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溝口健二,(日文:溝口健二/みぞぐち けんじ,英文:KenjiMizoguchi,或者MizoguchiKenji)1898年3月16日生於東京,1956年8月25日卒於京都,日本電影導演,編劇。溝口健二一生共拍攝90部影片。為表彰他對日本電影事業的貢獻,日本政府曾授予他紫綬獎章,逝世后,又追贈四等瑞寶章。

1 溝口健二 -概述

溝口健二溝口健二
溝口健二《楊貴妃》是根據中國詩人白居易《長恨歌》改編的
溝口健二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3月16日出生於東京淺草。昭和三十一年(1956年)8月25日在京都因白血病去世,一說是8月24日,享年58歲。從大正十二年(1923年)踏入影壇的30多年間,共拍攝了90部(其中流失57部)電影。大正9年(1920年),經一個演員朋友介紹加入日活向島攝影所,有另一說法是經父親的一位老友介紹的。當初的願望是想成為一名演員,卻當了導演的助理,這也許就是溝口從事導演工作的起點。大正11年末(1922年),日活公司內部人事大震動,大批演員和導演離開,於是,溝口晉陞為導演。由於溝口對於新的藝術流派的敏感,以及大膽創新和勇於嘗試,所以在1923年,他創作了日本電影史上最初的表現派作品,也是溝口的第一部作品《靈與血》,又名《愛情復甦日》,震驚了影壇,之後作品不斷。

9月1日關東大地震,日活關閉了向島攝影所,全部職員移師位於京都的大將軍攝影所。從此溝口在京都定居,在京都的生活無論是對溝口的人生還是電影作品都產生了巨大影響。來到京都之後,亦積極拍攝極具反映現實的作品,從默片時期的作品,到昭和十一年(1936年)由山田五十鈴主演的《浪華悲歌》、《祗園姐妹》確立了日本電影中的日本現實主義風格,和溝口健二的巨匠地位。溝口健二墓地位於東京池上本門寺,碑的側面刻著「世界的名監督(世界級的名導演)溝口健二」。無論是在日本還是在世界範圍內他的傑作已然載入電影史冊。溝口沉浸在古典的世界中,卻也追逐著世間的潮流。他嚴厲地抨擊犧牲女性的男權社會,卻壓抑自己的慾望。像惡鬼一般對待演員和工作人員,而出了攝影棚卻滿臉堆笑,和藹近人。

2 溝口健二 -生平傳略

溝口健二《近松物語》
成長
溝口有一姐一弟,父親雖然無身體障礙,卻也喪失了勞動能力,再加上投機失敗,溝口家非常窮困。溝口17歲的時候,母親死於勞累。這樣一來,溝口與父親的關係也更加惡劣,反映到溝口作品當中常常是以厚顏無恥的男性形象出現。母親去世之後,家姐挑起了整個家庭的生活重擔,成為了一名藝妓,之後又成了華族的妾。這時候的溝口已經失學,連中學也沒能讀上,寄宿在姐姐家中,非常任性地變換工作。其間,還曾經去了西洋繪畫學校學習。家姐犧牲自己,人老珠黃,家姐的形象投射到溝口的電影當中,便是那濃妝艷抹,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

周圍女性
溝口尊重,愛惜女性,他對普通女性和女演員並不在意,溝口的興趣在於藝妓或者娼妓。關東大地震之後,溝口在一家非法妓院認識了一個妓女百合子,她像溝口的姐姐一樣,為生計當了妓女。溝口很喜歡她,天天拍完戲就去她那裡,直到血案發生那天。百合子被捕后,溝口並沒有起訴她,所以她很快獲釋,但是離開京都去了東京。溝口的傷口癒合后,"並沒有洗心革面,而是馬上跑去東京找他的百合子了"。因為他說,"那天,從背上流下來的血腥紅腥紅地染了一地,我一生都無法忘記那種紅色,苦難的,悲傷的,但是微弱地透著暖氣。"溝口健二後來的影片,無論是《浪華悲歌》、《青樓姊妹》、《殘菊物語》,還是奠定他大師地位的《西鶴一代女》和《雨月物語》,背景里無一例外地存在著一個百合子,以及那「苦難的,悲傷的,但是透著暖氣」的腥紅腥紅的血。這個留在溝口背部的傷口伴隨了溝口一生,不向生人提及。而溝口的朋友則這樣鼓勵溝口:「你,這樣一直恐懼下去可不行,你不能再拍女性角色了。」從這件事情開始,溝口開始近似於固執的凝視著女性。

