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渡也,男,本名陳啟佑,另有筆名江山之助,台灣省嘉義市人,民國四十二年二月十四日生。
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教於嘉義農專、台灣教育學院。現任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所教授、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中國修辭學會籌備委員、中華自然文化學會理事等職。曾獲教育部青年研究著作發明獎,中國時報敘事詩獎,中央日報新詩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竹〉被選入國中國文課本,論文〈美麗的「錯誤」〉被選入教育部實用技能班國文課本。
渡也十六歲開始創作,高中時代即與友人合辦《拜燈》詩刊,並曾一度加入「創世紀」詩社。在創作態度上,渡也主張「詩的內容不深奧;題材盡量廣闊,關懷民生疾苦,剝析時代滄桑」。他的詩整體上是詼諧幽默的,早期的詩「以單純的、獨一的意象,做火花式的閃耀」,以後發展出的散文詩則「深入物象里,挖掘一般視覺不能達到的地方」(蕭蕭)。八○年代初期,開始走社會寫實路線。散文則以小品為主,三十三歲前,他走的是唯美路線,從《永遠的蝴蝶》始,他「逐漸離開小我、軟性、唯美的象牙塔」,改變后的文章內容「勾勒人世、人性,冷諷熱嘲,呈現憂鬱沈痛的心情」。在評論上,新詩和古典詩都是他研究的對象。

2作品目錄

兒童文學
1. 陽光的眼睛(童詩):台北,成文出版社,民71年5月,25開,81頁。
散文
1. 歷山手記:台北,洪範書店,民66年8月,32開,193頁。
2. 永遠的蝴蝶:台北,聯合報社,民69年12月,32開,197頁。
3. 夢魂不到關山難:台北,漢光文化公司,民77年2月,25開,225頁。
4. 台灣的傷口:台北,月房子出版社,民84年5月,新25開,183頁。
1. 手套與愛:台北,故鄉出版社,民69年6月,32開,240頁。
2. 憤怒的葡萄:台北,時報文化公司,民72年6月,25開,147頁。
3. 最後的長城:台北,黎明文化公司,民77年10月,25開,148頁。
4. 落地生根:台北,九歌出版社,民78年7月,32開,216頁。
5. 空城計:台北,漢藝色研文化公司,民79年12月,25開,172頁。
6. 留情:台北,漢藝色研文化公司,民82年3月,25開,143頁。
7. 面具:台中,台中縣立文化中心,民82年6月,25開,149頁。
8. 不準破裂:彰化,彰化縣立文化中心,民83年6月,25開,241頁。
9. 我策馬奔進歷史:嘉義,嘉義市立文化中心,民84年6月,25開,181頁。
10. 我是一件行李:台中,晨星出版社,民84年9月,新25開,212頁。
論述
1. 分析文學:台北,東大圖書公司,民69年10月,25開,215頁。
2. 花落又關情:台北,故鄉出版社,民70年2月,32開,233頁。
3. 渡也論新詩:台北,黎明文化公司,民72年9月,25開,193頁。
4. 普遍的象徵:台北,業強出版社,民76年5月,25開,182頁。
5. 新詩形式設計的美學:台北,台灣詩學季刊,民82年2月,25開,256頁。
6. 新詩補給站:台北,三民書局,民84年2月,新25開,233頁。

3作品—永遠的蝴蝶

永遠的蝴蝶 <陳啟佑>
那時候剛好下著雨,柏油路面濕冷冷的,還閃爍著青、黃、紅顏色的燈火,我們就在騎樓下躲雨,看綠色的郵筒孤獨地站在街的對面。我白色風衣的大口袋裏有一封要寄給在南部的母親的信。
「誰教我們只帶來一把小傘呢。」她微笑著說,一面撐起傘,準備過馬路去幫我寄信。從她傘骨滲下來的小雨點濺在我眼鏡的玻璃上。
隨著一陣拔尖的煞車聲。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緩緩地,飄落在濕冷的街面,好像一隻夜晚的蝴蝶。
雖然是春天,好像已是秋深了。
她只是過馬路幫我寄信。這樣簡單的動作,卻要教我終生難忘了。我緩緩睜開眼,茫然站在騎樓下,眼裡藏著滾燙的淚水。世上所有的車子都停了下來,人潮湧向馬路中央。沒有人知道那躺在街面的,就是我的蝴蝶。這時她離我五公尺,竟是那麼遙遠。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中,濺到我的生命里來。
為什麼呢?只帶一把雨傘?
然而我又看到櫻子穿著白色的風衣,撐著傘,靜靜地過馬路了。她是要幫我寄信的。那是一封寫給在南部的母親的信,我茫然的站在騎樓下,我又看到永遠的櫻子走到街心,回頭望我。其實雨下得並不很大,卻是我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而那封信是這樣寫的,年輕的櫻子知不知道呢?
媽:我打算在下個月和櫻子結婚。
上一篇[阿廖申]    下一篇 [昔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