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游居柿錄 -簡介

游居柿錄游居柿錄
  《游居柿錄》,袁中道日記。

  袁中道(1570~1623) 明代文學家。字中郎,號『石頭居士』,字小修,一作少修。湖北公安人。「公安派」領袖之一,袁宗道、袁宏道胞弟。少即能文,長愈豪邁。與其兄宗道、宏道並有文名,世稱「三袁」,同為公安派。其績稍遜於宏道。其文學主張與宏道基本相同,強調性靈,"以意役法,不以法役意,一洗應酬格套之習"(《中郎先生全集序》)。他較兩兄晚歿,後來目睹模仿公安派的文人,已有"為俚語,為纖巧,為莽蕩"(同前)的流弊,所以晚年又形成以性靈為中心兼重格調的思想,提出"不效七子詩,亦不效袁氏少年未定詩,而宛然復傳盛唐詩之神則善矣"(《蔡不瑕詩序》)。這是他與兩兄稍異之處。袁中道作品以散文為優,遊記文如《游石首綉林山記》、《游鳴鳳山記》、《金粟園記》、《玉泉澗遊記》等,情景交融,描摹入微;尺牘文如《寄蘊璞上人》、《答潘景升》、《與曾太史長石》等,直抒胸臆,文筆明暢;日記《游居柿錄》反對復古擬古,認為文學是隨時代的變化而變化的,「天下無百年不變之文章」;提倡真率,抒寫性靈。晚年針對多俚語纖巧的流弊,提出以性靈為中心兼重格調的主張。創作以散文為佳,遊記、日記、尺牘各有特色。遊記文描摹入微、情景交融,日記寫得精粹,對後世日記體散文有一定影響。其詩偶有關心民生疾苦之作,也寫得較清新。受李贄、徐渭等影響極深,對復古主義給予猛烈抨擊,認為時有變化,文有古今,文學應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做到「事今日之事,則亦文今日之文」,極力主張「獨抒性靈,不拘格套」,充分表現了作者個性。創作以小品文成就最為突出,自由抒寫,清新活潑。但詩文思想較平泛,酬作應答、感時傷懷,藝術上創新不夠。有《珂雪齋集》20卷,《游居柿錄》(《袁小修日記》)20卷。

2 游居柿錄 -游岳陽樓記

  洞庭為沅湘等九水之委,當其涸時,如匹練耳;及春夏間,九水發而後有湖。然九水發,巴江之水亦發,九水方奔騰皓淼,以趨潯陽;而巴江之水,卷雪轟雷,自天上來。竭此水方張之勢,不足以當巴江旁溢之波。九水始若屏息斂衽,而不敢與之爭。九水愈退,巴江愈進,向來之坎竇,隘不能受,始漫衍為青草,為赤沙,為雲夢,澄鮮宇宙,搖蕩乾坤者八九百里。而岳陽樓峙於江湖交會之間,朝朝暮墓,以窮其吞吐之變態,此其所以奇也。樓之前,為君山,如一雀尾壚,排當水面,林木可數。蓋從君山酒香、朗吟亭上望,洞庭得水最多,故直以千里一壑,粘天沃日為奇。此樓得水稍詘,前見北岸,政須君山妖蒨,以文其陋。況江湖於此會,而無一山以屯蓄之,莽莽洪流,亦復何致。故樓之觀,得水而壯,得山而妍也。

  游之日,風日清和,湖平於熨,時有小舫往來,如繩頭細字,著鵝溪練上。取酒共酌,意致閑淡,亭午風漸勁,湖水汩汩有聲。千帆結陣而來,亦甚雄快。日暮,炮車雲生,猛風大起,湖浪奔騰,雪山洶湧,震撼城郭。予始四望慘淡,投箸而起,愀然以悲,泫然不能自已也。昔滕子京以慶帥左遷此地,鬱郁不得志,增城樓為岳陽樓。既成,賓僚請大合樂落之,子京曰:「直須憑欄大哭一番乃快!」范公「先憂後樂」之語,蓋亦有為而發。夫定州之役,子京增堞籍兵,慰死犒生,邊垂以安,而文法吏以耗國議其後。朝廷用人如此,誠不能無慨於心。第以束髮登朝,入為名諫議,出為名將帥,已稍稍展布其才;而又有范公為知已,不久報政最矣,有何可哭?至若予者,為毛錐子所窘,一往四十餘年,不得備國家一亭一障之用。玄鬢已皤,壯心日灰。近來又遭知己骨肉之變,寒雁一影,飄零天末,是則真可哭也,真可哭也!

上一篇[腦內出血]    下一篇 [腎性尿崩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