人。
EVA系列(除初號機外)都是由亞當所衍生,亞當的分身自然是指EVA機體。其中的「lilin」就是指的人類,也就是猶太教中所說的:「人類Lilin是Lilith的後代,是罪惡的後代。」人類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複製了神的行為,將EVA作為自己的僕人,並依靠著EVA而與使徒作戰並存在著。也就是在批判人類不惜利用一切的邪惡本性。
而當他到達最終教條(天堂之門)的時候,發現在那裡的竟是Lilith的本體而非亞當,他發現其實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使徒強大的生命必然要敗在人類智慧之下,或者說是敗在了人類的欺騙之下。由此,渚薰 感嘆著:莉莉斯(Lilith)!是嗎?原來是這樣啊?里林(Lilin)。
使徒一直認為NERV地下深藏的就是亞當,而且,SEELE也是這樣告訴渚薰的吧。然而當最終的使徒真正看出真相之後,他便選擇了自己的死亡。
「對我來說生存和死亡對是一樣的,死亡對我而言是唯一的自由。」對於吃下生命之果的使徒來說,他們擁有永恆的生命,但也只是這樣的永恆,而他們的使命就只有找到亞當並與之融合。「能活下去的只有一方」,說的就是這一直延續的使命,一旦人類到達生命之樹,也就意味著使徒的滅亡。這是「生與死是同等」的意義。「死亡對於我來說是覺得自由」也是一樣,作為得到生命之果的代價,使徒失去了繁衍後代的能力,失去了未來。相對人類這一方卻擁有無數的可能。特別是人類用自己的智慧製造出EVA后,薰也許是意識到了使徒已經無法阻止人類而自己選擇了消亡以獲得自由。
在化為廢墟的第三新東京市,真嗣遇到了一個少年,渚薰。真嗣對薰產生了好感,但他的真實身份卻是人形的使徒。薰操縱著二號機向最終教條下降,真嗣一邊深深感到了被背叛的滋味,一邊駕駛著初號機追去。當薰發現最終教條那裡的是LILITH而不是ADAM之後,知道自己被SEELE騙了,於是放棄了戰鬥,面帶微笑請求真嗣把自己殺了。真嗣駕駛的初號機手握渚薰,漫長的沉默后,初號機發出捏碎的聲音,血濺當場,隨即畫面呈現渚薰的頭顱啪嗒一聲落入水中,渚薰便如此悲劇落幕。
在新劇場版中,個人認為,劇場版被設定成寒蟬的設置,平行時空發生的故事,主角們履行著自己的責任,而渚薰不同,猜出薰可能像是寒蟬中的梨花,記得在TV版中發生的故事,因為在劇場版破的結尾處,薰說過幾句話「約定的時間到了」「真嗣這一次一定要讓你幸福」。
渚薫

  渚薫

從Q里來看,渚薰原是第一使徒,但是因為老碇的計劃而變成「額外的」第十三使徒(根據動畫來看,原本第十三使徒是不存在的)。同樣和碇真嗣互為好友,第一次登場是在彈鋼琴,與舊作一樣都是主動接近真嗣。讓真嗣學會了彈琴,和他敘述了第三次衝擊。最後的結局仍然很悲慘,被DSS CHOKER殺死,在真嗣面前血濺當場,臨死前阻止了即將發動的第四次衝擊(關閉了「GUF之門」)。從目前的劇情來看,渚薰似乎是完全順著真嗣的願望來的,臨死前說出「願望和詛咒仍然留在這個世界上」、「這不是你所期望的幸福」之類的話安慰真嗣,並說「還會再見面的」。在新作中是相當重要的人物,揭示了許多新的世界觀。
註:DSS CHOKER,脖子上的拘束裝置,一旦真嗣再次駕駛EVA就發動會殺死他,但渚薰幫他取了下來戴上自己的脖子。不過渚薰也提過這種東西原本是Lilin(指人類)懼怕渚薰(使徒)而製成的毀滅裝置。

