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滑鐵盧鎮距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以南大約二十公里。與歐洲其他國家的許許多多小鎮一樣,滑鐵盧鎮古樸而寧靜,並無多少特色,但它的名字卻是響徹世界,即使對它毫不了解的人也常常把它的名字掛在嘴邊,說起某人在某場官司或某場比賽中遭到失敗時,就必定會說,某某遭遇了滑鐵盧。1815年,在比利時的滑鐵盧,拿破崙率領法軍與英國、普魯士聯軍展開激戰,法軍慘敗。隨後,拿破崙以退位結束了其政治生涯。滑鐵盧被用來比喻慘痛的失敗。

 
 
說起滑鐵盧,人們除了聯想到失敗之外,稍懂歷史的人一定還會想到一個地方和一個人。這個地方就是比利時的滑鐵盧鎮,而這個人就是歐洲的歷史巨人拿破崙·波拿巴。
 
滑鐵盧(Waterloo)是位於比利時的一個小巿鎮,居住了約20,000人,以發生於19世紀的滑鐵盧戰役而聞名,不過真正的古戰場卻是位於巿中心以南約5公里的郊區。
 
拿破崙慘敗之古戰場,有獅子像山丘,可登臨憑悼。山丘築於1824年,為紀念滑鐵廬戰役時受傷的
滑鐵盧滑鐵盧鎮
比荷軍指揮官奧倫治王子所建的人工高冢。從冢底到頂總共有226階梯,獅子像4.5公尺遙向著法國。由此遠眺,一片寧靜的田園是1815年6月18日拿破崙慘敗之處 。


滑鐵盧鎮距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以南大約二十公里。與歐洲其他國家的許許多多小鎮一樣,

滑鐵盧鎮古樸而寧靜,並無多少特色,但它的名字卻是響徹世界,即使對它毫不了解的人也常常把它的名字掛在嘴邊,說起某人在某場官司或某場比賽中遭到失敗時,就必定會說,某某遭遇了滑鐵盧。

1 滑鐵盧 -滑鐵盧古戰場



在距滑鐵盧城鎮以南2.5公里的地方就是著名的滑鐵盧古戰場,雖然它現在是比利時最重要的旅遊景區,但並未隨意開發。現在的古戰場除了有幾座規模很小的紀念館之外,沒有興建任何民用或公用設施,與180多年前幾乎沒什麼兩樣。所不同的只是在位於古戰場偏南的地方多了一座金字塔式的小土山。這座小山既是古戰場的標誌,也是觀景台,站在山頂的平台上可以縱覽滑鐵盧戰場的全局。

小山叫鐵獅峰,屬於人造山,建於1826年。當時沒有推土機,50米高的山峰據說是當地婦女用背簍從兩公裡外的地方背土壘成的。

沿226級台階拾級而上,峰頂上迎接人們的是一頭威風凜然的鐵獅子,它的前爪緊緊地抓住一隻象徵著世界的鐵球,兩隻眼睛「獅」視眈眈地盯著南方的法蘭西,於威嚴中透出一股肅殺之氣。這頭雄獅重達18噸,據說是為紀念歐洲聯軍的勝利,用繳獲的法國軍隊的槍炮熔鑄而成的。鐵獅下的碑座上沒有題詞,只刻著「1815.6.18」字樣。但就是這串簡單的數字卻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180多年前的那場影響歐洲歷史進程的戰爭。


2 滑鐵盧 -滑鐵盧大戰


滑鐵盧滑鐵盧
1815年6月18日,以拿破崙·波拿巴為統帥的法國軍隊和以英國人威靈頓公爵為統帥的歐洲聯軍,在這裡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決戰。雙方投入的兵力14萬多人,戰局幾經反覆,廝殺異常激烈,田野一片血紅。這場決戰持續了大約12個小時,第二天清晨,一隻皇家信鴿銜著報捷信飛進了倫敦的白金漢宮,歐洲各國的君主們此時此刻總算鬆了一口氣,他們終於知道自己的軍隊戰勝了那位不可一世的法國皇帝拿破崙·波拿巴。

在世界戰爭史上,滑鐵盧大戰以戰線短、時間短、影響大、結局意外而著稱。正如維克多·雨果所說,滑鐵盧是一場一流的戰爭,而得勝的卻是二流的將軍。至於其中的原因,維克多·雨果也在《悲慘世界》滑鐵盧一卷中作了這樣的描述:大戰的前一天突降大雨,整個滑鐵盧田野變成一片泥沼,拿破崙·波拿巴的作戰主力火炮隊在泥沼中掙扎,遲遲進不了陣地,所以進攻炮打晚了。失敗由此成為定局。如果沒有那場大雨,進攻炮提早打響,大戰在普魯士人圍上來之前就結束,歷史會不會是另一種寫法?