溝口於昭和二年(1927年),與一個舞蹈家結婚,這樁婚事在永田雅一的撮合下結合。這位千惠子夫人完全沒有電影的經驗,自作聰明的對溝口的作品橫加指摘和意見。昭和十六年(1941年),千惠子突然精神失常,雖然周圍的人對千惠子的病史有所了解,立即送院,但對於溝口來說,卻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悲劇,當時正在拍攝《元祿忠臣蔵》。溝口疑心是不是自己的花柳病傳給了妻子,內心非常愧疚,事後醫生檢查,並非如此。但是,溝口仍然對自己的放浪生活後悔不已,從那時候溝口的電影世界中開始加入了對女性的贖罪意識,以及對自家男人放浪行為寬恕的慈母般的女性,以及犧牲女性達到自己目的的男性的譴責目光。在溝口健二的導演生涯當中,溝口心目中的女性形象始終貫穿其中。

溝口健二田中絹代
與田中絹代
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出生的田中絹代在大正十三年(1924年)加入松竹。成為當時最紅的影星。田中參與溝口電影則始於昭和十五年(1940年)的《浪花女》,還有描寫歌舞伎演員的《殘秋物語》,之後以文樂(人形凈琉璃)為場景電影當中,田中在扮演文樂座樂手妻子的角色中有不俗的表現,可惜的是這部電影流失了,不能不說是日本電影的一大損失。與溝口相遇,可以說是田中的一件幸事,當時若是繼續走偶像路線顯然難以為繼,正在努力由清純派向演技派轉型,溝口欣賞田中的演技,總是在自己的電影中留齣戲分給田中,從二戰末期開始,田中常常出現在溝口的影片當中。但是,溝口從2戰中期開始便跌入創作的低潮,沒有精彩的影片出現,而田中在昭和二十四年訪美,次年歸國時,面對迎接的人群戴著太陽眼鏡,說著hello,大拋飛吻。

昭和二十七年(1952年),溝口開始拍攝醞釀已久的《西鶴一代女》,這是被松竹和東寶拒絕,在新東寶策劃的近似於獨立製作的一部電影,這部電影開拍的時候,溝口仍然在低潮期,是溝口背水一戰的影片。《西鶴一代女》結構巧妙,充滿緊張感,加上田中絹代的表演,雖在日本國內的票房不理想,但在國外卻大受好評,溝口和田中憑藉此片,走出低谷。

溝口健二公私分明,力求和演員沒有任何特殊私交。但對田中絹代感情卻又十分特殊,當兩人相見,溝口總會害羞地連話也說不好了。憑藉《雨月物語》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得榜首的銀獅獎(該年沒有金獅獎)。二人前往威尼斯時,溝口為了田中絹代還特別定做的一套桃山時代風格的和服。當《西鶴一代女》拍攝完成之後,有記者問田中與溝口的婚事何時舉行的時候田中回答道:「我非常崇拜溝口導演,但是,他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丈夫。」事後溝口笑答:「我被田中絹代甩了。」之後,又誕生了兩部傑作,《雨月物語》和《山椒大夫》。

