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為了一舉消滅夏桀,臨戰之前,商湯發出了隆重的動員令,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湯誓」。史官記錄這篇誓詞,名叫《湯誓》分兩段。第一段說明興師征伐的原因。第二段申明賞罰的辦法。篇中「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真實反映了夏國人民痛恨暴君暴政的心情,十分可貴。

1簡介

湯名履,舜的大臣天乙契的十四代孫,商朝的開國君主。當時夏王桀荒淫暴虐,民怨很大;侵削諸候,諸侯怨恨。諸侯昆吾氏舉兵叛亂,湯率領諸侯討伐昆吾。消滅昆吾以後,湯又乘勝討伐夏桀。伐桀以前,湯的軍民不願戰爭。湯在都城亳(bó勃)告喻眾人弔民伐罪的道理。史官記錄這篇誓詞,名叫《湯誓》。本篇分兩段。第一段說明興師征伐的原因。第二段申明賞罰的辦法。篇中「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真實反映了夏國人民痛恨暴君暴政的心情,十分可貴。
由商的始祖契到湯經歷了14代,商族這時已經成為黃河下游一個比較強大的部落了。
湯的時候,夏朝的內政已經十分腐敗,特別是夏的最後一個國君桀,以殘暴統治而聞名。當時的夏朝已近末日,朝野上下無不怨聲載道。我們不妨來聽聽當時流傳的一首民歌是怎樣唱的:「你這個太陽啊,什麼時候才能消滅呢?我願和你一塊死去!」單從表面上看,這首民歌是詛咒太陽的,其實是用太陽來比喻夏桀。
商湯在動員中曆數夏桀的暴行,從沉重的負擔到無盡的苦役,把喪盡民心的夏桀揭發得淋漓盡致。
《尚書》篇名。幾乎可以肯定是偽作。

2背景

大約在公元前1600年,成湯正式興兵討伐夏桀。趁著這個大好時機,商湯逐漸向黃河上游發展自己的勢力。他先是率兵消滅了附近的小國和部落,又消滅了韋、顧、昆吾等較強大的部落,拆除了夏的保護屏障。終於,滅夏的戰爭準備就緒了。商湯帶領大軍屯集於鳴條,即今天山西省夏縣西北一帶。為了一舉消滅夏桀,臨戰之前,商湯發出了隆重的動員令,召開了隆重的誓師大會,發表了討伐夏桀的檄文,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湯誓」。

3原文

《湯誓》
王曰:「格1爾眾庶,悉聽朕言。非台2小子敢行3稱亂!有夏4多罪,天命殛5之。今爾有眾,汝曰:『我后6不恤我眾,舍7我穡8事,而割9正10夏?』予惟聞汝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王率11遏12眾力,率割夏邑。有眾率怠弗協13,曰:『時日曷14喪15?予及汝皆亡。』夏德若16茲,今朕必往。」
「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17)!爾無不信,朕不食言(18)。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19)。」

