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溫仲和(1849~1904年),字慕柳,介柳,廣東嘉應州(今梅縣)鬆口鎮人,晚年一直居住潮州。溫仲和是清代著名學者陳澧的門生,光緒十五年(1889年)丙戌科進士,欽點翰林庶吉士,散館,授翰林院檢討,精通經、史、音韻。光緒二十年(1903年)到潮州金山書院講訓詁學,後任潮州金山書院院長,潮州中學堂總教習,開創嶺東考據學的風氣。溫仲和擔任嘉應州志總編,歷時八年,終成《光緒嘉應州志》。著有《求在我詩文集》、《三禮彙纂》、《春秋公羊記》等。丘逢甲所撰《介柳溫公墓志銘》稱其為「舊學界之經濟家」、「新學界之教育家」。

  蔡起賢在《「潮州學派」形成及其影響》一文中,認為溫仲和在潮州中學堂這一段時間,學生都受他的影響,蔚然成為一個學派,在這個學派中成就較大的有溫廷敬、饒鍔、饒宗頤,他們都有精湛的著述,其中饒宗頤更是國際漢學大師。此外黃仲琴、翁東輝、劉聲繹、吳雙玉等也是這一學派的佼佼者。

  溫仲和不僅精詩文,而且善書法。溫仲和作字,恃仗的是敏感和學養,如蘇東坡一樣「直以神遇而不以力致」。溫仲和的隸書取法漢隸,尤著力《史晨碑》、《張遷碑》。潮州鐵巷黃已公祠門樓有四幅隸書石刻,字體方整沉厚,骨肉停勻,波磔分明,法度嚴謹,用筆方圓兼備,平正中有秀逸之氣,虛和中有整飭態。而溫仲和楷書和行書則帶有很強的蘇東坡書法意趣。蕉嶺縣文福鎮淡定村丘逢甲故居的正門有溫仲和所題寫楷書「培遠堂」,這三個大字不矜而妍,不束而嚴,不軼而豪,其英氣逸韻,可高視古人。《銘雀硯齋印存》中有溫仲和水印行書題詞五頁,其精緻的筆畫,姿媚的字態,鬱郁的情調,將我們帶進一個清新純凈的世界。卷末落款為「丙申四月嘉應溫仲和」,蓋兩方印,一為「恨相知晚」,另一為「翰林院檢討嘉應溫仲和」。汕頭黃紹炮收藏溫仲和寫給劍珊的一件行書扇面:「心在水精域,衣沾春雨時。洞門盡徐步,深院果幽期。到扉開復閉,撞鐘齋及茲。醍醐長發性,飲食過扶襄。把臂有多日,開懷無愧辭。」此扇面書法的主要特色是用筆多取側勢,結體扁平稍肥,字內短促的筆畫密疊。撇捺順左右斜展,呈「白鶴亮翅」之勢;鉤折圓動剛毅,似「金雞翹首」之姿,如「飛泉絕壁」之態。看似信筆揮灑,意忘工拙,可又姿態百出,天真浪漫,氣象雍容,自出新意。
下一篇[鉬酸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