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渠黃,網路遊戲《大唐豪俠》中的一種坐騎

目錄

1 渠黃 -作用

首高八尺,龍顱而風膺,虎脊而豹章,振鬣長鳴,萬馬皆喑。是行走江湖不可多得的名馬。
編輯本段鵝黃色的馬
  《穆天子傳》︰「天子之駿︰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華騮、綠耳。」即後世所謂之天馬。《山海經‧北次三經》︰「馬成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飛,其名曰天馬。」《史記‧大宛列傳》︰「得烏孫馬好,名曰天馬。」   傳說中周穆王駕車用的八匹駿馬,傳說能日行萬里(一說三萬里)。八馬名具體說法不一,主要有:以馬的毛色命名: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華騮,綠耳。(見《穆天子傳》卷一)
編輯本段網路遊戲中的一種坐騎
  網路遊戲《大唐豪俠》中的一種坐騎,首高八尺,龍顱而風膺,虎脊而豹章,振鬣長鳴,萬馬皆喑。是行走江湖不可多得的名馬。
編輯本段「渠黃」的語原可能與顏色相關
  「渠黃」是周穆王的「八駿」之六,「決波騟」則是唐太宗號稱的「十驥」之五。我認為,它們很可能共有一個語原,即突厥語kuba:。   kuba:一詞經常被用來指稱牲畜的毛色,諸如馬、牛等。其含義為「灰白色」、「淡灰色」、「暗黃色」以及「暗褐色」或「焦茶色」等。它至今存在於某些現代突厥語中,如東北、西北、北部中央語言群中都還在使用。喀什噶里解釋十一世紀哈卡尼語中的「kuba: at」一詞道:「一種毛色處於栗色與黃色之間的馬。」[32]據此看來,則 kuba: 還有「深黃色(馬)」或「火黃色(馬)」的意思。所以,似乎可以斷定,這種馬的毛色與黃色是頗為接近的——有時偏淡一些,有時則偏深一些。有鑒於此,古代漢人在其譯名中加入一個「黃」字,也就不無道理了。
編輯本段「渠黃」的語原可能與發音相關
  不過,「渠黃」一名的形成,還不只在於對毛色的意譯;實際上,它與原語在語音方面也是較為吻合的。「渠黃」的古音作 *g』io g』waŋ。「渠」字的聲母 g- 與 kuba: 的聲母 k- 均屬舌根音,只是有濁、清之分,它們在發音時易於互轉,是十分明顯的,在此不必贅述。至於「黃」與-ba: 的對音,則需略作解釋。「黃」的中古音作 γwaŋ,現代吳語中作 wang(與「王」字同音)。這一現象表明了「黃」字的首音很容易向半母音 w- 轉化。而 w- 與 v-、p-、b- 又極易互轉。今阿富汗東北邊境瓦漢(Wakhan)的梵名為 Vakkana,《洛陽伽藍記》譯作「缽和」,《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譯作「仆迦那」、「步迦拿」,便是一例。[33]   此外,公元六世紀中葉,在中央亞歐地區自東往西遷徙的游牧部落阿瓦爾人的非漢語名頗多,有 Abaroi、Avari、Avares 、Abar 等;有些學者認為,《闕特勤碑》東面第4行提及的APAR;也是指這一部落。而在漢文譯名中,除了現在常用的「阿瓦爾」一詞外,古人似乎還譯成「阿拔」、「悅般」等。[34]上述二例清楚表明,w-、v-、p-、b- 等發音極為接近,經常互轉。所以,如果說古人為了體現kuba: 馬皮毛黃色的特點,而用發音大致相近的「渠黃」作為其音義兼顧的譯名,也十分合乎情理。   「決波」的古音作 *kiwat *pwα,顯然與 kuba: 之音相合,完全可以作為其譯名。在此要著重談一下「決波騟」中的「騟」字。《玉篇》云:「騟,紫色馬。」《集韻》則謂:「騟,馬雜色。」則此字關於馬之毛色的定義並無定說。依我之見,所謂「紫色」、「雜色」等說法,恐怕都是後人的附會;「騟」字在最初或許也是一個音譯名。
編輯本段決波騟
  在古突厥語中,有個衍生動詞「快速奔跑」的名詞 yügrük,義為「快馬」或「生氣勃勃的馬」。約成於十三世紀的一部察合台語詩集中寫道:「如果命運多舛,即使你鞭打快馬,它也不會飛快奔跑。」[35]由此可見,yügrük是一種能夠飛快奔跑的良種馬的專稱,而不是一般性地指稱正在快跑的馬。游牧人對於駿馬的這一稱呼,完全可能隨著各種名馬一起傳入中國;而古代漢人以音近的「騟」字作為它的省譯,也並非沒有可能。至少,這裡所說的「決波騟」的語原,很可能就是突厥語 kuba: yügrük 的省譯名,亦即「黃色駿馬」之意。唐太宗得「十驥」后,撰文盛讚之,形容其奔跑之迅捷道:「仰輪烏而競逐,順緒氣而爭追,……塵不及起,影不暇生。顧見彎弓,逾勁羽而先及;遙瞻伏獸,占人目而前知。」[36]足見奔跑迅速乃是「十驥」的重要特徵之一。又,《酉陽雜俎》載云:「骨利干國獻馬百匹,十匹尤駿,上為制名。決波騟者,近後足有距,走歷門三限不躓,上尤惜之。」[37],尤其突出了「決波騟」的足力之佳。因此,我們有相當的根據說,「決波騟」乃是 kuba: yügrük 的音譯名。
上一篇[驊騮]    下一篇 [古典芭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