4註釋

1.格:古書借「格」為「佫」。《書·舜典》:「光被四表,格於上下。」《書·益稷》:「祖考來格。」《書·君誥》:「格於皇天。」《詩·小雅·楚茨》:「神保是格,報以介福。」這裡用為來到、到達之意。
2.台:用土築成的方形的高而平的建築物,積土四方高丈曰台,不方者曰觀曰闕。《書·禹貢》:「祗台德先,不距朕行。」《楚辭·招魂》:「層台累榭,臨高山些!」《禮記·月令》:「可以處台榭。」《說文》:「台,觀四方而高者。」
3.行:(háng航)《易·艮·辭》:「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書·禹貢》:「祗台德先,不距朕行。」《詩·魏風·十畝之間》:「桑者泄泄兮,行與子逝兮。」《詩·小雅·大東》:「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易·乾·象》:「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論語·里仁》:「放於利而行,多怨。」《戰國策·燕策》:「行而無信。」《爾雅·釋詁下》:「行,言也。」郭璞註:「今江東通謂語為行。」清洪頤煊《讀書叢錄》卷八:「《左氏哀元年傳》:『因吳太宰嚭以行成。』服虔註:『行成,求成也。』《管子·山權數篇》:『行者,道民之利害也。』是皆行為言也。」這裡用為言說之意。
4.夏:(xià下)中國歷史上的第一王朝,系傳說中禹的兒子啟所建立,奴隸制國家,建都安邑(今山西省夏縣北) ,即夏后氏。《左傳·僖公三十三年》:「夏后皋。」《韓非子·五蠹》:「構木鑽燧於夏后氏。」《史記·貨殖列傳》:「虞夏以來。」
5.殛:(jí極)《左傳·襄公十一年》:「明神殛之。」《說文》:「殛,誅也。」這裡用為誅、殺死之意。
6.后:(hòu厚)《書·舜典》:「班瑞於群后。」《詩·小雅·楚茨》:「樂具入奏,以綏后祿。」《詩·周頌·時邁》:「允王維后。」《禮記·內則》:「后王命冢宰。」《左傳·文公二年》:「皇皇后帝。」《國語·周語》:「昔我先世后稷。」《說文》:「后,繼君體也。」這裡用為君王之意。
7.舍:《詩·小雅·何人斯》:「爾之安行,亦不遑舍。」《左傳·昭公九年》:「舍藥物可也。」《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禮記·月令》:」耕者少舍。「《荀子·勸學》:」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這裡用為停止之意。
8.穡:(sè色)《書·洪範》:」土爰稼穡。「《詩·魏風·伐檀》:」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詩·小雅·信南山》:」曾孫之穡,以為酒食。「《詩·大雅·生民》:」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說文》:」穡,谷可收曰穡。「這裡用為收穫之意。
9.割:(gē戈)古通」害「。《書·堯典》:」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書·多方》:」日欽劓割夏邑。「《書·大誥》:」天降割於我家,不少延。「這裡用為危害之意。
10.正:通」征「。《管子·山至數》:」故諸侯服而無正。「《禮記·燕義》:」司馬弗正。「這裡用為出兵征討之意。
11.率:《書·舜典》:」蠻夷率服。「《論語·先進》:」子路率爾而對曰。「《古詩十九首》:」涼風率已厲,遊子寒無衣。「這裡用為急速之意。
12.遏:《書·舜典》:」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呂氏春秋·安死》:」撲擊遏奪。「這裡用為斷絕之意。
13.協:(xié鞋)《書·堯典》: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書·洪範》:「協用五紀。」《說文》:「協,眾之同和也。」《資治通鑒》:「今劉表新亡,二子不協。」這裡用為和睦、融洽之意。
14.曷:(he和)《易·損·辭》:「曷之用?二簋可用享。」《書·盤庚上》:「汝曷弗告朕。」《詩·召南·何彼襛矣》:「曷不肅雝?王姬之車。」《詩·邶風·雄雉》:「道之雲遠,曷雲能來?」《詩·小雅·漸漸之石》:「曷其沒矣。武人東征,不遑出矣。」《說文·曰部》:「曷,何也。」這裡用為代詞,相當於「何」,表示疑問之意。
15.喪:(sàng上)《易·坤·辭》:「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論語·述而》:「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詩·唐風·葛生序》:「(晉獻公)好攻戰,則國人多喪矣。」鄭玄箋:「喪,棄亡也。」《說文·哭部》:「喪,亡也。」段玉裁註:「《亡部》曰:『亡,逃也。』亡非死之謂。」這裡用為逃避之意。
16.若:《書·堯典》:「曰若稽古,帝堯曰放勛,欽明文思安安。」《詩·齊風·猗嗟》:「抑若揚兮。」《詩·小雅·雨無正》:「若此無罪,淪胥以鋪。」《老子·十三章》:「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孟子·梁惠王上》:「以若所為,求若所欲,猶緣木而求魚也。」《荀子·非相》:「鄉則不若,偝則謾之。」《戰國策·秦策》:「織自若。」這裡用為如此、這樣之意。
(17)賚(lai):賞賜。
(18)食:吞沒。食言:指不講信用。
(19)罔:無。攸:所。