當時有段時間流行演員做導演,田中絹代也導演了幾部電影。溝口知道做導演有多難,私下反對。當田中導演第二部電影《月は上りぬ》時,向寫劇本的小津安二郎直言「以田中的才智,不合適當導演」,這句話斷送了溝口和田中的搭檔關係,直到溝口臨終前才得以和解。田中絹代晚年在紀念溝口的記錄片《溝口健二:一個電影導演的生涯》中接受新藤兼人採訪,她這樣說:「只是,非常對不起先生,要是先生真心愿意娶我為妻,把那個叫田中絹代的看成女人,而不是個女優。我作為一個女人即使一生不嫁,我也覺得我已經結過婚了。新藤先生,你說是不是這樣呢?」

片場
溝口健二對於演員的演技是徹底的完美主義,是最讓演員害怕的導演。溝口在拍片的時候,總是沉默著反覆試鏡。當演員有疑問,溝口回答:「演技是演員的工作,自己去想該怎麼演。」溝口在給演員作演技指導的時候用得最多的一句話便是:「請反射一下。」這個如同謎一般的詞,溝口本人從未說明真意,溝口重視演員對角色的內心體會,並希望演員能反映到表演當中去,於是「反射」時常被溝口所用了。溝口給與演員創作空間和自由,演員在實拍前先將自己的戲份做一個計劃,並演示給溝口看,溝口也很少有異議。當數位實力派演員共同演出時,也是這幾位演員自行磋商如何表演,溝口並不過問,這便和小津安二郎形成鮮明對比。

溝口拍電影初期,遵從蒙太奇理論,但是,溝口越來越不喜歡這麼做,認為寸斷了演員的演技,希望像日本演劇一樣沒有間斷。溝口還非常喜歡移動拍攝和搖臂。在《元祿忠臣蔵》中,溝口將演員放入舞台演劇的場景當中,對演員的四周圍進行連續拍攝,產生了特別莊重的效果,影片彷彿從死一般的靜謐中逸出,並獲得了成功。在《西鶴一代女》,《雨月物語》當中,也有相同表現。二戰之後,名氣非常大的攝影師宮川一夫進入大映,成為溝口導演生涯中不能缺少的助手。他將移動/搖臂拍攝所創造出來的影片效果發揮到了極致。在《雨月物語》當中有70%的鏡頭在搖臂上拍攝,影片氣氛幽玄,絕美。宮川一夫成為溝口的得力助手之後,也成就了「一場一鏡」(onesceneonecut)的溝口風格。

3 溝口健二 -作品風格

溝口健二溝口健二
傳統藝道和東方情結
和黑澤明一樣,溝口健二對時代劇情有獨鍾,但完全區別於黑澤明以人道主義和存在主義思維審視、詮譯東方歷史。當黑澤明使時代劇題材充滿現代感和西方情趣的時候,溝口健二卻發展了比時代劇更為遙遠的情調。溝口健二的作品帶有很濃的儒學味道,很多直接取材於東方古典文學名著,其中甚至不乏中國文學名著:如《西鶴一代女》的原型出自中國情色名著《痴婆子傳》,《楊貴妃》改編自詩人白居易的《長恨歌》等。溝口健二是日本電影藝術家中,最早也是最頑固地意識到日本傳統文化的大師。他的作品展示了一種更為統一的視覺風格,一個更為一貫的主題和思緒,以及一個更為狹窄的情緒和情調的空間。

溝口健二自幼熱愛繪畫,擁有極高的美術天賦。他沿承和發揚了東方傳統繪畫美學觀念,給當時還不成熟的電影表現形式注入了新鮮的血液。開創了與當時西方「長鏡頭」體系全然不同的「一場一鏡」概念(onesceneonecut)。岩崎昶在《日本電影史》中寫道:「日本電影和外國電影風格上最明顯的不同是,日本電影遠景和全景這種遠距離攝影位置的鏡頭多」。並認為,對待這種鏡頭的運用正是體現了日本人和西方人在對待自然和人的態度上的不同。西方人注重人,景是附帶的;相反日本人更注意把人放在自然環境中去觀察,更注意景的表現。溝口健二無疑代表了日本的傳統美學文化。

