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溪山臥遊錄 -基本信息

【名稱】溪山臥遊錄
【類別】中國書籍、中國畫論著作
【年代】清代
【作者】盛大士
【卷數】4
【簡介】
畫論。清代盛大士。四卷。約1820年。一、二卷多論畫法或抄錄前人畫論;三、四卷記載其同時代畫家和友人的交遊及題贈諸事。提出士夫畫與畫工畫的區別。指出畫有「三到」:「理、氣、趣」。認為「非是三者,不能入精妙神逸之品」。提出繪畫的「忌」。強調畫家主觀情思抒發和寄託,如畫「旅雁孤飛,喻獨客之飄零無定也。閑鷗戲水,喻隱者之徜徉肆志也。松樹不見根,喻君子之在野也。雜樹崢嶸,喻小人之昵比也。江岸積雨,而征帆下歸,刺小人之追逐名利也」。反對畫家「沈溺於利慾名揚」,作畫「初下筆時,胸中先有成算,某幅贈其達官,必不虛發;某幅贈某富翁,必得厚惠。是其插鄙陋劣之見,已不可嚮邇,無論其必不工也,即工亦不過書畫之蠹耳」。

2 溪山臥遊錄 -內容選讀


郎芝田云:畫中邱壑位置俱要從肺腑中自然流出則筆墨間自有神味也。若從應酬起見終日搦管但求蹊徑而不參以心思不過是土木形骸耳。從來畫家不免此病此迂、痴、梅、鶴所以不可及也。
吾州賞鑒家向推陸聽松山人時化、畢竹痴老人瀧。兩家書畫甲於吳郡惜余不及見其美富也。虞山收藏莫富於板橋張氏。余客張氏凡七年所見古大家名家目不給賞。而大痴之春林遠岫圖巨幛尤卓絕千古。友柏主人題其齋曰春林仙館。余坐卧其中遍覽真跡日夕臨摹楮墨間若有所得。館傍有古柏一株聳干千尋屈曲盤郁。主人笑謂余曰:此黃鶴山樵筆意也。既而主人歸道山其家中落畫遂失散。春林巨幛聞以八百金售歸他氏矣。回憶向之剪燈溫酒評畫談詩不數年間人琴俱亡風流頓盡言之慨然。主人名大鑒字鏡之友柏其自號也。博雅工詩為學宮弟子有聲。以明經貢成均不得志而終。
吾鄉王東庄居士昱六法心傳云:士人作畫第一要平等心弗因識者而加意揣摩弗因不知者而隨手敷衍。又云:氣骨古雅神韻俊逸便筆無痕用墨精彩布局變化設色高華。明此六者昔人千言萬語盡在是矣。又云:麓台夫子嘗論設色畫云:色不礙墨墨不礙色。又須色中有墨墨中有色。余起而對曰:作水墨畫墨不礙墨;作沒骨法色不礙色。自然色中有色墨中有墨。夫子曰:如是如是。
畫橋有高橋、石橋、小橋、板橋之異。高橋、石橋須有橋欄小橋、板橋不必著欄也。亦視乎邱壑之所宜。
作畫忌用礬紙要取生紙之舊而細緻者為第一。若紙質粗松灰澀拒筆皆不可用;然比礬紙則猶為彼善於此。蓋慣畫灰澀粗松之紙一遇佳紙更見出色;若慣用礬紙則生紙上不能動筆矣。
上一篇[弗蘭伯勒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