5譯文

譯文二
商湯激奮地說:「來吧,諸位,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不是我小子大膽發動戰爭,是因為夏王犯了許多罪行, 所以,上天才命令我上前討伐它!」
「現在,你們大家常說:我們的國王不太體貼我們了,把我們種莊稼的事兒都捨棄了。犯了這樣大的錯誤,怎麼可能糾正別人呢?我聽到你們說的這些話,知道夏桀犯了許多罪行。我怕上帝發怒,不敢不討伐夏國!」
「現在你們將要向我說:夏桀的罪行究竟怎麼樣呢?夏桀一直要人民負擔沉重的勞役,人民的力量都用完了,他還在殘酷地剝削壓迫人民,人民對夏桀的統治非常不滿,大家都怠於奉上,對國君的態度很不友好,甚至要與夏桀一起去死!夏國的統治已經壞到這種程度,現在我下決心要去討伐它!」
「你們只要輔助我,奉行上天的命令討伐夏國,我就要加倍地賞賜你們。你們不要不相信,我是決不會失信的!假若你們不聽從我的話,我就要懲罰你們,讓你們當奴隸,決不寬恕!」

6結果

鳴條之戰終於拉開了序幕。商湯的軍隊士氣高昂,直向夏桀的軍營撲去。夏的士兵本來就滿肚子的氣,這時候,有誰還替夏桀賣命呢!雙方一交手,夏的軍隊一觸即潰,夏桀一看大勢不好,落荒而逃。興盛一時的夏王朝滅亡了,商湯在亳建立了商王朝,開創了新的大業。

7讀解

夏桀在歷史上以殘暴著稱,由此導致了夏王朝覆滅。他自比為太陽,以為光照萬里,何等地自高自大!但是他忘了一點,當太陽最耀眼的時候,便預示著它即將西下殞落,輝煌難再。這世上從古至今,沒有永不殞落的太陽,而只有殞落之後有新的太陽升起。果然,夏桀的殘暴激起了天怨人怒,眾叛親離。從此,夏王朝的太陽便永遠殞落了。
商湯正是看準了天怨人怒的大好時機,舉兵伐桀他顯得沒有夏啟討伐有扈氏時那麼自信,那麼正氣凜然,而是以勸說加威脅,軟硬兼施,不由得有些讓人懷疑他振振有詞地控訴夏桀暴行時,是不是心懷鬼胎,另有打算?
慷慨激昂最容易激起聽眾的共鳴。善於演說的講演者早已把聽眾的心理揣摩透底了,正如有人很懂得用一把鼻涕一把淚來賺去別人同情愛憐一樣。
商湯肯定算得上是出色的演說家,那句「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是他編出來的嗎?)有巨大的穿透力,可以算得上是個千古名句。
我們應該學習商湯的演說技巧:先擺出一副謙和的姿態贏得印象分;直截了當提出最過硬的理由, 表明目的;以自問自答的方式消除聽眾的顧慮,進一步說服和打動聽眾;表明自己決心已定,義無返顧; 最後嚴辭威脅加上利誘。別的不說,商湯在印象、心理、權威性諸方面都得分。有了民眾得支持,他成功了。