3角色點評

血色夕陽與眼睛
在真嗣再次失去精神支柱時,渚薰在血色的夕陽中,吟唱著《歡樂頌》,帶著清澈的微笑登場。
絕非因為渚薰是Adam靈魂的載體,他才吟唱《歡樂頌》;也絕非因為他是第五適任者,他才向真嗣微笑。
「唱歌真好,音樂可以滋潤人的心田,Lilin創造的文化的精髓就在於此。」Adam的靈魂在迫使他區分自己與人類,而渚薰的思想(靈魂不等於思想)中對兄弟(即人類,及渚薰所說的Lilin,是第18使徒)的部分贊同,竟成為渚薰心中的一粒種子,結出了渚薰的死亡之果。
關於渚薰選擇死亡的原因,我聽過兩個版本:一說是發現被SEELE欺騙,一說是出於對真嗣的好感(及渚薰稱為喜歡的東西)。
不得不承認,這兩個版本都有各自的道理,但我並不完全認同其中的任何一個。我以為渚薰的選擇與渚薰的思想和Adam的靈魂的關係更大。
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渚薰之所以遲遲不完成SEELE交給的任務,是他想驗證一切是否如SEELE所說。
很偶然的(或許是渚薰設計的),他遇到人類的代表,失去精神支柱——明日香和葛城的真嗣。在與真嗣的交往中,渚薰發現真嗣所代表的人類的懦弱、恐懼、孤獨、寂寞……漸漸地,渚薰在對人類弱點的揭示,對真嗣的自我補完進行引導的同時,開始了對自己任務的反思。
這時的渚薰也相當矛盾,一面是自己的生身父親Adam,一方面是自己憐憫而又充滿希望的人類。此時的渚薰,微笑與話語中也隱隱地顯露出了內心的矛盾和對SEELE的懷疑。
最終,在SEELE的催促下,渚薰終於開始了行動。在此時,被Kaworuists(渚薰的狂熱支持者)視為經典的片段開始了。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渚薰在通往結界的路上說過這樣兩句話:「真嗣君可真慢啊。」「你(指真嗣)終於來了。」
我以為這兩句表現出了渚薰矛盾心境。而渚薰對真嗣說的一番話,在我看來,並非對某些問題的揭示,而是渚薰在向人類的代表??真嗣,解釋他如此選擇的原因。
在到達Lilith面前後,渚薰闡述了他在父親(Adam)與兄弟(人類)間如此選擇的原因。而此時,最賦悲劇性的場面發生了:渚薰發現在他面前的竟不是Adam,而是Lilith。換作常人必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渚薰會如此冷靜地只說了句:「原來是這樣,Lilin(指人類)。」
我想大概渚薰也有類似的希望。而當事實真的發生后,渚薰的思想(不是Adam的思想或靈魂)終於如願以償的選擇了人類。
渚薰的頭顱微笑著落下,原因大約也在與此吧。
我曾說過,渚薰對人類的寬容是源於他的父性,而渚薰的父性來源於Adam的靈魂。在渚薰死前,渚薰看了一眼綾波麗。也許那是Adam在像葛城死前詢問加持一樣詢問著Lilith……
……或許人類的生存也是Lilith和Adam的意志吧……
神性與父性
從古至今,人類對神的認識從來都是分為兩種:把神人化(例如希臘神話)和把人神化(例如古人把孔子神話)。我個人比較欣賞前者,《EVA》中關於神的定義也有這種傾向,及神不在像《聖經》中的一般神奇,而被實體化、簡單化為同時具有生命之果和智慧之果的「生物」(姑且如此定義)。
渚薰是具有生命之果的使徒,但我定義渚薰為神並非因他同時具有Adam的靈魂,而是因為他有獨立的思想(!靈魂不等於思想!)。不過在此需要澄清一下,我定義神性的對立面是魔性,是神不代表就具有神性(例如:暗黑破壞神?笑)。
渚薰的神性並非完全是在24話結束時選擇死亡體現出的。
我以為渚薰的神性主要體現於他的寬容。
在24話中有這樣一個情節:渚薰問真嗣可否一起洗澡,睡同一房間。真嗣的自閉使他都先拒絕了渚薰,而後出於懦弱(?)又同意了。也許渚薰沒有在意,是想更了解人類,不過我更願意相信我的想法,渚薰的寬容是出於他與生具來的神性與父性。
神性比較好理解,耶穌也曾無數次諒解他人。我以為渚薰的父性在於Adam的靈魂(!不是思想)。這時我更願意把渚薰的身體、思想和Adam的靈魂合為一者來看待。在猶太教的教義中,Lilith是Adam的妻子,二者的孩子中的一個,就是人類。在《EVA》中Lilith產生了 Adam(這也是我一直不願把Lilith定義為第二使徒的原因),Adam產生了其他使徒和人類。所以說Adam靈魂的深處有著對自己孩子——人類的寬容。這一點在渚薰選擇死亡時被表現的淋漓盡致。
深沉的父愛,這也許也是渚薰選擇死亡,把生留給人類的原因之一吧。
被初號機抓在手中的,閃耀著神性與父性光輝的渚薰與十字架上的耶穌,哪個更給你以震撼和感動?
我選擇前者……
在眾多樂派中,我最喜歡的是維也納古典樂派,而在這個樂派的諸多代表人物中,我最喜歡的莫過於貝多芬。
超人氣配角
《NEWTYPE》2009年9月號 人氣動畫作品 Top 1
《NEWTYPE》2009年9月號 男性動畫角色·人氣 Top 1(碇真嗣)
《NEWTYPE》2009年9月號 男性動畫角色·人氣 Top 3(渚薰)
《NEWTYPE》2009年9月號 女性動畫角色·人氣 Top 1(惣流·明日香·蘭格蕾)
《NEWTYPE》2009年9月號 女性動畫角色·人氣 Top 2(綾波麗)
《NEWTYPE》2009年9月號 女性動畫角色·人氣 Top 3(真希波)
《NEWTYPE》2010年3月號 90年代男性動畫角色 ·Top 2 (渚熏)
在系列節目的開始就設定了這個人型的使徒--渚薰。據說原本打算早幾話就讓他出場的,但根據作角色設計的貞本義行先生的意思,想讓這位角色顯得更為珍貴一些。結果,雖然只是在一話中出場的配角,卻在96年角川NEW TYPE讀者人氣角色排行榜中排在男性角色的第三位,由此可見角色設計的成功之處。
下一篇[千佛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