這一戰,不僅徹底結束了拿破崙·波拿巴的軍事生涯和政治生命,改變了歐洲的歷史進程,也使這一大片堆滿了六萬多具將士屍骨的土地永遠載入史冊,成為一代又一代人憑弔的古戰場,「滑鐵盧」這三個字也從此成為「失敗」的代名詞而流傳下來,並在全世界廣泛使用。

勝利未使勝利者名利雙收

威靈頓公爵當年的總參謀部就設在滑鐵盧鎮上,那是一座兩層的小樓,現在是威靈頓紀念館。這個紀念館里至今保存著比利時國王關於威靈頓的「授封書」:授予威靈頓滑鐵盧親王一世稱號,並將滑鐵盧周圍1083公頃的森林和土地同時封授。此稱號和封地永遠有效並可世襲。
滑鐵盧哥雅的《威靈頓公爵》


遺憾的是,威靈頓雖然獲利不小,但卻沒留下什麼威名。對於前來憑弔古戰場的各國遊客來說,尋找威靈頓將軍紀念館並不難。但奇怪的是,遊客中對於這位得勝的將軍似乎並不感興趣,去過他紀念館的人實在是少得可憐,而且許多人甚至不知道威靈頓為何許人。前來滑鐵盧的人只知有拿破崙·波拿巴,不知有威靈頓,這著實是樁耐人尋味的怪事。

在今天的滑鐵盧,除了威靈頓公爵住過的這幢作為聯軍統帥部的紀念館以外,再也找不到一處關於這位凱旋將軍的紀念地、紀念碑或者別的什麼紀念物。滑鐵盧鎮上有許多出售紀念品的小商店,這些紀念品無論是圖片還是紀念章幾乎都是拿破崙·波拿巴的頭像和名字,卻很難見到與威靈頓有關的東西。惟一能聽到或見到威靈頓名字的地方,是鐵獅峰下的滑鐵盧戰爭紀念館,那裡有許多圖片、實物以及音像製品,它們向遊客再現了這場大戰的經過,其中自然要提到交戰雙方軍隊的統帥。許多遊客就是在這裡才第一次得知拿破崙·波拿巴在滑鐵盧碰到的對手原來是個英國人,他的名字叫威靈頓。

失敗把失敗者變得崇高
1815年,滑鐵盧大戰幾天後,拿破崙·波拿巴被再次流放。這次他被遠遠地流放到大西洋一個孤島上,5年後的1821年在島上孤獨地死去。

然而,「失敗反而把失敗者變得更崇高了,倒了的拿破崙·波拿巴彷彿比立著的拿破崙·波拿巴更為高大。」維克多·雨果的話在今天的滑鐵盧得到了確實的印證,在鐵獅峰下的拿破崙·波拿巴紀
念館旁邊、進入滑鐵盧鎮的入口處,這個矮子將軍的銅像傲然聳立在一座高高的圓柱形基座上。這位一向高傲自大的法國皇帝,身著戎裝,身體略微側斜,兩臂交叉抱胸,兩眼直視前方。那神態瀟洒自信,儼然一副目空一切的勝利者姿態。假如威靈頓在世,不知他對拿破崙·波拿巴的雕像會作何感想。

而對比利時人來說,把一個失敗的侵略者的塑像立在自己的國土上,卻是需要非凡氣度的。這樣做,不只是對歷史的尊重,也是對拿破崙·波拿巴的尊重。在包括比利時在內的整個歐洲人的心中,拿破崙·波拿巴雖有其殘忍、暴戾乃至卑劣的一面,但仍不失為偉大的政治家、一流的將軍、真正的英雄。在滑鐵盧戰場上,拿破崙·波拿巴雖然是個徹底的失敗者,可是他的名字連同他的氣概以及他的影響遠遠地壓倒了他的對手,從而永遠地留在了這片古老的土地上。
 