動態畫卷
如果說黑澤明的敘事張力影響了好萊塢西部片,那麼溝口健二的鏡頭美學則刺激了法國新浪潮。

黑澤明的剪輯蒙太奇最令人稱快,而溝口健二模擬日本傳統捲軸畫挪動的長鏡頭,是形成日本電影民族風格的標誌之一。溝口健二既不同於小津安二郎威嚴、親和的固定機位長鏡頭;也沒有成瀨巳喜男鏡頭切換的韻律和節奏。他獨樹一幟的、幾乎完全迴避特寫的全景長鏡頭美學極富現實表現力,體現出一種雄渾和透視的空間感。他的鏡頭,是經常隨著角色的行為而緩緩移動的。此一運鏡美學讓法國新浪潮的健將十分心儀,並開啟了創新的源泉。如果說小津安二郎的運鏡展現了「靜的哲學」,那麼溝口健二的運鏡則是「動的美學」。

女性題材
溝口健二是日本電影界著名的「女性電影大師」,跟成瀨巳喜男相似,女性題材是溝口健二最津津樂道的主題。成瀨巳喜男的女主角們在生活中屢戰屢敗,卻挑釁性地拒絕認輸,對於他電影中的所有不快樂的家庭,成瀨巳喜男給他的女性角色寄予了深厚的同情,並賦予了她們天生的尊嚴和高貴品質,他通過詩意的烏托邦影像,構建了她們的偉大。溝口健二的女性意識,同樣帶有這種強烈的理想化精神憧憬:溝口健二寬容地溺愛著她的女性角色們,他描述女人的觀點甚至是浪漫而不真實的,不像傳統西方思想那樣對女權主義的暗示和宣揚。其實溝口健二並不關心女性社會地位的提升,但卻著迷於此一理想境界的臆想。在他生活中所有對女性的敬佩、剝削、畏懼、與憐憫,通通都表現在他的電影里。

就像黑澤明不能缺少了三船敏郎,成瀨巳喜男不能沒有高峰秀子,小津安二郎少不了原節子一樣,溝口健二和他御用女優田中絹代,塑造了可歌可泣的、最能代表東方的偉大女性。

4 溝口健二 -作品年表

溝口健二關注女性題材
• 1922年《靈與血》、《813》。
• 1923年:《魯賓莫諾》、《銅錢王》。
• 1924年:《丹東》,《無人知道的遺址》、《山岡之歌》,《霧之港》。
• 1925年:《街頭小景》。
• 1926年:《紙人傷春》、《不給錢不打仗》。
• 1927年:《帶孝的新娘麗莉》。
• 1928年:《一個小學女教員的愛情》。
• 1929年:《東京進行曲》。
• 1929年:《都市交響樂》。
• 1930年:《故鄉》。
• 1932年:《可是他們還在繼續干》。
• 1933年:《當今的氏族神》、《瀑布飛瀉》、《祗園的節日》。
• 1934年:《神風連隊》。
• 1935年:《羊脂球》、《虞美人草》。
• 1936年:《祗園姊妹》、《浪華悲歌》。
• 1937年:《愛與怨的峽谷》。
• 1938年:《殘菊物語》。
• 1940年:《大阪的女人》(《浪花女》)。
• 1941年:《一個演員的生涯》、《元祿忠臣譜》(前集)。
• 1942年:《元祿忠臣譜》(後集)。
• 1943年:《第三代團十郎》(分三集)。
• 1947年:《女人的勝利》、《女演員須磨子的戀愛》。
• 1948年:《夜間女人》。
• 1950年:《雪夫人的命運》。
• 1951年:《武藏野夫人》。
• 1952年:《西鶴一代女》。
• 1953年:《雨月物語》《祗園姊妹》(重拍片)。
• 1954年:《近松物語》、《山椒大夫》。
• 1955年:《楊貴妃》、《瀆神的英雄》(《新平家物語》)。
• 1956年:《紅線地帶》。