8人物

個性
該來的早晚會來。履癸把幾代人累計下來的民間怨憤給推到了頂點。翻開歷史的記載,還真的找不到幾句好話:
古本《竹書紀年》說桀大興土木過驕奢的日子:築傾宮、飾瑤台、作瓊室、立玉門 … 殫百姓之力;《左傳?宣公三年》說桀有昏德,鼎遷於商;樂彥《括地譜》里說夏桀無道;《史記?夏本紀》說桀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 既沒德也沒道,群眾基礎已經差得一塌糊塗,就等有人來振臂一呼了。
一呼的人早就準備好了。他叫湯。和履癸更多地喜歡展示自己的強悍不同的,湯喜歡動腦筋。其實履癸也知道湯不是個善於之輩。當年就乃召湯而囚之夏台,這就象夫差讓勾踐淪為了階囚,項羽把劉邦叫到了鴻門宴上,可惜的是履癸太自以為是,已而釋之。履癸後來的確很後悔,一再地跟別人說:吾悔不遂殺湯於夏台,使至此。其實履癸後悔得不是地方。湯用了什麼計謀讓他心軟並不重要,當年也許履癸還自以為放得很聰明,把自己的大度當成是收買人心。在我看來,人心並不是收買來的。收買了一時到頭來可能會搬著石頭砸自己的腳。重要的是你自己說了什麼想了什麼做了什麼。人心自有公論,或者公道自在人心,這樣的話聽起來好象很飄渺,但你要是象上蒼一樣地看著人的一生軌跡,我相信一定會很認同。
也許旁觀者更容易認同罷。輪到了自己就自然犯糊塗。夫差和項羽是這樣,我們也並不比他們更聰明。看來,能控制的大約只有自己的驕奢貪慾。
履癸就沒有辦法控制。所以《國語·晉語》說:「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所以,《帝王世紀》說:「日夜與妹喜及宮女飲酒,常置妹喜於膝上。妹喜好聞裂繒之聲,桀為發裂繒,以順適其意」;所以《竹書紀年》說:「桀伐岷山,岷山女於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女,無子,刻其名於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而棄其元妃於洛,曰末喜氏」。生活上如此放蕩,當然就沒有精力去理智地想問題辦事情。你要是一介凡夫,那你是風流玉樹;可惜的是你屁股下面的位置有那麼多人在盯著,後果怎麼樣估計用膝蓋也能想得出來。

強悍

更厲害的是還有個叫伊尹的人。伊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我們以後再聊,也許是賢臣也許是奸雄面目到現在也不能說是很清楚。不過這時候的伊尹在桀的面前是反戈一擊。當然伊尹要比當年的寒浞要厲害,耍手段的工夫也棋高一著。伊尹不僅能從桀的隊伍里跑出來去幫助湯,順便還能把桀的女人妹喜給順道拐走。這對於很看中自己強悍的桀來說,真是從心上給插了一把尖刀。
順便我想說句公道話。自古都說紅顏是禍水,妹喜多少年來也都被看成了讒妖惑主的典型蕩女。其實關妹喜什麼事呢?如果你要是舜的水平,人家也能做成娥皇女英。美女和天下都在你的手裡,你自己糟蹋,末了把罪過都推到女人頭上,這才是典型的不厚道呵。
不管怎麼說,湯的底氣是越來越足了。何況身邊還有知己知彼的伊尹在出謀劃策。於是有一天,在鳴條那個地方,湯就象當年的夏啟在甘一樣,號令三軍,發出《湯誓》。

9辨偽

《孟子·梁惠王上》里引《湯誓》,引的句子是「時日害喪,予及女皆亡」,與《尚書·湯誓》中基本一致。
但《國語·周語上》引《湯誓》,引的句子卻是「餘一人有罪,無以萬夫;萬夫有罪,在餘一人」,不見於《尚書·湯誓》,卻與《尚書·湯誥》中「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相似。《墨子·尚賢》引《湯誓》,引的句子是「聿求元聖,與之戮力同心,以治天下」,也不見於《尚書·湯誓》,也與《尚書·湯誥》中的句子相似:「聿求元聖,與之戮力,以與爾有眾請命」。
上一篇[監觀]    下一篇 [寵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