3 滑鐵盧 -滑鐵盧戰役最大的贏家


1815年6月18日,拿破崙指揮的法國軍隊和英國將軍惠靈頓指揮的反法聯軍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近郊的滑鐵盧村展開大戰,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滑鐵盧戰役。黃昏時分,反法聯軍控制了戰場的主動權,拿破崙的軍隊敗局已定。 一個名叫羅斯伍茲的商業情報員悄悄撤離了戰場,騎快馬奔向布魯塞爾,然後又轉到奧斯坦德港。深夜時分,他跳上了一艘有特別通行證的快船。6月19日清晨,他在英國的弗克斯頓上岸。他的老闆正在那裡親自等候。老闆接過信件,快速打開信封,瀏覽了一下戰報標題,然後就策馬直奔倫敦的股票交易所。
         
這家股票交易所老闆名叫內森.羅斯切爾德,而這個名叫羅斯伍茲的人,則是受雇與羅斯切爾德商業家族的情報員。羅斯切爾德商業家族的創始人是梅耶。羅斯切爾德,他原本是法蘭克福的一名金匠,後來涉足銀行業。到1800年的時候,羅斯切爾德家族已經成為法蘭克福最富有的猶太家族,內森是梅耶的第三個兒子。1798年他被父親派到英國開拓羅斯切爾德家族的銀行業務。內森是一個城府極深行事果決的銀行家,到1815年,他應經成為倫敦首屈一指的銀行寡頭,與此同時,內森的大哥阿姆斯洛在法蘭克福打理羅斯切爾德家族銀行的大本營,他的二哥所羅門在奧地利的維也納建立了家族的另一家分支銀行,他的四弟卡爾在義大利的那不勒斯建立了一個銀行,他的五弟傑姆斯在法國巴黎建立了一家銀行。羅斯切爾德家族由此成為金融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國際銀行集團。
        
早在滑鐵盧戰役之前,羅斯切爾德家族就建立了自己的戰略情報收集和快遞系統。他們的情報人員住排歐洲的個大城市。更關鍵的是,這個情報系統的效率和準確度遠遠超過了政府的信息網路。正因如此,羅斯切爾德家族才能在第一時間得知了滑鐵盧戰役的結果。
      
滑鐵盧戰役的結果不僅在軍事意義上重大,而且對金融界的影響同樣深遠。如果拿破崙的大軍勝利,則法國就會成為歐洲的主宰,英國公債的價格就將大跌;相反,如果拿破崙大敗,則英國主導歐洲,英國公債就會大漲特漲。
內森的商業才能在這個時候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回到倫敦股票交易所后,他並沒有大量買進英國公債,而是反其道而行,讓交易員大量拋售英國公債。由於被大量拋售,英國公債的價格開始下跌,越下跌越有人跟著拋售由此形成惡性循環,,幾個小時后,英國公債的價格只剩下原價的百分之五,這個時候,內森又讓交易員大量買進英國公債。到了6月21日晚11點,英國軍隊在滑鐵盧取得勝利的消息才傳到倫敦。此時的羅斯切爾德家族因持有大量的英國國債,已經成了英國政府最大的債權人。這意味著英國人以後向英國政府的各項納稅所得,絕大多數都成了羅斯切爾德銀行的囊中之物,羅斯切爾德家族也由此控制了大英帝國的經濟命脈。有人估算,羅斯切爾德家族在滑鐵盧戰役之後的一兩天內賺到的錢就超過了拿破崙打十年戰爭的受獲。內森也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之情,他說:我根本不在乎什麼樣的人被放在這個王位上來統治這個強大的日不落帝國。誰控制著大英帝國的貨幣供應誰就控制了大英帝國,而我控制了大英帝國的貨幣供應。
滑鐵盧滑鐵盧火車站

       
憑藉著滑鐵盧戰役的狂賺,羅斯切爾德家族的勢力急速膨脹,很快就操控了整個的歐洲金融市場。有人估算,到1850年,羅斯切爾德家族就積累了60億美元的財富,成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金融帝國。此後,他們在家族銀行體系中首先建立了不用實物黃金運輸的賬目清算系統,而這竟成了今天國際金融的通用規則。更讓人震驚的是,他們家族竟然長期控制著國際市場上的黃金定價,直到2004年才宣布退出。
 
1812年,梅耶,羅斯切爾德去世,去世之前,他立下了森嚴的遺囑,絕對不允許後人向外界投入家族的財產情況,他的遺囑也確實被後人嚴格的執行著,所以直到今天,依然沒有人能清楚的說處這個家族到底有多少財富。可是在近二百年的時間裡,羅斯切爾德家族一直控制著歐洲乃至世界的金融業,這一點,從來都是不爭的事實。