5 溝口健二 -佳片賞析

溝口健二《西鶴一代女》
《西鶴一代女》1951
本片被譽為是溝口健二最重要的作品。劇本改編自著名作家井原西鶴的小說《好色一代女》。展現了一個女性在那個時代多舛的命運,以畫卷和史詩的形式在銀幕上呈現日本的歷史。與溝口的其它同類作品一樣,始終站在女性的立場,對專橫的封建社會制度和禮教進行批判。

影片充分利用電影語言,故事在一些內容繁複的段落上處理得極為簡略,無半點多餘的插曲或者旁枝。

著名演員田中絹代TanakaKinuyo因此片的出色表現奠定了她在日本電影界的地位。

《西鶴一代女》曾被大製片公司「松竹」和「東寶」拒絕,是近似於獨立製作的一部電影,這部電影開拍的時候,溝口健二仍然在低潮期,是他背水一戰的影片。

《雨月物語》1952
影片故事大綱脫自極具妖異、神秘、幽艷氣息的上田秋成的作品,全片鏡頭運用和特技效果十分出色,使影片充滿神秘、朦朧和凄美的氣氛,表演也十分生動,值得細細玩味。

典型地採用了「一場一鏡」的表現手法。攝影機的流暢運動以及洋溢著東洋「幽玄」美學觀念的細節處理,可以幫助人們透徹地理解他對日本繪畫,特別是繪捲風格作品所體現的日本式空間觀念的深刻洞察。

通過具有浪漫色彩的鬼怪故事來批判戰爭,也是該片的一個特點。由於導演將現實與夢幻交融起來表現戰爭與人性的矛盾,使影片籠罩著濃厚的神秘氣氛。這些電影能喚醒「作為悲劇之夢的本質的現實世界」。對許多西方觀眾來說,溝口健二的電影代表了日本電影應有的面貌。

此片參加威尼斯電影節時,溝口健二說:我要是這次不得獎,我就不回日本……

《近松物語》1954
影片改編自日本江戶時代劇作家近松門左衛門的作品《大經師手記》,講述了畫師茂兵衛與老闆娘兩人不為世俗所容納的愛情悲劇故事。

本片入選1954年電影旬報評出的年度十佳影片榜,溝口健二憑藉此片獲得了藍絲帶獎的最佳導演獎。溝口健二一生共有三部作品入圍日本「百年百佳映畫」,本片便是其中之一。它不僅是溝口的代表作,亦被稱為二十世紀影壇最具情感的作品之一。據《日本電影史》稱,像《西鶴一代女》、《近松物語》這樣的作品,只有最成熟的藝術家才能拍得出來,才可能有深刻的觀察力和豐富的描寫能力。

《近松物語》具有完整的結構和美妙的細節,畫面猶如水墨畫一般優美怡人。影片在攝影、表演、配樂等各方面都堪稱是上佳製作。

 本片由日本最著名的攝影師宮川一夫KazuoMiyagawa掌鏡。他是在日本電影中是最早使用移動鏡頭和升降機鏡頭的攝影師。他擔任攝影的影片不僅有溝口的本片和《雨月物語》等,還有黑澤明的《羅生門》和《影武者》。

6 溝口健二 -相關詞條

宮崎駿

新藤兼人

楊麗坤

彭浩翔

司徒慧敏

張善琨

岸惠子

張曼玉

王漢倫

7 溝口健二 -參考資料

http://info.yqie.com/G/G0706.HTM
http://www.filmref.com/directors/dirpages/mizoguchi.html
http://www.douban.com/movie/tag/%E6%B2%9F%E5%8F%A3%E5%81%A5%E4%BA%8C

上一篇[喀什阿富汗楊]    下一篇 [徠卡M8]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