 總之,滑鐵盧雖然只打了一天,但這一天足以改變很多人的命運。滑鐵盧戰役之後,反法聯軍很快攻佔了巴黎,聲名顯赫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不得不再次宣布退位,之後被流放到了大西洋上的聖荷勒納島。由於在滑鐵盧打敗了拿破崙的英國指揮官惠靈頓也因此一舉成名。可是,很多歷史學家指出,滑鐵盧最大的贏家不是惠靈頓將軍,而是羅斯切爾德家族。內森.羅斯切爾德利用自己布下的強大的信息網,打了一場漂亮的戰爭。某種意義上,拿破崙的滑鐵盧成了羅斯切爾德家族的凱旋門!
滑鐵盧古戰場
滑鐵盧是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南郊18公里處的一個小鎮。1815年6月18日,舉世聞名的滑鐵盧戰役在小鎮南面5公裡外的田野上展開,從此,滑鐵盧與拿破崙聯繫在一起,被載入史冊。當年,拿破崙率法軍7.4萬人和246門火炮,聯軍統帥威靈頓公爵只有6.7萬人和184門火炮。雙方在2.25公里的戰線上進行一天的浴血鏖戰,戰場上留下了2.7萬具法軍和 2.2萬具聯軍士兵的屍體。威靈頓公爵雖取得最後的勝利,但他目睹戰場上的慘狀,說出一句話:「勝利是除失敗之外的最大悲劇!」拿破崙在滑鐵盧大戰中慘敗,標誌著他政治生命的終結,最後他在大西洋中的一個荒涼小島——聖赫勒拿島上結束了他那富有戲劇性的一生,因此,滑鐵盧戰役被稱為是對歐洲歷史起「轉折作用」的一場大戰。現在每天都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到滑鐵盧古戰場來訪古憑弔。古戰場的中心是一座 45 米高的土山,這是 1826 年比利時婦女用背簍運土堆成的。登上 226 級台階可達山頂。上面環形大平台的正中,一隻長 4.5米、高 4.45 米、重 28 噸的鐵獅子雄踞於高 6 米的底座上,它右前爪踩著一隻圓球,面朝法國方向,表示「威震」拿破崙。鐵獅子是用遺留在戰場上的廢鐵鑄造成的,是雕塑大師範·格爾的傑作。這座土山也因而得名獅子山。山頂平台一側還有一塊巨大金屬盤,上面標刻著當年滑鐵盧戰役作戰路線和主要戰場。平台四周圍有鐵欄,遊人可憑欄遠眺四面八方的景色。獅子山下的滑鐵盧紀念館是一座白色圓形建築,裡面環形牆壁上飾有一幅油畫,是法國海軍畫家路易·杜默蘭的傑作——滑鐵盧戰役環形全景畫。這幅長 110 米、高 12 米的環形油畫栩栩如生地描繪了當年鏖戰的壯烈場面。在油畫和當中的環形看台之間,還配以戰馬、炮車、武器、房舍等實物以及血肉模糊的屍體等雕塑品,加上燈光的巧妙運用,再現了當年戰場上戰馬嘶鳴、炮聲隆隆的情景。這幅全景畫完成於 1912 年。在紀念館對面,有一小電影院,一年到頭只放映一部電影——《滑鐵盧戰役》。觀眾可通過電影對這場戰役的歷史背景及交戰情況有深刻的印象。電影院旁有一個拿破崙的全身塑像。拿破崙戴著三角帽,全身戎裝,雙臂在胸前抱攏,雙腳擺出類似軍人「稍息」的姿勢。銅像連同底座一共有 4 米高,遊客常在這裡攝影留念。古戰場南面有一座石頭小屋,它曾是拿破崙當年的指揮部,北面有一個古堡,那是反法聯軍總指揮威靈頓的司令部。周圍原野上聳立著法國、比利時、德國等國各色各樣的紀念碑,以悼念那些陣亡的將士,它們寄託著後人對陣亡者的哀思。

6月22日,拿破崙第二次被迫退位,囚禁在聖赫勒拿島上,直到1821年鬱鬱而終。拿破崙的第二次執政,總共只有一百天左右,歷史上稱為「百日王朝」。

拿破崙自以為有雄才大略,攻無不克,卻沒有想到在滑鐵盧一役中被打得一敗塗地。滑鐵盧戰役在歷史上傳為笑柄,而滑鐵盧一詞從此也成了失敗的同義詞。
滑鐵盧市 加拿大東部城市,位於安大略省南部,與另一城市基奇納毗鄰,被稱為K-W 「雙子城」。2006年底,擁有人口114,700,其中有超過20,000的非永久居留的在校學生。加拿大著名學府滑鐵盧大學位於此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